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35章 圣人之邦
本章来自《失落的白桦林》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0-09-18 点击数:376次 字数:

这里是东方圣城,这里被誉为东方的耶路撒冷。这里东连泗水、西抵兖州、南临邹城、北望泰山,这就是孔子的诞生地,如今的山东省曲阜市。

边成和卓娅来到曲阜的时候,树上的黄叶已经快要落光了。

这三个月,边成和丑文会在托木斯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业绩。不过,许伯祥和丑文会谁也不想放弃这块阵地。现在两个人的签证到期了,只得回国休整几天,然后再战。边成也正好趁此机会,带着心上人来中国转转。

曲阜的“三孔”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分别指的是孔庙、孔府和孔林。孔庙实名“至圣庙”,当然是祭祀孔子的祠庙,这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孔府和孔林对于一些没有到过山东的国人,甚至像卓娅这样的外国游客来说,恐怕就有些不甚了知了。

孔府实名“圣府”。孔子死后的第二年,鲁哀公将其所居之堂屋“立为庙,岁时奉祀”。当时仅有庙屋三间,内藏孔子生前所用的衣冠、车服、礼器。这是最初的孔庙。孔子的嫡系长支为奉祀孔子,原住在阙里故宅,称“袭封宅”。随着孔子地位及其子孙官位的升高,孔氏住宅日益扩展。曹魏时期,孔氏于庙外“广为屋宇,以居学者”,设教讲学。到宋仁宗宝元年间,孔氏开始扩建孔府。

早在西汉永光元年,汉元帝刘奭封孔子十三代孙孔霸“关内侯”的爵位,号“褒成君”,并下诏赐食邑八百户以祭祀孔子,子孙世袭。在以后的一千多年时间里,孔子嫡系后裔的封号屡经变化。到北宋至和二年,朝廷赐予孔子第四十六代嫡孙孔宗愿世袭封号,是为“衍圣公”。此后,历朝被封为“衍圣公”的孔氏后代一直在孔府居住,府第也在逐渐地扩张。至北宋末期,孔氏后裔住宅已扩大到数十间。金朝时期,孔子后裔住宅在庙东已有“客馆”、“客位”、“斋堂”、“宅厅”、“恩庆堂”、“双桂堂”等建筑。

历代统治者对孔家如此优渥,无非是要将百姓的心凝聚在一起,便于社会的安定和自己政权的统治。所以即便是异族侵入中原,他们也要善待孔子后裔。北宋末年,金兵南下,康王赵构带着孔子第48代嫡长孙袭封“衍圣公”孔端友南逃。后来金兵进军曲阜,想要摧毁孔子墓,被完颜宗翰阻止了。他要曲阜知县登杏坛望殿火奠拜,并让孔端友之弟孔端操的儿子孔璠袭封“衍圣公”。蒙古族建立元朝后,不仅首先在大都北京修建了孔子庙,奠定了北京孔庙的规格,而且还将孔子封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孔子由圣而王,为历代帝王封赠孔子的最高谥号。元朝还将曲阜近支的孔之全封为“衍圣公”。就这样,宋、金、元三个政权都抢着标榜自己尊崇儒学,各封了一个“衍圣公”。

洪武十年,明太祖朱元璋诏令衍圣公设置官司署,特命在阙里故宅以东重建府第。弘治年间,孔庙遭火灾。弘治十六年,明孝宗敕旨大修阙里孔庙和衍圣公府,由内阁大学士、太子太保李东阳监工,孔府遂又改建。孔府在明正德以前不在曲阜城内,在县城以外,距城十里。嘉靖年间,为保卫孔府孔庙,明世宗下令迁移曲阜县城,移城卫庙。经十年时间建成曲阜新城,城墙高耸,外有很深的护城河。自此,孔府、孔庙居于曲阜城中,奠定了现在孔府的规模。

清道光二十三年,因建筑年久失修,孔府多有倒塌,清政府又作了一次“因旧为新,不废基制,不浮于费”的小型修建。光绪九年,孔府大火,烧毁了孔府内宅七座楼房之后,清政府于光绪十一年,又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重建,耗银八万余两,这是孔府在封建时代的最后一次大规模修复工程。随着清王朝的衰败,衍圣公府建筑也逐渐残破。康熙年间所建的“兰堂”、“九如堂”、“御碑楼”等先后倒塌无存。

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后,民国期间,孔子嫡裔仍受前代荣典。孔子的七十七代孙孔德成被称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享受特殊待遇。民国二十五年孔德成结婚时,孔府又得到了一次较为全面的整修。

孔林是孔子及其后裔的家族墓地,实名“至圣林”。直到如今,生活在曲阜的孔子后裔如果去世了,依然不用火化,可以葬在孔林之内。

边成和卓娅是来到曲阜后现拼的散团。来此之前,边成已经在网上预定了一家公寓式酒店,他准备今天旅行之后亲手为卓娅做上几道精致的拿手好菜,因为今天是她26岁的生日。

边成等一行人下车后,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明代曲阜城的正南门。城墙虽然只有十几米高,上面却书写着“万仞宫墙”四个字。要知道在古代一仞约等于八尺,这“万仞”就是两万多米高。只听导游解释说:

“这四个字是明代学者胡缵宗所书,是为了表达对孔子的尊敬和赞扬。当年鲁大夫叔孙武叔曾经对大夫们说:‘子贡的学问很深,比孔子还要强些。’子贡听说后就给叔孙武叔说:‘人的学问好比宫墙,我的这道墙不足肩头高,别人很容易看到里面有多少东西,我老师这道墙有好几仞高,别人是看不到里面的东西的,只有找到门,走进去,才能看到这墙内雄伟的建筑,可找到门的人太少了!’胡缵宗认为数仞宫墙仍不能表达他对孔子的赞扬,于是将其改为‘万仞宫墙’。到了清代,乾隆皇帝到曲阜来,为了显示对孔子的敬仰,他把胡缵宗书写的石额换下,自己亲笔书写了同样的四个字镶于城门。现在看到的‘万仞宫墙’石额,即乾隆皇帝的御笔题写。”

众人走进城门。导游带大家参观的第一个景点自然是孔庙。未进孔庙大门,迎在大家面前的是金声玉振坊。此坊建于明代嘉靖十七年。“金声玉振”四个字依然为胡缵宗手迹。坊上有平面浅雕云龙戏珠,柱顶各设圆雕“辟邪”一只,俗称“朝天吼”;坊后有一座单孔石桥,上设龙陛,名曰“泮水桥”;桥下泮水原上游接古泮池,下游流经明城正南门、西水门,入护城河。此桥建于清康熙十六年。

“金声玉振”四字出自《孟子·万章下》。孟子说:“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意思是说孔子集圣贤之大成,始终而一。“金声”原意是指我国古代乐器“钟”发出的声音,“玉振”原意是指我国古代乐器“磬”发出的声音。在古代奏乐时以击钟为始,击磬为终,“金声玉振”的原意为一首完善的乐曲。孟子将孔子思想比喻为一首完美无缺的乐曲,在这里借用孟子语意,是说孔子思想完美无缺,集古圣贤之大成,已达到绝顶的意思。

边成将导游说的话用俄语解释给卓娅听。由于文化的差异,卓娅理解起来并不那么容易。他们走过金声玉振坊,来到棂星门前。这是孔庙的大门。孔庙共有九进,过了此门,就是第一进。

棂星门是三间四柱火焰冲天柱式石坊,下设栅栏门,左右接墙垣。坊高10.34米,圆柱上下两节,前后石鼓夹抱,两节相交加石戗柱斜撑。“棂星”即灵星,又名天田星。据《后汉书》记载,汉高祖祭天祈年,命祀天田星。天田星是二十八宿之一“龙宿”的左角,因为角是天门,门形为窗棂,故而称门为“棂星门”。皇帝祭天时,要先祭棂星。棂星门是在明太祖洪武十五年以后出现的,象征祭孔如同尊天。后来人们又将棂星解释为天镇星、文曲星、魁星。古人认为“天镇星主得士之庆,其精下为灵星之神”,以棂星命名孔庙大门,象征着孔子可与天上施行教化、广育英才的天镇星相比,又意味着天下文人学士汇集于此,统一于儒学的门下。此处“棂星门”三字,系清高宗弘历所题。棂星门建于明代,原为木质,清乾隆十九年七十一代衍圣公孔昭焕修整时换成了石柱铁梁,四根石柱上驻守着四大天将守护天门。

棂星门过后是太和元气坊。此坊建于明代嘉靖二十三年,全为石质结构。“太和元气”四字为当时山东巡抚曾铣手书。

中国古代盛行阴阳五行学说。中国北宋哲学家张载用“太和”一词形容气的絪缊未分的状态,即阴阳二气矛盾的统一体。太,通“大”,至高至极;和,指对立面的均衡、和谐和统一;“太和”指天地、日月、阴阳会合、冲和之气。“元气”原意为形成世界的原始物质,将“金、木、水、火、土”这五行称为“元气”,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是由五行构成。在这里,“元气”为天地、日月、阴阳会合之气,是生长万物的根本。

    太和元气坊过后是至圣庙坊。此坊始建于明弘治十三年。原坊额篆刻“宣圣庙”,清雍正七年改建时易名“至圣庙”。“至圣”一词最早当源于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称赞孔子“可谓至圣也”,后宋真宗追谥孔子为“至圣文宣王”的封号。“至圣”就是说孔子是道德最高尚的人。坊上华表、辟邪等饰物具有威严、庄重之义。如果细心观察,您会发现,“至”字上面少写了一横,没有封顶。这当然不是书法家的失误,而是意喻孔子的圣贤至高无上。

孔庙的二门为圣时门。据《孟子》记载:“孟子曰:‘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意思是说,在圣人之中孔子是识时务之圣人。据此,清世宗于雍正八年钦定孔庙正门名“圣时门”。此门始建于明永乐十三年,三间,弘治年间扩为五间,中设拱门三券,碧瓦歇山顶,四周是深红的墙皮,券内是杏黄的墙里,前后石阶上各有石刻龙陛。由拱门内望, 令人有深邃莫测之感。

过圣时门,豁然洞开,偌大一个庭院,古柏森森,绿荫匝地,芳草如茵。迎面三架拱桥纵跨,一水横穿,碧波涣涣,荷叶田田,环水雕刻有玲珑的石栏。水“壅绕如壁”,故名“壁水”,桥因而得名,名曰“壁水桥”。

桥南东西二门,甬道相连,东匾“快睹门”,取李渤“如景星凤凰,争先睹之”语,即“先睹为快”之意;西匾“仰高门”取自《论语》“仰之弥高”语,赞颂孔子学问十分高深。此门是孔庙的第二道偏门,过去只有皇帝祭祀才可从正门通过,其他人只能从仰高门进庙。

孔庙的三门为弘道门。此门始建于明代洪武十年。原门三间,当时是孔庙的正门,永乐十三年后成为二门。明弘治年间重修孔庙时,改建为五间,石柱木构。清初名“天阶门”,雍正八年,雍正皇帝钦定为“弘道门”,后由乾隆皇帝题写“弘道”二字,竖匾立于门额。此门高9.92米,长17.28米,宽8.96米。阔五间,深二间,三门,单檐歇山顶,灰瓦绿边,七檩三柱,分心式木架,檐下施五踩重昂斗拱。梁枋肥宽,平板枋高狭,均呈清代特点,只有外檐八角石柱侧角升起,当是明代遗物。

“弘道”二字出自《论语·卫灵公》,“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原意为肯定人的主观能动性,人能总结阐发前人之道而成为圣人。此处借“弘道”二字,赞扬孔子阐发了尧舜禹汤和文武周公之道,集先圣先王之大成,成为“千秋帝王之师,万世人伦之表”。另有一层意思是说人们要想在学问上有所成就,就得踏入“弘道”之门,学习孔子的思想学说,才能前途无量。孔子认为,人随着认识能力的不断提高,能主动地、逐渐地认识原来未被人知的各种事物的内在规律和原理,是之谓“人能弘道”;而万事万物的规律和原理是无意识的客观存在,是没有主观能动性的,它只是被动地被感知,被感知得多少,取决于人的主观能动性作用发挥的程度,是之谓“非道弘人”。这个观点反映了孔子的人本思想,具有唯物辩证的成分。

弘道门两旁是一片葱郁树林,穿过这片树林,第四道大门“大中门”迎面而来。大中门是宋代孔庙的大门,当时称为“中和门”,意为用孔子的思想处理问题都可迎刃而解。初建时三间,至明弘治十三年扩建为五间。明代扩建孔庙改称“大中门”,“大”字意赞孔子的学问是集人类知识之大成;“中”字取“中庸”之意,“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中不偏,庸不易。离开中者,就不是正道,成了邪道、歪门。就是说不左不右,公平正道,向前为中庸。大中门较弘道门长且狭窄,东西两头有绿瓦拐角楼两座,是守卫孔庙用的。今存建筑高9.42米,长20.44米,宽7.49米,三门,系清代所建,乾隆帝御书门匾。

过大中门,即进入孔庙第四进庭院。院落疏阔,古树葱郁,禽鸟翔集。夏天鹳飞鹤舞,白鹭翩翩,冬春鹊鸣雀喧,昏鸦噪晚,显得十分幽深。

下一道大门是同文门,始建于北宋初期,系当时孔庙大门,五间,两侧有回廊;金代成为二门;明代孔庙南扩,北门退居次要地位。此门原名“参同门”,取孔子之德与天地参同之意。因孔子一生从事教育活动,晚年从事整理我国古代文献工作,对我国文化的统一作出了重大贡献,故以“同文”命名。雍正七年,钦定为“同文门”,取《礼记》“书同文,行同论”语意。今门独立院中,周无墙垣,高16.96米,中间辟三门,单檐黄瓦歇山顶,七檩三柱分式木架。

同文门两侧为孔子庙碑。明弘治十三年大修孔庙时,在同文门前建了四座碑亭:洪武碑亭、成化碑亭、永乐碑亭、弘治碑亭。明宪宗在碑文中宣扬孔子的思想是万物各得其所、天下昌明的根本,就好像每天不可或缺的吃饭穿衣。“天生孔子,纵之为圣;生之安行,仁义中正。师道兴起,从游三千,往圣是继。”其书法浑厚庄严,收放得体,碑文撰辞也是历代帝王对于孔子的最高评价。

再往北走就到了奎文阁。古代奎星为二十八星宿之一,主文章。古人把孔子比作天上奎星,故以此名之。奎文阁结构独特,设计巧妙,古时为孔庙的藏书楼。看似二层的结构中,却内藏夹层,结构精巧,玲珑剔透。明二暗三的奎文阁充分利用了空间,对之后的建筑影响较为深远。由于它的特殊结构,使得此阁历经康熙年间的大地震竟能安然无恙。前廊下有石碑两幢:东面是《奎文阁赋》,系明代著名诗人李东阳撰文,由书法家乔宗书书就;西面是《奎文阁题记》,记载着明代正德年间皇帝命礼部重修赐书庋藏的情况。

卓娅说:“我真后悔当时没学汉语。如果学了汉语,就能看懂这些文字,也能增添一些旅游的乐趣。”

边成说:“这里的中国游客都懂汉语。你问问他们,谁明白这碑上写的是什么?”

卓娅说:“你能看懂不?”

边成说:“如果花时间认真看的话,大概能懂七成吧。”

卓娅说:“要想把你们中国话学明白也太难了。”

过了奎文阁,边成和卓娅来到了孔庙中最著名的碑刻群——十三碑亭。此间院落狭长,为第六进庭院,专为保存帝王御制的石碑而建,因此也叫“御碑亭”。其中矗立着十三座碑亭,南八北五,分两行排列。斗栱飞翘,檐牙高啄,黄瓦耀金,栉次鳞比。十三碑亭存有金代碑亭两座、元代碑亭两座、清代碑亭九座,亭内共有唐、宋、金、元、明、清以及民国时期碑刻五十五幢,多是历代皇帝对孔子追谥加封的昭告、拜庙祭祀的祭文和修建孔庙的记事碑。碑刻多以赑屃为趺,碑文的语言则由汉文、八思巴文、满文等多种文字刻成。

相传清朝康熙年间,清圣祖也想要在孔庙修建碑亭,立碑祭孔。为了彰显自己的文治武功,康熙皇帝要求自己的碑亭不可小于其他历朝历代的碑亭。然而由于规模有限,当时的孔庙已经实在难以容纳更大的碑亭。为了能完成康熙的要求,工匠们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创造力,将碑亭的重檐斗拱探到了已有的建筑间隙里,形成了今天被当地人戏称为“勾心斗角”的建筑样式。

康熙的好大喜功不仅致使自己的碑亭极高,而且他造的庙碑也是孔庙中最大的。这块庙碑位于西起第二亭内,是一座螭首龟趺御制石碑。碑高3.8米(含1.5米高的碑首),宽2米,厚0.5米。龟跌高1.2米,长4.8米,宽2.2米,龟跌下水盘方形,四边各长3.6米。方形碑额处用篆书题写“大清皇帝御制阙里至圣先师孔子庙碑”十六个字,共分四行,每行四字。碑身正文用正楷书写,15行,共535字,碑文四周的界栏上刻以精美的龙纹图饰。

公元1684年,康熙皇帝巡幸江南归来,带着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地到曲阜祭孔。为了记录这次祭孔盛典,孔子的第67代嫡孙孔毓圻纂修了《幸鲁盛典》一书,请康熙作序。这与康熙皇帝的心思不谋而合。他特地下旨,从北京西山取石,建造了大清皇帝御制阙里至圣先师孔子庙碑。碑重65吨,石碑裹上棉被,外用黄绫包裹,从北京经过大运河运到济宁,再从济宁走旱路运往曲阜。济宁到曲阜九十里路,那时没有起重设备,冬天在路上泼水成冰,拖拉前行;其它季节,在石碑前铺上圆木,让五百头牛分成两班轮换,拉着石碑一点一点向前走。据说人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将石碑从济宁运到曲阜孔庙。

过了十三碑亭,游客们继续向北,眼前来到大成门。大成门是孔庙最重要的一道门坊,三门并列,黄瓦彩栋。从此门起,孔庙建筑分为三路:中路为大成门、杏坛、大成殿、寝殿、圣迹殿及两庑,分别是祭祀孔子以及先儒、先贤的场所;东路为崇圣门、诗礼堂、故井、鲁壁、崇圣词、家庙等,多是祭祀孔子上五代祖先的地方;西路为启圣门、金丝堂、启圣王殿、寝殿等建筑,是祭祀孔子父母的地方。

“大成”二字出自《孟子》,意赞孔子是一位集大成的思想巨擘。此门曾名“仪门”,宋崇宁三年因大成殿而得名“大成门”。大成门左右分别为金声门和玉振门,门前的龙柱富丽堂皇,门上的匾额为清雍正皇帝的御笔,檐下的雕龙丹陛神圣庄严,门上更有标志阳极之数的108颗黄铜门钉,这一切都呈现出大成门特殊的地位。

进了大成门,在东侧石栏内有一桧树挺立,高约十米,粗可合抱,这就是驰名天下的“先师手植桧”。古桧挺拔高耸,树冠如盖。据记载,古桧原为孔子亲手所植,今存桧树为清雍正十年于古树桩下复生的新枝长成的。这棵树常常作为孔子思想延续的象征。树的东面是明万历年间杨光训于万历二十八年手书的石碑,书体酣畅,深厚有力。

再往北走,一座黄瓦朱柱、十字结脊的重檐方亭迎面而来,这就是杏坛。相传这里曾是孔子聚徒讲学的地方。《庄子·渔父篇》中记载:

孔子游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

如今,当年的情景早已不见,只余一座始建于金代的方亭,亭内藻井以细小斗拱装饰,彩绘金龙,绚丽多姿;亭下有金代党怀英的篆书“杏坛”二字碑及乾隆“杏坛赞碑”;亭四周有石栏围护,四方有甬道可通;亭前石炉雕刻精美,是金代文物。流连期间,仿佛仍旧能听到当年的书声琅琅、琴音绕梁。亭四周遍植杏树,每到春和景明,杏花盛开,灿然如火。孔子后裔六十代衍圣公《题杏坛》诗云:“鲁城遗迹已成空,点瑟回琴想象中。独有杏坛春意早,年年花发旧时红”。

孔子三十岁就开始居家授徒,教授六艺,也就是礼、乐、射、御、书、数,全方位地培养文武双全、境界崇高的翩翩君子。启发式教学、有教无类、因材施教,他的教育理念已经超越了那个时代,在现代依然备受推崇。

边成从杏坛向北望去,只见在高约两米的双层石栏的石基上矗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原来这就是孔庙的主体建筑——大成殿。

大成殿是祭祀孔子的中心场所。殿高24.8米、宽45.78米、深24.89米,重檐九脊,周绕回廊,与故宫太和殿、岱庙天贶殿并称中国现存的古代三大宫殿式建筑。

大成殿最早建于唐代,因宋徽宗尊崇孔子为“集古圣先贤之大成”,遂改名为“大成殿”。大殿前檐下共矗立着十根浮雕水磨大石柱,镂空雕刻,气度非凡,这十根龙柱均高6米、直径0.8米,为明弘治十三年敕调徽州工匠刻制。清雍正二年孔庙大火后重新雕刻。龙柱全为深浮雕,每柱二龙上下对舞,盘绕飞腾,中有龙珠,四雕云雾;柱子上的空闲处还镶着山石波涛。十根龙柱相互对称,各柱之龙,均具变化,雕刻剔透,刀法刚劲,造型生动,无一雷同。阳光照耀下,只见蟠龙飞舞而不见柱石。每当皇帝来此出巡拜祭,龙柱都要用红布包裹,避免禁忌,也表达了对帝王的尊重。殿门两侧为雍正皇帝所书对联:

德冠生民溯地辟天开咸尊首出

道隆群圣统金声玉振共仰大成

门上是题有“生民未有”的匾额。大殿神龛里供奉的是孔子的彩绘塑像,座高3.35米。只见孔子面南而坐,头戴旒冠冕,身穿十二章王服,手捧镇圭,一如古代天子礼制,望来确有万世师表的气度。两旁书有一副对联:

气备四时与天地鬼神日月合其德

教垂万世继尧舜禹汤文武作之师

殿内还镶满了称颂孔子的匾额,诸如“万世师表”、“斯文在兹”、“圣集大成”、“与天地参”等等。其中,“万世师表”是康熙皇帝手书,“斯文在兹”系光绪皇帝书写。

孔子的教育促进了士阶层的发展,奠定了中国世大夫治国的政治格局。孔子死后两百多年的汉代,汉武帝采纳了儒生董仲叔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正式确立了儒学的正统地位。在治国过程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士大夫们对孔子无限尊崇,使孔子获得了“万世师表”、“至圣先师”的尊称,也使一直追随着他的学生获得了极高的地位。

大成殿除供奉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孔子以外,还奉有四配十二哲。“四配”分别为复圣颜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亚圣孟子。孔子像东为兖国公颜回、沂国公孔伋;西为成国公曾参、邹国公孟轲。“十二哲”分别为闵损、冉耕、冉雍、宰予、端木赐、冉求、仲由、言偃、卜商、颛孙师、有若和朱熹。

大殿两侧的东西两庑内,还供奉着159位上自春秋、下至清末的先儒先贤的牌位。先贤以明道修德为主,是儒家所培养的翩翩君子,德高望重,包括孔子弟子、孔子推崇的同代贤人,颛孙师弟子、孟子弟子及宋代理学家,共79人。先贤从祀在文庙大成殿两庑北部,是孔庙祀祭的第三等。先儒以传经授业为主,是将儒家学派发扬光大的先师先圣,从祀在文庙大成殿两庑南部,是孔庙祀祭的第四等。

东庑内供奉的先贤有万章、周敦颐、程颢、邵雍等人,先儒有董仲舒、韩愈、范仲淹、文天祥、王阳明等人;西庑内供奉的先贤有公冶长、左丘明、张载、程颐等人,先儒有诸葛亮、司马光、陆九渊、陆秀夫等人。这些人中,卓娅对诸葛亮最为熟悉,因为她读过俄文版的《三国演义》,她也学着其他中国游客的样子,举手对诸葛亮的牌位拜了拜。

旅游团的游客正要向北继续行进,导游要他们先停下来。他说过一会儿有小型的祭孔表演,建议大家留下来看看。果然,过了不足十分钟,一个身着古装的队伍向大成殿走来。前面有人打着曲柄黄盖,后面的队伍每横排六人,竖排六人,共三十六人。导游说这叫做“六佾舞”。乐舞生每人左手持籥,右手持羽,在各自位置站好。待赞引官口喊“乐奏《景和之曲》”后,开始舞了起来。当然,这里没有正式祭孔时的演奏班子,所以音乐只是用音箱放的。导游介绍说,舞生的每个舞蹈动作造型代表歌词中的一个字,歌声唱完一句,乐曲奏完一节,舞生正好完成一组动作。游客们当然不懂这里的繁文缛节,只是纷纷拿出相机和手机,录像留念,当个热闹。

表演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大家沿大成殿回廊后转,层栏围绕,面前呈现又一座重檐大殿----寝殿。寝殿是供奉孔子夫人亓官氏的专祠,与奎文阁、大成殿并称孔庙三大建筑,位于大成殿之北,也就是孔庙的第八进院落。
    寝殿始建于宋天禧二年,清雍正八年重建。现存的寝殿为清雍正年间所建,重檐歇山,黄瓦覆顶,以游龙飞凤图案组合而成的木雕神龛内置有“至圣先师夫人神位”的牌位。孔子夫人是宋国人,孔子19岁时与她成婚,育有一子一女,大约在孔子66岁时夫人去世。随着孔子被后代君王的不断加封,自唐代开始,便设祠祭祀孔子夫人。早期的神衾内塑有神像,清雍正年间遭受火灾后,重建时改为神主牌位。
    作为孔子夫人,史料中关于亓官氏的记载少之又少。正因为孔子与儒家受到了后代的重视,就像孔子的后裔们达到“安富尊荣”而“同天并老”一样,亓官氏也同样得到了后人的尊重。作为一位女性,她得到了应该得到的一切;然而,就孔庙而言,把她的专祠设在第八进院落,也有取阴阳和谐之意。

过寝殿向北即是圣迹殿。这又是一座单檐歇山顶大殿。圣迹殿是孔庙的最后一座建筑,是专门为存放《圣迹图》而建造的。圣迹殿造型古雅,建于明代万历二十年,由巡按御史何光主持建造。他搜集了有关孔子的画像和文献资料,交由吴郡画工章草补充绘画,并刻成石刻,这就是我国最早的完整石刻连环画——“圣迹之图”。圣迹殿《圣迹图》每幅高38厘米,宽60厘米,文图并茂,共120幅,按照编年体的顺序依次编绘,形象地反映了孔子一生的事迹和思想。此外,殿内还收藏了晋、唐著名画家顾恺之、吴道子等所绘的孔子画像石刻等文物。

圣迹殿的东侧是神庖,为清初所建,原为祭祀孔子前准备牺牲的地方,现已辟为曲阜画像石展馆,存放曲阜及周边地区出土的汉代画像石刻。

至此中路已游览完毕。各旅游团的导游按游客意见有继续游西路的,也有继续游东路的。边成和卓娅这一团选择了东路。

沿东路由北向南一路走去,他们首先来到了崇圣祠。这里是祭祀孔子上五代祖先的地方,始建于明弘治十七年,当时是孔家的家庙。清雍正元年,朝廷开始追封孔子上五代的祖先,将他们皆封为王爵,并赐名“崇圣祠”。

崇圣祠旁立有两块孔氏的家谱碑,第一块立于明代,上面刻有孔子五十四世孙孔拂的世系族谱,形如石槽,收入了孔拂十二世的孙裔;第二块立于元代天历二年,刻的是孔子至四十二代孙的孔氏族谱。

再往南走,迎面一壁孤立,形同壁照。前有石碑,填红隶书曰“鲁壁”二字。此壁原为孔子故居的墙壁。秦始皇焚书坑儒时,孔子第九代嫡孙孔鲋将书偷藏在此壁内。汉武帝时鲁恭王拆除孔子故居时,在墙内发现了《论语》、《尚书》、《孝经》等古文竹简。到了明代,为纪念孔鲋保存儒家经典,后人才修了这面象征性的墙壁,刻此石碑,立于此处。碑中的“壁”字上多了一点,体现了壁中藏书的寓意。千百年来,无数人信仰并维护儒家思想,而鲁壁正是这种传承和维系的象征。

鲁壁西面是孔宅故井。井水“既清且渫”,被称作“圣水”。明朝正德年间在此修栏立碑;清乾隆十三年,高宗祭孔时撰《故井赞》,并于井西刻碑建亭。

众游客继续向南迤逦而行,来到一座五间大殿,这就是诗礼堂了。孔子曾教育儿子孔鲤说:“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后人因建此堂,以为学习诗礼之所。诗礼堂正殿五间,绿瓦朱甍,彩绘斗拱。最初建于明弘治十七年,后几经改建,始有今日规模。清初孔尚任曾在此向清帝玄烨进过经书。堂中悬挂着一副楹联:

绍绪仰斯文识大识小

趋庭传玉教学礼学诗

为乾隆皇帝题写。卓娅不明白对联讲的什么内容,边成告诉他说,上联是说要继承传统文化,认识大小尊卑的区别;下联是说孔子的儿子传承其父崇高经典的教诲,既学周礼又学《诗经》。

院中堂前有一株唐槐,根柯蟠结,枝繁叶茂;两株宋银杏树,亦千年之物,浓荫半亩,春华秋实,雌银杏至今仍硕果累累。院东厢为礼器库,是存放祭祀器物的库房。祭祀前,赞礼生就在此院中演习礼仪。

出了诗礼堂,导游带领众游客陆续离开孔庙,来到孔府。

孔府实名“圣府”,位于孔庙东侧。孔府九进庭院,三路布局,是一座典型的中国贵族门户之家,有号称“天下第一人家”的说法。孔府是孔子嫡系长期居住的府第,也是中国封建社会官衙与内宅合一的典型建筑。

孔府有前厅、中居、后园之分。正门坐北朝南,迎面是一个粉白的大照壁,门前左右两侧有一对两米多高的圆雕雌雄石狮。红边黑漆的大门上镶嵌着狻猊铺首,大门正中上方高悬着蓝底金字的“圣府”匾额,相传为明相严嵩手书。门两旁明柱上,悬挂着一副对联:

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

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

此联相传是清书法家纪昀手书。

穿过第一进院落,众人来到了二门前。二门建于明代,门楣高悬明代诗人、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手书“圣人之门”竖匾,下有阀阅承托,门柱有石鼓夹抱。正门左右各有腋门一座,耳房一间。在封建社会,平时只走腋门,正门不开,以示庄严。

二门过后是一道屏门,建于弘治十六年。门为木构,四周不与垣墙连属,独立院中,类似遮堂门。屏门顶覆灰瓦。门楣因悬明世宗亲颁“恩赐重光”匾额,故称“重光门”。门的四根圆柱下有石鼓夹抱,上面承托着彩绘的屋顶,前后各缀有四个倒垂的木雕贴金花蕾,故又称“垂花门”,在建筑工艺上很有研究价值。过去,重光门平时是不开的,每逢孔府大典、皇帝临幸、宣读诏旨和举行重大祭孔礼仪时,才鸣礼炮开启。重光门因独立院中,把前院和后院隔绝开来,所以又叫“塞门”。据说这样的塞门一般官宦人家是没有资格建立的,只有封爵的“邦君”才能享受此荣,故《论语·八佾》中有“邦君树塞门”的记载。重光门两侧的东西厅房,是孔府仿照封建王朝的“六部”而设立的六厅。

穿过第二进院落,大家来到了孔府的大堂前。大堂是衍圣公宣读圣旨、接见官员、申饬家法族规、审理重大案件,以及节日、寿辰举行仪式的地方。厅堂五间,进深三间,灰瓦悬山顶。檐下用一斗二升交麻叶斗拱,麻叶头出锋,座斗斗欹,具有明代风格。大堂中央有一绘流云、八宝暖阁,正中的太师椅上披铺一张斑斓虎皮,椅前狭长高大的红漆公案上摆着文房四宝、印盒、签筒。大堂正中悬挂着一个“统摄宗姓”匾,上刻清世祖顺治六年谕旨,要衍圣公“统摄宗姓,督率训励,申饬教规,使各凛守礼度,无玷圣门”,规定了衍圣公在孔氏家族中的种种特权。

堂内两旁及后部陈列着正一品爵位的仪仗,如金瓜、朝天镫、曲枪、雀枪、钩连枪、更鼓、云牌、龙旗、凤旗、虎旗、伞、扇等,还有一些象征其封爵和特权的红底金字官衔牌,如“袭封衍圣公”、“光禄寺大夫”、“赏戴双眼花翎”、“紫禁城骑马”、“奉旨稽查山东全省学务”等,每当衍圣公出行时,都有专人执掌,以示威严。

大堂之后有一通廊与二堂相连,两堂呈“工”字形。通廊内有一条大长红漆凳,俗称“阁老凳”。据传,明代权臣严嵩被劾将要治罪时,曾到孔府来托其孙女婿衍圣公向皇帝说情,他在这条板凳上坐了两个时辰,也没有得到主人的答允。“坐冷板凳”一词即由此而来。

边成和卓娅穿过第三进院落,来到了二堂门前。二堂也叫“后厅”,是衍圣公会见四品以上官僚及受皇帝委托替朝廷考试礼学、乐学童生的地方。室内正中上、下挂着“钦承圣绪”和“诗书礼乐”的大匾,两旁立着几块石碑。其中慈喜太后手书的“寿”字碑、“九桃图”、“松鹤图”等,是光绪二十年衍圣公孔令贻及其母、其妻专程赴京为慈喜祝寿时赏给的。二堂两头是梢间,东为启事厅,西为伴官厅。

第四进院落后是三堂。三堂也叫“退厅”,是衍圣公接见四品以上官员的地方,也是他们处理家族内部纠纷和处罚府内仆役的场所。此院的东西配房各有一进院落:东为册房,掌管公府的地亩册契,内为司房,掌管公府的总务和财务;西为书房,为当年公府的文书档案室。

三堂之后有道禁门——内宅门与外界相隔。此门戒备森严,任何外人不得擅自入内。清朝皇帝特赐虎尾棍、燕翅镗、金头玉棍三对兵器,由守门人持武器立于门前,有不遵令擅入者“严惩不贷”。门后是孔府的内宅部分,亦称内宅院。内宅院和外面的联络通过两边的耳房的值班人员。房门上面现在能看到一些人名,是当年专门在内宅门负责传事的差役,一种叫差弁,一种叫内传事,都有十几个人,轮流值班,负责内传外达。旧时,孔府内用水要靠水夫从外面运来。由于挑水的挑夫都是男性,所以他们是不能进入内宅的。内宅门西侧有一个水槽,叫做“石流”,它穿墙而过,挑水的挑夫把水倒入石流,水穿墙而过,流入墙内的水槽,里面有女佣接水,用以供应内宅。

“边成!边成!”

边成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叫自己。他回头一看,不由得喜出望外。原来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傲骄龙,不知为何竟在此相遇。

“我看背影像你。真的是!”傲骄龙高兴地说。

“你也来旅游?”边成问。

“是这么回事”,傲骄龙解释说,“兄弟去年不是考上公务员了吗——”

“你考上公务员了?”不知是出于意外还是兴奋,边成竟打断了对方的话。

“是啊!我考到花江市了。”

“什么单位?”

“市农委。”

“工作很轻闲吗?”边成的语气中不由透出几丝羡慕。

“先别说工作了,”傲骄龙说,“你不把身边的美女为我作一下介绍?”

“噢,不好意思,”边成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卓娅,这是我的大学同学叶费姆。”

卓娅同傲骄龙握了握手。傲骄龙也将自己身边的两位俄罗斯朋友向卓娅和边成作了介绍。这两位朋友都已年过七旬,是从莫斯科来的农业教授,他们是以专家身份到花江市作农业技术交流的。

这时游客们已经走过第五进院落,来到了前上房。首先挡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座门壁,导游说它叫做“贪照壁”。壁上有一幅很大的画,画着一个状似麒麟的动物,名叫“贪”,也有人考证说叫“饕餮”。总之,这是传说中天界的神兽,长相怪诞凶恶,生性贪婪异常,能吞金银财宝。尽管在它的脚下和周围都是宝物,甚至连“八仙”的宝物都据为己有,但它并不满足,还瞪着两只闪烁着贪欲光芒的眼睛,遥望着茫茫大海上升起的一轮红日,希图把它一口吞下去,真可谓是贪得无厌了。

据说过去官宦人家,常常将此画绘在容易看到的地方,借以提醒自己,勿生贪贿之心,保持清正廉洁。孔府将这幅画画在此处,是告诫子孙不要贪赃卖法,也算是一条重要家训吧。当年孔府历代衍圣公出门时,每次都要在此驻足观看此画,并有人高喊:“衍圣公过贪门了——”。所以在当时孔府历代做官的,都能以此为戒,保持廉洁奉公的为官之道。

“看见没,兄弟,你可要保持廉洁啊!”边成同傲骄龙开玩笑似地说。

傲骄龙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想贪也没有机会。甭说贪,正经活都不给你安排。衙门里流行一句话,叫做‘不跑不送,原地不动。’我也不想当官,我想闲时多看点书,提升一下自己,没想到这都不行。这不,自从上次政府换届,纪委经常到各单位暗访。如果发现你在读同工作无关的书,二话不说,用摄像机把你拍下来,然后找你的领导说话。”

“看书也违纪吗?”边成有些不解。

“像我们单位,看农业方面的书可以。如果看《三国演义》,就属违纪。我有个同事,他在准备自学考试,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纪检书记都不让。”

“马克思主义政党学《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算违纪?我理解不了,”边成一边说一边摇头,“那如果领导不给安排工作难道就静坐在那里念佛吗?”

“你可以读党报啊!读党报不违纪。”

贪壁正北迎面就是正厅七间,是孔府主人接待至亲和近支族人的客厅,也是他们举行家宴和婚丧仪式的主要场所。前上房内正中高悬“宏开慈宇”的大匾,中堂之上,挂有一幅慈禧亲笔写的“寿”字。

室内有古家具、文物古玩。东侧间,陈列着乾隆皇帝送给孔府的荆根床椅;桌上放有同治皇帝的圣旨原件,还有明代景泰蓝;中间桌上摆设着一大套满汉餐具,共四百余件。

西里间,为孔子七十六代孙衍圣公孔令贻签阅文件的地方,桌上放有文房四宝,书架上还陈列着儒家经书和孔氏家谱。前上房院的东西两侧各有五间配房,是孔府收藏日用礼器的内库房和管帐室。

“你这次是公出吗?”边成同老同学边走边聊。

“是公出。这两位老专家本来是由市人事局下属的外国专家局负责接待的。外专局没有俄语翻译,于是就向市里要人,上面将我借给他们用几天。他们在花江市指导了将近一周,现在工作结束了,他们提出要到曲阜来看看。今天游览过后我就送他们去北京,从北京他们就回莫斯科了。”

“他们来指导中国农民种地吗?”边成问。

“指导什么?每天就是走过场:到田地里拍几个镜头,或者开个小讲座,然后就是吃吃喝喝。有的农户真的提出了问题,也听不到他们的回音。市里每年就是有这笔款项,不花掉不行。我在下面一个村里真遇到一个农妇就种瓜技术提出了问题,可是半天时间这个县的工作就完事了,谁去理会农妇提的这个问题呢?为此,我还作了一首诗,来讽刺这件事。我是这样写的:

才离酒家入农家,山珍河味口无暇。

村头农妇翘首望,只待回音学种瓜。

我每天陪他们大鱼大肉地吃,这一周下来,我感觉体重都增加了。”说到此处,傲骄龙不由直摸自己的肚子。

“毕竟这份工作轻闲嘛。”边成又将话题绕了回去。

“是轻闲,可是没有存在感啊。人生价值怎么体现呢?还不如你,起码能为国家的进出口事业做点微薄的贡献。”

“也没做什么贡献,”边成叹了口气,说,“到现在连一车木头也没发回来。”

此时一行人已来到前堂楼。这是一座七间二层楼阁,室内陈设布置仍保持着当年的原貌。中间设一铜制暖炉,为当时取暖的用具。东间的多宝阁内摆设着凤冠、人参、珊瑚、灵芝、玉雕、牙雕等。里套间为孔令贻夫人陶氏的卧室,再里间是孔令贻两个女儿的卧室。堂内书有七十七代孙衍圣公孔德成的条幅:

圣人之心如珠在渊

常人之心如瓢在水

边成说:“骄龙,你现在在衙门工作,一定要像这副对联说的那样,将心沉下来,学会清心寡欲,等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机会。”

傲骄龙笑了笑,说:“我的心就像瓢一样,怎么沉也沉不下去。说不定哪一天,我就给他来个‘挂印封金’,然后千里找你,你可得收我!”

边成无奈,只得唯唯答应:“我收你,我收你。”

边成所在的团同傲骄龙的团走的路线不完全一致,二人谈至此处握手作别。

过第七进院落后是后堂楼。后堂楼院是二层前出廊的七间楼房,东西两侧有二层前出廊的配楼各三间。这里是孔子七十七代孙、衍圣公孔德成的住宅。堂中陈列着孔德成结婚时的用品,以及当时友人赠送的字画和礼品。东里间为当时的接待室,摆设着中西结合的家具,体现出时代的风格。里套间是孔德成和夫人孙琪芳的卧室,东墙上的镜框内镶有孔德成夫妇及儿女的合照。后堂楼西边的两间是孔德成的奶妈及结婚时北京来的伴娘居住的地方。

东配楼又称“绣楼”,是当年府内女工做刺绣活的地方,现仍保存当年的部分用具和丝绣材料。孔府的刺绣属鲁绣的范畴,历史上鲁国的纺织业较为发达,以鲁缟闻名于世,所以鲁绣还是比较精美的。

西配楼是招待内客亲属的地方。两棵十里香树点缀着院落,令此院更添高深清雅。

后堂楼西边还有一座楼,为佛堂楼,是衍圣公烧香拜佛的处所。后堂楼之后还有五间正房,叫做后五间,位于此进院落之后,也就是孔府的第八进院落,旧称枣槐轩,原是衍圣公读书的处所,清末成为女佣的住宅。

再往前走就是孔府的后花园了。后花园占地五十余亩,建于明弘治十六年,重修扩建孔府时同时修建,由李东阳监工设计。孔府花园前后三次大修,其间还有中修和小修,因此花园越修越大,至今占地已有十余亩之大。中有山、水、林、曲桥、花坞、水榭、喷泉,还有水中石岛、乘凉的花厅、敬花神的石坛、赏月的凉台、焚香读书的坛屋等。

孔府后花园又名“铁山园”。院内虽然没有铁山,却有形似山峰的铁矿石,传说是从天而坠的陨石落在院子里,吸收了天地精华,渐渐长大,象征着孔府的兴盛发达。

作为持续两千多年的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孔氏家族所依靠的不仅仅是一位圣贤先祖,同时也有每一代孔家人的奋斗。孔子后人中较有名的有第20代孙、著名的“建安七子”之一、东汉文学家孔融;第32代孙、唐代著名经学家孔颖达;第64代孙、《桃花扇》作者孔尚任等等。

游完孔府,时间已过了晌午。众游客有的已经直叫肚子饿了。导游找了一家饭馆,安排大家集钱凑桌,简单地吃了一顿。

用过饭后,导游安排大家乘车来到了孔林。从曲阜城北门到孔林大门是孔林神道。神道较长,所以导游安排大家坐着观光的电动三轮车来到孔林。

孔林的第一个景点是位于神道正中的“万古长春”坊。此坊建于明万历年间,清雍正时加固重修,石质结构,六柱五间五楼。“万古长春”意喻孔子的思想永世流传。石额上二龙戏珠,双凤飞舞,花团锦簇,祥云缭绕,还有麒麟、骏马、斑鹿等瑞兽相伴。

走过“万古长春”坊,穿过“至圣林”的牌坊,这才正式进入孔林内部。整座墓园被洙水河横穿,据传说,这条河是秦始皇下令挖掘的。河上架有洙水桥,洙水桥的南侧、孔子墓轴线的最南端,有一座精致的石坊,这就是“洙水桥”坊。此坊四柱三间,石质,四柱均为冲天八楞式,柱顶各有圆雕石兽,独角披麟,仰天蹲座。明间额坊雕刻“洙水桥”三个正书大字,二次间均浅刻二龙戏珠,造型简朴庄重。此坊于明嘉靖二年由山东巡抚陈凤梧建立。正面刻有“大清雍正十年重修”几个字,是把原年款除掉后刻上的,有明显的痕迹。西次间的石额枋和屋脊并石兽边柱于1951年修复时已更换。

洙水桥北部不远处是祭孔时摆设香坛的享殿,也就是每次祭孔大典的起点。通往享殿的甬道上,望柱、文豹、角端、翁仲夹道而立,庄严守卫。据说在孔子生前,文豹和角端就围绕在他身边陪伴辅佐他。在孔子死后,它们也要伴随孔子,守护他的墓园。

享殿背后的园子里就是孔子墓了。孔子墓以马鬣封这种独特尊贵的筑墓形式建造,显示了后人对孔子的无限尊重。墓前的矮墙遮住了“大成至圣文宣王”中“王”字的最后一横,避免了帝王前来祭奠时的尴尬,这也体现了孔家后人的礼教恭谨与机智聪明。孔墓左边是他的儿子孔鲤之墓,前面是他的孙子孔伋之墓,这一种墓林布局形式引喻挟子抱孙,其乐融融,用以鄣显儒家所倡导的社会构想——以家为基本单位,以孝悌为伦理基础。

圣人辞世时,众弟子悲痛欲绝,守墓三年,共同缅怀先师。三年后,子贡仍舍不得离去,又继续守墓三年。后人为纪念此事,在孔子墓西建庐三间,立碑一座,题为“子贡庐墓处”。相传他的哭丧棒也长成了参天大树,被称为“子贡手植楷”。此树在明代枯死,如今仅存树桩。

想要来此祭拜孔子的不仅有他的弟子、后人,更有历代的帝王。如今孔子墓的东侧仍立有宋真宗、清圣祖、清高宗三座驻跸亭,作为帝王祭拜孔子的见证。孔子弟子及后人在孔子墓地周围栽种了很多珍奇草木,形成了今天郁郁郁葱葱、鸟语花香的孔林。存活至今的古树有两万余株。现在的孔林主要分为明墓群、清墓群两大部分。孔子的许多后代都埋葬在这里,共有墓冢十万余座,墓碑三千六百多块。

导游告诉大家,有五类姓孔的人去世后不允许埋入孔林:

第一类:夭折的孩子。孩子如果未满十八周岁而死,因为他们没能为国尽忠,也没能为父母尽孝,所以不允许埋入孔林;

第二类: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和娶不上媳妇的光棍儿,因为古训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第三类:嫁出去的姑娘和倒插门的女婿,因为他们属于外姓人了;

第四类:看破红尘遁入空门的,包括和尚、道士、尼姑,因为他们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

第五类:作奸犯科、贪赃枉法的孔氏后人,因为他们给祖宗的脸上抹了黑。

曲阜当地人将以上规矩戏称为“五孔不入”。

孔林中有一处牌坊格外独特——鸾音褒德坊。此坊为纪念孔子第72代孙孔宪培的夫人于氏而立。于氏事实上是乾隆皇帝的女儿,由孝贤纯皇后所生。据说,格格脸上有块主灾的黑痣,破灾的唯一办法是将公主嫁给比王公大臣更显贵的人家,那也就是非孔家莫属。为了避开满汉不通婚的清代民族隔离政策,乾隆将女儿寄养在中堂大人于敏中的家中,以于敏中女儿的名义嫁给孔家,因此后人称她为于夫人。

孔子曾说,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在他的心中,并没有狭隘的国族概念,而是一种对不同民族和文化的宽广包容。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伟大,而是他所传承的华夏文明的广阔。

上古2500年文明的深厚底蕴,孕育了孔子所代表的儒家,而儒家塑造了其后2500年的中国文化内涵。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是孔子肩负起了承前启后的历史重任。儒家思想作为一种普世的精神动力,深刻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无论是温、良、恭、俭、让,还是仁、义、礼、智、信,孔子教会人们用唾手可得的生活方式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境界。拥有这种境界,在礼坏乐崩之际,可以担负起家国复兴的责任;在富强昌盛之时,可以避免骄奢淫逸的堕落。正是因为这样,古老的中华文明才能在无数的战争与异族侵略中全身而退,也能在物质极度丰富的奢糜盛世中遗世独立,成为今天世界上唯一幸存的文明古国。孔子的故乡曲阜因而也成为了中国人精神素养的中心与源头。2500年来,无论战火烽烟,人们总是竭尽所能地维护这里。他们维护的不是建筑本身,而是通过维护神圣建筑维系了古老悠久的精神信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35章 圣人之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