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章 调虎离山(上)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10-11 点击数:141次 字数:

停车场并不大,几个民警分散开来,那辆醒目的奥迪Q7很快便现了身。

黄正华看了看汽车。

“长州的牌照……这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的交通工具。”

不远处传来汽车驶来的声音,一辆“吉利”汽车开到停车场边缘,停了下来。

黄正华带着几个民警走了过去。

“警察执行公务,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开网约车的,来这儿接单。”

“什么时候接的单?乘客说去哪儿?”

“五分钟前吧,去长州。”

“你们约定的上车地点在哪儿?”

“他说就在停车场。”

黄正华皱了皱眉:“这么晚了去长州?这可是长途,你回来是要返空的!”

“人家出了三倍的价钱,返空也不怕啊!”

黄正华想了想:“今晚这一单取消,你回去吧。”

网约车离开了。

马军有些不解:“黄队,不把那车扣下来?”

黄正华摇了摇头:“很显然,犯罪嫌疑人比我们先到此处,然后再叫了网约车。看到我们来到停车场,又赶紧躲了起来,扣留那辆网约车没有意义。”

“他们会不会又跑远了?”

“不会!外地游客人生地不熟,根本不知道另外的路,何况还是晚上……他们一定躲在附近什么地方!”

“以我们现在的人手,很难展开拉网式搜索,要不要把镇里面的人手叫出来?”

黄正华还是摇了摇头:“不行,镇里面还没有反馈搜索的消息,证明搜索工作还在进行。”

黄正华环视了一下四周。

“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待在这个地方起不了作用,得把他们引出来!这样,把车开离停车场300米,然后隐蔽起来,让他们以为我们已经撤走了。”


小树林里竟然连一丝风都没有,只有迎面扑来的阵阵热浪和萦绕耳边,不绝于耳的嗡嗡蚊虫声。

紧张、疲劳、饥渴也开始交替袭来,算算时间,距离那个镇长倒下还不到一个小时,可徐冰洋却觉得,好像已经在地狱门口徘徊了一整夜,他发现自己的腰、背还有大腿,酸痛感已经越来越强烈,他有些撑不住了。

徐冰洋下意识地望向天空,抬头却是一片漆黑,密密的枝叶遮蔽了月亮和所有的星星,就连祈祷都找不到可以倾述的对象。

负罪感和愧疚感开始涌了出来,如果没有选择古院投宿,如果自己当时冷静一点儿,如果只是扇他一巴掌而不是踹那一脚,那个多管闲事的镇长就不会倒在血泊里面……可现在,已经没有如果了。

徐冰洋发觉自己这辈子从未这么窝囊过,烦躁和愤怒逐渐压过了负罪和愧疚,他很想昂首挺胸地走出去,对着那几个警察大喊一声,我爸就是徐建辉,你们能拿我怎么样!可最基本的道德观念和法律观念提醒他,这样做无疑是极其荒唐、而且愚蠢的。

 “冰洋,我们叫的车被他们赶走了!”

“完了!唯一的希望啊……”

“没有车,我们会困死在这里的!”

“诶,你们看,警车怎么也走了?”

“那我们能不能再叫一辆车啊?”

“要不,我们走出去,到镇外面再叫车吧。”

徐冰洋摇了摇头:“不对,警察肯定没走!他们见着那辆吉利就知道是我们在叫车。”

“那他们为什么要离开呀?”

心情烦躁的徐冰洋扬起手臂,很想一巴掌扇在这个提问者的脸上。

“这叫引蛇出洞!只要我们一露头,就会被他们抓住!”

“那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待在这儿吧?天一亮,我们就全暴露了!”

“实在不行,就只能叫外援了……”徐冰洋掏出了手机,“妈……”


顾文君放下手中的杂志,拿起旁边的手机。

“儿子,在古镇玩儿得怎么样啊?怎么这时候给妈打电话?”

“妈,我现在出了点事儿,您得帮帮我!”

“怎么了,儿子,你不会是又在外面闯祸了吧?”

“我们在古院留宿,那个古镇的镇长不让我们住,还说要抓我们去派出所,我和他吵了起来,他先动的手!后来……后来他受了一点伤……”

坐在沙发上的顾文君挺直了身体。

“啊?你……你打伤了人?还是镇长!”

“我都说了,是他先动的手!现在警察到处在找我们!妈,你赶紧找人来接我们出去!”

“你这孩子,能不能别给妈添乱呐!现在连警察都惹上了,那边可不是长州啊!你让妈上哪儿找人去!”

“让赵局来啊!他是警察,一定有办法的!还有,你千万别告诉我爸啊!”

“不告诉你爸怎么行?妈又不能调动警察!你真是气死我了!”

顾文君挂掉电话,心烦意乱地把手机扔在沙发上。

孙赫还在埋头整理着资料,徐建辉走了过来。

“还有多久?”

“快了,书记,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全部完成。”

“抓紧时间。”

顾文君心怀忐忑地走了过来。

“建辉……有点事儿跟你说。冰洋他……他在外面……出事儿了……”


张祥云和陶成业并肩从县政府的办公楼里走了出来。

“老陶,这天都黑了,非得今晚上走啊?”

“没办法,我助理来电话了,说公司有些突发情况,我得回去处理。”

“那行,我就不留你了。不过,那几块地你得赶紧拿下啊。”

“这我知道,影视城这项目,粗略估算投资也得上十个亿,你总得让我做做可行性研究吧。”

张祥云大笑了几声:“也是!也是!大项目才有大前景,大前景才能孕育大未来!老陶,咱临江县的未来可得靠你啰!”

“瞧你说的!咱们呐,和临江县一起发展!”


徐建辉铁青着脸,背负着双手在客厅里走了几个来回。

“混账东西!一出门就闯祸!除了闯祸他还能干什么!”

“他只说和朋友出去玩儿几天,我也不知道会搞成这样啊!”

“你也有责任!自古慈母多败子!你看你,把他宠成什么样子了?还和人家镇长干上了!”

顾文君哀求道:“你就少说两句吧!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把他接回来!”

“接什么接!让他自生自灭!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

孙赫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适时地走了过来。

“书记,您先别生气,听刚才顾主任的叙述,那镇长受了伤,连警察都出动了,估计这事儿小不了。建议还是先把人接回来吧,就怕在那边呆久了,有些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徐建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铁青着脸没说话。

孙赫向前走了两步,掏出手机,握在了手上。

“书记,您看……要不要给赵局打个电话?”

徐建辉想了想,淡淡地说道:“通知赵长海和李江涛,火速来市委一号楼!”


两辆警车在驶离停车场约300米后,在夜色中停了下来。

赵刚拿着手机,从后面一辆警车上跑了过来。

“黄队,镇派出所刚刚反馈的信息,经过搜索,在镇上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踪迹。”

“那说明犯罪嫌疑人就在我们这一条线上。”黄正华略微一思索,“听我的部署,关掉车灯,原地停留十分钟,然后分成两个小组,从左右两侧向停车场靠拢。动作一定要隐蔽,要让犯罪嫌疑人首先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


赵长海和李江涛赶到市委一号楼的时候,徐建辉暴怒的心绪似乎已经平复了不少,至少能做到面无表情地述说事情的原委。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说说看,怎么把人接回来?”

赵长海和李江涛对视了一眼。

“临江县?嘉州的地界儿?嘉州本来就看我们不顺眼,人真要落在他们手里,要协调起来是够麻烦的。”

顾文君叹了一口气:“虽说你徐书记也是省委的副书记,可这种事情他也不方便直接出面干预呀,只能找你们来商量。”

赵长海自言自语道:“临江县距离长州两个小时的车程,就算开得快也要一个多小时……”

顾文君急了起来:“那还不赶紧派人!晚了就来不及了!”

赵长海摆了摆手:“顾主任,您别急,人可以马上就派,但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那你快说呀!”

“书记,顾主任,冰洋和他那几个朋友都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没什么社会经验,遇到这种突发事件,恐怕很难找到最合理的解决方式,我担心……我们还没赶到现场,他们就已经落网了!”

徐建辉斜着眼睛看了赵长海一眼:“那你说该怎么办?”

“当务之急,是首先要确保他们在当地的安全,他们必须要想办法安顿好、隐蔽好,才能撑到我们的人到达现场,接走他们。而这些,恰恰就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赵长海往前走了一步。

“书记,我知道有一个人,他有能力可以在现场保护好冰洋他们。按道理说,这种事情不应该让他参与进来,可如今事态紧急,我必须得借助他的力量。”

徐建辉把头转到一边,抬起手臂做了个“退后”的手势。

赵长海迅速走到客厅的另一边,掏出了手机。

“喂,老陶?”


陶成业刚把汽车的钥匙摸出来,手机屏幕上就跳出了赵长海的来电号码。

“赵局,这么晚找我,想让我陪你喝两杯啊?”

“老陶,你今天是不是在临江县搞商务考察?”

“对啊。”

“你还在不在兴龙古镇?”

“还在呢,正准备回长州,怎么了?”

“你听我说,徐冰洋和他几个朋友现在也在兴龙古镇,和古镇的镇长发生了一点摩擦,当地警方正在全力搜索、追捕他们!情况很紧急,我已经派人火速赶往现场去接他们了。”

陶成业差点儿没把车钥匙掉在地上。

“啊,有这回事儿!这孩子也太能闯祸了!”

“老陶,我希望你能在现场做好接应工作,如果能找到他们,冲出包围圈,那是最好。如果不能冲出来,那一定得把他们隐蔽好,绝不能让当地警方给抓走!你应该清楚这里面的重要性!”

“这我知道,我一定尽全力!”

“记住,务必坚持一个小时!直到我们的人到达现场!”


赵长海挂掉电话,走到徐建辉的面前。

“书记,已经在当地安排了人做好接应工作,我们立刻出发,前往临江县。”

赵长海说完,和李江涛转身欲走,徐建辉叫了一声。

“等一等。”

赵长海和李江涛转过了身。

“书记,还有什么吩咐?”

徐建辉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两个人。

“长海,你是局里面的一把手,这种事情你先不要露面,让江涛去吧。”

李江涛啪的一个立正。

“好的,书记。”

徐建辉从沙发上站起来,缓缓地走到李江涛的面前。

“江涛啊,此去任务艰巨,意义重大,你……有把握吗?”

“请书记放心,李江涛一定不辱使命!”

徐建辉厉声说道:“如果我看不到徐冰洋,你,还有你下面的人,都脱了警服来见我!”

“是!书记!”

李江涛大步走到门边,赵长海追了过去。

“江涛,等一等。”

李江涛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赵长海。

“务必在一个小时内赶到现场,时间太长,我怕他们撑不住。”

“我知道。”

赵长海一字一句地说道:“还有,多带人,多带枪!在别人的地盘儿,必须占据压倒性的优势,你才有谈判的资格!”

李江涛看着赵长海,点了点头,拉开门,疾步走了出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七章 调虎离山(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