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四章 哈洽会
本章来自《失落的白桦林》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0-09-02 点击数:59次 字数:

上个世纪末,展会经济在中国开始蓬勃发展起来。早在我国实行计划经济时期,广州就已经举办展会了,这就是我们熟知的“广交会”。后来,哈尔滨也开始筹划举办展会,于是有了中国哈尔滨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简称“哈洽会”。

展会是为企业提供合作的机会,为寻找商机的企业搭建一个平台,办展会本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可是,无论多么好的事,一旦落在某些人手里,他一定能给你弄得变了味。就像传销,在欧美国家本来是一种正常的营销模式,可是一到中国,就被骗子们弄得变了味。哈洽会也是一样。省里面给各市下指标,要求今年各市要比去年签约额提高百分之多少。可是,有的城市没有那么多的规模企业去签约,于是,他们只得造假。

这几天,贝利市外贸局正为完不成今年省里下达的指标而头疼。外贸局局长付永祥同副局长郑强商量,能不能找几个企业签订几份假合同蒙混过关,反正合同签完了干不干过后也没人查问。郑强低头一琢磨,他想到了徐飞。他同徐飞是多年要好的朋友,他知道徐飞在俄罗斯认识的人多,应该能联系到企业来中国签约。郑强一拍胸脯,说:“放心吧,付局长,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付局长这回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要知道为这件事他已经愁了好几天了。一见郑强答应了,忙说:“那就有劳郑局长了。相关费用你就找财务直接要,过后我一遭签字。”外贸局这两位局长的姓氏很有意思,正的偏偏姓付,副的偏偏姓郑,外面有时来人找局长,弄得人们不知道是找郑局长,还是正局长。有时局里人就问:“您是找郑副局长还是找付正局长?”弄得来人一头雾水。

郑强找到徐飞,说今年的签约额要达到5000万。徐飞说我可以邀请两位俄罗斯的企业家到哈洽会签约,可是他没有那么多的土地。依照他土地的面积,签约额只能达到1000万。郑强说那没关系,可以让他同中方签订5年的合作合同,这不就凑够5000万了吗?反正第二年是否继续合作也没人查。徐飞说还是你道道多。

哈洽会开幕的前两天,郑强带着两辆车就已经在绥芬河国门等候了。在俄罗斯那边,一大早,费德尔、伊凡·尼古拉耶维奇、亚历山大就分别开车来到了费德尔的农庄,他们是来接于军的。本来贝利市政府是有翻译的,可是徐飞不想用,他用于军比较顺手。正好刘华强也要回国,于是,刘华强、于军、亚历山大一车,费德尔同伊凡·尼古拉耶维奇乘一车,两辆车一齐向国门驶去。

通关比较顺利。将近中午时分,于军他们就已经同在绥芬河国门等候他们的徐飞等人见面了。徐飞通过于军为双方的领导同志作了介绍。随后,一行人乘车到市内吃午饭。

一行九人来到一家大饭店。郑强叫了十二个菜,虽然没有海鲜河蟹,可也是肉山酒海,杯盘罗列。郑强先代表贝利市外贸局对三位外宾的莅临表示热烈的欢迎,并希望他们在展会期间能够同中方合作企业达成协议,未来共创辉煌。最后,他祝外宾在中国吃好、玩好。随后,三位外宾分别说了自己的祝酒辞,无非是对中方的热情招待表示感谢,并欢迎中方领导择机到俄罗斯去考察洽谈,自己和己方公司一定为促进中俄之间进一步的合作尽绵薄之力之类的话。

该说的说过之后,剩下的工作就是喝跟吃。俄罗斯人喝酒有个习惯,他们很少用小口抿,通常都是举杯就干。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年纪大了,他只喝了少许的白酒;费德尔和亚历山大每人连干了三杯白酒,加起来就是七两多,二人脸色一点都没变。

费德尔这是第一次来中国,也是第一次用筷子吃饭。不过,他的筷子使用得还可以,每次都不跑空。他们尤其爱吃锅包肉这道菜,这道菜吃起来甜甜的,略带酸味,外酥里嫩,很是可口。对于初次使用筷子的人来说,粉条夹起来有些吃力。可是费德尔喜欢吃粉条,只要鸡肉炖粉条这道菜被别人转得离自己远了,他就会将桌子转过来,伸出筷子满满地夹上一绺粉条,放到自己的盘中,然后再细细品尝。不过,他不像中国人那样吃出声响,他不会张嘴往口中吸粉条,而是用筷子一根一根地将粉条送到口中,然后在口中细细咀嚼,从而避免发出不雅的声响。

酒足饭饱之后,郑强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于是开口总结陈词,然后众人启程奔赴哈尔滨。郑强、于军、刘化强、亚历山大共乘一车;徐飞、费德尔、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共乘一车。徐飞会几句简单的俄语,而伊凡·尼古拉耶维奇会几名简单的汉语,所以他们能够简单地进行交流,从而把翻译省给了亚历山大。

此时正是黑龙江省的好季节。301国道修好不久,司机技术又好,坐在车里感觉很舒适。车外阳光明媚,公路两侧山林秀丽,田野作物长势喜人,一片大好的风光。亚历山大一边欣赏窗外的景色,一边赞叹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于军翻译之后,郑强不觉沾沾自喜。

车辆抵达哈尔滨时,已经华灯初上了。哈尔滨在中国国内虽然不算一线城市,可是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份量却很重,这大概是缘于上个世纪初有大批沙俄贵族曾经逃难至此吧。

一行人直接来到贝利市驻省办事处。门前早已有人在此等候。驻省办的廖主任将一行人等带到二楼,先为他们分配了房间,让他们稍作休息,并告诉他们二十分钟后晚宴开始。

于军和亚历山大被分配到了一间房内。二人简单地洗了把脸,收拾一下衣服,然后躺在床上小憩了一会儿。

七点钟晚宴开始了。于军他们一行加上驻省办的同志,总共十二位。十六道菜布满了大饭桌,六凉十热,看得费德尔眼睛有些发花。

在座的论身份来说,还是以郑强为贵。所以,由他率先举起了酒杯。只听他清清嗓子,随后说道:

“经过一下午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家了。虽然还没到贝利,不过,驻省办就像我们国家驻外国的大使馆一样,这里是我们的领地。哈洽会后天就要开幕了,明天,希望国外来的贵宾们好好休息一天。当然了,如果有兴致的话,可以教翻译带着,四处逛一逛,欣赏一下哈尔滨的风光。来,同志们,为了我们顺利签约,请干了这一杯!”

大家纷纷举杯,随后一饮而尽。

第二杯酒是徐飞提的,他说:

“我很高兴在中国刚刚对俄开放的时候能够结识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并同他的公司展开了密切的经贸合作。后来,又通过伊凡·尼古拉耶维奇认识了费德尔先生。这一次,借着黑龙江省政府举办哈洽会的契机,我们双方要签订合作5年、累计投资额达5000万元的大项目,这对兴凯区和贝利市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在这里,我祝三位外宾在哈尔滨把握商机,未来大展宏图!”说罢,众人举杯,相互示意,又是一饮而尽。

作为对中方接待的热情答谢,费德尔代表俄方说了祝酒辞。只听他说道:

“中俄友好由来已久。早在斯大林、毛泽东时期,双方就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中国建国后,苏联对中国实施了全方位的援助。要知道中国在建国前是个地地道道的农业国。为了帮助中国迈向工业化,苏联对中国提供了全方位的帮助,从而使中国快速走向了工业化。从农业国过渡到工业国,英国用了50年;德国用了35年;苏联用了20年;而中国只用了5年。这同苏联全方位的援助是分不开的。虽然两国关系走过弯路,不过,现在我们依然是密切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了中俄世代友好,为了我们之间进一步的合作,干杯!”

于军翻译完这段话之后,大家纷纷举杯,将杯中酒喝得涓滴不剩。

接下来,其余各位也依次或多或少地发了言。经过一下午的颠簸,大家都有些饿了。所以,趁着发言间隙,每个人都没少吃菜。

大家见亚历山大不爱说话,而且除了于军以外,别人同他也无法交流。于是,大家依次举杯,示意他同饮。亚历山大年轻体壮,当然不惧,连干数杯,渐渐地不支起来。

这时,他开始说话了。他先是讲自己小时候受周围的俄罗斯男孩欺负的事,又说长大后喝酒的事。他说有一次曾经喝过两瓶白酒,可是头脑依然保持清醒。大家发觉他越说话舌头越硬,脸也渐渐上色,有人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只是静等着看一会能出什么笑话。

刘华强使坏,他举起酒杯,对亚历山大说:“我的家乡生活着许多朝鲜族人,他们特别勤劳,也十分善良。我喜欢同朝鲜族同胞打交道。希望你有机会能够到我的家乡去,看看那里的朝鲜族同胞是怎样生活的。来,咱俩干一杯!”

亚历山大连连称好,一边称好一边点头感谢刘华强。可是这杯酒一下去,他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瘫倒在了桌子上。徐飞忙教于军扶亚历山大回房休息。其余人等喝得也差不多了,于是郑强提杯总结陈词,大家尽欢而散。

第二天用过早饭之后,徐飞将于军叫到了自己房间。他拿出两份合同,一份是将要与费德尔签订的在兴凯区投资种地的合同,另一份则是将要与亚历山大签订的从俄罗斯进口化肥的合同。于军说要找个清静的地方办公,徐飞教他自己随便,天黑前把译好的合同打印出来就行。

于军对学府书城一带最熟。每次路过哈尔滨,如果时间允许,他都要到那里好好地逛一逛,因为这个书城书很全,再加上毗邻黑龙江大学,学习氛围也好,书香气颇浓。于军收拾好材料,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学府路而去。

到了学府三道街,于军下了车。这里依旧像往日一样,南来北往,人流不断。因为靠近高校,又有服装城在侧,所以这一带人流比较密集。他找到一家打印社,问明了工作人员会输俄文,于是坐下来一边翻译,一边教打字员打字。

合同不难,都是些常见的条条框框,这些东西于军早在学校时就已经精通了。加上这几年在国外的实践,这些内容对他来说更没有什么值得犯难的了。于军心里只是暗笑,这不是八路军糊弄共产党吗?签些假合同,又不履行,让俄罗斯人来玩一圈,好吃好喝好招待,真真的劳民伤财!

中午时分,于军就已经完成任务了。他离开打印社,找到一家小吃,要了两个小菜,一杯大扎啤,自斟自饮起来。哈尔滨的扎啤是这座城市的一张名片。炎热的夏天,三、五个朋友选在一个背阴处,围坐桌旁,要上几个小菜,一边品尝美酒,一边畅谈人生,真是一件幸事!

于军今日虽然只是独饮,然而久居他乡,一时回国,环境换了,饮食换了,心情自然也就换了。在劳务团的条件是比较艰苦的,平日没什么菜好吃。这几天趁此机会犒劳一下自己的肠胃,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想到此处,于军接连喝了几大口。

饭后看看时间还早,于军不想马上赶回宾馆,他想到学府书城逛一逛。来到书城,只见书城的规模又有所扩大,畅销书、外文书、计算机书、文学书、社科书等分门别类,直教人的双目应接不暇。

于军来到卖地图的专区,他想找一张俄罗斯地图,熟悉一下俄罗斯的行政区划。只见书架前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松形鹤骨,女的飘忽若神。于军不由得呆了,他从未见过这样形貌的男女。只见那女的手拿一张中国地图,指着鸡头和鸡背部分说:“这一片领土原来都是中国的,后来被沙俄侵占了。江公真不该草率划界,将一片大好河山拱手让给他人。”

那男的笑着摇了摇头,说:“贤妻未闻古人‘圣人持天下以道,民不得知;圣人理天下以仁义,民不得知。害去其身,未仁也;害去其家,未仁也;害去其国,未仁也;害去其天下,亦未仁也;害去其后世,然后仁也。’之说吗?江公此举,乃为害去其后世也。”

那女人锁眉不解。男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后背,说:“走,回家给你解释。”说罢,二人离开了。

于军听了个稀里糊涂。他目送二人离去,只听那男的称女的为“乌有”,女的称那男的为“子虚”。二人携手并肩,渐渐消失在人流之中。

于军转过头来,继续在书架上寻找俄罗斯地图。最终,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分国地图》博得了他的青睐。

这是一张比例尺为1:10000000的地图,正面详细地绘着俄罗斯联邦85个行政主体,其中包括阿尔泰等22个自治共和国、滨海边疆区等9个边疆区、伊尔库茨克等46个州、莫斯科等3个联邦直辖市、汉特曼西斯克等4个民族自治区和1个自治州,即犹太自治州。背面是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几座俄罗斯主要城市的简要市区图,并有文字介绍俄罗斯的自然、历史、文化、建筑、经济等国情基本常识。

这张地图的内容正符合于军的需要,于是他到收款处交了款。他又到文学部看了一会儿唐诗宋词,看看时间将近四点钟的时候,这才打车返回宾馆。

徐飞对于军翻译的合同很满意。他又征求了一下三位俄方嘉宾的意见。费德尔等都知道这次签合同只是一个形式,所以只是大致看了一下合同的条款,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当晚又是一顿山吃海喝,不必细表。到了第三天,哈洽会正式开幕。会务组为三位外宾发了胸卡,佩戴此胸卡可以免票入内参会。徐飞、郑强、于军等人如果想进去参会,就得花钱买票了。他们知道里面也没什么可看的,谁也没有买票,只是坐在宾馆内闲聊打发时间。

这天晚上贝利市市委书记艾驰在新加坡大酒店举行签约招待会。首先举行签约仪式。由于徐飞是齐骋经贸公司的法人,所以理所应当由他担任中方代表,分别与费德尔和亚历山大签合同。于军也学着电视新闻中翻译的模样,告诉徐飞在俄文合同的签字处签上字,再指点费德尔、亚历山大在中文合同的签字处签上字。然后,双方交换签好字的文本,各自保存好,最后是握手拍照。至此,签约协议就算结束了。

接下来,晚宴开始。五星级酒店的菜品果然不同寻常:川菜、粤菜各呈特色,中餐、西餐风味迥异。领导的讲话高屋建瓴,副领导的捧场滴水不漏。一直闹到将近子时,各路人马才醺醺而归。

第四天中午,省里主要领导分别出席各地、市的庆功宴。贝利市的庆功宴安排在龙府苑宾馆,省政协主席韩秀芝出席。这位强势女领导经常在电视上露面,于军对她印象很深。只见她身材略胖,戴着一副变色眼镜,被贝利市的相关领导簇拥在中间,手举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向各路来宾致意。只见艾驰(贝利市的老百姓都叫他“爱吃”)一边谄媚地笑着,一边朝韩秀芝趋过身去,不知在说些什么。韩秀芝只是微笑,没见她的嘴唇动作。参会人员除了于军他们从俄罗斯回来的这伙人,还有贝利市政府办、外贸局、工信委、农委等单位的相关领导,以及报社、电视台等媒体记者。这些人各寻位置,在取餐处拣自己爱吃的鱼羊蟹肉、水果拼盘,然后就是一顿胡吃海喝。

庆功宴结束后,郑强等一行人返回了政府驻省办。他和徐飞赶紧组织大家收拾东西,因为今天他们要回贝利市了。现在是八个人两辆车,因为刘华强到哈尔滨的第二天就回吉林了。如今的组合搭配同从绥芬河来哈尔滨时基本一样,只是于军他们这辆车里少了刘华强。

回来的路上郑强和徐飞的心里都很轻松,因为市政府交给他们的任务顺利完成了。剩下的事只是陪三位外宾在贝利市吃喝玩乐,没什么压力了。这几天接连下来,也把他俩折腾得着实乏了。这时,二人分别坐在两辆车里,都沉沉地睡熟了。

伊凡·尼古拉耶维奇以前同徐飞合作时来过中国,他对于中国这套接待方式已经很熟悉了,所以没有什么令他觉得新奇的地方。如果说有,他只是觉得中国近些年来发展得的确很快:楼变高了,路变宽了、平了,桥变多了,人变富了。想想自己的国家自苏联解体后一直在走下坡路,不由得暗自喟叹。

费德尔和亚历山大是第一次来中国,他们有些被中方高规格的接待惊呆了。早在俄罗斯时,他们就听说中国的饮食历史悠久、花样叠出。这次亲身经历一番,果然名不虚传。再有,中国政府似乎非常不差钱,这些人整天胡吃海喝,每顿饭后光剩饭剩菜倒掉的不知有多少,真不知道他们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晚上将近六点钟时,两辆汽车驶进了贝利市市区。贝利在黑龙江是座中小城市,经济发展水平一般。一行人等来到了徐飞的一个朋友开的饭庄。饭庄档次虽然不高,可是菜品配置得却十分讲究,属于那种实惠型的饭庄。老板精心准备了十六道菜,每道菜对三位外国嘉宾来讲都是味觉上的超级享受。饭后,郑强累了,他提前告辞,拜托徐飞好好陪伴外宾。

徐飞将众人带到一间歌舞厅,这里的老板娘同徐飞也很熟。贝利是一座煤城,南来北往的流动人口很多。前些年小煤矿经常出事故,有的矿工死在了井下,这样一来,他们的配偶就成了小富婆。这些小富婆没什么赚钱的营生,其中有不少人就开起了歌舞厅。她们从附近的县城招来陪舞的姑娘,这样更能吸引客人光顾。

徐飞他们今夜光顾的舞厅叫仙妮,老板娘姓林,许多客人称呼她为“林妹妹”。林妹妹见徐飞领来了外宾,连忙热情招待。由于这一条街歌舞厅很多,所以平分到每一家的客人就少得可怜了。林妹妹一看来了五位客人,她也就不准备再接待其他客人了。她将大门从里面插上,然后吩咐服务员上啤酒和果盘,又到徐飞跟前嘘寒问暖。

徐飞简单说明了来意,教她一定要让外宾们玩得开心尽兴。林妹妹点头称是,然后叫来五位姑娘陪侍客人。姑娘们年纪都不大,依次坐在客人身旁。这时,音响打开了。亚历山大牵着舞女的手率先走进了舞池。

舞厅的灯光设施比较简单,除了一盏多头旋转灯,再没有别的装饰。徐飞、于军、费德尔和伊凡·尼古拉耶维奇也先后下场起舞,一时,浮光交错,人影蹁跹,舒畅的音乐教大家忘记了旅途的疲倦。

舞池中的五位男客看起来虽然都在尽情欢舞,可是每个人的心情并不相同。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年纪大了,他对这些娱乐活动提不起兴致。如果是他自己,经过一下午的旅途奔波,到这个时间,他早就躺下休息了。可是他这是出席中方的招待活动,再说费德尔毕竟第一次来中国,如果不陪他玩一玩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所以,他是有点奈着性子在做陪衬。

费德尔虽然也有五十多岁了,可是他毕竟要比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年轻,体力也比他好得多。费德尔是十分喜欢玩的,不过,作为俄方公司的代表,他要绷着点,不想在中国伙伴面前表现出贪图享乐的样子。所以,在整个跳舞过程中,他同陪舞姑娘始终保持着标准的距离,脸上也是一副严肃的样子。

亚历山大是外宾中最年轻的一位。他既有足够的体力任凭自己挥霍,也没有外交场上的诸多顾虑。加之与他共舞的姑娘也十分地漂亮,所以,亚历山大跳得格外地尽兴。姑娘见他长得不像俄罗斯人,以为他是中国人,就开口同他搭讪。亚历山大听不懂姑娘说什么,也就没法回应。姑娘见他不吭声,这才想到他不是中国人,只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徐飞是舞场上的老手,平时他经常光顾这家舞厅,舞厅的老板娘和舞女们也都同他跳过舞。不过,今天他并没有太高的兴致。一是在合作伙伴面前他也要绷着点,二是因为刚才他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他的情人苏玉卿打来的。苏玉卿是徐飞早年任果品公司经理时曾经兼并的一个小公司——飞达公司的会计。那时的苏玉卿很有姿色,引起了徐飞的垂涎。一来二去地,二人终于成就了一段婚外情,结果导致苏玉卿同原配离婚,徐飞的家庭也十分不睦。徐飞每次出国回来,总是要关机一两天,先到苏玉卿那儿叙叙旧,然后才开机回自己的家。这次他到绥芬河接外宾参加哈洽会,苏玉卿当然也知道。苏玉卿教他回贝利以后立即到她家报道,可是他说自己需要陪同几位外宾。苏玉卿知道他所谓的陪同免不了花天酒地,于是醋意大发,说如果今晚不去她那里报道以后就永远不要去了。徐飞本来对苏玉卿就有点厌倦,以前年轻时撒撒娇还显得可爱,可如今这年纪动不动还威胁自己一下,徐飞不由得有些生气。

于军和亚历山大一样玩得高兴。在境外劳务团工作时整天面对的是蓝天原野,这对于如今生活在都市中向往自然的人来说当然是一种惬意的生活。可是,在那种原始环境中呆得久了,就令人不免又拾起对繁华的都市生活的回忆。这几天,于军与众人吃的是山珍海味,坐的是高档轿车,现在又身处灯红酒绿,这不能不令年轻的他有些轻飘飘的。此刻,他托着姑娘柔软的手,轻搂着姑娘纤细的腰,胸头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于军不由自主地将左手从姑娘手中脱离,随后试探性地放在了她的腰间。姑娘并没有躲闪,而是顺势将双手搭在了舞伴的脖子上。

三曲刚过,众人正在兴头上的时候,费德尔回到了休息的位子上。他教于军告诉徐飞,说自己要回宾馆办公,不能在这里继续陪大家玩了。徐飞一想费德尔毕竟是这次俄方的第一代表,如果把他一个人扔在宾馆,而其余的人在这里继续玩,这样显然对他显得不那么尊重,于是只得大家一起回宾馆休息了。

林妹妹还有些不舍,她非常希望徐飞他们能在这儿多玩一会儿,因为她总想教徐飞带着自己到俄罗斯去做生意。她一边热情地送客,一边嘱咐徐飞改日再来。于军心里恨恨的,他时而斜视着费德尔,时而回头看一眼陪他的那位舞女。徐飞对于军说:“刚才伊凡·尼古拉耶维奇同费德尔耳语了一阵,一定是建议他第一次来中国要表现得稳重些,因此他才提出要回宾馆。”于军这才恍然大悟。

第五天上午,徐飞、郑强带着费德尔等人游览本市的商业中心——七彩城。这里的服装鞋帽花样繁多,而且价格不贵,外宾们纷纷解囊,为家人和亲戚朋友选购合适的穿戴作为礼物。伊凡·尼古拉耶维奇为小孙子买了套儿童军装,亚历山大为女儿买了一条韩国面料的中长裙。费德尔在一个摊位上见到黑色布鞋做得非常好,开口询问价格。于军告诉他每双8元。费德尔问道:“8美元吗?”于军笑着说:“不。是人民币8元钱。”

费德尔没想到中国的鞋会这么便宜。他一次拿了三双,付了钱,刚走出没几步又折回去,再买了三双。于军心里觉得好笑,不知道他买这么多懒汉鞋做什么。

一行人不觉间来到了保健品柜台前。这里的产品品类很多,有为怕死的老年人延年益寿的,有为爱美的女士寻找青春的,当然也有为贪心的中年男人养肾固本的。卖家将一款带有俄文介绍的女宝推荐给费德尔,费德尔看了又看,似乎很喜欢,然后摇摇头,将药盒轻轻地放在了柜台上。

一行人离开商场后,费德尔告诉于军,说要返回去给他老婆买盒化妆品,并教于军他们先走,不必等他。徐飞笑着说:“他一定是返回去买女宝去了。”郑强十分不解,他说:“都说俄罗斯人开放,这家伙怎么这么虚伪?买盒女宝谁会笑话他呢?”众人纷纷摇头,都觉得费德尔像是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穿越来的。

众人站在原地议论。不一会儿,费德尔大步流星地返回来了。大伙绷着脸,也不好意思笑。这时,广场上一个年轻妈妈领着一对双胞胎兄弟走了过来。双胞胎在公开场合很容易吸引游人的目光,徐飞等人也不例外,大家纷纷驻足,朝这对小家伙指指点点。说也凑巧,正在众人品评双胞胎兄弟时,右边又过来一位妈妈,这位妈妈带着三胞胎,全是女孩。郑强等人又惊又喜,纷纷拿出相机,要给三胞胎拍照。那位妈妈一看游客当中还有外宾,也是喜出望外,牵着孩子的手,同外宾们合影。一时间,广场上形成了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线。

将近中午时分,费德尔等满载而归,返回宾馆。众人简单洗漱一番,然后开始午餐。外贸局的付局长今天中午也出席午宴,并邀请了市电视台的记者朋友。酒席宴前,付局长对郑局长和徐飞等人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祝贺双方企业顺利地签订了合作的合同,最后,他希望费德尔等俄方代表明年还来参加哈洽会。

费德尔也对记者说了一些场面话。他提议,希望兴凯区同贝利市建立友好城市关系,并表示这次回国后要马上向区长汇报此事。付局长一听十分高兴,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件事能够落实,那么他在市里的地位会有一定程度的提升,市领导会更加重视他。基于此,付局长频频举杯,郑强和徐飞也在一旁共造声势,这一顿酒喝得比往日更加欢畅。

晚上贝利市电视台新闻栏目播出了白天记者采访外宾的录像。于军一看自己也上镜了,并且还有他翻译的片段,不由得有些兴奋。至此,郑强等人的工作圆满完成了。明天,他们要送外宾回国了。

第六天早晨,众人早早用过了早餐。郑强和徐飞代表贝利市政府将费德尔等送到了绥芬河。三位俄籍人士在公路客运站买了票,是10:50的班车。于军由于有些私事要办,所以暂且不同他们一起返俄。临别时,双方少不了握手话别,并表示共同期待明年的合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十四章 哈洽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