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 1/7/7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1-15 点击数:312次 字数:

 

 

1/7/7

 

 

夜深了,从街面上传来更夫敲打梆子和铜锣的声音,方娃子放下手中的小簸箕,看着小簸箕里自己刚学会做的几个缠丝盘扣,跟师娘做的一比较相差甚远,没有一个是像样的。他脑子里回味着师娘跟他说的话,师娘说:“盘扣要看好漂亮,全都在手工的细节上,要有立体和俏皮的感觉,但绝对不可以过于夸张。盘扣要体现出东方女人的端正大方,温婉典雅,和风情流转,就必须做到细致入微和有质感,只有这样盘扣美感的真正含义才会活灵活现。细微处公结一定要紧实,母环切忌过大,稍微紧一点就合适。花式要喜庆吉祥有情趣,菊花扣、梅花扣、金玉扣、蜻蜓扣、吉字扣、寿字扣和喜字扣都是最普通的喜庆吉祥和有情趣的盘扣,真正复杂考究的是蝴蝶盘扣、蓓蕾盘扣、缠丝盘扣和镂花盘扣,这些盘扣除了精致考究外,还必须要有一种含而不露,韵味非凡的细腻婉约,配在做工精细的旗袍上才能画龙点睛传神,有神了才能美……”

方娃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呵嗨,起身从后面天井屋檐下搬来一个马架子,将马架子横在铺板门里面,然后躺在上面瞌睡起来。睡梦中,有人在外面推敲铺板,之后传来大师姐小声叫门的声音:“继业……”

方娃子起身启开一块铺板,大师姐侧身挤进店铺,高兴地用手在他头上舞弄了一下说:“继业就是好,给你。”大师姐给他一个小本子,他对大师姐说:“厨房锅里还给你留了饭,你快去吃。”他随手上好那块启开的铺板,杠好门杠子后来到厨房。饿得发慌的大师姐正在狼吞虎咽,问他说:“我爸和娘没有发脾气吼我嘛?”他说:“没有,师傅还说这几天懒得管你们,叫你们好好疯一阵子。”“真的?”大师姐似信非信。他说:“真的,我啥子时候骗过你嘛。”大师姐一脸正经地说:“那是,我就信你。”

方娃子把手里的那个小本子还给大师姐,说:“这个我不要,还是还给你。”大师姐看他一眼说:“咋啦,你是不是还看不起哦?这个是我在少城公园联欢的时候,一个美国大兵送给我的。你看看里面还有好多美国的风景插图呢!就当是你每天给我留门我谢谢你的。”方娃子看到大师姐吃完了饭,将手上的小本子放在桌上,说:“那我就谢谢大师姐了,大师姐你赶紧去睡吧,我来给你洗碗。”大师姐笑着说:“我才不会剥削你呢,我自己吃过的碗筷我自己洗。”方娃子问大师姐说:“大师姐,啥子叫剥削呢?”大师姐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笑了,之后想一下,说:“这个……咋个给你说呢?比方说你在我们家里学徒干活,看起来我娘对你还好,我爸平时也不骂你啥子的,还管你饭吃,但是就是不给你工钱,这就叫剥削。”

方娃子不明白地说:“那师傅还教我手艺呢,师娘也教我做盘扣,今天晚上师娘又开始教我做更复杂好看的缠丝盘扣和镂花盘扣,就是我一直还做不好。”大师姐把洗干净的碗筷放进柜子里,又对他说:“我爸以后教会了你裁缝手艺,就会剥削你更多,你要一天不出师另立门面,你就是我爸变本加厉剥削你自己的机器。”

方娃子更不懂大师姐说的这些,看着大师姐说:“我才不愿意出师呢,我就是出师了也不会到外面去另立门面,我要跟师傅和师娘学一辈子手艺,以后他们老了做不动了,我有手艺我就养活他们,孝敬他们。”大师姐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说:“你还真想给我娘干儿子啦?”

方娃子一昂头,说:“我才不呢,我有娘!我就是知恩图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大师姐打了一个呵嗨,说:“好了,快去睡了,我们学校明天不游行了,又得上学校去复习下月初报考高中的课程。”

方娃子跟大师姐来到店铺厅堂里,他看着大师姐从楼梯爬上了楼,才关掉厅堂里的电灯,然后,轻手轻脚地摸进和师兄们睡觉的房间。两个师兄鼾声如雷,其中四师兄还在睡梦里磨牙声响,令人毛骨悚然。他慢慢地爬上自己的床铺,躺在床上却没有一丝睡意。一轮月光从屋顶的玻璃亮瓦片透射下来,正好照射在他脸上,他睁大双眼盯住那两块玻璃亮瓦片里的月光,想刚才大师姐说那些关于剥削的话。他觉得大师姐说那些话都是毫无道理的,都是些洋学堂里的歪理邪说,至古都是仁义礼智信,天地君亲师,敬天法祖、孝亲顺长、忠君爱国、尊师重教,这些才是正道,哪能说师傅就是剥削人了。要不是师傅赏自己一口饭吃,这一年来自己还不晓得咋个过呢?更不要说有个栖身之处。还有师傅教自己做裁缝手艺,师娘教自己盘盘扣,这些都是自己今后活命的本钱,是自己赖以讨生活的根本。古人说:法不轻传,道不贱卖,师不顺路,医不扣门。师傅师娘要不把自己当亲人,凭啥子要教会自己这些,要不师承祖训咋个会说“一日之师终身为父”呢?他想自己和娘在青白江河边离别时,娘说:“娘过去后慢慢跟那边好好地说,要是能行娘再来接你。”这都一年多了,娘却没有一丝音讯,看来娘是说不通那边,或者是早都把这事和自己忘了,不要自己了!方娃子想到这里,眼泪禁不住地滚落下来。虽说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娘一起过那边去寄人篱下,但他现在确实是想娘了,就算娘现在已经不要自己了,但他还是在心底里念想自己的亲娘,想跟自己的娘在一起。大师姐说师傅在剥削自己,方娃子现在就希望师傅师娘剥削自己,永远地都剥削自己。他想自己有一天学成了师傅所教的手艺,能做出师娘做的那些精美别致的盘扣,就会得到客人们的赞赏和尊重,凭自己有的手艺就能养活自己,也能过上像师傅师娘和大师姐那样的好日子。真要是自己到了那一天,必须孝敬师傅师娘一辈子,还要把娘接到成都来供养,跟自己一起过上好日子,还要感激帮助过自己的六爷爷和心地善良的肖老板……

方娃子轻轻地翻动了一下身子,将大师姐送给自己的小本子从枕头下面抽出来,翻弄着页面,那些美国的风景插图模糊不清,只有淡淡的油墨味钻进鼻孔,他把小本子盖在脸上,想自己以后的好日子,慢慢进入梦乡……

 

秋天的时候,大师姐顺利地考入树德中学高中部,大师姐把她所有的初中课本全都给了方娃子,方娃子如获至宝,把那些课本整整齐齐地码放自己床铺靠墙一边,每天晚上上好铺板门后读书到二更过后。到了这一年翻旧历年的时候,他也已经囫囵吞枣地把那些课本读过两遍,甚至做过大师姐初中毕业考试的国语、历史和地理试卷,大师姐给他的评判是在及格水平之上。至于那些数理化和外语他似懂非懂,大师姐说他能有三四十分的水平。其实在方娃子心里并不在乎大师姐说的这些,他也不赞同课本上跟大师姐相近雷同的关于剥削的模糊说法,他只是觉得西学的世界真是奇妙,洋学堂里这些书本更是不可理喻,竟然在零数以下还有负数。当然,一说道理他也就全懂了,他甚至把那些负数理论看作好比店铺里没有收回来的欠账,收一笔欠账回来就少一笔欠账,店铺里的实际收入也就多了那么一笔。看不见摸不到的空气里有氧气和水分,水里也有氧气,给缝纫机加的润滑油是从一种石油的物质里提炼出来的,煤油和汽油也都是从石油里提炼的。人摔一跤是因为有惯性的作用存在,小娃儿玩耍的陀螺转动不倒也是因为惯性的原因,这一切都颠覆了以前私塾先生讲的那些三、百、千、千和四书五经,以及《古文观止》中的先知先觉,而崇尚对未知世界的无尽探索。这个时候方娃子才觉得大师姐很了不起,作为一个女子,她跟自己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甚至早就把大师姐看成是自己这一生都要崇拜和仰慕的人,他还听大师姐说过她念完高中还要考四川大学的中文系或者是政治系,将来要做大学里的教师。这样一来,大师姐在方娃子眼里更是不得了,美丽俊俏的模样好像云间飘乎的天仙,博学多才的聪慧好似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一样,是自己永远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崇拜偶像和一辈子要在心里顶礼膜拜的新女性。

自从日本人投降后,杨师傅更热衷于对时局的关心,就布置给方娃子一个新差事,每天早上除了照例要做那些侍候师傅师娘和到马桶的事情外,要他每天早晨早报一来就给师傅师娘大声念报纸,这成了一件雷打不动的必须功课。一般这个时候正是师傅和师娘在堂屋里吃早饭,或者是喝茶的时候,师兄们也正忙着开店铺扛铺板和打扫清洁卫生,杨师傅要方娃子大声念报纸上说的那些事情,还说必须要店铺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这一可以检验方娃子的学习,二可以练就方娃子以后做生意不怯场面的胆识。这叫师兄们看了多少有些心存妒忌,他们晓得这是师傅对这个幺师兄的特别关照和训练,只可惜自己不识字,或者是识字不多,没法跟这个幺师兄一比高下。

而在方娃子还很幼稚的心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心里最看重的还是师傅时不时给他点拨的那些做手艺中的精华,虽说师傅点拨的这些都是点点滴滴、断断续续,甚至是在不经意间,但他总是很用心地去记住这些,并且很注意地去把这些点滴精华慢慢地汇集和串联在一起。当然,方娃子到华兴旗袍店才一年多一点,他要做的更多事情还是打杂和帮着师娘做饭之类的,真到了店里的正经生意和裁缝上的事情还轮不上他给师傅打下手,更轮不到可以去上手制作成衣。不过现在店铺里一般盘扣的制作都已经是他的事情了,杨师傅和另外的两个挂帮师傅,或者是师兄们些,只要把做盘扣的料条给他,跟他说要啥子样式的盘扣,那他绝对都是保质保量按时完成。只有那些特别复杂和精致的盘扣,还有那些特别挑剔难伺候的客人的盘扣,才会由师傅和师娘亲自动手。

一天,杨师母又给方娃子做盘扣示范,杨师母悄悄告诉方娃子说:“盘公结的时候料条盘到下面的时候一定要蹬紧,这样盘出来的公结才板实,成型好看。料条盘到上面的时候又要稍微放抛松一点,这样盘出来的公结看起来又不至于死板,花型才有立体感……女人旗袍上的盘扣除了要精致好看外,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做到外紧里松,母环这里一定要松紧适度,稍微收紧一点才好……”

方娃子不明白地问师娘说:“啥子是外紧里松呢?”师娘说:“就是别人要从外面给你解扣感觉很紧,不好解开和解不开,而女人自己解扣时只要用手指从盘扣后面往上轻轻一顶就开了,这就是做好盘扣的诀窍。”方娃子楔而不舍地追问师娘说:“那为啥子一定要这样呢?”师娘看来了一眼小小年纪的方娃子,犹豫一下,最后还是跟他说:“女人衣裳上的盘扣外紧是女人洁身自好的本分,盘扣内松是女人情怀释放的本能。”杨师母说完这话又看方娃子,只见他红着脸用心地点头,想必这话他是听懂了的。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 1/7/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