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10-15 点击数:127次 字数:

静了一小会儿,苗清泉长叹:“怎会弄成这样呢?”他感觉到了羞辱、理屈、和被动,他恨自己没有勇气迈向病房,像做错事被人当场拿住一样的恐慌,羞愧得他抬不起头。不是害怕今晚遇到的哪个,是潜移默化捂在心底不愿听的道德说教翻上来,压得失去了支撑,感觉浑身虚弱无力。

苗清泉闭眼努力地想,想寻出和她在一起时的欢愉,证明这就是感情,不是在滥情,以此增添点自信。但是那些生动场景使他感到更羞耻,儿子和妻子的泪,像拷问的鞭在抽打,下下见血印,身心被公德拷问,满处全是伤。

吴吉伟坐在旁边说:“我想告诉您,焦躁成这样,就别再纠缠。我们今晚很克制,但也有限度,您再固执就不好说。能够答应吗?”他拍了苗清泉一下。

苗清泉抬头瞪着他,不肯置可否。

吴吉伟见了冷笑问道:“不行吗?都到黄河边上了,非得跳下去?”苗清泉让开身子说:“别用讥笑的眼光,这是硬要求,不想尊重我的人格?” 吴吉伟哈哈乐:“没法不这样瞧事儿,您把自个儿弄得灰溜溜的何必呢?难为情?希望您今后不缠她。” 苗清泉起身俯视愤愤不平地怒道:“请把‘缠’字收回去!”

吴吉伟又笑,还是那种讥笑说:“好好好,改成骚扰了。” 苗清泉更气愤说:“你想故意激我失态?”

吴吉伟的讽意浮现在眼角和嘴角上,且比先前更明显。

苗清泉被奚落一番发不出。这时梁秀娟过来,瞪眼指着苗清泉问:“你也真敢来?欲令智昏了!”

 

梁秀娟是晚饭后又来医院,找到吴吉伟,一起去找值班医生问情况,知道没有伤内脏,和吴吉伟商量一阵来病房对梁艳梅说:“憨包你呀很不妙,至少住院两个月。可也好,可以憋你的野性。好好养着吧,别的事少想,有的人不想。” 梁艳梅就发愁说:“姐,该怪你,北京我算白来了。“梁秀娟挑眉,假装糊涂笑嘻嘻地探问道:“怪我什么呀?” 梁艳梅瞟吴吉伟,很不高兴说:“我是被吓的。干嘛要去你的那处黑古隆冬的窝点?不去就不会住院,这有多耽误正事?”说完看眼吴吉伟,十分地气恼。梁秀娟责道:“你干过的‘正事’少?” 梁艳梅回说:“我不争这个,不然又抬妈来压。告诉你,梁宁已经来过了。” 梁秀娟就说:“早知道,他呆一下午。我来他就走?存心想躲我?” 梁艳梅嘻嘻眼亮说:“他有重要的任务。”说完又对吴吉伟说:“想和我姐想谈私事。”盯着示意他离开。

等吴吉伟退出去,梁艳梅又含羞带笑难开口。

梁秀娟便催她道:“憨包笑个啥?双眼放贼光,有屁就快放!羞不兮兮的,假装粱黛玉?” 梁艳梅嗯半天才支支吾吾小声讲:“一会儿有人来看我,不许你们在屋里。” 梁秀娟立即猜到了,坚决说:“绝不行!” 梁艳梅使性:“我想做的事,姐你管不着,只是通知你一声。” 梁秀娟怒道:“敢来就敢骂回去,恬不知耻了!” 梁艳梅看姐姐认真知道商量也没用,眨眼想了想,鼓眼威胁说:“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敢拔了输液管出院!”说完真就拔,流便出血来,翻身下了床,穿着病号服,赤脚往外走。没走几步痛得咬牙。‘咚’地一声摔在地上,吓得梁秀娟大叫。

医生护士赶来一起抬上床,梁艳梅已痛得满头大汗脸色发白浑身抖,梁秀娟在旁气得哭。

等到护士打完针,梁艳梅才缓过来。

吴吉伟扶梁秀娟到病房外的过道说:“她的行为算异常,加了一管镇静剂,是我坚持要求的。过会儿她就睡,您千万不急。”吴吉伟在过道耐心搬着指头举例劝,梁宁领着苗清泉就急匆匆地赶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一百一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