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元月 10
本章来自《不堪回首》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20-10-10 点击数:170次 字数:

10

   

【第四场】
(龙象乾行装带伞急上。)
龙象乾  (唱)     三年苦读衡山上,

             谁知道风波起吴江。

             武宏贼他把父势仗,

             侵夺民田压一方。

             征发铜铁且不讲,

             还抢劫我妻萧慧娘!

             行装未卸察院往,

(龙象乾撑伞。)
龙象乾  (唱)     怕什么春深风雨狂!

(龙象乾舞伞下。)
【第五场】
(苏州察院大堂。内击鼓声。)
众人   (内同白)   升堂!

(侍卫、书吏、差役、武存厚同上。苏鸾仙捧尚方剑拥谢瑶环同上。)
谢瑶环  (念)     洛阳宫里一寒梅,且作江南御史台。由他暴雨飘风紧,自有光天化日来。

武存厚  (白)     苏州知府武存厚谨参。

谢瑶环  (白)     武大人请坐。

(武存厚坐右侧公案。)
谢瑶环  (白)     带击鼓人上堂!

武存厚  (白)     带击鼓人上堂!

(差役引袁行健、武宏、蔡少炳、王椒同上。袁行健跪。)
袁行健  (白)     阮华叩见大人。

(武宏昂然拱手。)
武宏   (白)     谢巡按请了。

谢瑶环  (白)     见了本院,为何不跪?

武宏   (白)     你去打听打听我是谁?

(武存厚低声。)
武存厚  (白)     启大人:这位乃是武梁王三公子武宏。

谢瑶环  (白)     既是梁王公子,坐着讲话。

(衙役在右侧设便椅。)
蔡少炳  (白)     哼!还有我呢。

武存厚  (白)     这位是御史中丞来大人的异父兄弟蔡少炳。

(谢瑶环想。)
谢瑶环  (白)     站立一旁。

蔡少炳  (白)     回头叫你知道我们的厉害。

(武宏坐下,向袁行健。)
武宏   (白)     小子呃,你看怎么样?

(袁行健气愤。)
袁行健  (白)     请问大人:这“公堂平似水”?

谢瑶环  (白)     “王法大如天”!

袁行健  (白)     既是王法如天,哪有原告下跪,被告高坐堂上之理?

谢瑶环  (白)     你们谁是原告?

武宏   (白)     我是原告。

袁行健  (白)     我是原告。

谢瑶环  (白)     武公子既是原告,你告他什么呢?

武宏   (白)     我告这小子辱骂朝廷大臣公子,简直要造反了。

谢瑶环  (白)     他是怎样辱骂公子的呢?

武宏   (白)     这个——他说——他说——

袁行健  (白)     我说:他既是朝廷大臣之子,就该知法度、明礼义,怎么倚仗父势,横行三吴,调戏民女,败坏风俗,损害朝廷威信?

谢瑶环  (白)     他可是这么说的么?

武宏   (白)     唔,倒还差不离。

谢瑶环  (白)     这样说来,阮华也不过辞严义正,规劝于你,怎说是“辱骂朝廷大臣公子”?他既然看重朝廷的法度、威信,怎说是要造反呢?

             阮华起来讲话。

袁行健  (白)     谢大人。

(袁行健起立。)
谢瑶环  (白)     阮华,你既也是原告,你告武公子什么?就是强抢民女一款么?

袁行健  (白)     大人容禀,武公子强抢民女,已干法纪;阮华还访得他自到苏州,侵夺农民永业田,达二千余亩,使失地百姓流离道路;他又借口在苏州建造“颂德天枢”,铜铁不足,征用民间农具,害得农民不能耕种,相率逃往太湖;他又与蔡少炳互相勾结,欺压良善,奸占妇女,苏州人有几句话:“武宏似虎,少炳如狼,良民远避,少女逃亡。”他们倚仗父兄势力,无恶不作,苏州百姓有冤难诉,有苦难伸,望大人详查明断。

谢瑶环  (白)     阮华,你告武公子各款,情节重大,如有虚言,定予重究。

武存厚  (白)     是啊,所告之事若无实据,岂能容得?

袁行健  (白)     阮华所告之事句句实情,三吴百姓都可作证。

谢瑶环  (白)     武公子、蔡少炳,你们有什么说的?

武宏   (白)     这小子一派胡言,谢巡按对付这些刁民,就得拿出点威风杀气,别跟他们啰嗦,你越跟他们啰嗦,他们胆子越大了,就越加无法无天了。

袁行健  (白)     呸!无法无天的正是武公子自己。

谢瑶环  (白)     唔!武公子,这阮华告你府侵占农民永业田二千余亩,可有此事?

武宏   (白)     唔,事情是有的,可都是咱们家买来的。

王椒   (白)     是啊,是咱们家买来的。

谢瑶环  (白)     这百姓的永业田不是不准买卖的么?

武宏   (白)     瞧你多不懂市面,现在买卖的可多着哩。

蔡少炳  (白)     我们家就偏爱买永业田。

谢瑶环  (白)     这二千余亩你花了多少银子?

武宏   (白)     王椒,花了多少?

王椒   (白)     大约花了一二百两吧。

谢瑶环  (白)     一二百两银子就买人家二千余亩永业田么?

蔡少炳  (白)     还有人一个子儿也不要,把田契贴在我们府门口,举家逃走的哩。

谢瑶环  (白)     啊,把田契贴在府门口举家逃走了?

王椒   (白)     是啊。

谢瑶环  (白)     如此说来,他们倒踊跃得很。

武宏   (白)     踊跃是踊跃,只是没人给我种地。

谢瑶环  (白)     哈哈哈,献地还带种地,倒也想得如意。还有征发铜铁的事呢?

武宏   (白)     我父在洛阳办理“颂德天枢”,征发铜铁几千万斤,我想洛阳该办,苏州为什么不该办呢?

蔡少炳  (白)     我赞助武三哥办理此事,还另有一层用意。

谢瑶环  (白)     有何用意?

武宏   (白)     瞧你这糊涂劲儿,于今江南人心浮动,他们若拿铜铁铸成兵器造反,那还了得!

谢瑶环  (白)     原来如此,倒也想得周到。哈哈哈,只是民间铜铁无非犁锄、锅瓮;叫民家将犁锄献出,如何耕种?将锅瓮收去,怎样举火?昔日秦始皇收集天下兵器,铸成金人,百姓们却揭竿而起,难道公子不知么?

武宏   (白)     这——

蔡少炳  (白)     咱们有威风杀气,怕什么揭竿而起。

谢瑶环  (白)     哈哈,你们就不知道百姓们也有威风杀气么?还有萧慧娘一款呢?

武宏   (白)     这萧慧娘是我们家新买的丫头。

谢瑶环  (白)     唔,岂不知本朝法律不许买良家女子为奴作婢么?

武宏   (白)     这——可是……

王椒   (白)     可是这丫头不是“逼买”来的呀,是她们家自愿的。

谢瑶环  (白)     传萧郑氏母女!

苏鸾仙  (白)     传萧郑氏母女上堂!

(衙役引萧母、萧慧娘同上。萧母、萧慧娘同跪。)
萧母、
萧慧娘  (同白)    叩见大人。

谢瑶环  (白)     萧郑氏,可是你因家道贫寒自愿将闺女卖与武府的么?

萧母   (白)     哎呀,大人哪!我家虽然清苦,先夫萧泰,安贫乐道,名满一乡,民妇怎肯把女儿卖与武府为奴作婢?况且先夫在世,已将小女许配龙象乾为妻,这武宏分明是血口喷人。

王椒   (白)     你这老棒子怎么不认账了?

萧母   (白)     王椒你这贼,你倚仗武府势力,连我家几亩薄田也划在御花园境内,不肯放过,如今强抢我女,还逼我说是自愿。

王椒   (白)     谁人逼你,有何为证?

萧母   (白)     我这满身伤痕就是证据,王椒,贼!

     (唱)     薄田几亩也遭吞并,

             抢夺民妻太不仁!

             武家势大谁敢问,

             还望大人把冤伸。

(谢瑶环目视武宏。)
谢瑶环  (白)     撤座!

(衙役撤座。)
谢瑶环  (白)     萧郑氏,你说你女自幼许给龙秀才,于今游学未归,有何作证?

武宏   (白)     得了吧,谢巡按,你怎么老相信这些刁民?她哪有什么聋秀才哑秀才的?她的丈夫就是我。

武存厚  (白)     公子,你……

萧慧娘  (白)     呸!

     (唱)     象乾夫读书衡山上,

             他的才名甲一方。

             谁认识你这狐狗党,

             敢将言语辱姑娘!

龙象乾  (内白)    冤枉!

谢瑶环  (白)     何人喊冤?

衙役   (同白)    龙象乾喊冤。

谢瑶环  (白)     传龙象乾!

武存厚  (白)     传龙象乾!

(衙役引龙象乾同上。龙象乾长揖。)
龙象乾  (白)     叩见大人。

谢瑶环  (白)     龙象乾,萧郑氏说她丈夫萧泰曾以慧娘许配足下,可有此事?

龙象乾  (白)     学生蒙萧老先生许婚之后,往衡山李味道那里读书三年,今日才得回来。现有先岳许婚书札,大人请看。

(谢瑶环接书看。)
谢瑶环  (白)     唔,这就是了。

             武公子,看将起来,你霸占百姓田产,强逼有夫之妇,为奴作婢,是确凿有据的了。王法条条岂能宽恕!念你乃朝廷大臣公子,依本院相劝,就和解了吧。

武宏   (白)     哈哈哈,你是说怎样和解呢,我的巡按大人?

谢瑶环  (白)     萧慧娘母女释送回家。

武宏   (白)     哈哈。

谢瑶环  (白)     阮华见义勇为,无罪开释。

武宏   (白)     哈哈。

谢瑶环  (白)     刁奴王椒胡作非为,诱引主人抢劫良家女子,收监严办。

武宏   (白)     哈哈。

谢瑶环  (白)     武公子与蔡少炳行为不检,败坏国家法纪,损害当朝大臣令誉,依本院相劝,从今以后,退出霸占的庄田、民屋,闭门思过,发愤读书,不许再出来滋事。

武宏   (白)     哈哈哈哈,我说你这位巡按大人,竟然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武存厚  (白)     三公子!

蔡少炳  (白)     武三哥,你问他当的是谁家巡按吧!

武宏   (白)     对,谢仲举,我且问你,你当的是谁家巡按呢?

谢瑶环  (白)     本院当的是朝廷的巡按。

蔡少炳  (白)     这朝廷又是谁家的呢?

武宏   (白)     对,你既做的俺武家的官,就该替俺武家办事。怎么吃里扒外,帮助起刁民来了?

武存厚  (白)     三公子,你……

谢瑶环  (白)     武宏大胆!本院奉制巡按江南,上为朝廷办事,下与百姓分忧。你倚仗父势,欺压百姓,本院不但耳闻,也曾目睹!看在你父份上,对你优容再三,你不知悔改,竟如此刁顽放肆,如何容得!

武宏   (白)     你容不得,又能把大爷们怎么样呢?

蔡少炳  (白)     三哥,咱们瞧瞧他能把咱们朝廷大臣公子怎么办吧。

武宏   (白)     谢仲举,料不过小小巡按,能起多大风浪?你敢动你三公子一根毫毛吗?哈哈哈!

谢瑶环  (白)     你们休得猖狂,岂不闻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武宏   (白)     哈哈哈,瞧你多天真。

蔡少炳  (白)     武三哥,别啰嗦了,这衙门不替咱们办事,咱们毁了它吧。

武宏   (白)     对,去你的吧!

(武宏推翻公案。)
武宏   (笑)     哈哈哈。

(家丁一拥而上。蔡少炳欲抢印盒。)
蔡少炳  (白)     抢!

(苏鸾仙急护印、剑,侍卫挡住家丁,袁行健护谢瑶环。谢瑶环大怒。)
谢瑶环  (白)     唗!

     (唱)     两贼竟敢闹察院,

             怪不得众百姓受尔的熬煎。

             俺今日誓把豪强剪!

     (白)     来,将武宏、蔡少炳剪绑了!

衙役   (同白)    喳!

(衙役同绑武宏、蔡少炳。)
谢瑶环  (唱)     武、蔡两贼听我言:

             出京时圣上谕本院,

             先斩后奏法度严。

             侵夺民田害良善,

             公子王孙也不宥宽。

             你们劣迹如山人共见,

             大闹察院罪通天。

             蔡少炳先试尚方剑!

     (白)     斩!

刽子手  (同白)    喳!

(刽子手推蔡少炳同下。鼓声。刽子手同上,呈血刀。)
刽子手  (同白)    蔡少炳斩讫。

谢瑶环  (白)     刀斧手!

     (唱)     将武宏的首级也挂衙前!

     (白)     斩!

(武宏发抖。刽子手欲推武宏下。)
武宏   (白)     哎呀,谢大人饶命哪!谢大人饶命哪!

谢瑶环  (白)     你罪恶如山,早在不赦。于今竟敢辱骂钦差,捣毁公堂,形同反叛,怎能饶你!

武宏   (白)     谢大人,念及与我父同殿为臣,饶了武宏这一遭,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武存厚  (白)     大人,武公子既然认罪,求大人网开一面。

谢瑶环  (白)     也罢,看在武大人讲情和梁王金面,饶你一命。死罪已免,活罪难逃。

             来,抓下去重责四十!

(刽子手同退。衙役同吆喝,推武宏同下杖责,扶上。武宏跪。)
武宏   (白)     多谢大人的教训。

谢瑶环  (白)     武宏,你真愿改恶迁善吗?

武宏   (白)     真愿改过,哪有假意。

(谢瑶环向武宏。)
谢瑶环  (白)     武大人!

武存厚  (白)     卑职在。

谢瑶环  (白)     武宏着其回家思过。两家侵夺的田产,就请武大人经手,发还百姓。刁奴王椒押入苏州府狱,也由武大人审断。

武存厚  (白)     卑职遵命。

(武存厚领武宏、家丁同下。)
谢瑶环  (白)     萧郑氏母女,龙象乾!

萧母、
萧慧娘、
龙象乾  (同白)    大人!

谢瑶环  (白)     萧夫人威武不屈,极为可佩。龙象乾与慧娘贞定勇毅,本院做主,赠银百两,归家完婚去吧。

萧母、
萧慧娘、
龙象乾  (同白)    谢大人玉成。

萧慧娘  (白)     伍员庙内还承阮华义士相救,我夫妻感激不尽。

(萧慧娘展拜。袁行健还礼。)
袁行健  (白)     缓急相助乃男子份内之事,两位多礼了。

萧慧娘  (唱)     多亏恩相除民害,

龙象乾  (唱)     鬼蜮难逃明镜台。

萧母   (唱)     朝着大人深深拜,

萧慧娘  (唱)     连理新枝感培栽。

(谢瑶环点头,扬手。)
谢瑶环  (白)     你们回去吧。

(萧母、龙象乾、萧慧娘同下。袁行健向谢瑶环一揖。)
袁行健  (白)     啊,大人,此案经大人明断,三吴百姓,举手称庆。俺告辞了。

谢瑶环  (白)     且慢,本院还有话叙谈。

             来,将阮华义士请到书房。

侍从   (白)     是。

             阮义士随我来。

(侍从引袁行健同下。)
谢瑶环  (白)     鸾仙。

苏鸾仙  (白)     在。

谢瑶环  (白)     料武宏必然驰报他父,淆乱圣听。你速将此案办理经过,写成密奏,派六百里快马,星夜送往神都。密奏写成,交我一阅。

苏鸾仙  (白)     遵命。

(谢瑶环、苏鸾仙同下。)


  
上一章:元月 9
下一章:回首 1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元月 1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