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 第一章 1/5/5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1-13 点击数:328次 字数:

 

 

1/5/5

 

 

大师兄领着方娃子走进店铺后面的天井小院,小院不大,方方正正,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小院屋檐下的台阶和台阶下的天井地面全是青砖铺就,天井院的正中有一个好大的石缸,方娃子从那里经过时看见石缸内壁长满青苔,水里有水草和睡莲,好有鱼儿在游动。大师兄指着右边两间屋子对方娃子说:“这边两间都是制作间,一间是李师傅的,一间是赵师傅的。我们师傅的制作间是这间大的……”大师兄指了指和店铺连通的那件大屋子,接着又说:“师傅有时候也在厅堂里的堂屋里裁剪。”大师兄又指了后面两间房子说:“这两间房子是打通,是厨房,我们吃饭也都在里面。那边拐角上有个巷道,进去就是方便的地方,有两个马桶以后就都归你经由了……”方娃子应声道:“晓得了。”

大师兄最后领着方娃子进了左边靠厨房的那件屋子,说:“这就是我们徒弟住的房间,隔壁还有一间,两个房间里都是三张上下铺,你就住这张床的上铺,这下面是二师兄的床铺,二师兄和三师兄他们两个现在都回乡下帮家里收大春了,过几天就回来。”大师兄帮着方娃子把包袱放到上铺上,又说:“继业,我们店铺里除了师傅外,另外还有两个挂帮师傅和他们带的四个徒弟,他们的四个徒弟都跟我们住一起。这段时间城里生意清淡,李师傅和赵师傅都带着他们的徒弟回乡下县城里去揽活路了,等下个月他们都回来齐了就热闹了。”听大师兄这么叫自己,方娃子一下子还有些不习惯,但这事情已经说到头了,刚才师傅师娘也都点头应许了大小姐给他起的这个大名,他也只好默认大师兄这么叫自己。只是心里总觉得这都是大小姐多管闲事,欺负自己是新来的,也不晓得是大小姐跟自己闹起好耍的,还是想故意要这样收拾自己一下。

方娃子有些好奇地问大师兄说:“那哪两个挂帮师傅和他们带的徒弟是咋个一回事情呢?”大师兄说:“哦,这个估计你也不懂,咋个说呢,挂帮师傅就是说不算是这个店铺里的老板,但也不是这个店铺里的帮工,咋个说呢?算是在我们师傅这个店铺里搭伙的师傅吧。挂帮师傅他们都有手艺和一些他们的固定客源,只是他们现在自己要开个店铺可能还差那么一点实力。所以,就只好在我们师傅这个店铺里挂帮,他们做的活路必须跟我们师傅分成,而我们师傅名下做的活路都跟他们无关。当然,在生意旺季的时候,店里接的活路也要分一部分给他们做,师傅给他们工钱。我今后出师了,要是师傅看得起,我就在师傅这里挂帮,等我攒了钱就在城里找个婆娘安个家,我是不想再回我们乡下去的,我们赵镇我都不想回去。”大师兄说这话的时候有一脸的憧憬,能看得出他心里有一个很美好的理想未来和梦想。

大师兄又跟方娃子说:“等李师傅和赵师傅他们的徒弟都回来了,加上二师兄和三师兄,我们这两间房间里就住十一个师兄弟了,按照店里先来后到的规矩,你现在就是幺师兄了。但我看得出来,你聪明又读过一些书,懂规矩讲礼仪,师娘对你还那么上心,兴许你以后是我们这些师兄弟中间最有出息的一个。”方娃子低下头,谦逊地说:“哪能哦,今后还得大师兄多多指点……”大师兄说:“咋个不能呢?刚才你拜师的时候说那一番话,要比我们哪个拜师的时候都说得巴适,哪像我们拜师的时候,一个个瓜兮兮的啥子都不晓得说,就晓得使劲地磕头。今天师傅师娘好高兴哦,尤其是师傅,嘴上倒是没有说啥子,心里头肯定满意惨了……好了,还是说回来,我们当徒弟的,每天晚上上灯的时候关铺板门,吃过夜饭就该上床睡觉了,不许出去乱跑。早上听见街上扫街的声响就要起床,不许睡懒觉。你以后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到厨房里给师傅师娘还有其他两个挂帮师傅烧水泡茶,等师傅师娘起来后,伺候师傅师娘洗脸喝茶。完了就赶紧去收拾师傅师娘他们楼上的房间把马桶子提下来,等街上收粪水的车来了,喊倒马桶子的时候要赶紧把马桶子提出去倒了刷洗干净。这些事情都应该是幺师兄干的,我们一个个也都是这样过来的,你今天刚来,明天后天我叫六师兄先带你两天,以后你自己就晓得咋个做了。等哪天师傅再收新的幺师兄你就升格了,哪个铺子里到哪个年代都是这么一个规矩,你要有耐心,倒三年马桶子这是老规矩,就是要磨去我们身上的那种野性和好强的劲。你知道了吗?以后有啥子不清楚的事情你就问我,不许假老练,假老练是要吃亏的,是要挨师傅铜尺子的!还有,你要是哪件事情没有做好、做巴适,说不一定还要连带我这个当大师兄的,因为师傅师娘会以为是我没有把你带好……”

 

“好啦好啦……还没有说够啊,整的就跟你是师傅一样。”不晓得大小姐是啥子时候进屋里来的,手里端一大碗蛋炒饭。大师兄跟大小姐抢辩说:“这是师傅定下来的规矩,我跟幺师兄说清楚还不是为了他好啊,这也是我这个当大师兄的责任噻。”

大小姐白了一眼大师兄,说:“我爸的规矩多了,今天我爸还不是破了他的一个大规矩啊。”大师兄挠着头说:“也是哈,哪个行当的哪个师傅鸡猴饿狗年都不兴收徒弟的,这可是所有店铺的一个大规矩啊。起先师傅不提我还不觉得,后来师傅那么一说我心里都咯噔了一下,你说师傅他咋个就自己破了这么一个大规矩了呢?”

大小姐把手里那碗蛋炒饭塞到方娃子手里,笑着对大师兄说:“我说你这个大师兄也就是个木鱼脑壳,你来我们家这个铺子里也有五六年了吧,你吃过我娘给你炒的蛋炒饭了吗?不要说你了,我一年都吃不到一两次,还不是我们家继业嘴巴乖啊,讨得我娘跟捡了个宝一样的喜欢。我爸凶是凶,那是怕镇不住你们几个调皮捣蛋的才那样,其实我爸都听我娘的,只要能讨得我娘欢心做啥子他都愿意。”大小姐说完这话又对方娃子说:“继业吃吧,这是我娘专门给你炒的蛋烧饭,下面还有腊肉呢。”这话说的大师兄眼馋脸红,心里酸溜溜的。大小姐看了看大师兄,心里有些得意,还有些了然,她又对大师兄:“你还不去吃饭,几个师兄都在等到你的。”

大师兄一走,大小姐就好奇地问方娃子说:“你原来的名字真的是叫宋良喜啊?听你刚才那样说好惨哦,怨不得我娘那颗菩萨心肠这么心疼你呢。哎,我刚才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才叫你继业的,我是一点恶意都没有,你可千万不要把我看成是一个估吃霸赊的人哈。我只是没想到我爸和娘他们就认了我给你起的这个名字了,你没有生气嘛?你吃啊……”方娃子听大小姐这么一说,心里原来对她的那点不满和怨气一下子都没有了,再看看自己手里的一大碗黄澄澄的蛋炒饭,才觉得肚子在“咕咕”叫唤。他看了一眼大小姐,大小姐笑着跟他说:“你吃嘛,不要不好意思。”

方娃子又看了一眼大小姐,说:“大师兄他们……我……这样不好嘛?”

大小姐说:“这有啥子不好的,你吃嘛,这是我娘单独给你弄的,他们一个个的敢说啥子。再说了,刚才大师兄不是都跟你说师兄师弟都有个先来后到的,那要这样说我就是最先到的,他们都必须听我的,以后他们哪个要是敢欺负你,我就跟我说,我收拾他们一个个的,你快吃啊……”

方娃子怯生生地吃着碗里的蛋炒饭,边吃边对大小姐说:“你不吃饭啊?”大小姐笑着说:“我看你吃……哎,我最喜欢你叫我姐姐了,所以我就给你起了个大名,你不怪我嘛?我叫杨继美,你叫方继业,好听不?”

方娃子说:“其实叫啥子名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姓方了。再有就是我刚进门的时候不晓得你是大小姐,怕有冒犯,所以我才叫了你姐姐,现在我晓得了,以后我就叫你大小姐。”

大小姐说:“他们都叫我大小姐,我才不要你叫我大小姐呢,以后你就叫我大师姐,我还要他们一个个的都改口,都不许再叫我啥子大小姐了,叫我大师姐,我叫你继业……”

方娃子偷偷看了一眼剪着短发,白净秀丽的大师姐,乖巧地叫了一声:“大师姐。”

大师姐高兴地应着:“哎。”看他也慢慢放开了,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蛋炒饭,又问他说:“你慢点吃,你真的会识字写字吗?”

方娃子点了点头,说:“我会!”

大师姐取下挂在格子布长裙前襟上的自来水笔,说:“那你把你的名字方继业写给我看。”方娃子晓得大师姐对自己还不相信,接过大师姐的笔在自己手心上写了方继业三个字,大师姐看了说:“你字写的还可以,看来你真是聪明,你上过几年学?”

方娃子放下碗,说:“原先三爷爷在的时候家里请了先生,叫我们几个都跟着他们家青娃子一起念了三年。后来三爷爷死了,三婆婆就不许宋家院长里的娃儿跟着他们家青娃子念了,说我们不出一分钱,尽粘他们家的光,后来我娘赌气借钱又送我到乡里的小学念了两年高小,一直念到上半年我娘改嫁。”

大师姐又问他说:“那你还想念书吗?”

方娃子说:“想是想,三爷他们家的先生都说我比青娃子精灵,青娃子跟他们家先生念了四年都没有我认识的字多。三婆婆就是怕我们几个比他们青娃子精灵了,才不要我们跟到他们家先生念的……现在我就想好好跟师傅学手艺,我娘叫我有空自己学。”

大师姐高兴地跟他说:“那你以后就跟到我学,我教你。哦,我在树德初中念书,我们是洋学堂,还有数学物理和化学课呢,English你知道吗?就是英语,我都教你,我保证比你们三爷爷家的那个私塾先生厉害!”

方娃子看了大师姐一眼,低下头说:“我现在是学徒了,我要听师傅的话,按大师兄说的那些去做,守规矩。”

大师姐说:“你别尽听大师兄的,啥子吃了夜饭就睡觉,挺尸啦!以后晚上关了铺子你就来柜上,我给你讲数学物理和化学,还有English。不过……倒马桶子是铺子上的老规矩了……这样,你只要听我的话,我就跟我娘说,叫我爸赶紧再收一个徒弟,这样你就可以升格了,倒马桶的事就不归你了,你说好不好!”

方娃子看着得意洋洋的大师姐,不好意思地说:“那咋个行呢?大师兄都说了,倒三年马桶是老规矩,还说做错了事情要挨师傅的铜尺子,也要连带大师兄的。再说师傅都说了鸡猴饿狗年都不收徒,这都是大规矩,师傅能收下我都是好大的恩惠了,不能再叫师傅作难了。”

大师姐笑了,说:“那都是大师兄吓唬你的,他是怕你不老实以后你不服他,他才那样说的。其实,我爸没那么凶,再说了,我们家都是我娘说了算,我娘又听我的,你以后只要听我的,我保证你啥子事情都没有!我再去给你舀一碗饭来……”

 

时光一晃,方娃子进城学徒已经一年多了,在这一年里他长高了,也长壮实了好多,尤其习惯了每天晚上在店铺厅堂里听大师姐杨继美给他讲课。他觉得在城里学徒要比在乡下好很多,要比在宋家自由自在,他不觉得苦和累,不觉得天天倒马桶就低了哪个一等。只是娘的印象在他脑海里慢慢减退,他已经有好长时间都没有梦见过自己的娘了……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 第一章 1/5/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