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嵩县志卷二十二 宅 坊 亭 墓
发表时间:2014-08-17 点击数:1175次 字数:

嵩县志卷二十二   邑令临泉康基渊纂修

宅 坊 亭 墓

表里图墓,贤其人也。伊阙、陆浑间名贤代作,今其人不可见。抚其遗迹,想见其人与其行,事备著于篇,以昭往迹、诏来者。

孔丛子宅 在古神阴乡,今海角村,有孔庙一区,即其故宅也。按孔氏谱,孔丛子名鲋,字子鱼,先师九代孙。秦始皇将焚书,鲋知之,与弟腾及树藏书于祖堂壁中,隐嵩山之阳,建家庙,塑圣像其中,教弟子百余人。陈涉征为博士,六旬以目疾辞。著书二十余篇,名《孔丛子》,卒于陈下。元末五十二代孙溢涌避兵嵩孝感村,重修其庙,遂家焉。嵩之孔族自此始。国朝顺治四年复六十四代孙尚显为奉祀生,衍桧、兴宗承继。今孔兴宗付尚存。

胡昭宅 后汉处士,在陆浑。

梁肃宅 在伊水南,今犹名梁家屯。

李素宅 唐河南少尹,在万安,今犹名李家屯。

元德秀宅 唐鲁山令,在元里村,墓在宅之南冈。

程伊川宅 大中公居洛之履道坊,崇宁二年先生迁居龙门之南耙耧山下,今后裔奉祀于此。张汉诗:拜访程门近,吾师百世同。立忘深夜雪,坐觉有春风。学想濂溪后,道传洛水中。遗书行且诵,仰止见维嵩。

两程故里坊 程里东。

道接孟氏坊、学贯濂溪坊 两程祠外。

少保坊 为王古宝建。

御史坊 为董相建。

玉堂秘史坊 为王守诚建。

三世承恩坊 为汪建。

褒德坊 为董敬建。

大夫坊 为董选建。

进士坊 为董遂建。

纯孝坊 在莘渠,为杜端建。

贞节坊 为董遂妻张氏建。

孝子坊 在中溪,为庠生姜人龙建。

升平人瑞坊 为百四岁民张见龙建。

彰善坊 乾隆六年奉文建。

节孝坊 通县二十有二,详载列女。

百合园坊 知县康基渊建。

前亭 见《水经注》,即泉亭也。服虔曰:在伊阙南。

服虔曰:亭在高都南。

垂亭 杜预注:周地河南新城县有垂亭。

立雪亭、春风亭 并存两程祠内,裔孙程宗昌建。

水心亭 在莘渠,南望九皋,东临伊浦。唐祖咏诗:昼眺伊川水,岩间霁色明。浅沙平有路,流水漫无声。浴鸟沿波聚,潜鳞触钓惊。更寻春岸去,幽意满山楹。

长乐亭 《汉书》:在陆浑县南。

乐游亭 在象山下,北为玩易堂。伊川陆浑乐游诗:东郊渐微绿,驱马欣独往。舟萦野渡时,水落春山响。身闲爱物外,趣动谐心赏。归路逐樵歌,落日寒山上。

伊川亭 《金史》。

怀德亭 元李贵,字怀德,隐居三涂,结亭山侧。

击壤亭、弄瓦亭 并在邵子祠内,御史李兴建。

敬一亭 在学宫内。

仁知亭、乐寿亭 并在署内,今废。

百合亭 在西郊,知县康基渊建。

伊姑冢 空桑涧南,山涧幽窅,一冢巍然,方五亩许,世传为伊尹母墓。

秦王冢 在罗村南,水晶山下,上有秦王寨,文献无考。

韩王墓 德亭西五十里,仰天池山下,众峰攒秀,一涧潆洄。世传为韩王墓。或战国韩君也。

葛将军墓 葛寨西,相传汉时人,仕为监军大将军。

后梁太祖墓 在古城西,后唐庄宗猎伊阙,令从者拜太祖墓,即此。

后梁少帝墓 在太祖墓北。

梁肃墓 毗五世孙,唐翰林学士,在莘渠,大方数亩,今犹称学士墓。

元德秀墓在陆浑山麓,时以鲁山德、李华铭、颜真卿书、李阳冰篆为四绝碑。

元结墓志铭:天宝十三年,元子从兄、前鲁山县大夫德秀卒。元子哭之哀,门人叔盈问曰:“夫子之哭从兄也,不亦过乎礼欤?”元子对曰:“汝知礼之过而不知情之至也。”叔盈退谓其徒曰:“夫子之哭从兄大夫也,兼师友之分,宜乎过。”元子闻之,召叔盈谓曰:“吾诚哀过,非汝所云也。元大夫弱无所因,壮无所专,老无所存,死无所余,此非人所能。常情所耽溺、喜爱,似可恶者,大夫无之。如戒如惧,如憎如恶,此其无情,然非有心士君子知焉,不知也。吾今之哀,汝知之焉,而不知也。呜呼,元大夫生五十余年而卒,未尝识妇人而视锦绣,不颂之何以戒荒淫侈靡之徒也哉?未尝求足而言利、苟词而佞色,不颂之何以戒贪猥佞猸之徒也哉?未尝主十亩之地、十尺之舍、十岁之童,不颂之何以戒占田千亩、室宇千柱、家童千指之徒也哉?未尝完布帛而衣、具五味而食,不颂之何以戒绮纨梁肉之徒也哉?於戏!吾以元大夫德行遗来世慎独君子、直方之士也欤。”

李华墓碣铭:唐天宝十三年秋七月二十九日,鲁山令河南元公终于陆浑草堂,春秋五十有九。服名节者,无不痛心。呜呼!堂中惟篇简、巾褐、枕履、琴杖、箪瓢而已。堂下有接宾之位,孤侄、孤甥受学讲习之所。过是而往,无以送终。高名之士陆浑尉梁国高潭,赠以清白之俸,遂其迁葬。以明月十三日窆于所居南冈,礼也。公讳德秀,字紫芝,延州使君之子,后宗拓跋叶易姓为元,公其裔也。世有明哲,承而述之。幼挺全德,长为律度。粹体和气,与道为一,视色知教,不言而信,大易之易,黄老之清静,惟公备焉。延州即世之后,昆弟雕落,慈亲羸老,无小无大,仰给于公。及中府贡如京师,不忍离亲,躬负安人往复千里,以才行第一,进士登科。丁艰,声动悲心,貌过苴,刺血画佛像、写佛经,以不赀之身,伸罔极之报。食无盐酪,寝无茵。昔年,先人未于兆,身迫当室,缄未忘之哀。参调来任,铨试超等,补南和尉官,步履以至任所。上闻,授左龙武录事参军。因坠伤足,乐正之忧,愀然满容。以甥侄婚姻为念,受署鲁山令,痼疾少能趋拜,前后长吏佥以客礼待之。尝获强盗未刑,属滨山之乡称猛兽为害者。盗请于廷曰:“感明府慈仁,愿杀兽赎罪”。公诺而许焉。寮佐坚请,公无变意。众不能破强从之。盗果尸兽复命,吏人老幼咨嗟振动,发于廷寺,播於四邻,则政化之行于强暴也。公自幼居贫,素服齐斩,故不及亲而娶。既孤之后,单独终身。人或以绝后谕焉,对曰:“兄有息男,不旷先人之祀”。居官所得俸禄悉以经营葬祭,衣食孤遗。代下之日,柴车而反。南游陆浑,考一亩之宅,发笥求直,唯匹帛焉。居无扃钥墙藩之饰,存心养生济物,从其所好。时属歉岁,浃旬无烟,弹琴读书,不改其乐。好事者携酒食以馈之,陶陶然脱遗身世,涵游道德,扶世功教而栖灏气中,古以降,无公比焉。知我者,希晦而不耀故也,是宜为国老叟持道佐世,而羔雁不至,杀于空山,可胜恸哉!撰著文章,根玄极则道演,寄性情则玄微。我思善人则“澧水”,多能而深则“广吴子”,观乐旷达而妙则“岘显”,穷于命则“蹇士赋”,可谓与古同辙,自为名教者也。是宜恶万金之藏,鄙十卿之禄,贵富之辨,吾得其真,至哉!元公越轶古今,冲邃真纯,胎胚陆浑,师范生灵。凡与咏吟,慕遗高风,谥曰“文行先生”,从古表今,以垂后世也。夫诔德铭功,厥义有三,上以阐神明,中以铺光烈,下以耸众庶。斯文之作由之而永垂也欤!遂为之铭,铭曰:天地元醇,降为仁人。韫粹韬精,凝和葆神。道心玄微,消息诎伸,仰戴袭光,磨而不磷。纵翰翔风,蜕迹脱尘。今则已矣,及吾无身。仰德如在,瞻贤靡因。恤哉礼思,涕泣铭陈。

鞠承之墓碣后(宋罗山县令汝阳人)鲁山墓碣在陆浑南四里,唐人以事、辞、书、篆非常,谓“四绝碑”。自五代乱离,陆浑县废,此地萧条,蔚为林莽,人迹罕至者数十百年。始为王氏占籍,遂披榛辟路,表而出之。固已经原燎侵烁,剥裂几断,读之十得三四。欲完补敝坏,厥路无由。治平元年秋,虞曹五君来治南伊,览之重惜其事。力访旧本,将欲再刊。后二年乃得之於文安宋公之家,体画备全,风烈如在。即尽法规模,建斯石于县宇。又以元次山尝撰墓石,今不存。因复刊书于后,庶尽余懿意。物有兴废,虽在时数,然非好古君子,其能藏之甚久,而求之即获耶?既以增潜德之孤光,成前修之深志,举坠敦教,亦足以见喜好之所存也。
知县康基渊诗:

横岭倚云见古城,葱茏佳树一林清。行行遥指大夫宅,绿野无人芳草生。

寂历空山斗室横,篱垣不具忘情。偶然化作双凫去,去往无心吏隐并。

说法山中现宰身,熙熙屋已回春。无言成信豚鱼格,犴狴犹归尸虎人。

联歌九殿深,匹夫忘节圣贤心。孤臣独有回天力,水濡火焚两不侵。

月照空床一世痴,不将箕帚易盘。闲庭燕子时来去,人向青山采石芝。
    陶然入醉动微吟,尔我忘形共古今。吟罢不知明月上,白云拂袖理瑶琴。

物外有身聊寄生,适来何事欲知名。溷溷墨墨还初地,到此方知眉宇清。

天下人羞不识君,思君不见隔埃氛。碑传四绝人何处,一路香见似许闻。

李素墓 唐河南少尹,墓在鸣皋山下。

韩愈墓志铭:元和七年二月一日,河南少尹李公卒,年五十八。敛之三月某甲子葬河南伊阙鸣皋山下。前事之月,其子道敏哭再拜,授使者公行状,以走京师,乞铭于博士韩愈曰:“少尹将以某月日葬,宜有铭。其不肖嗣道敏杖而执事,不敢违次,不得跣以请。”愈曰:“公行应铭,法子又礼葬,敢不诺而铭诸。”公讳素,字某,生七岁丧其父,贫不能家。母夫人提以归,教育于其外氏。以明经选主虢之宏农簿,又尉陕之芮城。李丞相泌观察陕、虢,以材署运使从事。以课迁尉京兆鄠(户),考满,以书判出其伦,选主万年簿。而母夫人固在,食其禄。母夫人卒,三年,改尉长安,选监察御史。奏贬九卿一人,改詹事丞,迁殿中侍御史,由度支员外郎迁令万年。公主夺驿田,京兆尹符县割畀之。公不与,改度支郎。中使侍郎介恃不礼其属大夫、士,擅喜怒赏罚,公独入让,不受。刘辟平,上以蜀赏高崇文,尚书省以崇文幕府争盐井,因革便不便,命公使崇文。崇文命幕府惟公命从,即其日事已,疏奏。侍郎外称其能,竟坐前敢抗已。衢州饥,择刺史,侍郎曰:“莫如郎李某。”遂刺衢州,至一月迁苏州。李前反,权将之戍诸州者。刺史至,敛手无敢与敌。公至十二日,反,公将左右与贼战州门,不胜,贼呼入。公端立责以义,皆敛兵立不逼。命械致公军,将斩以徇。及境,适败缚,公脱械还走州,贼急,卒不暇走死。民抱扶迎,尽出。天子使贵人持紫衣、金鱼以赐。三年州称治,拜河南少尹,行大尹事。吕氏子炅弃其妻,著道士衣冠,谢母曰:“当学仙王屋山。”去数月复出。间诣公,公立之府门外,使吏卒脱道士冠,给冠带送付其母。黜守令二人,以赃减民赋钱,岁五十万,请缓民输期一月。诏天下输皆缓一月。公一断治,不收声,事常出名上。曾祖宏泰,简州刺史,祖乾秀,伊阙令,父燮,宣州长史,赠绛州刺史。母夫人,敦煌张氏,其舅参有大名。公之配曰彭城刘氏夫人。夫人先卒,其葬以夫人(配享,附祭),夫人曾祖曰子元、祖曰,皆有大名。公之子男四人,长曰道敏,举进士,其次曰道枢,其次曰道本、道易,皆好学而文。女一人,嫁苏之海盐尉韦潜。自简州而下,皆葬鸣皋山下。铭曰:“彼高其上,而坎其中,以为公之宫,奈何乎公!”

三王冢 县东三王庄,唐时、忠、恕兄弟三人皆以文学名。与韩愈友善,时称“三王”,今三冢并废。

在古城。杜甫诗:远闻房太守,归葬陆浑山。一德兴王后,孤魂久客间。孔明多故事,安石竟崇班。他日嘉陵涕,仍沾楚水还。

宋儒邵雍墓 在紫荆山下,先生之亲墓亦在焉,距祠四里许。明宣德年葺,后圯。乾隆六年知县徐玑重修,布政使司赵城记。

程明道墓志铭:熙宁丁己孟秋癸丑,尧夫先生疾终于家,洛之人吊哭者相属于途。其尤亲且旧者,又聚谋葬事。先生之子泣以告曰:“昔先人有言:‘志于墓者,必以属吾伯淳。’”噫,先生知我者,以是命我,何敢辞,谨接。邵氏姬姓,系出召公,故世为燕人。先生曾祖讳令进,以军职逮事艺。祖始家衡、漳,祖讳德新,父讳古,皆隐德不仕。母李氏,其继杨氏。先生之幼从父徙共城,晚迁河南,葬其亲于伊川,遂为河南人。先生生于祥符辛亥,至是盖六十七年矣。雍,先生之名,而尧夫其字也。娶王氏,伯温、仲良,其二子也。先生之官初与遗逸试,将作监簿,后为川团练推官,辞疾不赴。先生始学于百泉,坚苦刻励,冬不炉、夏不扇、夜不就席者数年,卫人贤之。先生叹曰:“昔之人尚友千古而吾未尝及四方,遽可已乎?”于是走吴适楚,过齐鲁、客梁晋,久之而归,曰“道其在是矣”,盖始有定居之意。先生少时,自雄其才,慷慨有大志,即力慕高远,谓先王之事为必可致,及其学益老,德益邵,玩心高明,观天地之造化、阴阳之消长,以达乎万物之变,然后颓然其顺、浩然其归,在洛几三十年。始也,蓬荜环堵,不蔽风雨,躬爨耕以养其父母,居之裕如。讲学于家,未尝强以语人而就问日众。乡里化之,远近尊之,士人之过洛者,不之公府,必至先生之庐。先生之德器粹然,望之可知其贤。然不事表,不设防畛。正而不谅,通而不,清明坦夷,洞彻中外。接人无贵贱亲疏之间。群居燕饮,笑语终日,不取甚异于人,顾吾所乐何如耳?病畏寒暑,常以春秋时行游城中,士大夫家听其车音,倒屣迎致,虽儿童、奴隶,皆知欢喜尊奉。其于人言,必依孝悌。乐道人之善,而未尝及其恶。故贤者悦其德,不贤者乐其化。所以厚风俗,成人材,先生之功多矣。昔七十子学于仲尼,其传可见者惟曾子、子思,而子思所以授孟子者,其余门人各以其材之所宜为学。虽同尊圣人,所因而入者,门户亦众矣。况后乎千岁,师道不立,学者莫知其从来。独先生之学,为有传也。先生得之于李挺之,挺之得于穆伯长。推源溯流,远有端绪。今穆、李之言及其行事,概可见矣。而先生纯一不杂,汪洋浩大,乃其所自得者多矣。然而名其学者,岂谓门户之众,而各有所因而入者与?语成德者,昔难其居。若先生之道,就所至而论之,则可谓安且成矣。先生有书六十二卷,命曰《皇极经世》,古律诗二千篇,题曰《击壤集》。先生之葬,于先茔。实其终之年,孟冬丁酉也。铭曰:“呜呼先生,志豪力雄。阔步长趋,凌高厉空。探幽索隐,曲畅旁通。在古或难,先生从容。有《问》有《观》,以饫以丰。天不遗,哲人之凶。鸣皋在南,伊流在东。有宁以宫,先生所终。”

张齐贤墓 宋司空,在海角村南,今存古柏一株。

克烈士希墓 元炮手总管,龙沙人,在鸣皋西。其子慕颜铁木耳墓亦在焉。

孙教化墓 元昭勇大将军,左卫亲军都指挥使,上轻车都尉,夷山郡桓毅侯,在惠明山下。

李指挥墓 失名,与孙都督相连。

兰溪墓 元都察院,在省元村东。

枢久公墓 元陕西蒙古军万户,云中军郡侯,主实礼,在双渠村。

曲出不花墓 元将仕佐郎贵赤卫知事,主实礼,在双渠村。

张伯玉墓 元左丞,在东关。

元至正间解元,明授翰林学士,在青山屯。

任亮墓 明指挥,在望城岗。

齐鲁墓 明都御史,在九龙山。

孙凤墓 明布政司,在铁冶坡。北关外,有吕泾野、孙杨义交传碑。

王古宝墓 明少保。王守诚墓 明顺德府知府,并在牛寨南。

李御史墓 明御史,失名,在玉泉山下。

李兴墓 明御史,在莘渠西。

孙济墓 明昭信校尉,在土桥沟北。

苏霖墓 明山东左参政。苏燮墓 明给事中,并在田湖北苏庄。

董相墓 明御史,在莘渠北。

汤九州墓 石埭人,明副总兵,战死九皋山下。墓在蒿坪,俗称将军墓。

夏时墓 明游击,在萧岭。

明吏部侍郎,在望城岗北。

屈动墓 明吏科给事中,在张岭。

君烈墓 官襄阳游击,在武村。

义冢 二,一在东关,周二十丈。一在西关三元洞前。此外各村皆有,不悉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志敏
对《嵩县志卷二十二 宅 坊 亭 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