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一章 鹿角厂
本章来自《失落的白桦林》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2020-09-02 点击数:68次 字数:

严同刚的鹿角生意已经遍布全俄罗斯了。

鹿是中国传统的名贵药用动物,是灵丹妙药的象征。早在汉代的典籍中就有“鹿身百宝”的说法。明代的《本草纲目》中记载:鹿茸、鹿角、鹿角胶、鹿角霜、鹿血、鹿脑、鹿尾、鹿肾、鹿筋、鹿脂、鹿肉、鹿头肉、鹿骨、鹿齿、鹿髓等都可入药,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和保健功效,能够预防和治疗多种疾病。而鹿的初生幼角——鹿茸更是被视作宝中之宝。

在吉林省长白山地区至今还流传着-个关于鹿茸的美丽神话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关东的大地上没有一条大江大河,生活在这里的动物一到干旱季节就要受到干渴的折磨,痛苦万分。王母娘娘知道后十分同情它们,就指派七名仙女降临凡间,凿开了长白山天池,放出了一片清清碧波,从云端直落而下,形成一条瀑布,流成二道白河。白河之水日夜不停地向前奔涌,涌出了松花江,救活了鸟兽们。不料开凿天池的任务过于繁重,工程完工时,七个仙女就累倒了六个,她们个个精神萎靡,疲惫至极,未累倒的那个仙女也十分焦灼,因为如果她们不能按时返回天宫就会遭遇大祸。正在这时,从森林里跑出-只梅花鹿,它来到仙女们面前,泪眼婆娑。猛然间,只见它一头向石坨子撞去,撞断了犄角,口含茸血,喂仙女们饮喝。六个仙女得到了鹿茸的滋补,转眼间就变得精神焕发。这故事虽是虚构,却说明了鹿茸的奇妙威力。至今关东人仍然对鹿茸情有独钟,视它为瑰宝,并作为生命的依托。

鹿茸要适时采集才拥有最佳的药效。如果人类没有采集鹿茸,任凭它自然生长,慢慢地,鹿茸就会骨化,这时采集的话药效就大打折扣了。如果骨化的鹿角依然没有人采集,到时它们就会自然脱落,白白地遗失在荒原雪野之中。

前些年中国的自然环境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野生动物数量减少,鹿茸的供应量逐年减少。有头脑灵便的在林区租下一块林地,人工繁育梅花鹿。待鹿长成后,鹿身上的东西都能卖钱。

可是造物主的想象力永远出乎我们的意料。鹿的生活习性是走着吃,食百草,它们要在广袤的森林原野中遍食百种草药,这样它们的鹿茸当中才有相应的药物成份,人类采集之后鹿茸才能发挥相应的药效。人工饲养的鹿虽然也生活在天然的森林中,但是活动范围有限,它们无法吃到足够种类的草药,所以它们头上茸内的营养成份也就少得可怜。

中国人这些年养成了一个习惯,也可以说形成了一种定势:凡是东北地区盛产的东西,如果变得少了,那么就想办法来俄罗斯找。经过长时间的探索,中国人逐渐摸索出了一条在俄罗斯从事鹿制品采集、收集、加工、出口的路径。

当边成来到严同刚的鹿角厂时,工厂的运作已经相当规范了。

于军到老宋的农庄拉秧苗的那天,是边成到严同刚鹿角厂的第三十八天。

严同刚觉得鹿角的生意不会做得太长久,他要谋划其他的生意。经过考察,他认为中草药是一个好项目。近年来,冻青、苍术、防风等中草药在国内市场很紧俏,于是许多生意人将目光瞄准了俄罗斯。四年前,严同刚认识了边成。这次他建议边成上来考察一下冻青、苍术、防风等中草药在远东地区的分布情况,如果可以的话,下一步两个人将合作从事中草药的采集、收购与出口。

边成刚到鹿角厂的时候,乌苏里还是春寒料峭的天气。严同刚首先将工厂负责人——自己的姐夫徐树新和边成相互作了介绍。老徐身高超过一米九,膀大腰圆,正在一个方形容器旁边煮鹿茸。他的对面站立一人,身高在一米八以下,腰围也不比老宋的细,留着光头,满脸横肉,看样子像个屠夫。严同刚指着这人对边成说:“这是咱家的大翻张彬。”边成知道,这一带边贸人士习惯将翻译分成“大翻”、“小翻”两种,“大翻”通常指的是精通书面翻译与口语翻译,并且能翻译合同的;“小翻”通常指的是只会些简单的口语,书面翻译水平较差的。边成看张彬不像做文职的,也不知道严同刚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老徐和张彬分别在方形容器两侧站立,容器上方约一米处架着一道横梁,横梁下垂着几道铁链。铁链上挂着四个铁丝编的笼子,笼子里面是摆好的鹿茸。容器自带一个温度表,时时监测着容器内的水温。容器底下用板材架着火,保障水温持续维持在一定的水平。老徐和张彬时而用水舀盛满热水,往露出一半的鹿茸上浇。鹿茸在水中煮上七、八分钟就要将铁笼子从链子上取下,这时,有一个精瘦的伙计推个小手扶独轮车过来,将装有煮过鹿茸的铁笼子放在车上,然后推到车间门外,将鹿茸一个个地从笼子当中取出,放在用木条钉做的托盘上晾晒。

严同刚将推独轮车的伙计和边成相互做了介绍。原来此人名叫肖立,东宁人,以前在国内做过药材生意。因为边成不会开车,所以严同刚计划过几天这批鹿茸加工完以后,安排肖立开车拉着边成到各地去收购药材。

边成见车间内的人都有自己的一份活,自己在这儿站着不像话,于是他抢过肖立手中的手推车,开始往来运送鹿茸。肖立腾出手,就去车间里面和面去了。原来鹿茸煮过晾得八成干后,就要将和好的面抹在伤口处,再放在加热的铁板上烙,被烙干的面将鹿茸的伤口封住,为的是避免鹿茸里面的血继续流失,这样就能更多地保持鹿茸的药效。伤口封完的鹿茸被工人抬到烘干间烘干。第二天早晨再将烘干的鹿茸转到风干间,用铁丝一个个地挂在木方做成的横梁上。车间隔一米支一排风扇,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开着,以加速车间内空气的流动。每天早晨,空调旁边的水桶都会接上满满的一桶水。

鹿茸在风干间持续风干半个多月,然后一个个地从铁丝上取下来,按质量分好等级,装在袋中,称重登记后放在冷库内冷冻。等攒够一车的时候,就可以报关发往国内了。

边成出来进去运送鹿茸之间,见到车间内有不少的女工。她们有的分拣鹿茸装进铁笼,有的在鹿茸的伤口处抹面。等到临近中午的时候,直角铁板就被支起来了。将连接着煤气罐的喷气枪点燃,放在铁板的内角处加热,女工们将抹好面的鹿茸放在铁板的外角上烘烤,一股股焦糊味顿时充满了车间。

没过几天,边成就同常来干活的工人混熟了。这支队伍领头的是一对夫妻,男的叫张强,女的人们都称之为“大嫂”。大嫂会几句俄语,说得虽然不标准,但是她敢说,常常弄得中国人听不懂,俄罗斯人也不明白。大嫂会唱东北二人转,劳动时经常喊上两嗓子。边成小时也爱唱二人转,他算在此遇到了“知音”。每当推车累得气闷的时候,他就喊上两句。有时他刚喊一句“也不知是谁家的公子呀由此过呀,”大嫂就在那边接上一句“能和他做上一对好夫妻呀,”逗得车间内的其他工人拍掌叫好。此时边成才明白,为什么电视上的专家说人类离不开艺术,看来艺术就是远古人在劳累时为了舒缓疲劳、释放自己而逐渐发明出来的精神作品。除了二人转,唱《男儿当自强》也能缓解气闷。每当边成唱到“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看碧波高壮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既是男儿当自强!”的时候,他就感觉精神一振,浑身气爽,同时一定能赢得不知来自何方的赞叹声。

车间内有个戴鸭舌帽的女人,人们称她为“四嫂”。不过,边成并没有发现干活的男工中哪个人被称呼为“四哥”。四嫂干活最快,不论抹面还是烘烤,她身边的活总是率先结束。这群人讲究团体协作,四嫂这边活忙完了并不偷闲,她总是将别人未完成的鹿茸抱过来一把,继续烘烤;或者将袋子上铺满的烘烤过的鹿茸兜起来,抢先抬到烘干室去。有时,袋子上的鹿茸堆积得多了,四嫂一个人抬不动,她就会叫“三嫂”帮忙。

三嫂是一个看上去十分面善,而且经常爱笑的女人。她和一个被称为“三哥”的男人是亲两口子。三哥也爱笑。这几天,三嫂时常怀疑三哥趁自己不在时出去“潇洒”去了。肖立不信,说三哥不是那种人。三嫂说你们男人都靠不住。于是车间里的男工们建议她找个女的作伴。三嫂又说自己没那个“癖好”。

肖立的哥哥名叫肖林,这里的人都叫他“老肖”。老肖已是天命之年,一直单身,长年在乌苏里打零工。每次三嫂提起三哥可能出去“潇洒”了的时候,老肖就劝三嫂不必担心,并且宽慰她说三哥不要你我要你,惹得三嫂直唾他。老肖并不是光说不练,去年在老宋的农庄干活的时候,他曾采了一束野花送给三嫂,气得三哥在田里追他好久,并声言要砍了他。

鹿角厂的工作并不是每天都加工鹿茸。边成来到工厂的第四天,工作内容就不一样了。原来这天一大早,就有一辆满载10吨鹿角的大货车开进了工厂大院。张强早早地带着男工、女工共计10人来到了工厂。货车车厢打开后,拆掉封板,满车的马鹿角、驼鹿角呈现在众人面前。张强安排两个男工到车厢内往下扔鹿角,另有两个男工推着大推车轮流接装车上扔下的鹿角,并将车推到车间内。待鹿角倒在地面后,再由女工挑选。不论是马鹿角还是驼鹿角,都分为一等品、涂油品和风化品。一等品是新鲜的鹿角,质地优良;有的山里人拾到鹿角时鹿角已经脱落许久了,看上去比较破旧,于是他们就涂上油彩,这样看起来比较新鲜。可是行家一看就能看出来,知道这种鹿角的品质已大打折扣,所以按较次等级定价,分装时列为涂油品;风化品就是鹿角脱落的时间更为久长,即使涂油也掩饰不住其破败的样子,索性就不加以掩饰了。这种鹿角被定为风化品,价格压得更低。

挑选完的鹿角分门别类地被装到编织袋内,称重登记后摞好,做好标记,待攒够一定量后,由代理公司统一报关发往国内。与严同刚合作的代理公司经理名叫奥列格,他经常来车间走走看看。如果厂内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他都会及时地想办法帮助解决。

边成刚来工厂时对这些工作比较有新鲜感,因为他以前没有接触过这类工作。可是时间一长,重复化的劳动使他感到有些厌倦。他问了严同刚几次,问他什么时候能让肖立开车拉自己下乡收购药材。严同刚总是推说眼前鹿角的活较急,等忙完这一阵就安排他们下乡。边成觉得严同刚似乎没有坚定做药材的心,于是心里渐渐萌生了退意。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远遁
对《第十一章 鹿角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