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百章 暗涌
发表时间:2020-10-15 点击数:141次 字数:


中央世界商业中心项目在曼谷老街拉开销售帷幕。帅小泽、衡信、马子祥、高林都在现场,还有精通多国语言的梁甜,陶锦鹏和柯家英也过去助阵。经过大伙合计,依照马子祥的提议在泰国五个地区的主要城市建十个售楼部,曼谷占三个。报章杂志、网络、电视台几个方面做大面积广告宣传,共计两百多人的销售团队,再加上不时举着牌子出现在大街小巷的临时促销队伍,应该可以有一定的效果。

衡信带领着精英团队日夜赶工,终于在一个月里面完成售楼中心改造,挂着北斗星集团和CentralWorld大招牌的售楼中心让大伙眼前一亮。衡信回国接着做北海的事情。马子祥着手更大一轮的商铺促销活动:买房抽奖,买房送黄金,大型文艺演出,最别具一格的人妖售楼团队吸引大批人前来。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柯家英、陶锦鹏、帅小泽、梁甜四人来到几百米外的建大的售楼中心,打算了解他们的的经营策略。到地方就有点眼晕加头晕,建大搞的活动有点像在海滩开派对。到场宾客除了可以参加抽奖活动还能吃到巨形蛋糕和各式花样冰激凌,对男人们来说过眼瘾更重要,因为他们的售楼小姐身穿比基尼,脖子戴着花环,各种肤色的美女和宾客们打得火热。

让四个人心里最不爽的还是广场周围的大牌子。上面仅用小面积展示了CentralWorld的优越性,效果图完全没有在上面展现,而是利用大面积宣传他们的合作伙伴。石油大王王树健名列最后,上面是沙巴拿督斯里WKLP,美国纽英伦地区地产大亨威丝曼,东南亚橡胶大王李某,东印度集团SRT,油棕大王李某某,香港地产巨头郭某,新加坡某商团,意大利某跨过集团,……,北京某影视传媒,陕西秦鹏地产等三十几个企业,其中世界五百强企业有十二家。

柯家英立刻让几个人回去,必须尽快做下一步的部署。对方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这次不仅拼个人实力,还要拼两方面的关系网。这天晚上五个人开了大半夜会,经过反复商议,决定尽最大努力联系朋友。梁甜替帅小泽给仸瑞公司的菲利克斯和加州科思特的伍德·托马斯联系;陶锦鹏亲自回国联系以前建筑界的老朋友;柯家英去缅甸联络当地政界朋友。帅小泽带高林和蒋襟垣到北海请老韦头喻阿韦出面,看能不能联系几个有分量的帮手。马子祥继续主持泰国销售。

由于受到帅小泽刑事拘留一个多月的影响,李嘉参演女二号的电影杀青后戏份被删减很多,下一部电影还没开拍就确定女一没她的事。懊恼之余也没有办法,跟签约公司提了两三次,都回应她同样内容:现场是导演和制片人说了算,这次没机会只好等下次。

在桂林拍完一部广告宣传片以后,黄安全带剧组七八个女演员到北海。明确说是约了几个有分量的投资商,无论谁有本事拉来赞助,就能成为下部戏的女一号。至于用什么办法,那就看她们会不会用脑子。李嘉却没什么兴趣,因为听说每次这样的活动都是让演员当坐台小姐。其实下部戏女一早有内定,无论谁拿来赞助,女一都势必是跟黄安全有暧昧关系的甄晓晓。李嘉心里也明白,在这个圈子里要想出人头地,光靠踏实演戏是不够的。要么找个有实力的靠山,要么豁出去这张脸不断制造绯闻,要么就假戏真做博同情。而这些恰恰是她的底线,所以不知不觉萌生退出演艺圈的想法。

饭局在北海市中心一家天外天的五星级级酒店,李嘉混在七个穿的花枝招展女孩儿中间,由黄安全带着进三楼的豪华包间。里面坐了六个穿着时髦的半大老头,她认识的只要被称为娱乐圈一哥的董爷。大家一边落座一边听黄导介绍,年龄最长也是最沉稳的老板叫王树健,号称石油大王。她在上海北斗星总部开业时见过这个人,并没过打招呼。旁边腰板倍儿直鬓角有点白茬的叫喻青山,是北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将近五十岁有点谢顶的是广西首富林栋;最年轻的是陕西富商吕庆丰,刚过四十。还有个眯缝眼满脸猥琐相的泰国华侨,六十岁的马存孝。

前半场七个人好像在商量什么重要事,除了喝酒就是在交换意见,动筷子吃菜都很少。尤其是李嘉旁边的林栋,好像考虑什么重要决定。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树健提议今天不谈正事只谈风月,喝完酒接着下半场去K歌城。这些人才逐渐放松神情地说笑,吃菜,也开始对身边的女生动手动脚。李嘉始终跟林栋保持一定距离,既不劝酒也不让他的手碰到。气的斜对面的黄安全不停使眼色,还恬不知耻的告诉大家出来玩就得尽情地高兴,说不定在坐的哪位接下来会开部新戏,幸运的还能被金屋藏娇,想做主角就好好表现。

黄安全的话对李嘉没有丝毫的作用,她仍然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宁可不吃不喝也不让这些半大老头占便宜。王树健到底是年长,也稳重些,让李嘉跟他身边的童晓雅调换位置。这样林栋就不必再不好意思,董爷也不必瞪再眼睛了。其实她不明白王树健才是今天这个局的东家,其他人都是他的客人,他们商量的事情就是怎么拉林栋到泰国为建大壮声势。

帅小泽三人从福成机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接机的是衡信的助手熊成武,还有上午到达的刘烨刚。刘烨刚跟帅小泽并肩往前走,告诉他和王义强打赌的事情上级不好插手,主要原因是跨国界。另一件事也有眉目,有位给元首做过保健医生的老中医,答应试试为蒋襟玉面诊,具体时间还要等人家安排。回星河酒店项目的途中买了几份螺蛳粉,四人在车上凑合吃的。因为时间比较赶,到项目随便看几眼,还得到廉州镇找老韦头。

星河国际大酒店项目位于银滩附近的四川南路,是北海市规划的高新技术产业园核心地段。就目前来说不是繁华地带,但好在银滩旅游景区离此不远,且附近没有四星级以上酒店,所以酒店开业后应该不缺生意。帅小泽在正浇灌主体结构的框架周边看一会儿,现场安排的井然有序。就给衡信打声招呼,让熊成武开车带他、刘烨刚、高林、蒋襟垣到廉州镇。

车子驶出项目部大门,衡信从里面追出老远。兴奋地告诉他们,代志伟刚打电话来,乌泥池珍珠养殖基地的第一批珍珠捞上来了,品质和光泽都是优等品,资深技术员认为超过两个A。帅小泽一高兴让衡信上车,六个人赶往海边先看珍珠,然后直接拐弯去廉州镇。

代志伟见到帅小泽他们兴奋的不得了,带几个人到海边打捞现场。随便拿起一个蚌揭开就是珍珠,外形圆滑,光泽赏心悦目,颗粒大小均匀。代志伟说刚安排人送样到质监部门,估计三五天就有结果。帅小泽一时兴起,安排人装几个小包,他要带给老韦头看。还让代志伟邮寄几颗到上海总部,给公司做样板。

到喻家十字时,天色已经逐渐地暗下来,几个人下车提着礼物进喻家老宅。老韦头的长子把他们让进堂屋,随后说他父亲约朋友唱戏了,但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因为老爷子还有个怪毛病,只要办他认为重要事情,身边从不带手机。这天就是约了几个老票友,有可能在镇南街老茶楼,也有可能是在市区的两家大型娱乐城。从喻家出来,帅小泽认为时间紧迫,最好今晚找到老韦头。把事情跟他交底,他要联系人也需要时间。所以他们急匆匆到镇南茶楼找了一圈没见人,随后又开车到北海市区。进城后衡信领帅小泽、蒋襟垣坐出租去北海大道东段那家娱乐城,熊定武开车带着刘烨刚、高林到上海路的娱乐城找。

K歌王娱乐城在北海大道上海路附近,属于繁华地带。所以晚上九点钟车多人多,熊定武把车开到停车场外面进不去了。刘烨刚和高林只好下车分头打听,让熊定武留在车上等着。

王树健今晚在也在K歌王请客,订的商务包间在四楼楼梯口跟前。七男七女进房间后要了五打啤酒三瓶拉菲,零食小吃摆满三个桌子。

林栋边喝酒眼睛边往李嘉身上踅摸,她自从进门就在最边上。谁让酒只是应酬似得笑笑,然后抿上一小口红酒,不吃东西也不跟这些人往一起凑。这更引起林栋的兴趣,不时地看向她。黄安全趁着倒酒的时候,悄声提醒李嘉好几次,到这儿来就得适应环境。逢场作戏就能名利双收,再不把握机会很可能跟下部戏沾不上边了。她仍然淡淡一笑轻声答应,却还是不接近那几个老板。

马存孝是个老色鬼,而且天生粗鲁不加掩饰,或许是泰国土生土长就那习惯。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来到李嘉跟前,二话不说把她硬抱起来就往洗手间走。李嘉自然不从,拼命挣扎才挣脱跑到那几个姐妹旁边。可马存孝仍然跟过来,不以为然地拉她胳膊。她再次躲开向黄安全请假要离开。黄安全根本没正眼理她,和另一个女演员勾肩搭背唱着情歌。马存孝更肆无忌惮地抓李嘉,把她裙子三件套的外套都拉烂了。

王树健胳膊弯也揽着个穿白纱裙的女演员,虽然看到马存孝的动作,但没当回事儿。他觉得这些女孩儿能到这里来,肯定是跟黄导事先沟通过,扭捏或只是吊马存孝胃口。吕庆丰怀里也有个女孩儿,向他嗲气地敬酒,但他并没有像董爷和喻青山那样上下其手。在他眼里还是秦欣颖最耐看,边看黄安全唱歌边往李嘉那边瞧。

李嘉再次挣脱马存孝的手,往门口的方向跑,她发觉这屋里面的男人全都是一个德行,见她求救非但不制止还看热闹。那几个平日里姐姐前妹妹后的演员更靠不住,被那些半大老头摸着身体还说着献媚的话。马存孝虽说身体有点笨拙但脑袋灵光,看她往外跑一把抓住上身的吊带,用力往后面甩。一下子把她斜刺里摔倒在茶几和点唱机中间位置,门也被带开多半。这些他毫不在乎,转身再次扑向李嘉。吊带被彻底拽坏,从身上掉下来,李嘉慌忙护住上身,只剩下白色的贴身内衣。她用哀求的眼神看最近的董爷,可他仍然拿着高脚杯品红酒,右手在怀里女演员裙子里乱摸,对于她的呼叫充耳不闻。

黄安全转身看马存孝拉扯李嘉的裙子,反而像欣赏节目似得,歌也顾不得唱了,脸上露出得意地笑。李嘉求救无望,感觉自己像落入狼群的羔羊,惶恐和害怕让她有了宁可玉碎不为瓦的想法。伸手抓起桌边没打开盖的啤酒猛挥出去,只听“啪”的一声,啤酒和酒瓶碎渣四处飞溅,洒的她身上、裙子上都是瓶渣和酒沫。马存孝慌忙缩回双手捂住额头,鲜血从指缝流下来滴在地上,她白裙子上也有。

这下子屋里乱了起来,惊呼和叫骂乱成一片。李嘉趁机会爬起来往门口跑,就在跨出门的刹那被身后一人拉住头发,直接按到在地。她借着眼角余光发现是董爷,再次哀求道:“董爷,你放过我吧?我不当演员了!”

“妈的巴子!不当演员就行了?当着老子的面你也敢发疯?”董爷说着侧脸看喊马存孝,“马总,来,既然这丫头不识好歹,就在门口把她办喽!”

马存孝正捂着额头瞪着眼,另一手拿桌上的抽纸擦伤口,狠狠地说:“TMd真够狠,你们哪个先上,我止完血穿旧鞋!”

这时候门口已经出现五六个其他包间的客人,指点着小声议论。保安也有两个,却不敢制止,在用对讲机跟经理汇报。

“看什么?没看过小夫妻玩刺激吗?滚!”喻青山说着走到门口亮出上身的警官证,喊完又揣进口袋。没有关门,从董爷的话里已经听出来他想玩刺激的。

“林总,你先来!”董爷完全不看李嘉痛苦的表情,摆手叫林栋。林栋苦笑着摇摇头,他认为这种事传出去太丢人。董爷又看王树健,“哟,王老板,整晚上都没见你出手,来来来,给兄弟们证明一下你宝刀未老!哈哈哈!”

“要不然——各位,今晚就算了吧,咱们到此为止行不?”王树健也觉得今晚这事情有点过了,一旦传到媒体耳朵里,他的建大集团立马名誉扫地。

“哎!你们咋还谦让开了?吕总呢?再没人上我上啦?”黄安全说着就要脱短体恤。

“?????? ?????(泰语脏话)”马存孝喊着狠狠地啐了口唾沫,一把拉掉自己上衣,“我来!不能便宜这???????????????????(脏话)”

“来!我给你按着!”董爷狞笑着看马存孝。

马存孝这次再无忌惮了,直接伸出大手撕扯李嘉身上的裙子,额头上冒血也不在乎了。猛然间看到门口人影闪过,接着就感觉左脸被重重打一下,应该是踢一脚更确切,因为有股浓郁的金鸡鞋油味。随即整个人斜着摔倒在两米外。再爬起来瞪眼打算换手时,门里面已经多了个穿藏蓝色中山装的人,正在脱外套披在李嘉身上。里面是平整干净的白色衬衣,左臂腋下绑着个深棕色的皮匣子。马存孝不由得收住想要冲过去的身子,向左右看其他人。

李嘉从地上起来,边穿衣服边看来人,用手拉着被撕烂的裙子,身子还在颤抖。看清是刘烨刚后才稍微平静,往他后面跺了一些。刘烨刚也注意到李嘉裙子烂了,可这时间也顾不得许多,把她挡在身后怒视屋里面几个人。

“王八蛋!老子的事情你也敢插手?活腻歪了你!”董爷稳了稳情绪,从怀里摸出把弹簧短刀比划,仔细打量一米多远的刘烨刚,却不敢再向前靠。因为他清楚地看到来人已经从腋下拿出一把黑色92式,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眉心。

“把武器放下!靠墙边儿站!”刘烨刚严厉地瞪着董爷的眼睛,示意他退后。

“你先把武器放下!”喻青山也从小包里取出警用92式,从个头却别对方小出许多,“你哪个部门儿的?凭什么在北海管闲事?”

“哦?你是公安?跟这几个极端分子是一伙的?”刘烨刚一眼就认出了喻青山的装备,脸上现出几丝诧异。

“这是怎么回事儿?”一个嗡嗡的声音出现在门口,是高林。他看到里面的情况也吓一跳,“咦,小贱——你要抢劫?”

“少在那儿废话!把布衫脱了给嘉嘉。赶紧打电话叫三哥,顺便报警!”刘烨刚瞪了高林一眼,觉得他说话幼稚。

“是是是!”高林说着把短袖脱下来给李嘉,围着烂裙子。虽然是短袖却比一般人的外套还大一号,他自己光着膀子往裤子口袋摸手机,“哎——呀——六哥,手机拉车上了!”

“去拿!”刘烨刚懊恼地瞪他一眼,他自己的手机也在车上。

高林没敢怠慢,转身就往楼下跑,沉重脚步声震得地板咚咚响。

“哎,你报什么警?我就是市局的!把武器放下再说!”喻青山逼近两三步,不敢再走。他已经看明白对方使用的军用武器,速度和穿透力都比自己高得多,最糟糕他这些年已经没碰过家伙,手生,自然也胆怯。

“既然你是市局的,就该尽本分维护地方安定、社会和谐。怎么能和手持凶器的极端份子混在一起?”刘烨刚相信喻青山的身份不是一般公安干警,同时也纳闷他为什么和这几个人欺负李嘉,所以保持极高的警惕。

这时候,马存孝正往刘烨刚右面慢慢磨蹭。因为董爷在他左边站着,喻青山在中间拿枪对着,可以趁其不备夺掉他的枪。

“这几个不是极端份子,是我朋友。看样你也是给公家做事的,不如给个面子到此结束,你带着那女人走当做没事情发生!下次到北海来消费算我的!”喻青山心里明的跟镜似得,一旦事情继续扩大,他这副局长责任不小。

“呵呵,几个男人当众对良家妇女施暴,还手持攻击性武器,这还不是极端份子?”刘烨刚语气透着严厉刚劲,“你要还有点儿良知,立马放下武器,叫你们党委书记过来说话。”

“你,你是什么人?你想见谁就见谁?”旁边的董爷晃动着手里的弹簧短刀,一贯硬气的作风让他有点天不怕地不怕习性。

“就凭你手里那把对着**军区政治部中校军官的刀,当场崩了你都不屈!”刘烨刚把手向上抬了一点,吓得董爷往后退好几步靠在墙站着。刘烨刚随后转向马存孝喝道:“你想抢枪?”

马存孝随即退后好几步。这时候,就听见外面一阵嘈杂声,接着咚咚咚脚步声传来,门口多了几个人。

“什么情况?”第一个到门口的是帅小泽,看到里面两把手枪一把刀,不仅把心揪起来,稳了稳情绪说:“小刚,把枪收了。”

“这,三哥,这帮人合伙对嘉嘉施暴!”刘烨刚见到帅小泽,心绪稳了不少。再看他旁边陆续来的是衡信、蒋襟垣、高林、司机熊定武,还有两个不认识的老头,其中一个八九十岁的跟帅小泽靠的很近。

“有这种事儿?”帅小泽眉头随即拧到一起,立刻大大眼睛说,“那还等啥?把他们全崩了!”

“不不不,三哥,把电话给我。得给军区打声招呼,我要把这帮危害国家安全的孙子全抓政治部去!”刘烨刚说着伸出左手来,眼睛却瞪向横眉冷对的喻青山和董爷,“审清他们的政治背景再处理!”

“先等一下!”帅小泽旁边的老人摆手,接着对帅小泽耳语一句,冷着脸走进房间。忽然朝喻青山额头打去,嘴里嘟囔着:“屌杀gia1擐粪箕子个,早死爷娘无人教料!(客家话骂人)”

喻青山被连续打了十几下都没敢挪动地方,不吭声也不敢躲。脑袋也瞬间耷拉下来,眼神儿一失去光芒,胳膊早垂下来了。刘烨刚见这种情况完全是长辈教训孩子,就想把枪收起来。忽然看到有人往门口走,就举起来对着他厉声喝:“你要干吗?”

“啊,别介别介!长官,我叫吕庆丰,跟帅小泽认识。”这人赶忙举起双手,就是吕庆丰。见到刘烨刚进来带着家伙,就知道事情不妙。后来再看到帅小泽几个进来,那老头打公安局长跟打孙子似得,就更发毛。因为他们本来就有些过节,听到刘烨刚提到政治部就险些吓尿,随便定个罪他吕庆丰脑袋再大三圈也顶不住,所以借机会开溜。见走不了只好看向帅小泽说,“帅总,今天这事儿跟我没半点儿关系,王树健董事主席请的客,对你朋友施暴的是姓马的泰国人,那个姓董的也动手了,我什么都没做!不信你问那女子!”

帅小泽早看到吕庆丰了,只是懒得跟他叫劲儿。如今既然跟他关系不大更没兴趣理他,冲刘烨刚稍微点头。

“既然这样,走吧,把电话号码留下,保持畅通,随时等军区询问。”刘烨刚把枪装匣子,扣上扣子,随后对衡信说,“四哥,带嘉嘉上车!老七,公安来了没?”

“公安,公安,六哥,老爷子说用不着叫。”高林说着指指还在对喻青山吹胡子瞪眼的老人。

老人正是老韦头喻阿韦,听到高林的话往门口走了几步,又回头指着喻青山训斥。这次说的是普通话:“狗屌个,保护地方安全是你的责任,你说现在怎么办?”

“伯,伯公,我这——”喻青山这才敢抬起头,腰却不敢直起来,“我马上通知局里把这两个扰乱治安的人拘留了,可以吗?”他说着看看旁边的马存孝和董爷。

老韦头没说话,走到门口跟帅小泽低语几句又瞪了一眼身后唯唯诺诺的喻青山。这才仔细地看房间里的人,最后把目光停在林栋脸上,眉头也皱了起来。

林栋立马低着头走到老韦头身边,用客家话嘀咕一阵子,然后出门头也不回的离开。帅小泽他们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但看那人的表情和态度,可以说对老韦头尊敬有加。

娱乐城的事情交给喻青山处理,一行九个人离开K歌王。先在斜对面临街服装的店买了套衣服给李嘉换上,然后开车往酒店走。大家心情都比较沉重,所以都不说话,车里静的能听到呼吸声。

“泽哥,王树健这么巧也在广西?而且吕庆丰跟他在一起,会不会跟泰国那边事情有关?”蒋襟垣打破沉寂。
    “很可能!”帅小泽思虑着说,“那个黑黑的好像就是泰国华侨马什么,背景不简单!还有那个姓董的一看就不是好鸟!再有那个小胖子好像是林栋——”   

“林栋?广西首富?”衡信诧异地看着帅小泽,到北海半年里没少听这名字。
    “啊泽兄弟,林家的小子不是问题,他已经主动退出那帮人。不过还有更棘手的人物可能出现!”喻阿韦眉头拧成疙瘩,一下子引得几个人目光。他侧过头靠近一点帅小泽,“听说过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吗?”        

“猛虎?”刘烨刚脱口而出,紧接着压低了声音,“喻老先生,这消息确切吗?”
    “吃不准,听林家的小子话里的意思,好像对方开价十亿美金活动费,姓王的还在犹豫。”喻阿韦也不敢随便确定,跟刘烨刚说完又把目光停在帅小泽脸上。
    “这事儿还真有些麻烦!”帅小泽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看向衡信,“北京的房子装的咋样?”
    “你意思是提前搬?可是三哥,甲醛得挥发半年以上才能住人!”衡信知道他最担心的是后院起火,家人的安全至关重要。
    “实在不行就先租房吧,绝对不能让家里人冒险!”帅小泽还是眉头紧锁。
    “这件事儿交给我,泰国的事儿我出不去,家里边我来安排。实在不行就住西郊大院,反正我的申请也差不多该批了,这几天就调到北京。”刘烨刚接住帅小泽的话。

“嗯,也只好这样,给大铭他们打个招呼,让他们外出小心点儿。这样,让小垣留下给你帮忙,顺便把他姐接过去让医生看看。还有小林,也留在家招呼着,刚好海燕二胎快生了。”帅小泽说着又看向李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或许应该劝她改行。

“我不同意,老板一个人在国外多危险?咱妈嘴上说的让把你看住,实际让保护你!”高林瓮声瓮气喊,把车里人震的想捂耳朵。

一车人除了司机熊定武都看向帅小泽,知道这傻里傻气的高林看起来大大咧咧,对帅小泽那是真亲,同时也明白这次跟建大打赌确实存在不安全因素。

帅小泽自己当然明白这点,所以才执意让高林回家。一个担心高林太实诚,再一个也真担心家里。真要把七兄弟的家人都搬到北京了,老人们身边每个得力的人也不行。只好硬拉下脸说:“我这边儿人多呢,用不着操心。家里更需要你,记住,咱妈她们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剥你皮!”

高林吐吐舌头,转过脸不说话了。

“嘉嘉,要不然,你暂时先到上海去吧?佳佳那边儿人手不够。”帅小泽再次看向李嘉,语气也变得温和起来,“还有,我弟和小豪刚弄了个什么科技公司,始终让人不放心。”

“嗯,也只好这样了。”李嘉苦笑了一下看这窗外,脸上的无奈不想让他们看到。其实晚上灯光暗,车厢也只是开了个侧灯,何况她还在最后排,“这次得罪了董爷他们,娱乐圈怕是再也混不下去了。”

“这是干吗?遇到个小挫折就灰心丧气吗?我还不信他姓董的还垄断文娱行业!”刘烨刚担心李嘉会因此低迷下去。

“六哥哟,刚才你就该直接崩了那混蛋!”高林以往很少这么称呼刘烨刚,时常因为出生年月小那么几天沦为老幺而抱怨。

“我能崩个毛尾!”刘烨刚悻悻地说,“这回出来是休假,不是公干,露枪都属于违规!”

“啊?那你还咋呼的?”高林脸上显出几丝不屑表情。

“你懂啥呀?我要不咋呼,李嘉咱仨早被放血了!”刘烨刚说完继续看帅小泽,“嘉嘉的梦想是拍电影,咱就该毫不犹豫地支持,对不对?何况你现在条件好了,大家都稳定。”

“你有啥想法?”帅小泽知道刘烨刚从不会无的放矢。

“想法嘛——就是开咱自己的电影公司,让嘉嘉自导自演自己当制片人。”刘烨刚说着瞄向衡信。

“这个可以考虑,北斗星本来就是多元化发展,搞娱乐也是迟早的事儿。”衡信赞成。

“那行,嘉嘉就着手干这个吧,选什么地儿要什么人你自己做主,钱我明天就让佳佳那边准备。但有一点儿,除了钱之外我可啥都帮不上忙。时间上顾不住你也能看到,关键是那行业七窍通六窍一窍不通。”帅小泽想想也对,主要是她热衷于搞电影。

“啊——?小泽,不行不行,我啥都没弄过,怎么敢搞公司?”李嘉赶忙接话,从没有过自己做导演这类的想法。

“拿出点儿信心好不?咋不像咱七贱的妹子嘞?”刘烨刚把脸一沉,随即把语气温和了些,“就从北京做起。这样,把咱妈她们接过去以后,我帮你搞策划,让小垣给你跑手续,至于员工嘛——嘿嘿,你好歹也干了几年这行业,培训人不会挖人还不会吗?”

“嘉嘉,放手去做,十六个兄弟姊妹全在后面支持你。”衡信微笑着看李嘉。

“李嘉姐,相信自己,你肯定能成为第一个女性全能制作人。有任何商业上的纠纷找我,小垣给你当法律顾问。”蒋襟垣也鼓励李嘉。

“你这小子,在自己人面前还卖广告啊?”老韦头也笑着插话,觉得跟这些年轻人在一起活力增加不少。

“呵呵呵,习惯了,”蒋襟垣挠着头一笑看帅小泽,“泽哥,我和高哥都留在内地,你在那边儿可得注意安全!”

“用不着担心,我觉得王义强这人吧,还不至于走极端。再说曼谷咱的人多着,祥子他们都在。”帅小泽始终认为王义强本性纯良,就算近朱者赤,跟岳洋他们也坏不到哪去。

“哎,你们这话说的,我怎么老觉得不中听呢?”老韦头把身子坐直了,“你们怎么没考虑我?我跟阿泽一起到曼谷的!有我在阿泽万无一失!”

“呵呵,喻老先生,您老也练过几手?”高林傻笑一下回头看。

“哎哟喂,岂止是练过几手!”老韦头正经八百地说,“黑大个儿,别看老家伙马上过百的人,像你这体型三两个还真不是我的对手。今天你们见的那个阿山,就那副局长喻青山,他阿爹十几年前得过两届武术冠军。可你们知道他阿爹那身本事跟谁学的吗?想当年,我们弟兄九个……”

车子在霓虹灯下缓缓的行驶,弟兄几个认真地听老韦头讲着年轻时的故事,不时地点头或赞叹。帅小泽的心却难以完全平静,让这么大年纪的老爷子跟他国内外奔波,真有些于心不忍。而这时候,另外两位至交大哥柯家英和陶锦鹏,只怕也在为曼谷赌斗的事劳心劳力。十几个兄弟姐妹们必然也在为此努力,胜败荣辱很难预计,而他们的家人难免不会受到影响。他心里最牵挂的阿莲袁欣敏,若是她知道此事想必也会食不安寝。能不能过得了这关,然后跟她一起找母亲商量婚事,仍然是个未知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一百章 暗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