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章
本章来自《漂泊与安定》 作者:段衡吉
发表时间:2020-10-10 点击数:152次 字数:

简盛富总是躲躲藏藏,王保长无奈只得另外寻人做了甲长,但征壮丁的名额依然无法完成。村民们总是做着猫捉老鼠的游戏,有时来不及躲避被抓住的也有,他们被直接拖到镇上。许多的壮丁在那集合,他们被锁链拴着,宛如即将被贩卖的牲畜。

终于某一天上面来了命令,“停止征兵!”。战争的事情似乎有了结果,共军正秋风扫落叶般席卷大地,国军正一路往南撤退,败局已不可避免。要变天了,要改朝换代了,民国在这块大陆上的短短几十年即将结束。

 “这共产党来了对我们应该没什么影响,我们是农民,共产党对农民好。”

“说的也是……不行,得把你爹的那两封信烧掉,你爹可是国民党的兵。”王淑华担心地说道。

“有这么严重吗?我爹是我爹,我们是我们,况且我爹都几年没消息了。”简泽业说道。

“还是小心点为好。快去把那两封信烧掉吧,快去呀!”王淑华催促道。

简泽业从床底翻出那两封信,又看了一遍,父亲挑箩筐出门时的依依不舍,战壕中打枪时的坚毅,逃难时的慌乱都一一在他眼前出现。他走到灶台边,里面还有暗红的余火,他依依不舍地把信丢到了灶火中,燃成了灰烬。

共产党接管常宁后开始清剿土匪反革命。走投无路的土匪开始到处乱串,村民们晚上总是提心吊胆,外面有个风吹草动都吓的半死,要是那股土匪半夜摸过来,做出什么歹事也是有可能的。好在这山足够广大,加之共产党剿匪力度大,所以村民们暂且无事。

很快王保长倒霉的日子来了,他是大早上被人从床上拖下来的,随即连同家眷被带到了高桥村早已搭好的台子上。前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持枪的人将群众与台子隔开。审判他的时候,队长要群众积极揭发他剥削、迫害群众的罪行。一农妇站上台来大喊道:“我要揭发他,他几年前打死了我的丈夫……”

“你个恶毒的妇人,明明是你丈夫抢我家的粮食,还伤人,才失手打死他的。”王保长耷拉着脑袋低声地说道。

“抢粮食就能杀人了?杀人偿命,况且你的粮食那都是剥削劳苦农民的,今天就要把这笔帐一起算清。还有其他人要揭发他的罪行的吗?”队长站在台上说道。这时人群骚动起来,大家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审判他的队长见没人站出来揭发,便开口说道:“你们不要怕,我们就是来替你们做主的,有冤的伸冤,有苦的诉苦,打倒地主恶霸就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们了!”

简盛富站在下面看着女儿简泽莲在台上被看押着,便心急如焚。他明白此时女儿必须要跟王保长划清关系,免得遭到牵连。简盛富犹豫了一会,便站了出来,高声说道:“我要揭发!”他走到台上用手指着王保长说:“就是这个地主恶霸,在灾荒年间,囤积粮食,高价牟利,借一斗要还一石,这还不肯借,还要搭上我的女儿,我们那时没有办法,不借就只有饿死,在他的威逼利诱下不得不把女儿送进了他家,才算保住了一家子的性命。他这是……仗势欺人!”台下又是一阵叽叽喳喳的骚动,队长走上台前招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转过头对简盛富说道:“你女儿是哪位?请她给大家讲讲这地主恶霸是怎么欺压她的。”简盛富走过去拉起简泽莲的手往台前来,站定后他催促着简泽莲,“快说啊!”简泽莲看了看台下,缓缓开口说道,“他强迫我嫁给他,他…强奸我..折磨我,他是魔鬼!但他也是我丈夫,一日夫妻百日恩,望政府能饶他不死。”简盛富一听不对劲忙制住她,“说什么呢,别瞎说!”一旁的王保长听后笑了起来,“还算有点良心,简盛富!你女儿比你强,你就是个畜生!”队长见状忙打断他,高声对台下说道:“这伪保长是高桥村的第一大地主,第一大恶霸,还有人命在身,大家说杀不杀?”“杀!杀!杀!”台下群情激愤。“好,拖下去,毙了!”队长命令道。随后王保长被带到了高桥的桥洞下,一个士兵对着他的胸口连开了三枪,“砰!砰!砰!”,王保长应声倒地,河床的石头上流下一滩乌血。

王保长被枪毙后其家产和田产都被查封了,妻妾儿女也都受到了审查。简泽莲被查出没有欺压百姓的行为,过门之前又是贫苦出身,加之又是因为饥荒迫不得已去的王保长家,便放回到下凹了,但因嫁入王保长家已有三年,还是被定了个地主的身份。这之后她便沉默寡言,父母给她介绍的亲事也提不起兴趣,再后来干脆独自住到山间的一间茅屋里面,烧香拜佛起来,并自称茅屋为“静心庵”。

简泽业想到下凹看望一下简泽莲,便对王淑华说:“泽莲这次打击不小,我想去看看她。”王淑华告诉他:“她是地主老婆,还是不看的好,小心惹得一身骚。”简泽业听到这话后有些不愉快,“她也是无奈才嫁给地主的,况且她只是个小妾,甚至都算不上老婆。”王淑华听后语气更加激烈了,“你想去就去吧!我不拦着你,毕竟你们以前也好过!”这是王淑华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简泽业说话。简泽业气急败坏地说道:“不和你说了,她好歹也是个远房亲戚,况且她们家也帮过我,去看看是应该的。”说完夺门而去。

这次简泽莲没有躲着他。她坐在凳子上,头发有些蓬乱,眼睛呆滞地望着前方,像丢了魂一样。

“泽莲,还好吗?”简泽业低声问道。

简泽莲并不看他,过了些许时间后答道:“丈夫死了,家被抄了,自己也被定成地主了,能好吗?”

“那王保长也不是什么好人,没了他也算是一种解脱。”

“说的好听,我这辈子算是毁了。”

“怎么会呢,你还可以重新嫁人。”

这时简泽华走了过来,走到简泽业跟前厉声说道:“你别假慈悲了,我妹妹嫁不嫁人不管你的事。你就是来看我们家笑话的,别忘了你也不是什么好出身,你爹可是国民党的兵,那是反革命。”

简泽业被这说法吓得打了一哆嗦,“你可别瞎说!”

“我没有瞎说,你爹可是写过信来的,那就是证据。”

“泽华,你不要害我!你是不是把信藏起来了?”

“我可没说是我藏的,但事实就是这样,你好自为之吧。”

从下凹回来后简泽业一直处在提心吊胆中,头上像悬了一把刀,随时要落下。


  
上一章: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段衡吉
对《第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