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章 书记的考验(上)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10-14 点击数:142次 字数:

李江涛带着灰头土脸、惊魂未定的陶成业、徐冰洋和张子欣进了屋,顾文君惊喜万分地冲了上来。
  “儿子,你总算回来了!妈可急死了!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啊?”
  “妈,我没事儿……”徐冰洋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徐建辉,不敢多语,“爸,我……”
  徐建辉看了看徐冰洋身边的张子欣。
  “她是谁?”
  徐冰洋一脸的胆怯:“她叫张子欣,是……是我女朋友……”
  徐建辉皱了皱眉:“女朋友?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先给我进屋去。”
  徐冰洋拉着张子欣,像老鼠窜进自己的窝一样进了卧室。
  顾文君走向陶成业,就像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激动得难以自恃。
  “老陶,真是辛苦你了!”
  而五分钟前,还在暗自庆幸躲过一劫的陶成业,此时却表现得如同胜利归来的将军,那么的自信和豪迈。
  “我刚好在临江县考察一个投资项目,正准备回长州,就接到赵局的电话,然后就和冰洋走到了一起,那一路上才叫一个险呐!不过,再苦、再险都已经过去了!顾主任,说起来,咱们也真是有缘分呐!”
  “你帮了冰洋,也帮了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陶成业大度地一挥手:“小事儿!小事儿!”
  赵长海走向李江涛,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一路上还顺利吗?”
  “只能说有惊无险吧,如果再晚到几分钟,人就被他们抓走了,还好我们及时赶到。”
  徐建辉点了点头:“江涛,你辛苦了。”
  李江涛“啪”的一个立正:“书记,这都是分内之事。”
  徐建辉对着赵长海和李江涛做了一个“坐下”的手势,孙赫给徐建辉端来了一杯茶。
  “书记,茶已经换过了。”
  李江涛坐在沙发上,定了定神。
  “书记,有个情况我必须马上汇报。在我和对方谈判的过程当中,对方向我提到,在此次冲突当中有人员伤亡,而且,死的那个人还是兴龙古镇的镇长!如果情况属实,有些麻烦还在后面呐。”
  徐建辉愣住了,端着茶杯的手就像按下了暂停键,停在了空中。
  赵长海吃惊不已:“什么?镇长死了?”
  “回来的路上我问过冰洋,他说是在争执当中被他一脚踹出去,倒地撞在了石桌子上……”
  徐建辉举起手中的茶杯,猛地往地上一砸,“砰”的一声,茶水、茶叶和陶瓷碎片飞满了整个客厅。
  顾文君慌乱地走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孙赫也赶紧走了过来:“书记,赵局和李局都是业内人士,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孙赫说完弯下腰开始用手拾捡地上的碎片。
  “孙秘书,当心手啊,我去拿笤帚。”顾文君匆匆地走开了。
  徐建辉恼怒万分:“真不知道接他回来干什么!”
  李江涛继续说道:“本来原计划是把四个人全都带回来,但因为发生了人员伤亡,死的还是一个党政干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难带走全部的人……”
  徐建辉淡淡地说道:“你尽力了。”
  “目前还有两个人在他们手上,按照公安的办案流程,这一回去是肯定要开始突击审讯的……”
  赵长海握紧拳头,在沙发上砸了一下。
  “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这一审还不知道会审出什么事情来。如果他们供出冰洋的真实身份,那我们就非常被动了……走之前有没有给他们打过招呼?”
  “招呼是打过了,可谁能保证那两个小青年能扛得住?也许半个小时就招得干干净净了!临江县又是在嘉州的管辖范围之内,嘉州本来就看我们不顺眼,还不得拿着这事儿大做文章?”
  赵长海咬了咬牙:“岂止是嘉州,这情况层层汇报上去,恐怕天一亮,整个省委都会知道!”
  徐建辉冷冷地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
  李江涛下意识地把目光转向了赵长海,赵长海低下头,沉吟了片刻。
  “目前来看……当务之急,是要在审讯环节下功夫,不能让他们乱说话……”
  一直坐在小饭厅椅子上的陶成业走了过来。
  “书记,我叫陶成业,是做地产开发的。这事儿我也一路跟着过来了,算是半个当事人吧!我想说说我的建议和看法!”
  徐建辉斜着眼睛,冷冷地看了一眼陶成业,既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赵长海侧过了身:“老陶,你有什么办法吗?”
  陶成业又向前走了一步。
  “是这样啊,这临江县正在搞招商引资,我就是他们确定的投资开发商,县长和县委书记我都见过……书记,我的想法是,趁现在我还能和他们说上几句话,不妨让我出面和他们沟通沟通,能不能在某些环节上缓一缓,说不定也能出现转机呢!”
  徐建辉皱起了眉头,还是没表态。
  赵长海叮嘱道:“老陶,你可得有把握!”
  陶成业看了看徐建辉、赵长海和李江涛,见没人反对,便掏出手机,走到客厅的一个角落,拨打了张祥云的电话。
  “喂,张县长,不好意思啊,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没妨碍你休息吧?”
  只听声音,就知道电话那头的张祥云也正处于焦头烂额之中。
  “兴龙古镇出大事儿了,我哪有时间休息啊!”
  “张县长,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你知道这事儿啊?你不会告诉我,你跟这事儿有关系吧?”
  “本来没关系的,现在已经有关系了!这么跟你说吧,那几个人里面有一个是长州市领导的孩子……嗨,跟你直说了吧,那个是徐书记的儿子,你那边儿可得悠着点儿!”
  张祥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徐书记的儿子!”
  “这事儿我能跟你开玩笑吗?真的就是徐书记的儿子!”
  “老陶,我这边儿已经够乱的了,你这是火上浇油啊!”
  陶成业压低了声音:“张县长,你还记得你的人生规划和职业蓝图吗?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临江县的未来,你得冷静下来!想想办法,稍微变通变通,让这事儿平稳过渡。这美好的未来可就攥在你自己手心儿里了!”
  “老陶,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这一时半会儿你让我想什么办法啊?总不能让我把人放了吧?”
  “我没说让你放人,我给你出一主意,你啊,这么着……”


张祥云背负着双手,在办公室里不停地转着圈儿。
  陶成业出的主意不算好,也不算差,做还是不做呢?说到底,张祥云还是很清楚,只有做了,自己的前程才有可能变得更好;如果不做,那自己的未来肯定会变得更糟。
  张祥云停下脚步,拿出手机拨打了黄正华的电话。
  “黄正华,我说你这个刑警队队长什么时候变成保密队队长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要拖到什么时候才向我汇报?”
  “张县长,因为事发突然,情况紧急,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布置好搜索和抓捕工作。现在情况有些眉目了,我正准备当面向您汇报呢。”
  张祥云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行了行了,早就有群众给我打电话了!等你向我汇报,黄花菜都凉了!就你们这工作效率,朝阳区的群众都比你们强!你现在在哪儿?”
  “抓到两个犯罪嫌疑人,刚回到县分局,马上开始突击审讯。”
  “别急,缓一缓,先把人放拘留所里面。”
  “现在不审吗?您刚刚才批评我们工作效率低,这一缓,可是又要耽误工作进度啊。”
  张祥云用手指敲击着桌面:“这么大的事儿,我总得和王书记碰个头,通个气儿吧?要审出来还不容易?你按我说的办,先放拘留所,再等我通知!”
  “那好,张县长,我就等您的通知。”
  张祥云挂掉电话,马上又拿起了座机的听筒。
  “小张,把车开出来,去一趟拘留所。”


一辆帕萨特缓缓地在拘留所的门口停了下来。
  张祥云大步走进拘留室。
  “县分局刑警队是不是押了两个人进来?”
  值班民警站了起来:“对,一男一女,黄队长说暂时羁押在这儿。”
  “我要看看这两个人,带我进去。”
  值班民警把张祥云带到了拘留室。
  “就是这两个人。”
  张祥云瞅了瞅分别羁押在两个拘留室里的韩东磊和陈乐琪。
  “你先去忙吧,我再看看。”
  值班民警离开了。
  张祥云缓缓走进拘留室,大声说道:“就你们这两个小青年,胆子也忒大了!”
  韩东磊和陈乐琪坐在地上,怯生生地看着张祥云。
  张祥云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都给我站过来!听到没有!”
  韩东磊和陈乐琪怯生生地站起身,走到铁栏杆前。
  “时间有限,就几句话。你们和徐冰洋啥关系?”
  韩东磊愣了一下,立刻转忧为喜:“我们是朋友!乐琪,我就说冰洋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的!大叔,你……你和冰洋也是朋友?”
  张祥云皱起了眉头:“究竟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也不看看时间、地点……给你们带几句话,脑子聪明点儿,一定记住了!”
  韩东磊连连点头:“行,您说!您说!”
  “一会儿就要开始突击审讯,不管谁问到你,就说是从外地来到兴龙古镇旅游的,以前从来不认识徐冰洋,是在古镇相遇才成了朋友。你们只知道男的姓陈,女的姓王,别的一概不知!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
  “记住,能保守秘密才能获得自由,这也是你们自保的唯一方法!千万别说漏了嘴!”
  “记住了!记住了!”
  张祥云看了看陈乐琪:“你呢?说话呀!”
  陈乐琪连连点头:“我也记住了!”
  张祥云斜着眼睛看了看两个人。
  “审讯的时候机灵点儿!还有,永远都别说见过我,知道吗?”
  韩东磊笑了起来:“您放心,我们啥时候见过您呀?”


陶成业挂上电话走了过来。
  “书记,张县长已经答应了,他会想办法向里面传递我们的信息,待会儿我再问问事情的进展。”
  徐建辉轻轻点了点头,脸色略有缓和。
  赵长海说道:“案情本身并不复杂,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不过,因为死了一个党政干部,审讯结论最快也要等到明天上午才会形成,然后才是向县里面进行汇报。”
  徐建辉想了想:“既然是明天上午的事,那就不要再等了,你们先回去吧。”
  赵长海和李江涛站了起来。
  “好的,书记,您有事情随时给我们打电话。”
  赵长海、李江涛带着陶成业向门口走去,陶成业走在最后。
  徐建辉用手指了指陶成业,做了一个“留下”的手势。
  顾文君心领神会地追了上去。
  “老陶,你别走,书记还有话要问你。”
  徐建辉淡淡地说了一声:“坐。”
  顾文君和陶成业在徐建辉的对面坐了下来。
  “徐书记,您……还有什么吩咐?”
  孙赫又端了一杯茶过来,徐建辉接过茶杯,浅浅地喝了一口。
  “其实,文君很早以前就向我提过你,只是按我的风格,我一向都很少和投资开发商见面。”
  陶成业笑着回应道:“长州是投资开发的一片热土,来这儿投资的企业集团多了去了。您是管大事儿的人,本来就没多大必要和我们这种投资开发商见面的,要见也见不过来啊。”
  徐建辉问道:“听你的口音也不像长州本地人,来长州投资有多久了?”
  “四年前来到长州,注册了一个公司叫帝豪投资集团。”
  “听文君说,你是做地产开发的,在长州有什么具体项目吗?”
  “三年前在兴平区拿了一块地,开发了一个楼盘,叫江海湾。”
  “哦,江海湾?我倒是听说过这个楼盘。”
  陶成业略有些意外:“书记,您也知道这个项目?”
  “一个江景房小区嘛,号称高质低价,开盘几天,1800套房屋就销售一空,堪称长州地产界的销售奇迹啊。”
  陶成业的脸上笑开了花:“书记,这些年您高瞻远瞩,治理有方,才让长州的经济蓬勃发展。GDP上去了,老百姓兜里有钱,咱们这楼盘才卖得出去,这头功还得记在您头上才对!”
  徐建辉笑了笑,没说话。
  顾文君吩咐孙赫:“孙秘书,给陶总也倒杯茶来。”
  徐建辉问道:“你刚才说,临江县那边,你也在投资?”
  “考察过几次。这临江县虽说历来是个穷县,但这一届县委、县政府的领导还是有想法的,关键是得把临江县的旅游资源和文化资源发展、利用起来。”
  徐建辉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起来,这反而凸显了长州的薄弱之处。我一直打算把长州的文化和旅游事业提起来,可惜,就是没找到一个好的突破口和有代表性的形象工程。”
  “徐书记,以您的高瞻远瞩,这些东西迟早都会有的,一样都不会少!”
  手机铃响,陶成业一看来电显示,赶紧接通了电话。
  “情况怎么样?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明天上午还得赶紧说说审讯的结果,我这边儿才有个数儿……行,咱明天再聊。”
  陶成业挂上电话,不禁喜形于色。
  “徐书记,顾主任,张县长亲自出马,去拘留所见了人、传了信儿,让他们守口如瓶,打死也不能说出冰洋的身份!这样一来,咱们也算是有几分把握了!”
  顾文君高兴地望向徐建辉:“建辉,这下冰洋有救了!老陶,真是谢谢你啊!”
  整个晚上,徐建辉的脸上头一次露出了笑容。
  陶成业立刻又拿出了胜利者的姿态。
  “有什么谢不谢的!这都小事一桩嘛!顾主任,为保险起见,不管明天审讯结论如何,我建议冰洋都不要待在长州了,出去避避风头,等这事儿彻底平息了再回来不迟。”
  顾文君一听,不禁由喜转忧:“好像也是……可是,能去哪儿呢?”
  “依我看,最好别待在国内,去国外最稳当!”
  “去国外?”
  “当然了,可以去美国嘛!冰洋在美国留学四年,那个地方他多熟啊!”
  “可是……住哪儿呢?”
  “原来住哪儿还住哪儿啊。”
  “可我听冰洋说,他原来住的那个地方,房东要打算卖房子了。”
  “这样啊……”陶成业略一思索,“也好办!顾主任,我在洛杉矶有一家公司和一套房子,平时没怎么去打理。冰洋去了可以住我那儿,顺便就在我公司里上班。他不是学进出口贸易的吗?正好学以致用,积累工作经验,顺便也帮我打理公司了!”
  顾文君看了一眼徐建辉。
  “这……合适吗?”
  徐建辉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又不表态。
  “有什么不合适的?第一,规避了国内的风险;第二,可以学学怎么自力更生,怎么自己创业。您和书记也不用整天去为他操心,这不一举两得吗?”
  徐建辉淡淡地说道:“我和顾主任再商量商量吧。”
  “好的,书记。不过动作得快,最好是明天就动身,这事儿宜早不宜迟,就怕走漏风声。”
  徐建辉笑了笑:“还是谈刚才的话题吧,看起来,你在运作大型商业投资项目上,还是挺有心得体会的。那……有没有兴趣在大型的市政建设项目上,施展一下拳脚呢?”
  陶成业坐直了身体:“书记,只要您吩咐,那就是对我陶某人的信任!别说是大型项目,就算是小项目,我陶某人也在所不辞,全力以赴!”
  “既然这样,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市政建设项目。在临华区望龙门,国有东山殡仪馆和其下属的顶福天际陵园需要翻修和扩建,市里面给了他们300亩地,正缺一家有经验的合作单位去牵头开发。”
  陶成业愣了一下,勉强地笑了笑:“没问题,徐书记,您安排了,我明天就去现场考察。”
  “你也别急,民政行业对你来说,也是相对陌生的一个行业,过两天我让孙秘书带你去现场,熟悉一下相关规程,也好尽快进入角色。”
  “行,徐书记,我听您的安排。”
  徐建辉看了看表:“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就先到这儿吧。”
  顾文君吩咐孙赫:“孙秘书,送送陶总,可得把陶总送上车再走啊。”
  陶成业站起了身:“徐书记,顾主任,那我就不打扰了,有情况我再向您汇报。”
  徐建辉点了点头:“不管是冰洋的情况,还是东山那边的情况,你都可以来找孙秘书,他会向我转达你的信息和想法。”
  孙赫带着陶成业离开了。
  顾文君坐到了徐建辉的旁边,非常的不解。
  “我是真没看明白,老陶帮了咱们的大忙,论道理我们应该感谢人家。他是做地产开发的,你批给他两块地也不为过,为什么要把人家推到民政行业里边儿去呀?”
  徐建辉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上面漂浮的茶叶。
  “怎么?你觉得不妥?”
  “当然不妥了,虽说东山那边也有300亩地,可这和地产开发是两码事。一个是修房子,一个是修墓地!这哪儿跟哪儿呐!”
  “你不是一直都说这个人头脑灵活、兼容并蓄吗?他要真像你说的那么优秀,东山那300亩地就是他一展身手的大舞台,他会演给我们看的。”
  顾文君不禁嗔怪道:“你这哪是回报,完全就是考验!”
  徐建辉笑了笑,把茶杯轻轻放在了茶几上。
  “你说得没错,机遇和挑战总是并存的,他能经受考验,就有机会得到回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八章 书记的考验(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