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 1/6/6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1-15 点击数:311次 字数:

 

 

1/6/6

 

 

1945年夏天,西南大后方成都市井繁荣,古朴沧桑的街道上行人熙攘,随处可见商铺林立,人头攒动,客商云集,生意兴隆。大街上黄包车来回穿梭,一辆军用卡车在鸣笛驶过,扬起一片尘土。一间茶铺里热闹非凡,悠扬缠绵的四川清音悦耳动听,余音缥缈。荣光电影院门前两棵大树间拉起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坚持抗战,固守国土!一个军队招募点正在招收新兵。府河绕城,河中有船只游动,古老的北门大桥横跨府河两岸,方娃子把肩上的布匹料子放下来靠在桥头栏杆上歇气。从桥头往下面码头看去,河边木船众多,一片吵杂忙碌的景象。苦力们头裹白布帕,上身赤裸,汗流浃背,正在肩挑背扛地把那些麻袋和军用品木箱往船上搬运,码头的高处和船头船尾都有警戒的士兵持枪看守。码头石阶上和路边停放着好多装满货物的人力车在等待,有耐不住性子的上前去跟站岗的士兵打探说:“啥子时候才不戒严该我们往船上搬运了哦?”一个操北方口音的军官上前来哄着苦力们,说:“退远点!再远一点,早着呢,估计要天黑了。”苦力们一阵起哄道:“哦哟,啥子这么霸道哦!”北方口音的军官对苦力们说:“抗日不霸道还哪个霸道!”有苦力们很不安逸,嬉皮笑脸地跟那军官说:“哦哟,就晓得跟我们老百姓雄起……”那军官没听明白,说:“你说嘛?”那苦力转身骂一句:“说你妈那个屁儿虫!”

大师兄肩扛两匹布料走过来,催促方娃子说:“继业快走,有啥子好看的。”

方娃子心里有些伤感,说:“我爸打日本人都死了快七年,也不晓得这个仗啥子时候得打完。”这时候的方娃子还不晓得这一天就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昭和天皇发布《终战诏书》,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所规定的各项条件,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亚洲结束。

 

午后的小巷里空无一人,街沿边的大树枝叶繁茂,夏蝉聒噪。华兴旗袍店的招牌赫然醒目,店铺里除了几件挂在墙上的旗袍和一个套着旗袍的木制模特儿外,空空荡荡。九岁大的方娃子趴在缝纫机板子上,脸颊压着一本书正打瞌睡,口水从嘴角流下来落在书页上。突然,一阵突如其来的猛烈炮火声把他惊醒,慌乱中他抬起头来,看见师兄们从后面天井院里跑出来,都站在铺面门前向着巷口打望。巷子里有人风一般地往大街上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叫唤道:“又干啥子了哦!”

杨师母惊恐万分地从楼梯上下来,大声唔气地叫喊道:“继业,你们还在那里看啥子呢?还不赶紧上铺板关铺子啊!”师兄们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手忙脚乱地转身去搬铺板。刚关上几块铺板,一身学生装的大师姐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进来,一脸通红,情绪激昂。杨师母一见就上了火气,厉声骂道:“你这死女娃子,放个暑假都一天到晚尽往外面疯跑……”

大师姐没有理会杨师母的骂声,上来就抱住方娃子在店铺厅堂里转了好几圈,嘴里不停地大声叫唤道:“继业……我们胜利了,我们终于胜利了!”弄得方娃子不知所措,师兄们一个个惊呆不已。这一幕正好被从楼梯趴下来的杨师傅撞见,杨师傅一脚踩空,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杨师傅怒火中烧,扶着楼梯大吼一声:“你一个女娃子反了啊!成何体统……”不想大师姐更是大声地回了一句说:“反了,就是反了!爸,广播里广播了,日本人投降了!我们终于胜利了!”

整个店铺子里的人都呆住了,杨师傅更是呆若木鸡一样地慢慢走到堂屋里,扶着太师椅坐下。情绪亢奋,激动不已的大师姐跑到她爸跟前又说:“爸,真的,日本人投降了!我们胜利了,抗战结束了……北教场里那些当兵的都出来往天上放枪,大街上到处都是人在游行喊口号呢!”杨师傅看了女儿好一阵,情不自禁地浑身颤抖,捂住脸哭泣起来,说:“真的是……日本人投降了,太好了!只是你哥死的太冤枉了……”

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杨师母欣喜若狂,潸然泪下,师兄们一个个都放下手里的铺板就往铺子外面跑去,宽敞的铺子里只剩下方娃子一个人站在那里发神。

人们发疯一样地涌向大街,整个成都到处锣鼓喧天,鞭炮轰鸣。各个店铺的商家都在门前张灯结彩,学生和市民们拉起写有庆祝抗战胜利等字样的横幅游行,口号不断,震耳欲聋。人流中穿插着军队在行进,军人们鸣枪庆祝,吼声如雷,学生和市民们将一个个花环挂在军人们的脖子上,欢呼胜利……

天色渐晚,天空上放飞了好多点亮的孔明灯,每一盏孔明灯都系着庆祝抗战胜利的号外,人们在告慰那些已故的抗日壮士和受难的亲人们,国难已经过去,和平重回人间。少城公园里集聚了成千上万的各界人士,集会通宵达旦,歌舞狂欢不息。大师姐杨继美夹杂在狂欢的人群里载歌载舞……

 

而华兴旗袍店里的情形,却跟外面欢庆胜利的热闹场面截然相反,出乎寻常的平静和安详,只是杨师傅心里难得这么高兴,破了例没有去管束女儿和徒弟们到外面去疯野。一直在店铺里陪伴着师傅和师娘的方娃子心里清楚,像今天这样的阵仗师傅想管也是管不住的,师傅又何必自欺欺人为难自己,费力不讨好地去给女儿和徒弟们心里添堵,那样不仅讨得大家不安逸呢,也是跟自己过不去。开灯的时候,方娃子上好店铺门的最后一块铺板,给大师姐和师兄们留好门,站在店铺厅堂里看着堂屋神龛上供奉的杨家长子杨继光的照片和灵位牌,耳听外面整个城市都在沸腾的喧闹声,想着自己没有记忆的爸爸和挎着包袱渡过青白江河去给别人家当填房的娘,偷偷地掉下眼泪。他回到厨房给灶里添了一把火,锅里是师娘给大师姐和师兄们留的饭菜,回到自己住的房间里,爬上自己睡觉的上铺,打开那个小包袱,换上娘给他做的那件新衣裳真好合身。娘一直怕他长个子快,所以给他做每件衣裳的时候都要做大好多,一年来他一直舍不得穿这件娘给他做的最后一件衣裳。现在他穿上这件新衣裳,要去告慰记忆中没有印象的爸爸,去告知爸爸的在天之灵,抗战胜利了,战争结束了,自己长大了……

方娃子的包袱里一直藏着他爸爸的灵位牌和一套香蜡钱纸,在他小小年纪的心里早就盼望着这一天,他坚信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的。去年离开火纸铺的时候,肖老板说啥子都要打发一下他,问他想要些啥子,他说自己一个学徒,有师傅赏一口饭吃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不敢有啥子奢求。肖老板给他一块银元他鼓捣不要,最后他向肖老板要了两套店里的香蜡钱纸,说以后有要紧的节气好给他爸爸用上。今年正月初一他偷偷地给爸爸送上了一套,今天他要给爸爸再敬上这一套,他想爸爸等这一天一定等的好辛苦!

杨师母站在楼上的窗口前,看着幼小的方娃子双膝跪在小巷对面墙角下,把他爸爸的灵位牌放好,给他爸爸烧香蜡钱纸,给他爸爸磕头,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哭得稀里哗啦,转身对杨师傅说:“你看这么大一点的继业好造孽哦,看得我好心疼、好不忍心哦……”

 

每一个从战争苦难中挣扎出来的人都沉醉在抗战胜利的喜悦之中,都在为出掉憋在心里十年的恶气欢心,都在为庆祝胜利奔走和忙碌着,华兴旗袍店已经好几天没有了生意,店铺里显得格外冷清。杨师傅和挂帮的李师傅赵师傅看没有啥子生意,就给想回一趟家的徒弟们放了几天假,这样店里也可以省去一部分伙食钱。两个家远没有回去的师兄和大师姐又跑没了踪影,不晓得又到哪里去疯了,杨师傅和杨师母依旧一反往日的严厉管束,懒得去惹他们不高兴,店铺里就只剩下了杨师傅和杨师母,还有听话的方娃子。方娃子站在案板边,看着杨师傅用铜尺子在那张展开的报纸上比划了几下,再用粉块画出一条弧线,对方娃子说:“看到没有,旗袍夹窝这里的弧度就要这样挖才对。”杨师傅取下了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把铜尺子和粉块给了方娃子,他学着杨师傅的样子,认真地在报纸上画下出一条弧线。

杨师傅看着他,耐心地说:“旗袍有几种说法,有说旗袍是旗人袍服过渡来的,也有人说旗袍是从先秦两汉窄筒深衣裙进化来的,还有人说旗袍是中国传统服饰西化的演变,是女子故意模仿男人的着装,追求身材展示,以求男女平等的结果。但不管咋个说,旗袍是用来穿的,展示女人身材美是一回事,但首先要叫客人穿着舒适是必须的,不然一切都免谈。旗袍夹窝这里挖的弧度要影响整个成衣的三个方面,首先就是穿着时夹窝这里的舒适感,客人举肩抬手是紧绷不舒服,还是松垮漏隐私,一下子就把你的手艺好坏显露出来了。二是前襟胸部这里的服帖和紧束得体不?三是整个腰身线条的流畅……还有这里裁剪的时候一定要用尺子把料子刮平了在划线,不然连肩袖和下面夹窝这里就是扯起的,客人穿着的宽松自如和贴身感就没有了,就更谈不上舒适了……”

“继业……”从后面天井院厨房里传来杨师母的喊叫声,方娃子放下手中的铜尺子和粉块跑了过去,把杨师母做好的饭菜端上店铺厅堂堂屋里那张方桌,又从大柜隔板上那只酒坛后面取出一个小竹酒提子,揭开盖在酒坛上面的沙包袋子,把酒提子伸进酒坛里提出泡酒来盛在一只碗里。咬住叶子烟杆的杨师傅对方娃子说:“今天多给我来半提。”

方娃子将酒碗放在师傅面前,又给师娘舀好一碗饭,然后端起自己的饭碗要下桌子去。杨师傅喝着酒,杨师母夹了一筷子菜放进方娃子碗里,说:“别个一个个都高兴得疯了,就你还稳得起哈,我看他们一个个的还要疯好久。”杨师傅说:“就叫他们几个去疯一阵嘛,都憋屈这么些年了,天天就怕被拉了壮丁,你看大娃子遭吓得五年都不敢回他们金堂乡下了,这盘终于放下了心才敢回家一趟。二娃子那年要不是自己用剪刀废了他那根指头,说不准早就拉到前方当炮灰打死了。还有继业他爸……唉,这下子天下总算太平了!”杨师傅和杨师母说着都侧脸看了一眼供奉在堂屋神龛上他们儿子的照片和灵位。杨师母看见站在柜台边吃饭的方娃子碗里空了,爱怜地说:“再添一点饭。”方娃子看了一眼师娘,说:“我吃饱了。”杨师母说:“那就再喝点这个汤。”方娃子走过去,杨师母从汤盆里夹起一块煎蛋放在他碗里。杨师傅看着杨师母,叹一口气说:“都怪我那年跑警报没有喊住继光,真是苦了你。”杨师母极力掩饰,说:“过都过去了,我也没得啥子苦的了,大慈寺的德源师傅跟我说了,人有一命,祸福由天,只是一想起日本人的飞机飞起来的那个好凶的样子,现在还怕得很,真是太可恶了……”

三人吃完饭,方娃子收拾碗筷,杨师傅对他说:“你弄完了再给你师姐师兄他们留的饭添把火,也不晓得他们要疯到啥子时候才回来。”杨师母从柜台上拿过一个小簸箕,看着里面的盘扣,对方娃子说:“继业,我看你盘的这些梅花扣和蜻蜓扣都已经很不错了,这几天清闲,师娘心情也好,一会儿你收拾完了就到堂屋里来,我再教你两种更复杂的缠丝盘扣和镂花盘扣。”方娃子乖巧地回应道:“好的,师娘。”

天色渐晚,杨师母教了方娃子一阵盘扣,有些累就先上楼去,等两个师兄回来的时候方娃子对他们说:“你们赶紧去吃饭,我一个人去上铺板关门。”等他上完铺板门,又跟师兄说:“你们累了先睡吧,刚才师娘又教我盘新的盘扣,我再练一阵子,我给大师姐看门。”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 1/6/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