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36章 蓝蓝的夜
本章来自《失落的白桦林》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0-09-18 点击数:396次 字数:

卓娅这一觉一直睡到明月当空。

由于白天走了将近一整天,回到酒店后,卓娅觉得十分地困倦。边成要她好好地睡上一觉,自己在房间中准备晚餐。卓娅想帮边成一起做,边成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不用你动手。

卓娅洗了把脸,换了件衣服,这才敲门来到边成的房中。只见这一间屋比自己的那间略大,装修得也格外地清雅。靠窗户摆着一张书桌,书桌的上方挂着一张条幅,上面还写着几行字。

卓娅问边成条幅上写的什么字,边成告诉他说,这是一首诗,诗人说自己抛弃乌纱帽弃官而去,回家之时两袖清风,一贫如洗。他画了一竿瘦竹,在凉风习习的秋天,他拿着这根竹竿到江上去钓鱼。

“现在当官的还有一贫如洗的吗?”卓娅问边成。

“这是一位古代的官员。其实不论古代还是今天,清官毕竟都是少数。这一位是清代的大艺术家,他不仅为官清廉,而且诗、书、画俱佳。尤其他画的竹子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边成说。

卓娅当然不懂中国书法。不过,她见另一面墙上挂的那幅画倒是别具特色。画上有几根墨竹,根根挺拔,直冲云霄。竹间着叶不多,却将竹干显得愈加老瘦。尤其另人不解的是,竹间竟有一朵梅花孤枝横斜,别具一格。画面整体看来描绘的似是日落之际,她虽不懂里面的具体涵义,不过从直觉上看,此画显得端庄中透着清雅,幽静中又不失生机。

边成教卓娅坐好,然后对她说:“亲爱的,我为你精心准备了四道浪漫的菜肴,现在请你细心品尝。”说罢,他点燃了两根红烛,然后将灯熄灭,屋中顿时红光一片,映得卓娅白皙的脸上绚如烟霞。

边成先从厨房端上第一道菜。卓娅只见盘中上方唯有一个咸鸭蛋黄,下方是一根黄瓜。黄瓜的下半部分保留完整,上半部分却用刀雕成了树枝状。

卓娅不懂这是什么菜。只听边成解释道:“这道菜叫做‘月上柳梢头’。上面的蛋黄代表月亮,下面的黄瓜代表柳树。这是中国古人创作的一首词,词中讲的是去年的一个节日的夜晚,一对恋人在黄昏之际相约出去看灯。后来不知由于什么原因,他们分开了;今年再过这个节日时,男主人公故地重游,可是明月与花灯依旧,昔日的情人却不知所踪。”

“他的情人去哪儿了呢?”卓娅不解。

边成笑道:“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这是文学作品,没有详细的情节,只是表述诗人的一种心情而已。另外,我刚才说的是整首词的内容。如果单纯从‘月上柳梢头’这一句看,情调还是很浪漫的。你想,夏日的夜晚,凉风习习,一轮明月当空,一对恋人在柳树下约会,该是何等浪漫!”

卓娅点了点头。这么好看的菜她自然是不忍下箸,只是静静地欣赏着,心中想着自己同恋人一起漫步在月光下,共赏花灯,且盼望着年年共有此夜。

卓娅正在发愣之际,边成已端上来第二道菜。只见盘中上方依旧是一个蛋黄,下面则是七个金黄色的球球,球球上面似乎还刻有汉字,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

“这道菜怎么解释?”卓娅问。

边成见第一道菜卓娅没有动,就知道她舍不得吃。他先拿起一个球球,递到卓娅嘴边,说:“你先尝尝,我再给你解释。”

卓娅将球球收入口中。细细品来,只觉入口柔软,有些发粘,内中酸甜味,似乎球内还有其他馅料。

“这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卓娅问。

“里面的馅料是你们常吃的番茄酱。为了加强口感,我放了少许的糖。外面的皮是将南瓜去皮后蒸熟捣碎,然后和以糯米。待包入番茄酱后揉搓成球,放在油中一炸,就成了。”

“那这道菜叫什么名字呢?”

边成笑着说:“这就叫做‘山月不知心里事’。上面的蛋黄依然代表的是月亮,月亮看不见球球里面包的番茄酱。番茄又叫‘柿子’,‘柿’与‘事’谐音,所以叫做‘山月不知心里事’。”

“这也是句诗吗?”

“是的。”

“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讲的是女主人公思念她的情郎。她的情郎大概是在外求取功名,所以很长时间没有回家同她团聚。她只见风吹落花,花瓣飘浮在水面上,天空中的碧云在晚风的吹拂下微微斜行,心中顿时千头万绪。”

“为什么你们中国诗人都这样伤感?”卓娅不解。

边成笑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不伤心不成诗吧。不过,单单‘山月不知心里事’这一句,也并不显得忧伤。可以理解为一对年轻的恋人刚开始相处时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那种脉脉含情、盈盈娇羞、若即若离、患得患失等诸般心情都包含在里边。试想,一对情侣互相眷恋极深,却又未结丝萝,正所谓内心隐隐又感到前途困厄正多,常常是亦喜亦忧,亦苦亦甜。”

“这上面刻的字是什么意思?”卓娅指着球球问边成。

边成见卓娅心很细,甚感欣慰,告诉她说:“这道菜的中文名字总共是七个汉字,我在每个球球上面刻了一个字。我看一下,看看你刚才吃掉的是哪个字。”

边成将剩下的六个球球逐个看了一遍,见唯独少了刻有“心”字的。他笑道:“你吃的是带‘心’字的,你把我的心吃了。”

“我把我的心还给你。”卓娅说着,将一枚球球送到了边成的口中。

边成拦住卓娅的手,仔细看球球上面刻的什么字。“我吃的是山,把我的牙硌掉了。”边成一面说,一面去取第三道菜。

这道菜是一色的紫红色球球。卓娅尝了一口,只觉比上一道菜还要甜一些,可这种甜又与番茄的甜迥然不同,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馅料。

边成说:“你知道大枣吧?”

“以前有朋友从中国回俄罗斯时给我带过。”卓娅说。

“我将大枣逐个去核,放在锅上略微蒸一下,然后捣碎,和上蜂蜜,这样枣馅就变得粘了,便于揉搓成球;再将小紫薯去皮蒸熟,然后捣碎,用你们俄罗斯产的炼乳和一下,加上少许的白糖和糯米,和好后包在蜜枣球的外面,再搓圆了,放在油中这么一炸。就成了!”

“那么这道菜又叫什么名字呢?”

“心有所属。因为‘属’与‘薯’谐音,每个枣馅都是属于紫薯的。你明白吗?”

“就像我的心是属于你的!”卓娅说。

“我的心也是属于你的!”边成说。

望着这一个个精美的紫薯球,卓娅感动了。她说:“舒拉,你在这儿等一下,我也有件礼物送给你。”她刚刚转身跨出两步,又折了回来,说:“你闭上眼睛,等我回来要你睁开你再睁开。记住!”

边成依言闭上了眼睛。

片刻过后,只听房门一响,有人走了进来。

边成没敢睁眼,而是坐在原处静静地等着。

“舒拉,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边成慢慢睁开双眼,顿觉一阵神驰目眩。只见面前站着一个银娃娃,在窗外月光的映衬下,宛若米开朗琪罗手下的雕塑一样。原来卓娅回来时将红烛吹灭了,所以面前的“雕塑”才显得那样朦胧,那样迷离。卓娅来到边成近前,将心口贴近了他的头部,说:“舒拉,你听听我的心是不是属于你的?”

似乎直到此时,边成才意识到面前的银娃娃是有生命的。只是这个生命刚刚降生,因为他完全未着人间的桑麻。他听得见卓娅的心跳,这心跳同刚刚降生的婴儿的心跳同样有力,就像一座使用期为七十余年的大钟刚刚开启发条。边成的心跳也加速了,他的心跳是被卓娅的心跳带动起来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演奏出一曲动人的交响乐,而不是任由一支单簧管在那里独奏。边成感觉得到,自己心跳的频率同卓娅的完全不同,二人粗重的呼吸同样如此,也正因如此,这曲交响乐才显得更加激昂,更加波澜往复。

边成觉得,卓娅的身体就像俄罗斯那广袤的土地,既像严冬的白雪那样洁白,又像夏日的草原那样充满无限的生机。而边成时而像潺潺的小溪,在草原上缓缓地流淌,小心地探索着哪里是高地,哪里是低谷;时而又像是脱缰的野马,毫无顾忌地驰骋在蓝天下,浑不管前面是风沙还是迷雾。可是不管这匹野马怎样狂奔,他始终挣脱不出大地的怀抱,而是被大地紧紧地裹挟着,只能在她的方寸之间撒撒欢儿。

这一曲歌儿不知道唱了多久,这一池溪水不知道流了多久,这匹野马也不知狂奔了多久。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贪恋草原,因为绿草无限肥美;他贪恋雪野,因为白雪无比纯洁。他似乎感觉洁白的雪野中有一朵草莓,有些酸,有些涩,而且,它的红色在洁白的旷野中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这来自亘古洪荒的诱惑终于使马儿欲罢不能,它不能放弃这鲜美的果实,为了享受这份甜蜜,为了品尝这醉人的莓汁,它一定要奋力奔跑,直到声嘶力竭,遍体是汗。

小溪汇入深谷,终于停止了叮咚声;野马出了透汗,也终于缓缓地止下了脚步。浸过溪水的草野格外地翠绿,顿时生机一片;被野马眷顾过的雪原越发洁白,因为少了那番践踏,她在无垠的洪荒中总是觉得那样孤独,那样寒冷。

    月亮笑了。她目睹了人间的美好,也领略了爱的疯狂。不过,月亮也是好色的。她透过纱窗,伸出一只玉手,从银娃娃的足尖轻轻地向上划去。她抚摸了那修长的双腿,漫过了那柔美的曲线,划过那瀑布般的长发,最终消失在了不为人知的角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边成看见祭赛国金光寺内的佛宝被《天鹅湖》中的魔王给偷去了。魔王站在云端,一撒手,将佛宝投入了浓浓烈焰之中。边成急得大叫,可是却无法靠近大火。这时,一只巨大的白天鹅展翅飞了过来,驮着边成冲进火堆。边成不要白天鹅去,搂住它的脖子拼命地往回拽。可是白天鹅根本不顾边成的阻止,终于堕入了烈焰之中。边成从万丈高空急速下堕,眼看就要堕入大火之中。这时,飞来一只黑天鹅,快速地驮起边成,逃离火场。边成不忍扔下白天鹅独自逃生,他拼命地搂住黑天鹅的脖颈,要它往回飞。可是黑天鹅根本不顾他的意志,只是一味地往高空急冲。边成无奈,只是用力地往回搂天鹅的颈项,只听卓娅吃力地喊道:“舒拉,舒拉,你要掐死我啦!”

边成终于被卓娅给摇醒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睁开双眼,缓了缓神,才知道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边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见卓娅白嫩的脖子被自己都给搂红了,他充满歉意地轻轻地吻了吻那泛红的皮肤,说了声:“对不起!”

卓娅给边成擦了擦汗,问边成梦到什么了。边成说梦到白天鹅了。卓娅说你这是看《天鹅湖》看的。二人不觉都笑了。

“你做的第四道菜是什么?”卓娅问。

“比翼双飞。”边成回答。

“菜的原料是什么?”

“其实就是烤鹌鹑。将两只鹌鹑放在铁签子上烤熟了,它们的翅膀都是张开的,所以就叫‘比翼双飞’。你现在想吃吗?”

“我不想吃鹌鹑,我想吃你。”说着,卓娅又将边成的头埋在了自己的长发中,二人又是一顿缠绵。

导游打来了电话,说是集合时间到了。二人赶紧起床洗漱,收拾好东西,到一楼大厅集合。

边成和卓娅共游了泰山,看过了大明湖和趵突泉,领略了芙蓉街的小吃之后,这才回边成的老家白银那见父母。边大亮夫妻自是乐得合不拢嘴,卓娅也是继老苏联母女之后到过白银那的第三个洋媳妇。村里人都来看热闹,就像看动物园中的珍稀动物一样,弄得卓娅不好意思。他们在白银那玩了一周,丑文会来电话说签证下来了,二人这才到哈尔滨同丑文会汇合,然后一起乘飞机返回了托木斯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36章 蓝蓝的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