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章 调虎离山(下)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10-12 点击数:130次 字数:

陶成业皱着眉,在车头前走了两个来回,拨打了徐冰洋的电话。

“冰洋,我是陶成业,你陶叔啊!”

“陶叔,是你呀,你怎么现在来找我?”

“你的事儿我都听说了,你说你这孩子,出来旅游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陶叔,一言难尽呀!你在哪儿?能不能救我出去?”

“我就是来救你的!我也在兴龙古镇,你现在在哪儿?”

“我们在露天停车场旁边的那片小树林里面,刚才警察还来过,这会儿好像已经走了。陶叔,你把车开到镇外面那条公路上,我们马上就出来……”

陶成业提高了嗓门儿。

“别别别!别出来!我跟你说,警察可没那么傻,你以为他真的就撤了?这样啊,你先在树林里面呆着,我马上开车过来,看看一路上什么情况,到了停车场再和你联系。”

“行,陶叔,你可得快点来啊。”


黄正华伫立在夜色中,抬手看了看表。

“时间到,准备出发。”

一辆别克SUV开了过来,马军拦下车,出示了证件。

“警察执行公务,你是干什么的?”

陶成业按下了车窗:“我是网约车,来这儿接单。”

黄正华走了上来。

“网约车?你用别克SUV做网约车,还能赚钱吗?”

陶成业笑了笑:“嗨,这都是二手车,便宜着呢!”

黄正华瞟了一眼车辆的牌照。

“你这长州的车,怎么跑到临江县来做业务?”

“顺风车啊!晚上我回长州,顺路就接了这个单。”

黄正华略微一思索。

“尽快接走乘客,我们还有公务要办,你去吧。”

“好勒,谢谢你啊,警察同志。”

马军看着离去的别克SUV,有些纳闷儿:“今儿晚上真有意思,网约车接二连三地来这儿接单。”

黄正华笑了笑:“前面第一辆吉利才是真正的网约车,很显然,这辆别克是来接应他们的。”

“那我们还进不进去?”

黄正华摇了摇头:“不用了,那辆别克已经看到我们,这一趟肯定不会接人出来,我们进去也没用。”

“但这辆车肯定还得出来。”

黄正华想了想:“我们继续往后退。马军,待会儿别克一出来,你带一辆车和两个人跟紧它,它到哪儿你就到哪儿,但尽量不要让他发觉。”

“是。”

“其余的人跟我在路口附近设伏,寻找新的隐蔽地点。走,上车。”


陶成业把车开到露天停车场,立刻拨打了徐冰洋的电话。

“冰洋,你还在不在?”

“陶叔,我看到有车进来,那是你的车吗?你等着,我们马上就来……”

“别出来!我在来的路上碰见警察了!这一出去我们全都得被抓!”

“啊!他们还真是引蛇出洞啊!那怎么办?”

陶成业想了想。

“这样啊,我出去把他们引开,尽量拖延时间。你们呢,从树林出来就往南走,一直走到镇外面的公路上再和我联系。记住啊,到时候你打我的电话,铃响三声就挂,我就知道你已经出去了!”

“行,陶叔,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一定得来啊!”

陶成业挂掉电话,发动汽车调头向出口开去。


徐冰洋把手机揣进兜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外面这路上真有警察,陶叔让我们出了树林往南走,到了镇外面的公路上再和他联系。”

韩东磊挠着头想了想:“不对吧,我记得……我们白天开车进来的时候,这停车场两边可全是农田,没路啊!”

徐冰洋咬了咬牙,发觉自己又想抽人了。

“现在哪儿还有现成的路!能出去就不错了!就算是沼泽地,爬也要爬出去!往南走,哪边儿是南?”

韩东磊用手一指:“这边儿是南!”

“我看不见。”

“得了,还是我走前面吧。都跟紧了啊,别掉队!”

四个人慢慢地走出了小树林。


陶成业驾驶着车朝这边开了过来。

黄正华带着两个民警截停了汽车。

陶成业停下车,探出头。

“哟,警察同志,是你们呐。”

黄正华看了看车里面。

“怎么,没接到乘客?”

“嗨,别提了,到了停车场,他说要改变上车地点。这不,又改到陈氏牌坊那边儿去了,我还得去那一头。”

黄正华笑了笑:“你可真够忙的。”

“那不是嘛,警察同志,你说做我们这行容易吗?”

“那你还不快去。”

“好勒,谢谢你啊,警察同志。”陶成业发动汽车,开了出去。

马军带着两个人,开着一辆车,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赵刚问道:“黄队,那我们怎么办?”

“向停车场前进,注意隐蔽行动,不要惊动犯罪嫌疑人。”


徐冰洋等四人深一脚浅一脚地摸黑走在农田里。

“我的天呐,这是他妈人走的路吗!”

“这本来就不是路,这还是旱田,没让你走水田就不错了!”

张子欣身体一歪,倒了下去。

“哎哟!”

徐冰洋惊出了一身冷汗。

“小点声儿!叫什么叫!被人发现就全完了!”

“我……我踩到水坑里了!”

“就是踩到粪坑里也得给我忍住!”

“那你拉我一把。”

徐冰洋伸出手把张子欣拉了起来。

“就你事儿多。”


陶成业把车开到陈氏牌坊停了下来,按下车窗,拿出一支烟,悠闲地抽了起来。

马军把车停在了距离陶成业约50米的地方。

陶成业抽完了一支烟,又拿出第二支香烟抽了起来。

马军犯起了嘀咕:“这小子搞什么名堂?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小张,你跟我出去看看。”

马军带着小张走到陶成业的别克车旁边,敲了敲车窗。

陶成业扭头一看,把手中的香烟扔到了一边。

“哟,警察同志,你们也在这儿啊。”

“你别管我们在哪儿,我们是在执行巡逻任务。我问你,你不是在停车场接单吗,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

“嗨,是乘客修改了上车地点,他说要在这儿上车,这不,我又过来了。”

“你等的时间不短了吧,就打算一直这么等下去?”

陶成业摇了摇头:“那怎么行!我已经回了他了,最多再等十分钟,他不来我就走!警察同志,你说这不是折腾人吗?”

马军冷笑了一声:“你耐性真够好的。”

陶成业笑了笑:“没办法,还不是为了挣钱养家嘛,不然,谁来受这份儿气啊。”

马军笑了笑,没说什么,带着小张离开了。

手机“嗡嗡”地振动了三下,陶成业看了看来电号码。

“终于可以出发了。”陶成业深吸了一口气,发动汽车,朝着镇外公路的方向开了过去。

马军转过身,看着离去的别克SUV,迅速拿起了对讲机。

“黄队,别克SUV向镇外公路的方向开走了!”

“他接到乘客了吗?”

“没有,只有他一个人。”

“跟上去,看看他做什么,千万别跟丢了!”


徐冰洋等四人焦急地站在公路边。

 “车来了!车来了!” 张子欣用手指着驶来的汽车大叫起来。

“看清楚了,是不是这辆车啊?”

徐冰洋瞪大眼睛盯着越开越近的车辆,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这哪里是车,分明就是诺亚方舟啊!

“没错!长州的牌照,是来接我们的车!”

吱的一声,别克SUV停在了四人的身边。

“快!快上车!”


“马军!马军!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马军拿起了对讲机。

“别克刚刚在公路边接走了几个人,我们正在实施追踪。”

“接走的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跟上别克!千万别放走它!”

“明白!我们正全力追击!”

马军放下对讲机,大喊了一声。

“开警灯,鸣警笛!命令前车停下接受检查!”

一个民警拿起了呼叫器。

“前面的车听着!停车靠边,接受检查!”

 “我再重复一遍,停车靠边,接受检查!”


别克SUV载着一群惊慌失措的人向前疾驶着。

“怎么办?他们追上来了!”

“他们有追踪器吗?来得也太快了吧!”

“陶叔,加速呀!不能让他们追上!”

陶成业的眼睛紧紧盯着前方。

“快给赵局打电话,问问他到哪儿了!”


徐建辉依旧阴沉着脸,顾文君依旧是一脸的焦虑。

赵长海在电视机的前面来回踱着步子,时不时地拿起手机看看时间。

孙赫看了看徐建辉的表情,轻声说道:“书记,这茶都凉了,换一杯吧?”

徐建辉没说话,缓缓摇了摇头。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寂静中的铃声听起来就像是一声炸雷。

赵长海忙不迭地接听了电话:“喂,冰洋!”

“赵局,你什么时候来啊!”

“李局带人出发有四十分钟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见到陶成业了吗?”

“我们已经和陶叔汇合了,正在回长州的路上!后面有警察在追我们!赵局,你快来啊!”

“别慌!冰洋,你听我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千万别停车!告诉陶成业,坚持十分钟!李局一定能和你们汇合!”

赵长海挂掉电话,立刻拨打了李江涛的手机。

“江涛,你们到哪儿了?还有多久到兴龙古镇?”

“我们距离兴龙古镇还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必须加速!徐冰洋就在你前面十分钟的地方!当地警方正在围追堵截,这个时候绝不能功归一溃!必须要抢在前头!”

“明白!我们正在加速前进!”

顾文君神情紧张地走了过来,一张脸已无血色。

“长海,冰洋他怎么样了?不会有事吧?”

赵长海深吸了一口气。

“顾主任,您别急,他们已经和陶成业汇合了,正在回长州的路上,李江涛马上就能和他们碰头,您放心,不会有事儿的。”


黄正华看了看汽车仪表盘的数字。

“时速都超过100了,竟然还看不到前面的车,都开始玩儿命了!”

“黄队,这路又破又窄,很难加速啊,这样追下去不是个办法。前面就是丰收水库,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要不要让他们设置路障?”

“好主意!马上通知丰收水库值班室,叫他们立刻设置路障!不管用什么东西,必须拦住前面的车!”


陶成业的眼睛紧盯着前方,大声问道:“他怎么说?”

“李局已经带着人过来了,赵局让我们再坚持十分钟!”

“十分钟?那还好办!”

徐冰洋转头看了看后面的警车。

“陶叔,你可千万别让他们超过去呀!”

陶成业笑了笑:“就这条破路,他还想超车?没门儿!”

徐冰洋大喊了一声:“小心!有路障!”

汽车吱的一声,在路障前刹住了车。

张子欣惊呼起来:“啊?谁把路给拦住了!”

韩东磊瞪大了眼睛:“有没有搞错!居然还有路障!”

徐冰洋大喊道:“还愣着干什么?下车搬东西!”

陶成业、徐冰洋和韩东磊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陈乐琪看了看车的后方,大喊道:“警察追上来了!快上来!”

三人将路障推到一边,快步钻进了车。

陶成业刚刚启动汽车,后面的警车便呼啸着追了上来,停在了别克SUV的前面。

陶成业脸色苍白,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这下完了!”

马军带着两个民警下了车,径直走到别克SUV的面前,用手指着车里的陶成业。

“你耳朵聋了!叫你停车靠边,接受检查!你他妈跑什么跑!”

陶成业面无表情地看着车头的前方,徐冰洋神情紧张地望着车外的三个警察,韩东磊低着头,两手紧紧抓住座位的皮垫,张子欣和陈乐琪抱在一起,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还待在里面干什么?赶快出来!”马军重重一拳砸在车头上,“听到没有?给我下车!”

陶成业轻声说道:“听我说,都别慌,不管警察怎么样,都不能下车!记住啊!”

吱的一声,又一辆警车追了上来,停在了别克SUV的后面。

黄正华和几个民警下了车,走到别克SUV的前面,看了看车里面的几个人。

“不多不少,刚好四个小青年,终于一网打尽了……还待在里面干什么?能在车里面躲一辈子吗?”

陶成业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手表。

黄正华冷笑了一声:“还在看表?怎么,等着有人来救你们?你要搞清楚,这是在临江县,不是在长州!”

陶成业看了黄正华一眼,没吱声。

黄正华把头靠近驾驶座左边的玻璃窗。

“我告诉你,如果你拒绝下车接受检查,我可以叫拖车,把你们连人带车一起拉回临江县,也可以砸开车玻璃,把你们拖出来!”

黄正华站直了身体。

“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如果还不出来,我就命令砸车拘人!”

车里面的人就像是冰库里的冻肉,一动不动。

十秒钟转瞬即过,黄正华抬手看了看表。

“时间到,动手!”

又是吱的一声,五辆车疾驶而来,在距离黄正华等人约2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李江涛带着二十个便衣警察下了车,朝着黄正华等人围了过来。

黄正华惊异地看了看李江涛等人,迎了上去。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李江涛似笑非笑地看着黄正华:“你也没说你是谁啊。”

黄正华盯着李江涛的眼睛,掏出证件在李江涛面前一晃。

“临江县公安分局刑警队队长黄正华,我们在执行公务,我警告你,不要妨碍警察办案!”

李江涛冷冷地回应道:“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李江涛。”

“哦?一个系统的……”黄正华扫视了一下李江涛背后的人,“……那请问李局长,他们为什么不穿警服?”

李江涛笑了笑:“情况特殊嘛!而且时间又紧急。”

黄正华扭头看了看身后别克车里面的几个人,也笑了笑。

“特殊?不会是为了这几个人吧?”

“黄队长好眼力啊!弟兄们正是为此而来。”

黄正华正色说道:“这里是兴龙古镇,是在临江县警方的管辖范围以内,李局长不会不清楚这一点吧?更何况,李局知道这几个人都干了什么吗?”

“坦率地说,还真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按上级指示,必须得把这几个人带回长州,黄队能行个方便吗?”

“那真是难为李局了,接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李江涛眯起了眼睛。

“怎么,黄队不愿意行此方便?”

黄正华依旧是一副严肃的表情。

“这几个人涉嫌参与一件性质严重的刑事案件,并且还有司机和车辆配合进行逃窜!必须由我们押回临江县公安分局,进行下一步的侦办!”

“可据我们所知,这几个小青年来到兴龙古镇只是为了旅游,不是预谋犯罪吧?就算犯了什么事儿,那也是突发事件!”

黄正华冷笑了一下:“突发事件?如果事情真像李局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哦?难道很复杂?”

黄正华正色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在这起事件当中有人死亡,死的还是兴龙古镇的镇长!李局还会认为这事儿简单吗?”

李江涛脸色一变,将头扭到一边,思索片刻才将头转了回来。

“那也是突发事件!黄队长是个好警察,不需要人来教你怎么办案,可此事的确比较特殊,我还是想说说我的想法和建议。”

黄正华冷冷地看着李江涛:“李局有何赐教?”

“此事发生后,这几个小青年慌乱之中想回到长州,你们在身后紧紧追赶,一直追到长州的地界,被我们长州警方抓获。在经过初步审讯之后,我们再将犯罪嫌疑人交还给了临江县警方。

怎么样,说得过去吧?”

黄正华不禁笑了起来:“佩服啊!李局不愧为睿智之人!不过,在经过你们的审讯之后,这起事件的性质,一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了吧?”

“至于此事如何发展,自有比我们更为高层的领导去思考,黄队又何必为此操心呢。”

黄正华正色说道:“不好意思,李局长,我还是坚持认为,此事应该交由我们临江县警方来处理更为合理。”

李江涛叹了一口气:“黄队长既然不看僧面,也不看佛面,那就只能看形势了。”

黄正华愣了一下:“形势?什么形势?”

李江涛往前走了两步,目光如刀锋一般的锐利。

“形势就是—我们人更多!”

黄正华又惊又怒:“李局长,你应该清楚,你这样做的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

“清楚!我当然清楚!”李江涛把头靠近黄正华,“可是我更清楚,如果今天不能把人带回长州,弟兄们就得一辈子身穿便服,再也不能穿回警服了!”

李江涛笑着退后了一步。

“黄队长,你现在清楚我们的处境了吗?”

“那……你想怎么样?”

李江涛想了想:“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人,我们带走两个,你们留下两个,这样大家都能有个交代,也不用再彼此为难对方,如何?”

黄正华看着李江涛的眼睛,思索了片刻。

“好!”

“走之前,我想和他们说几句话,可以吗?”

黄正华点了点头。

李江涛走到别克的驾驶座前,看了看车里面的几个人。

“怎么样?有人受伤吗?”

陶成业一时激动难耐:“都好着呢,李局,可算盼着你了!”

李江涛把目光投向了徐冰洋。

“冰洋,你下车,我有话跟你说。”

徐冰洋下了车,和李江涛走到公路的另一边。

李江涛压低了声音:“就今天这情况,我们只能带走两个人,你自己再挑一个女的。”

徐冰洋傻傻地问道:“为……为什么不能挑男的?”

“你傻啊,留下两个女的给对方,拉回去一审什么都招了!你告诉他们,嘴必须得严,绝不能供出你的身份!回头再想办法!”

“哦,知道了。”

徐冰洋走到车门旁边,目光缓缓从张子欣、韩东磊和陈乐琪的脸上扫过。

“子欣,你下车。”

张子欣下了车,紧紧挽住徐冰洋的胳膊。

徐冰洋一脸歉意地看着韩东磊和陈乐琪。

“李局说了,今天只能回去两个人,东磊、乐琪,你们……得留下……”

陈乐琪禁不住泪流满面:“我不想留下来!我要跟你们走……”

韩东磊也慌了起来:“冰洋,你……你要抛弃我们?”

徐冰洋难过地摇了摇头。

“不是我要抛弃你们,今天真的只能回去两个人!相信我,回去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们的!还有,千万别供出我是谁!只有保住我,我才有机会救你们出去!记住啊!”

徐冰洋挽着张子欣走到了长州警方的一边,那一瞬间,感觉就像跨过楚河,回到了汗界。

李江涛对着陶成业一招手。

“老陶,你过来。”

黄正华有些不满:“这个司机你也要带走?”

李江涛笑了笑:“嗨,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司机,只负责开车,他连发生什么事儿都不知道,你带他回去也没什么用!”

陶成业快步走了过来。

李江涛钻进汽车,五辆车调转车头,向着长州的方向开走了。

马军走到黄正华的身边,有些发懵。

“黄队,就……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黄正华不但心情很不爽,甚至感觉连呼吸都不畅。

“不然还能怎么样?就今天这形势,我们挡得住吗?”

赵刚走了过来。

“黄队说得没错,我们两辆车,六个人,人家五辆车,二十个人!而且我仔细观察过了,他们当中至少有五个人兜里揣着枪!真要动起手来,我们会吃大亏的!”

黄正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市局副局长亲自带队抢人,这几个小青年的背景不简单呐。这伙人接到的是死命令,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他们是一定会拼命的!能留下两个人,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马军问道:“不过,背景最硬的肯定被接走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黄正华想了想:“先把人押回去,我再想想怎么向县里面汇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七章 调虎离山(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