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46章 忧郁的小强
本章来自《失落的白桦林》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0-09-22 点击数:360次 字数:

肖强他们一班九个同学来到莫斯科旅游。他们没有报旅游团,一是为了行动方便,二是因为大家想检验一下自己的俄语水平,看看凭自己的实力能否看明白历史古迹,能否正确理解东正教文化。反正大家心里有底,因为肖强的舅舅在莫斯科当导游已经许多年了,哪个景点好玩,哪个景点有什么独特的历史文化,他都十分清楚。

肖强来莫斯科虽然能顺便探望一下母亲,不过,他还是有点遗憾,因为好哥们儿申博文这次没能同大家一起来玩。自从申喜跃出事以后,申博文就没怎么上课,肖强每次同他通电话,他都在乌苏里和他叔叔一起在研究怎样搭救他父亲。这次来莫斯科之前,肖强给申博文打了个电话,希望他能同大家一起来,也顺便放松一下。可是申博文实在是没有这份心情,他婉言谢绝了,同时祝肖强他们玩得开心。

申博文的女朋友阿克桑娜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开心。虽然申博文这些天没来学校,可是徐梦凡对阿克桑娜比往日更亲热了。他有时给阿克桑娜送花,有时请她吃饭、看电影,这令阿克桑娜十分开心。肖强等人看得出来,阿克桑娜早已将申博文抛到脑后了。

肖强他们还没等取完行李,胡耀夫带着一辆中巴已经在机场的出口处等候他们了。肖强刚出大厅,胡耀夫马上上前抱住了他,他已经三年没看见这个大外甥了。肖强见到舅舅也很开心,他忙把各位同学向舅舅作介绍。胡耀夫同大家一一握手,然后让大家把行李放好,随后上车向市内驶去。

宾馆已经提前为他们安排好了。胡耀夫按照肖强事前给他的名单已经分好了房间,大家安顿下来后,胡耀夫把行程表发给了他们。表上有三天是胡耀夫带他们游览几个著名景点,然后三天是他们的自由活动时间。大家休息了半个下午,晚上胡耀夫同他们一起共进晚餐。

晚饭后,胡耀夫带着肖强去他母亲的住处。肖强的母亲名叫胡文雅,她在柳布利诺大市场附近租了一处民宅。胡文雅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同儿子见面了。她在肖强很小的时候就同丈夫离婚了,这些年始终自己一个人在外打拼。手上的钱虽说不少,可是有时候也觉得身边空空的。这次儿子来了,她决定陪儿子好好玩几天。

肖强在母亲的怀里撒了会儿娇,胡耀夫连忙叫停,说肖强你再这样我就走了。胡文雅也笑了,肖强这才从母亲怀里出来,给舅舅倒了杯水。

胡文雅免不了问儿子一些生活和学习上的事,问他毕业后是否打算来莫斯科同自己一起经营这份买卖。肖强说他还没想过这些事。胡文雅满口抱怨现在的孩子不立事。胡耀夫说,现在的孩子不惹事就已经是好孩子了。

胡文雅打算第二天歇业一天,陪着弟弟和儿子看看红场和克里姆林宫。肖强说,妈,您想玩自己什么时候都可以,我和同学一起来的,还是和他们一起玩比较好。胡耀夫赞同肖强的想法,他建议姐姐照常去上班,明天游览过后他俩再来家里陪她。胡文雅一想,弟弟和儿子说得也在理,于是也就不再坚持。

在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肖强每天都是傍晚同舅舅来母亲住处,早晨早起后回宾馆同大家取齐。他们参观了红场、瓦西里升天大教堂、克里姆林宫、普希金博物馆、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等著名景点。胡耀夫看得出来,这些学生的文化底蕴并不深,他们不懂基督教的历史,甚至没有人读过《圣经》,所以对那些西方大师的雕塑及美术作品不可能有些许的理解。青年们多是走马观画地逛一遍,目光多被色彩和裸体所吸引,对作品旁的说明文字却无人问津。

肖强的心则更为失落。他的失落并不是因为自己看不懂博物馆中的展品,而是因为他明显地感受到了人走茶凉和世情淡薄。曾几何时,阿克桑娜和申博文形影不离、卿卿我我。肖强知道,两个人已经有肌肤之亲了。可是,申博文家里一出事,阿克桑娜立刻就“换人”了,这不能不教肖强对申博文充满深深的同情。他鄙视阿克桑娜,更鄙视徐梦凡,他总是离他们二人远远的。

令肖强烦恼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这几天舞思爱总在有意地向自己接近。她总是问胡耀夫一些问题,似乎是对博物馆中的展品很感兴趣。不过肖强知道,她这是附庸风雅。她多次向肖强打听胡文雅的事,肖强知道,只要他说一句“有时间到我家里玩呀”,舞思爱立刻就能答应,也正因如此,肖强始终没敢提这句话。

肖强倒不是讨厌舞思爱,说实话,舞思爱还是挺漂亮的。可是,即使比舞思爱漂亮十倍的姑娘来追肖强,他也不会动心。因为,肖强不喜欢女人。

上初中三年级的时候,胡文雅曾经给儿子找了位英语老师补习英语。这位老师不开班授徒,胡文雅是通过朋友介绍,人家才同意肖强上门补习的。老师姓蔺,三十岁,单身。

蔺老师是外乡人,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什么亲人。肖强欣赏他的才华,同时也被他的为人所征服。那年中秋节,肖强向母亲提出,自己要陪蔺老师一起过节。胡文雅听儿子说过,蔺老师在这座城市里没什么亲人,也没有女朋友,于是,她答应了儿子的请求。

蔺老师的住处很拥挤,只有一张单人床。晚饭过后,二人一边赏月,一边谈些英语学习的事。渐渐的,时间越来越晚,肖强始终不提告辞,蔺老师也不好意思逐客。后来,蔺老师说,要不你在我这里将就一宿?肖强正求之不得,当然就爽快地答应了。

二人挤在一张床上。蔺老师并未多想,因为他知道,肖强离开自己的父亲很久了,孩子心灵上有些缺失父爱。正在他迷迷糊糊之际,蔺老师感觉到,肖强的手摸向了他不该摸的地方。

蔺老师如梦方醒,他教肖强马上回家。肖强不走,蔺老师只得将他推到了门外。肖强站在门外哭了,口中大声喊着:“爸爸!爸爸!”

蔺老师一时间被弄得不知所措,他搞不准肖强对自己倒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他既不能答应肖强,同时又怕伤害了他。他将耳朵贴在门边,待听得肖强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一颗心才慢慢地放了下来。

肖强在蔺老师这里没有找到心灵的慰藉,使得他变得有些抑郁。他在一年年地长大,眼看着昔日的玩伴一个个都有了心爱的女朋友,可他自己对这些青春活泼的女孩却没有什么感觉。所以现在舞思爱越是靠近他,他也就闪得越远。

莫斯科的六日游很快就结束了,可是肖强并没有心情回学校上课。他想到雅库茨克去,一是去看看昔日的同学兼好朋友宁皓,一是看看勒拿河和柱状岩,好借此放松一下心情。

肖强的打算被舞思爱给摸到了。当其他同学搭飞机回海参崴的时候,舞思爱留了下来,她说她要到雅库茨克去了解一下那里少数民族的生活情况。肖强没有说什么,因为他虽然不喜欢舞思爱,不过也不能说就十分地讨厌她。

胡文雅将儿子一直送到机场。看到这个阿美族姑娘始终围绕在儿子身边,胡文雅的脸上泛起了笑容。她认为儿子不承认姑娘是自己的女朋友是觉得感情上还不是十分成熟,因为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肖强在性取向上有什么问题。

宁皓陪肖强畅游了勒拿河。沐浴着迎面吹来的凉风,头上有比翼颉颃的白鹤,脚下是碧蓝清澈的河水,肖强顿时觉得身体内外一阵清凉。游人在威武的自然景观面前虽然显得十分渺小,可是人身上这千载难解的情感密码又岂是神仙和上帝所能解开的?书上常说,人的心如海底的针,可是肖强却觉得,人的心就像是地下的化石,里面的秘密缘自于亘古洪荒,穷人类终身之力也只能管窥一豹而已。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46章 忧郁的小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