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43章 象牙塔
本章来自《失落的白桦林》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0-09-21 点击数:334次 字数:

申博文今年已经读大四了。

记得刚入学时全班有32人,可如今只剩下24人了。走的人中有的是学习跟不上进度的,有的是提前回国就业了,还有的转到其他国家继续学习了。总之,大家是怀揣梦想,各奔前程。

申博文本来是不喜欢俄罗斯的。他在深圳出生,过惯了大都市的豪华生活,也乐于享受那里一年四季如春的亚热带海洋气候。可是,他上高中时的成绩并不理想,国内稍好一点的大学是考不上的;加上父亲希望他将来继承自己的事业,在俄罗斯闯出一片天地,所以他最终才选择来海参崴留学。

来到海参崴没多久,申博文就习惯了这里的学习生活。这里不仅有来自东南亚各国的同龄人,还有数不清的当地俄罗斯美少女。另外,课业也并不繁重。当然,努力的学生到什么时候都会觉得很累,不过,对于像申博文这样的富二代,是不会将大部分时间花在学习上的。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就现在班上这24个人来说,也是各具禀赋,几乎每天都能制造出新闻来。就说官二代徐梦凡吧,他爸原来是靠近俄罗斯的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现在调到宁夏去了,将他安排在了海参崴上学。徐梦凡是全班有名的“一问三不知”,学了四年,俄语字母还没有认全。可是,他泡妞的本事却不小。四年间他总共交过多少个女朋友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反正到现在还剩下三个围在他周围。申博文有时觉得自己条件很优越,可是他从不敢跟徐梦凡攀比。

孙媛这四年间虽然也没学到什么东西,不过,他比徐梦凡要强得多,最起码同俄罗斯人日常交流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她先后交过三任男朋友,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俄罗斯人,还有一个是越南人。相处最长的在一起也就四个多月,然后就分手了。现在,她身边没有男朋友。她向维佳暗示过,希望维佳能追求自己。不过,维佳一直没什么表示。孙媛也不急,反正自己再过两个多月就回国了,以后是否还来俄罗斯也说不定。

肖强是申博文的铁哥们儿,也是全班所有同学当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他是个细高挑儿,走起路来脚跟不太着地。肖强的母亲在莫斯科做服装生意,买卖干得不小。

肖强虽然和申博文一样吊儿郎当地学习,可是他的俄语说得却不错,也许这就是天赋吧。他通过一个慈善组织结识了一个家庭,并救助这个家中一个患先天性唇腭裂的三岁女童。目前,女童已先后进行了两次手术,十分顺利。肖强每月从生活费中节省一万卢布(约合一千元人民币)捐给女童,并在校内的社团组织中积极争取来自其他方面的援助。

石方亮来自哈尔滨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在中学时学的是英语,来海参崴之前读过三个月的俄语预科班。自从到了海参崴,石方亮在班上认真听讲,课后努力练习口语,又买来国内出版的语法书研习语法,四年下来,他的俄语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石方亮家里虽然不缺钱,不过他也不想全指望父母。在学习之余,他还找了一份直销的工作,推销中国产的一款电饭煲。去年,他在推销过程中结识了一个杂货店的老板。这位老板是个年近花甲的老太太,名叫柳德米拉。石方亮经常送给柳德米拉一些中国义乌产的小物件,博得了老太太的好感。她将自己周围的不少熟人介绍给石方亮,也让这些人了解他推销的产品。

去年过暑假时,柳德米拉在外地读大学的女儿斯维达回家了。由于石方亮经常来她家串门,一来二去地,两个人相恋了。斯维达父亲早逝,所以每次假期她都急着赶回家,帮母亲在店里忙前忙后。斯维达身材高大,臀部丰满,搬运东西很是有把子力气。石方亮同斯维塔商量好了,毕业后二人一起回中国发展。

石方亮在班上有个最要好的朋友,名叫何兆龙,他是从宝岛台湾来的。两个人的相知是从闲聊单田芳的评书《白眉大侠》开始的。在近现代的评书中,凡是有包公出现的,基本上都会有八贤王赵德芳的影子。可是,何兆龙经过查阅历史资料发现,历史上的赵德芳只活到22岁就死了,他死后29年宋仁宗赵祯才出生。那么赵德芳也就不可能替包拯、徐良等人出头,到朝堂上纠正宋仁宗的错误了。可是《杨家将》、《白眉大侠》等作品为什么要虚构赵德芳的事迹呢?

石方亮和何兆龙经过讨论一致认为,这大概缘于中国文人最早的民主意识。那时文人已经意识到了皇帝极权的危害,不过由于时代的局限,他们想不出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的办法,于是他们寄希望于在皇帝的身后能有个贤明的长辈对其进行监督,并在关键时刻亮出瓦面金锏。这种想法虽然有些一厢情愿,不过,这种思想意识十分宝贵,因为它毕竟比孟德斯鸠的法治思想还早诞生了一百多年。

舞思爱·晨露是同何兆龙一起从台湾来俄罗斯的。她是阿美族姑娘,天生的一副好嗓子。虽然她是同何兆龙来自同一个地方,可是他们丝毫没有共同语言。何兆龙喜欢谈历史,尤其是和石方亮在一起,讲什么伍子胥啊,伯夷叔齐啊,一聊就能聊上半天。舞思爱不知道他们口中的人物是干什么的,她开始甚至以为叔齐就是舒淇,不知怎么竟然穿越回了古代。

舞思爱来俄罗斯学习俄语不是主要目的,她是来研究民族与文化的。她知道俄罗斯有194个民族,而且这些民族在一起生活得还算和谐。而台湾的民族组成远没有俄罗斯那么复杂,可是大家的想法却时常出现偏差。舞思爱想搞清楚这其中的深层次原因。

黎英是越南人,他的父亲在海参崴二道河子市场卖服装已经有许多年了。黎英从小就知道,父亲在俄罗斯付出了许多辛苦,不仅面临生意场上的残酷竞争,同是也受到白种人的歧视和当地黑恶势力的搜刮盘剥,相当于在夹缝中求生存。黎英不想沿袭父亲的老路,在小市场上摸爬滚打,他打算学成俄语后到欧洲那边找份IT行业的工作,因为他的计算机水平非常高。不过,近期黎英的想法有些改变。这主要是缘于他结识了一个正在读大一的中国姑娘。这位姑娘名叫徐蕾,身高一米七五,她的父亲在她大舅开的鹿角厂工作,人在乌苏里。徐蕾建议黎英研究一下鹿角生意,不要总想着进企业打工。一面是理想,一面是爱情,弄得黎英一时不知所措。

这一天系里组织看电影,上映的是一部美国动作片。影片是用英语制作的,翻译时将原声音量作了降低处理,同时加上俄语的配音。片中有段情节是各国选手进行博击比赛。欧美国家的选手展现得都是孔武有力的形象,等轮到中国选手上场时,他先是表演了一段不伦不类的猴拳,然后在同人博击时未及走上三个回合,即被大力士一拳击倒在了地上。这里的中国学生在国内看的电影都是中国人胜,现在看到中国人如此不堪一击,他们不能认同编剧和导演的创作,于是纷纷离开座位,来到剧场大厅,等着影片结束。

“这电影没意思。”申博文说。

“学校是要你来练听力的,不是要你欣赏电影情节的。”孙媛说。

“练听力什么时候不能练,还非得看电影练?”申博文不赞同孙媛的说法。

“他是心灵受挫了。如果电影演的是李小龙将美国人打得连滚带爬,他就不会提前出来了。”黎英说。

申博文笑了笑,没搭言。

“电影艺术应该讲究‘画面感’。你看李连杰在中国拍的动作片看起来动作十分优美,可是在美国拍的电影就不一样了。李连杰本身个矮人小,他一脚将一个肥大的美国人踢出去,画面显得十分地不协调。”石方亮说。

“这种创作思路就是缘于狭隘的民族主义。”舞思爱说。

“各国的实力当然凭的不是武功,美国的强大也不是因为美国人武功高,最终拼的还是科技。”黎英说。

“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每个人坐在银幕前都希望自己国家的选手获胜。”徐蕾说。

“这也是爱国主义嘛。”孙媛说。

“我还是喜欢看爱情片。”徐梦凡说。

“那当然啦,爱情片能教会你‘泡妞三十六计’。”孙媛说。

“也不行,想泡你就没泡上。”徐梦凡说。

“以前认识一个非洲朋友,”何兆龙说,“他喜欢看中国的武侠片。他以为中国人都会武术,而且都能在天上飞。后来他来到了中国,想学习武术。可是,当他知道中国人也像他们一样在陆地上行走的时候,瞬间变得大失所望。”

“世上还有这么蠢的人!”徐蕾说。

“黑人都是猪!”徐梦凡说。

“也不能这么说,”舞思爱说,“人类的智商水平应该都相差不大。”

“按生物学角度来说,人类的智商水平相差无几,可是如果纵观历史,非洲毕竟没有出过什么伟大的科学家。”何兆龙说。

“这个问题可就复杂了,”石方亮说,“诸葛亮那么聪明他也没能发明电。”

“一个是时代的发展,一个是人类获得知识的积累,此外还需要安定的环境。你如果把爱迪生从小就放在一个战乱的国家,他也未必能有那么多的发明。”舞思爱说。

“人的聪明要看用在什么地方。你看俄罗斯人连一双懒汉鞋都不会做,可人家却很早将宇宙飞船开上了太空。你说俄罗斯人是聪明还是笨?”徐蕾问大家。

没有人能回答徐蕾的问题,更没有人能用三言两语说清楚俄罗斯人。这个民族的身上同中华民族一样,优点很多,缺点也不少。先说优点吧。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国度,人们辛勤耕耘,努力劳作,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粮食出口国;千百年来,各行各业均涌现过首屈一指的人物:音乐家有《天鹅湖》的作曲柴可夫斯基,化学家有元素周期表的发明者门捷列夫;有获得过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的巴甫洛夫;有第一个问鼎太空的加加林;有先进思想的启蒙者车尔尼雪夫斯基、文学评论家别林斯基、诗人马雅可夫斯基、革命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

曾经听过这样一个笑话。

甲:你认识车尔尼雪夫斯基吗?

乙:不认识。

甲:你认识别林斯基吗?

乙:不认识。

甲:那么你认识马雅可夫斯基吗?

乙:哎呀我去,我又不是开车的,怎么会认识那么多司机呢?

这个民族打败过不可一世的拿破仑,阻止了战争狂人希特勒。当然,以上还远远不是俄罗斯人的全部。在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度里,酒鬼有之,窃贼有之,人民的蛀虫有之,无耻的官商有之……

“前些天我看了一档国内的电视节目”,孙媛说,“里面介绍一位来自马里的黑人医生,名叫迪亚拉,他是全世界首位黑人中医博士。人家通晓《黄帝内经》,文言文比咱们都好。你能说黑人笨吗?”

“我也听说过这个人,”肖强说,“他由于听说过加拿大医生白求恩援华的故事,所以为自己取了个自嘲的名字叫黑求恩。这人挺幽默的!”

“我昨天又看了一遍《霍元甲》”。何兆龙对石方亮说。

“哪个版本的?”

“李连杰演的电影版。”

“这大概是李连杰最后一部叫得响的电影了。”石方亮说。

“这部电影的创作思路确实颠覆了之前所有同类题材作品的创作模式。拍了一辈子动作片,最后用一部作品来否认武力,这在电影史上倒是很少见。”何兆龙说。

“电影的前半部一直表现霍元甲的好勇斗狠,我看了还不大理解,心想李连杰怎么塑造了这样一个角色。看到后半部才理解,原来影片的主题是反暴力的。”石方亮说。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前途毕竟不是靠拳头打出来的,尤其是当下这种环境。”何兆龙说。

同学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各自聊着各自的话题。

“日月潭好玩吗?”徐蕾问舞思爱。

“还不错。日月潭中有一个小岛,名叫‘拉鲁岛’,以此岛为界,北半湖形状如同圆日,南半湖形状如同弯月,日月潭因此得名。”

“那儿有什么特色美食吗?”

“潭虾、山猪、竹鸡,都是特色美食。”

“你去过中国大陆吗?”

“没有。我在那里没有亲属。”舞思爱说。

“如果让你投票的话,你希望台湾回归吗?”徐蕾说。

“其实我觉得台湾和大陆就像两地分居的夫妻一样,如果感情好,即使分居两地也是一家人;可是——”

“舞思爱,有人找你!”一个来自河北的同学打断了舞思爱的讲话。

“回头再聊。”舞思爱向徐蕾摆了摆手,急忙向楼梯口跑去。

申博文正在同孙媛商量过几天去莫斯科旅游的事,突然接到了申喜来的电话,说他父亲被抓了。此时距离申喜跃被抓进看守所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三天前申博文给父亲打电话没打通,在微信上发语音也没得到回音。他给二叔打电话询问父亲是否在乌苏里,申喜来怕他担心,没敢将真相立刻告诉他,因为他还指望很快就能将哥哥救出来。可是十多天过去了,营救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毕竟不能一直瞒下去,所以今天才给申博文打来电话。

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的申博文一时懵了。平日里父亲从来不同他说生意上的事,他也不知道父亲究竟因为什么被抓。听二叔讲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也没有什么营救父亲的思路,只能等着乌苏里那边安娜和律师想办法。

父亲留给自己的钱不到半个月就花没了,申博文想向刘嘉良借。嘉良说小姨父临走时只给我留下两万多卢布,去了这段时间的生活费和工地用料,也没剩下多少。他又向申喜来要,申喜来说他们那儿也没钱,园区的电费已经欠两个多月的了,电业局通知说这月的十六日就要给断电。没办法,申博文只得往国内打电话朝母亲要。在母亲的再三逼问下,他终于说出了父亲入狱的事。母亲埋怨他糊涂,说早应该将这件事告诉自己。

“你爸的园区用的都是安娜的名,从法律上来讲,你爸在乌苏里所有财产的所有权都是安娜的。你二叔又不会俄语。安娜现在如果想独吞你爸的财产易如反掌。你先想办法,自己找个有点名气的律师,我马上着手办签证,签证下来我就去俄罗斯处理这些事情。”申母对儿子说。

“事情难道已经严峻到要处理乌苏里的财产了吗?”申博文一时看不清局势的真相。想到乌苏里那一大片产业,再想到海参崴这栋滥尾宾馆,再替那霍德卡的娜佳、绥芬河的麻花想想,申博文的头都快要炸开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43章 象牙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