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盘扣一生》第一章 1/4/4
本章来自《盘扣一生》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2020-11-12 点击数:291次 字数:

 

1/4/4

 

 

杨师母领着方娃子回到梵音寺华兴旗袍店,进了店铺杨师母对方娃子说:“你在这里等到。”就急忙扶着楼梯上了楼。旗袍店里的几个小师兄都围拢过来看稀奇,有的说:“嘿,这又是从哪里来的哦?”也有的笑着说:“哪来的?肯定又是师娘发善心捡回来的……”其中一个最大的师兄说:“我看不像,你们说你们哪个来的时候师娘给你们买过糖油果子哇?”几个师兄都低声迎合说:“就是哈……没有过。”

师兄们正悄声说的热闹,从里面天井院里走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穿格子布长裙的女娃儿,看见大家在店堂里说的正起劲,就凑上前来说:“大师兄,你们说啥子这么闹热哦?”大师兄低声回应说:“大小姐,我看好像又是师娘领回来的小师兄。”

被大师兄称作大小姐的女娃儿走上前来,围着方娃子转了一圈后,把方娃子上上下下看了个够,问他话说:“你叫啥子名字?”方娃子迟疑片刻,说:“我姓方……”大小姐笑了,说:“你咋个答所非问呢,我问的是你的名字,你却只说你姓方。那么我要问你了,你到底是叫方圆呢,还是叫方不圆呢?”方娃子被大小姐说得脸红筋涨,但却低头不语,几个小师兄却都乐得好开心地“嗤嗤”直笑。

过了片刻,方娃子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个说话咄咄逼人的大小姐和几个小师兄,鼓起勇气平和地说:“小弟初来乍到,事事不懂规矩,日后还请姐姐和各位兄长指教,你们叫我方娃子好了……这个……这个是师母给你们大家买的。”方娃子把手上的两串糖油果子递了上去,大小姐毫不客气地接过方娃子手上的两串糖油果子,似信非信,说:“是真的嘛?”

方娃子点头说:“真的。”

大小姐转身将一串糖油果子递给一个小师兄,说:“这一串你们几个到后面去尝尝,这一串嘛……算是我的了。”于是,除大师兄外,几个小师兄都往后面天井院子里跑去,吵吵闹闹地去分食那一串糖油果子。大小姐把她手上那串糖油果子递还给方娃子,方娃子没伸手去接,大小姐说:“不好意思是不是?我才不信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呢,我只敢肯定你哪儿是招惹上我娘喜欢你了。”

方娃子看了看大小姐,摇了摇头,老实巴交地说:“我不晓得,我原先在火纸铺里当学徒,前几天师傅说要给我找个好去处,今天师母就把我领到这里来了。”

大小姐又仔细看了一眼方娃子,把手上的那串糖油果子递给大师兄,背起手来像个小先生一样在方娃子跟前来回走动,说:“那你觉得是我们这里好呢,还是火纸铺里好呢?”

方娃子抬起头来环顾了一圈店铺里的陈设,又看了一眼趾高气扬的大小姐,说:“咋个说呢?百姓离不开衣食住行,信奉不能没有香蜡钱纸,孰轻孰重要看需要啥子。”

大小姐笑了,说:“你咋个老是要答所非问呢?你是觉得不好说,还是心里觉得我们这里不好?”

方娃子低着头说:“我就是出来学手艺的,东家说好就好,我没有啥子说好不好的。”

大小姐看了一眼大师兄,大师兄面无表情。于是,大小姐感到索然无味,又从大师兄手里要回了那串糖油果子来递还给方娃子,方娃子还是没伸手去接,大小姐凑近他跟前低声地说:“想不到你还很会说话,肯定是读过几天书的,你不吃算了,我给他们几个吃去。”说完转身向后面天井院子里跑去。

 

这时候,杨师母从楼上下来,笑嘻嘻地对大师兄说:“你赶紧去叫他们几个都过来,还有继美。难得你师傅今天高兴,要给你们几个添个小师弟,快去快去,叫他们几个都赶紧回到堂屋里来!”大师兄应了一声,转身往后院天井里去了。

几个师兄和大小姐回到店铺里,进了堂屋里候着,杨师母见女儿手上拿着一串糖油果子,责怪说:“你倒是不客气哈,我跟你说哈,以后我可不许你欺负你这个小师弟,不然……”大小姐冲她娘做一副怪笑,说:“晓得,晓得了,一看你这糖油果子我就晓得了!”杨师母眉开眼笑地说:“你晓得啥子……”

大小姐冲杨师母说:“我晓得他招惹上我娘喜欢了!”

母女俩正拌嘴,杨师傅从楼上下来,正眼看了看站立在店铺厅堂里的方娃子,说:“就是这娃儿啊?”

杨师母急忙说:“这娃儿端端正正,心灵活泛,还老实巴交的……”

杨师傅给了杨师母一个白眼,说:“端端正正有个屁用,心灵活泛的我得见多了,老不老实又咋个的?我看都欠管教和收拾!你看他们几个,哪个叫我省了心的。” 杨师母用手肘顶了一下杨师傅的腰,小声地抢白说:“就你口味高,人家肖老板还好舍不得呢!”之后,杨师母招呼方娃子进到堂屋里。

 

旗袍店厅堂内的堂屋里,方娃子双膝跪在木地板上,分别向坐在八仙桌左右两边的杨师傅和的杨师母磕头行礼,并立誓道:“师傅师娘在上,徒儿方娃子仰慕师傅技艺高超,圣贤为人,愿拜在师门之下,谨遵师门条规和师傅教导,刻苦用功,潜心学艺,谦逊做人,弘扬传承师门技艺,徒儿若有违反,甘愿受罚,决不反悔……”

大小姐一人站立在堂屋的左侧一方,大师兄双手捧一个茶盘和其他几个师兄们站在堂屋的右侧一方。方娃子规规矩矩地磕完了头,起身从大师兄手里的茶盘中端起一只茶碗,向前挪了两步,再次毕恭毕敬地跪在杨师傅跟前,将碗茶举过头顶,怯生生地说:“师傅在上,徒儿给师傅敬茶。”杨师傅严肃地接过茶碗,抿了一口,将茶碗放在了桌子上,指了指桌上的拜师帖、笔和印泥,方娃子拿起笔在拜师人下方写下“方娃子”三个字,再用食指沾上印泥按下了指印。之后,方娃子又从大师兄手里的茶盘中端起另一只茶碗,来到杨师母跟前跪下,同样将茶碗举过头顶,说:“师娘在上,徒儿给师娘敬茶。”杨师母一脸欢喜,接过茶碗来喝了一口,说:“起来起来,快起来!”方娃子说:“谢师娘。”起身退到堂屋中央站立着。

站在一旁的大师兄和其他师兄们都一脸正经不敢怠慢,唯独大小姐站在对面抿着嘴笑,笑得方娃子心慌意乱,毛发竖立。

拜师茶礼完毕,杨师傅问方娃子说:“你叫方娃子,就没有啥子正经的大名?”方娃子听师傅问了和刚才大小姐的同样话题,心里正不晓得该咋个回答师傅的话,不想站在一旁的大小姐嘴快,插嘴说:“他要真没有大名就叫他方继业。”那边有两个小师兄忍不住小声笑出起来。

杨师傅横了大小姐一眼,说:“没规矩!啥子方继业哦,我在问他你搭啥子腔。”杨师母见状赶紧打圆场说:“继业这名字好啊,就叫继业吧。”

不想方娃子开腔说话了,他说:“回师傅的话,我爸原姓方,后来被宋家收养改姓宋。所以,我原来的名字叫宋良喜,念私塾时先生赐表德字智安。民国27年,我爸打日本人死在台儿庄,今年农历三月我娘改嫁离开了宋家,宋家宗祠把我们撵出来,我也就不再叫宋良喜了。六爷爷送我到城里的来学徒,我现在就随我爸原来的姓,因为没有大名,都叫我方娃子。其实,我叫啥子不重要,今后我就一门心思跟师傅学手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没有家,师傅师娘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要做错了啥子甘愿受罚,愿打愿骂全听师父师娘的发落……”方娃子说完再次跪在地板上给师傅师娘磕头,心疼得杨师母赶紧起身上前来,拉他起来说:“你看看这娃儿好懂事,真叫人心疼可怜哦,赶紧起来。你要真是还没有大名,继美刚才给你起的名字我看就好,就叫方继业多好啊。你师姐叫继美,你叫继业,以后你真要是跟你师傅学成有出息了,就继承你师傅的手艺,就叫继业!”

大小姐站在那里抿嘴地笑,几个师兄见了这阵势心里都有一种嫉妒和羡慕。杨师傅端起茶碗来喝了一口茶水,放下茶碗用茶碗盖子敲了一下茶碗,对杨师母说:“好啦好啦,别耽误了我说正经事了。”

等杨师母坐回到座位上,杨师傅指了指挂在堂屋墙壁中央的两张相片说:“那张大的照片是上海大成旗袍店的店面,小的那张照片是我跟你们师爷在一起的照片,你们的师爷是上海大成旗袍店的第一剪刀张轩明大师。我学徒七年千辛万苦,出师那一年是民国十三年,那年我二十三岁,我出师的那一天,你们师爷领我到上海城隍庙照相馆照了这张相片。我记得那天我们去得特别的早,照相馆刚开门,跟我们照相的是一个跟我一般大的毛头小伙子,先是跟我们规规矩矩地鞠一躬,然后说:‘二位客官好,今天是阿拉出师的第一天,阿拉给侬拍这张相片也是阿拉出师的第一张相片,夏呀侬你!’就是谢谢你们的意思。你们师爷说:‘没事的,今天也是阿拉徒弟出师,侬出师后懂规矩做事做人就好!’啥子是懂规矩做事做人呢?你们当徒弟的要早起早睡,不贪玩耍,自己眼里要有活路,手脚麻利勤快,嘴皮子要甜,但不许太贱。客人上门三件事,一是招呼好,不管人家是不是真买主,只要是进了我们这个店铺都是客人,都要一视同仁,老少无欺。人家今天进我们的这个店来看看就走了,也许明天他再进我们这个店来就是真来做衣裳的买主了,买主是千万得罪不起的。二是看客说话,量体裁衣,嘴上要甜,心里要有数,手上要有真功夫,切忌不可以以貌取人。要讨好客人,嘴甜会说话,靠的是心里平静,我当师傅的绝不允许你们嘴贱,说那些没用的话,手上的真功夫就靠你们自己天天勤学苦练和动脑筋,油腔滑调是学不到真功夫的。你新来的,年纪又小,你大师兄回头会给你细细地讲的。先在铺子里打三年的杂,耳濡目染看师兄些是咋个做的和学的,等三年后你自己就晓得该咋个做咋个学,不要好高骛远。三是有话当面给客人说清楚,不能含糊其辞,更不能做赔本倒贴的买卖。我们虽说是做老实手艺生意的,不挣那些违背良心的钱,但我们毕竟是做生意的,是要靠这个手艺来养家糊口谋生活的。所以,买卖公道,不欺哄讹诈是我们规矩中的规矩……”

杨师傅说的头头是道,方娃子听得津津有味。他觉得师傅讲得这些都是自己今后做人做事的道理和标准,师傅说的那些规矩,就是自己今后要在这个铺子里学会做人做手艺的正道。所以,他听得真真切切,并且用心全都记了下来,心里想着自己以后该咋个去做才好。而站立在一旁的那些师兄们都心不在焉,假装强打精神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想必这样的教诲他们已经听了好多次了,也都听腻了。只有大师兄一脸地认认真真,目不斜视地看着师傅,凝听着师傅教诲的肺腑之声和金玉良言。而此时的大小姐心里正得意地美呢,因为,她有她爸给她撑腰,这样的话就已经给了这个初来乍到,说话像个小先生一样的小屁娃儿一个下马威。况且,这个看似有点傲气,不愿为一串糖油果子低头的小男娃儿,最终连大名都是她给起的。杨师母坐在那里有些心神不定,不时地用眼光瞟自己的男人,她嫌自己的男人啰唆,尽说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好了,我要说的话今天就到这里,以后你们哪个要是做错了啥子事情,我当师傅的再教训你们,可不要说师傅之前没有给你们说过冤枉了你们。继业啊,师傅今天就跟你说个实话吧,本来这几年我是不想收啥子徒弟了。因为有句老话,‘牛马年好种田,防备鸡猴饿狗年’,今年是猴年,现如今更是战乱之年,虽说我们成都这里是大后方,但也是百事萧条年景不顺。要不是你师母看上了你,硬是要拽到我收你,和刚才看你还知晓一些礼数,念你家有不幸,师傅我也就罢了。不过我要你比你其他师兄些在我这里多呆三年,给我迈过这个鸡猴饿狗之年,你要是愿意你就留下,不愿意你还是哪来回哪去……” 

听杨师傅这话一出口,杨师母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全都消失了,低声嘟噜一句说:“你这死老头子……”一屋子的人也都盯着站立在堂屋中央的方娃子。只见方娃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将头磕在地板上说:“谢谢师傅、谢谢师娘收留之恩,徒儿愿意!徒儿来时就听肖师傅教诲过,裁缝手艺是个精细活路,不是三年五载就能轻易融会贯通的,师傅能多容纳和多教诲徒儿更多的时间,这都是徒儿的运气和福分,徒儿真心愿意!”

方娃子这么一说,杨师傅面色舒缓,侧脸看了一眼杨师母,想必是满心的欢喜。杨师母激动得热泪盈眶,继而笑逐颜开,直说:“继业快起来,不要尽到跪在地下,地下好凉哦……”大师兄面带笑容,在心里佩服这个小师弟。而其他几个小师兄都面面相觑,流露出诧异的眼神,只有大小姐一脸平静,心有旁骛。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新凡人
对《《盘扣一生》第一章 1/4/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