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四章 花盛花残
本章来自《花开民国》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2020-10-14 点击数:133次 字数:

慧仪真的疯了是来年夏末的一天下午。

那日阳光出奇的好,锁着慧仪的那间房子内光影斑斓。慧仪吃过银翠送来的中饭,正躺在床上午睡。

中饭很和慧仪口味,一盘肉炒丝瓜,一盘酥焖银鱼,一碗红豆饭,一小碗银耳枸杞燕窝羹。慧仪被锁进这间屋子后的第二天上午,景琰就嘱咐侯叔,慧仪由你和银翠照看,其他人不准随意到三楼去。侯叔是他肚子里的蛔虫,银翠他昨晚又细谈了一次,由这二人照看慧仪不会出错。至少从慧仪嘴里喷出的胡言乱语不会到处扬传。

慧仪躺着躺着突然坐了起来,随即把耳朵贴在墙上听,听了一会儿脸色大变。“要生了?绿袖要生了?”慧仪嘀咕着下床奔到窗前。

窗户已经被木板钉死,手掌宽的水曲柳一条一条地横在窗户上,几道脑门宽的缝隙中闪着刺眼的光亮。慧仪扒着“水曲柳”往外看,看到侯叔随着银翠从西院墙边贾仲杰先前住过的那间屋里奔出来往楼前疾走。

景琰至今没娶绿袖。

自从那次他跟慧仪说绿袖怀了他的孩子,他要娶绿袖做姨太太后就没再和别人提过娶绿袖的事。不提,绿袖也不在意,反正她怀了他的孩子,孩子生下来她就是景家少爷或景家小姐的妈。于是她就自然而然的把自己当成了景宅里的女主人,搬到二楼姚妈旁边的那间房里居住,叫厨房做些她爱吃的饭菜,过问一些七零八碎的琐事。对于这些,侯叔心了有数,景琰嘱咐过他,绿袖有了身孕,孩子要紧,无关痛痒的小事由着她折腾。

景琰那次跟慧仪说梅素他早晚要娶进家来的话倒是真的。

怎能不真呢?梅素那么美,他是那么地爱她。但是他现在放弃了。去年底,董事会通过《益盛纺织公司融资扩股方案》后的第二天他找到梅素,梅素看都没看就把那个方案推了回去,并明确表示,她和他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没过多久他就听说梅素入股了赵昀泽的青城纺织有限公司。凭什么?难道赵昀泽比他多长了一个脑袋?赵昀泽也太贪心了,已经有了一个时髦有钱的老婆还勾搭梅素。我不会绕过他的!第二天上午景琰就去了梦之味咖啡馆,他想再跟梅素聊聊,可当他赶到梦之味咖啡厅门口,看到两个腰间别着枪的卫兵,又透过玻璃窗瞧见齐恒剑英气逼人地坐在小方桌前喝着咖啡时,他就没走进去。原来人们传说齐恒剑狂追梅素是真的!景琰边往回走边想:齐恒剑什么人?一句话就能让我和我的公司完蛋。于是他又像4年多前选择慧仪放弃梅素一样,放弃了梅素。

侯叔跟着银翠往楼前急奔,奔到楼门口的时侯,侯叔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拽银翠的胳膊问:“哎,你让大贵请的哪个大夫?”

银翠说:“街拐角,仁济医院的宋大夫。”

“好,好!”侯叔点着头跟在银翠身后进了小楼。

侯叔银翠奔到二楼时,大贵正站在绿袖门前揣着手踱步,姚妈歪着脖贴在门上偷听。二人见到侯叔立马立直了身子。侯叔问:“怎么样?”

姚妈说:“叫唤了半天了,刚消停一会儿。”

姚妈的声音未落,门内传出一阵嚎叫,随后是沉默,接着是女护士的声音:“男孩,恭喜您生了一个男孩。”

侯叔听罢,忙扭头对银翠说:“快,快打电话给老爷报喜!”

“好!”银翠转身便走,走到楼梯口,雷声大作,银翠往窗外望去,窗外倾盆大雨。

锁慧仪的那间房在绿袖的这间房上面,窗户对着窗户。这时的慧仪像一只机敏的猎犬,下面房里的动静被她捕捉的清清楚楚,当女护士喊出:“男孩,男孩!”时,她的脸色大变,随即肚子就是一阵剧痛,身子滑了下去。我要生了?我准是要生了!随着肚子有规律的一次次阵痛,慧仪确定她是要生了,于是她大喊:“我要生了!来人啊!我要生了!”

然而,没有一个人来,回答她的只是轰隆隆的雷声。她的泪流了下来,像窗上的雨瀑。然后她的脸就变得扭曲,眼露凶光。

晚上,银翠给慧仪送饭的时候发现她蜷缩在墙角。慧仪没穿裤子,手和身上全是血,眼睛愣愣地盯着窗下,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不是我生的,不是我生的,不是……银翠奔到窗下,那里有一个血糊糊的女婴。孩子已经没气了。

银翠向景琰讲述慧仪疯的经过时,景琰的脸色漠然。

一个月后景琰看上了一个富家小姐,那小姐的相貌和家世像极了齐玥珊。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缘野
对《第六十四章 花盛花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