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史志地理
嵩县志卷十四 河渠
发表时间:2014-08-17 点击数:951次 字数:

嵩县志卷十四

邑令临泉康基渊纂修

 

河  渠

    嵩之患水减于患旱。汝、二水之济旱不及伊,而患亦伊水为甚。考水经,流南阳始大。汝水入伊阳、汝州有渠,在嵩则穿峦排嶂,行山涧中耳。伊出崖口,过城南,百里之内川原衍阔,冲刷靡常,民更顺流引渠,

图利目前,几同揖盗。今之弥望,砂石亘数十里者,尽在昔成赋上则之良田,实小利而大害也。所需勤视民事,疏决以时,障御有方,庶克祛其患、守其利欤!

伊河北岸,渠五道,灌田田十八顷亩(乾隆二十九年,知县康基渊重浚)。

城南渠:旧名永义。李湾起,东关止,长五里,阔八尺。崇祯十五年,知县何复创开。

东上渠:旧名安定。南关起,吴村止,长八里,阔七尺。雍正五年,知县安受腆因古渠重修。

桥北渠:旧名伊阳岔,霞耙起,桥北止,长八里,阔九尺。

渠:旧名永济。称钩湾起,至樊村入鸣皋,渠长十五里,阔一丈。

鸣皋渠:旧名永安。夹河起,小元东止,长十五里,阔七尺。洪武九年,鸣皋民高二创开。

伊河南岸,渠六道,灌田四十顷亩(乾隆三十年,知县康基渊重浚)。

西山一渠:旧名永泉。汤池起,东营止。长五里,阔一丈。

乐丰渠:旧名永丰。香炉石起,至辉德庄入永定渠。长十五里,阔一丈。万历十二年,知县张我续创开。

永定渠:贾家桥起,和店止。长十四里,阔一丈二尺。隆庆二年,寺庄民傅贤创开。

皋麓渠:旧名济民。狮山下起,龙王庙止。长五里,阔八尺。洪武十年,和乐民吴英创开。

双义渠:旧名永昌。杨湾起,谢家庄止。长十五里,阔八尺。洪武间常峪民创开。

南庄渠:旧名永顺。干沟起,曲里止。长三里。隆庆六年,曲里民李读创开。

按:各渠引伊水,沿河卑下田皆资灌溉,稍高者即不获引济。乾隆三十年,访江楚水车式,教民制用戽灌高仰,并于莘店、樊上各渠增置水磨,民咸便之。亦普渠利、济渠穷之法也。

伊河南北废渠十一道

永定古渠:洪武中,民陈政开,今渠北河滩。

仁义渠:在旧县东。

伊阳古渠:洪武中,王义开,今万安南河滩。

永清渠:在田湖。

永顺古渠:今新渠北河滩。

新正渠:在夹河。

顺阳古渠:元东至新营。洪武间,民高四开。

中安渠:今元东渠下河滩。

永通古渠:长三十里。洪武间,莘店民开。

元溪渠:在古城。

永昌古渠:在海角,常峪民开,今渠道尚存。

卢志:嵩邑山溪之水,可资灌溉者,伊河为大。伊水由卢氏入嵩,穿峦排嶂,傍纳山溪诸流,出崖口,越县治,折而北走,上下百余里川原平阔,农民截流垒石成堰,近者七八里,远或一二十里。逼水沦渠,灌沿河下之地,可种粳稻,税粮特重,名曰水田。沙融波激,石常崩隳【音:huī意:毁坏】,每春各举堰长一人率众修补。其或雨过冲荡则叠,旱干水细则叠,最为劳苦。然伊虽名列水经,实溪涧也。建瓴而下,石烂砂明,清驶如箭,浅时褰【音:qiān 意:把衣服提起来】裳可涉水,发则溃岸啮堤,良田尽没。曩【音:nǎng意:从前的,过去的】食其利者,亦旋受其害矣。明之盛时,人烟稠密,水田上农仅治数亩,人自为力,家自为防,补筑疏导,水常行于故道。逮明末已有横溢之患,渠道渐坏。况大乱之后,四十年间,任其纵横四溃,浸淫至数里之阔。每春霖暴涨,则奔腾激荡,弥望滔天,一瞬而绣陌沦于砂碛,膏脂化为石田。夫河身数百里之长,贴岸三四里之阔,此孰若民间在籍在册,厥田上上之赋乎?毋惑乎水田之荒额不敷,而嵩人之生计日蹙也。  抑尝考嘉、隆以前,城南伊水阔不百步,盈盈衣带间,舟楫往来相通也。万历时溃决至有径里许者,其浚中、塞支、固岸之策,不讲冲决之患,诚不知其何底也。伊水岁为迁移,必不能为一劳永逸计,但岁于河之中逶迤曲折之处,淤浅则宜疏,分流则宜合,稍深可容则水不留行矣,塞不必卷埽筑堤也。以木樁截钉水口,草拥樁根,填以砂石,或二三层、四五层,只取驱水别行,不必过用工力。若夫固岸之说,濒河上田既决,遗岸犹存,惟相其水势经行之处,下樁编草即河中砂石拥填其根,久之樁朽再为增修。三者即用,沿河有地之民,官府以主之分,委以督之,每乘三春之暇为一岁之计,上不废官帑,下不旷农工,水势可杀而沃野可保。若因循互委,任其溃刷,恐后更甚于今也。

按卢志前说,论渠之利害极详,而不及所以防害者。后论治水,浚中、塞支、固岸三策,而不言护渠,意谓治水即可以护渠也。不知嵩田之有水患,正由顺水引渠,水得乘势直入耳。详见图说。至伊挟山石而下,滩有长落,水倏南北,其势固然治。如高都河法宽留河身,岁时疏浚,去其壅遏,水有所趋,可不为田患也。

山涧诸水渠,十道灌水旱田五百六十一顷亩。

泮水渠:引贾砦水,北店以上名乐利渠,又引入西关注泮池。乾隆二十九年知县康基渊开。

板闸渠:引吴村河水,灌吴村、板闸、桥北三村田。乾隆二十九年知县康基渊创开,有记。

《板闸渠记》:闸之用于嵩渠尤宜,以制湍暴阑入之患,以均卑仰,引灌之程时启闭,谨蓄泄,至便也。嵩民渠引伊水率用堰,至山涧泉流半归废弃。吴村河距龙驹七里,其下可灌田百余顷,因循及今,无议兴渠利者。余既开龙驹渠,乡民称便,因民情之可用也。鼓励兴事,旬日而工竣。渠口当土阜,凹曲之处退水,即纳入龙驹,计长八里。又为相视高卑于渠首、尾、中建三闸,水发,关首闸以拒之,旱封尾闸以蓄之,中闸节宣高下,使得均济。兹渠之利,虽百年百世可也。渠成命名曰板闸,所以别于吾嵩有堰之渠,且以防将来渐至筑堰之害。俾吾民晓然于堰之钝置不灵,不必聚土垒石,而未尝无法积水使高也。至于开引山水,而入水之口不据险无制御,譬则开门揖盗。欲享利而避永害,尤无具之甚者矣。

龙驹渠:引龙驹河水,灌桥北、南屯二村田。乾隆二十九年知县康基渊创开有记。

《龙驹渠记》:龙驹,小涧水耳。其下桥北村,列田八十顷亩,居民五百家。余莅事之五月,往来兹地,见其水可资引灌也。召父老谋之,不以为谬,遂辟盈尺之渠十余丈。夏适干,竞引溉田,是秋大熟,乃于农隙更广其规为渠,宽深各四尺,上自桥北,下抵南屯,计长一里许。禁筑坝堰,高下均利,不日而工竣。余于嵩邑水利,伊汝而外,若马回、顺阳及新、古各渠,莫不相度经营,发议筹办矣,惟斯民也深信不疑,首先趋事而亦当年即享其利。余既乐观兹事之成,而又以为继此者劝也,是为记。

樊上渠:引樊水,灌程村、牌坊、毛庄、田湖四村田。乾隆三十年知县康基渊创开,有记。

《樊上渠记》:樊为川,西会源头活水,经流陆浑下,其阳伊川先生故宅,又北里许,村名田湖,原田亘十余里,意唐、宋盛时县治陆浑郊关之外,绿野平畴,畎浍纵错,尽沃壤也。自伊河岁移,永清古渠沦废,所以渠引樊水者亦失故道。樊上之田,至不足二百顷,遇旱且束手。予屡勘历,为乡民言,樊水之可引也,且图其渠道以示而工久不兴。及今春雪雨少愆,予所浚开龙驹、板闸、马回诸渠者,俱坐享引灌之利,始蹶起鸠工,上自程村,下及田湖,不期约而渠成。予以是知民力之可用,而用其力必输其心,非全以责民也。兴一利而务众志,至谓大功,不谋于众,又或斯事体大,逸民惮劳,偶不喻晓,置不复省,以为民愚,难图始者,深惟所以,过有攸归矣。今樊上渠后诸渠而成,由此少食其利,更围筑石埭,沟引浊水,俾砂明石灿之区,浸淤膏田,以复唐宋盛时之规,尤大利也。至设闸引灌之利若害,板闸、莘渠各记尽之。

古城渠:引封尧河水灌古城田,乾隆二十九年知县康基渊创开。

顺阳渠:引顺阳河水灌鸣皋西寨田,上流孙村、武庄、叶寨,各开小渠灌田。

中溪渠:在元东筑堰,顺阳渠下引顺阳水,灌中溪田。

马回渠:引马回河水灌马回田,乾隆三十年知县康基渊创开。

莘渠:引马回河水,水故泛滥,为莘渠镇患,乾隆二十九年知县康基渊筑堤,亘五里,复开阙引渠,灌镇南北田。堤渠并有记。

《莘渠土堤记》:凡利之兴,在于除害,除害而利在,害除而利可举也。邑东莘店,夙称沃野,自永通渠废而利失,马回河溃决,趋北横流入村而害烈。夏秋霪潦,民居积水,田经冲荡,亩不斗收,至无人售。询诸父老,村南故有土堤百余丈,废坏垂五十年矣。甲申秋从莘店来者,备言患水状,因议兴复,约农隙举事。绅士杜希圣、李峻业、董翰纠众兴筑,平均无偏,民趋事者恒兼二日工。方堤之垂成也,余驻工督视,偕乡父老纵观堤上,有指堤内田告予曰:“害去矣,亩值十六七金矣。”予曰:“未也,渠而引之,因以为利,当更倍值。“父老曰:“诺。”莘渠之开所由也,别有记。堤广五丈、高二丈,延袤五里许,时甲申十月也。

《莘渠记》:土堤成,因为相视原隰,于堤凿阙,穿岗身为渠引水使北,乃折而东,穿渠之土尽置东岸联大堤,若城堡然。又东过官路,纳入永通支渠,故道北流十余丈,分为二,东灌村南地八十顷亩,北过村至闽营转东入永通大渠,又北而归伊,计长十二里,渠广六尺,支渠半之。凡莘店平原地二百余顷,无不沾灌。予向所云“渠而引之,因以为利”者,言始可验。然天下事,经始不善,利之所在,害亦随之,何也?渠口引水亦易冲啮,若永丰、永定古渠今沦砂石者是,挑压民田,渠稞纷攘不已。若永昌之讼,端是艺稻禾,则土疏易渗,多留退渠则水无停蓄,不开支溉灌,不广界阡隔陌,不能通融,地远难及也。拦渠筑堰,踞上截吞,遇旱加堰拨堰,往往起争也。今开渠即用废弃古路,堤阙建闸,闸外加筑小护堤,东流之水曲引而西而北,名曰莘渠,以见吾嵩伊河两岸,为渠者有矣。而渠口设闸以戢暴流,不筑堰不种稻,听开支渠以广灌溉,则今日之莘渠也。至于均利通力,高用水车,远资游渠,公而不私,让而不争,尤予开莘渠之意也夫。

周城渠:引紫荆山侧泉水灌周城村田,乾隆二十九年知县康基渊开。

乾隆三十一年十月二十二日内阁奉上谕《阿思哈奏嵩县知县康基渊开渠灌田,著有成效,经该道府亲勘属实,批司记功,以示奖励一摺》:州县为亲民之吏,于地方农田、水利等事,果能实心经理,裨益民生,实为吏治首务。今该县康基渊,挑浚伊河两旁古渠,并山涧诸流可资引导者,一律疏治深通,灌田六万二千余亩,洵属崇尚实政、留心民事之员。仅予记功,不足以示鼓励,康基渊着交部议叙。但有司承办此等事务,期在诚心为民,其所经画沟洫畦塍,必须确有界迹可指,丰收果有成效,及该上司履勘相符,方足表循绩而膺叙。若牧令等因有此旨,妄生异幸,遂尔粉饰沽名,虚文塞责,于闾阎休戚毫无裨补,甚或办理不善,纷扰更张,则是名为兴利而转以滋累,又不可不防其流弊。惟在各督抚核实体察,以为课最耳。著将此通谕知之,钦此。

河南巡抚臣阿思哈奏为奏闻事,前据河南府嵩县知县康基渊禀称,该邑四面环山,地多硗瘠,雨水稍缺,即难丰收。该县于乾隆二十八年到任,查有伊河经流,志载南北两岸有古渠十一道,于明末湮塞,随访其故道,虽成平土,介居民田之间,尚可划然而指,随经酌议,劝民挑浚,照业主给食佃人用力之例,令乘农隙,于二十九年冬至三十年春陆续办理,疏浚完竣,可灌田八千八百余亩。又查有山涧诸流可以引导,亦令疏凿创开新大渠四道,可溉田五万一千五百余亩,小渠六道,可溉田二千二百余亩,二年以来颇享其利。其渠身高不下一者,于首尾中间分设三闸,以资蓄泄,其水势湍急者,设闸渠口,以防冲涨。其田高渠低者,则制用水车引水上达,沿渠复置水磨,以利民用,并作记立石以垂永久。又令公举渠长,于每岁农隙合力疏浚,以免复淤等情,绘图禀报。前来,臣查开渠溉田为利甚溥,但是否果著成效,与民称便,随批司移行道府,确细勘查,据实申覆。去后,兹据布政使佛德详据,河陕道欧阳永、署河南府知府朱家濂覆称,均经亲赴细勘,实与所禀相符。且询问农民,据称从前夏秋收获虽遇丰年每亩不过七八斗,自得渠水灌溉,所获较从前加倍。且灌田之余更可灌园,每岁菜蔬尤滋利益等情,由司详情记功。前来,臣查豫省地方鲜知讲求水利,民间既不知引导之方,且非官为督,率众力亦不能齐,而地方官又不甚经意,偶遇缺雨,即至束手。今该县康基渊疏旧开新,共修渠二十一道,溉田六万二千五百余亩,两年丰收,已著成效,除批司记功,以示奖励外,所有办理地方水利情形,理合恭摺具奏。谨奏。

附:山涧泉流,农民引灌者。

汝水:灌孙家店寿圣寺田四顷余。

温泉水:灌屏风庄田数十亩。

高都水:灌菜园、陈村园田三顷余。

发牒河:入济民渠灌田。

源头活水:灌石岗、程村旱田数十亩。

四凤水:灌四凤沟田数十亩。

砂河水:灌田湖园田二顷余。

葛川水:灌杨楼园田五十余亩。

龙泉水:灌大安村田六十亩。

圣井泉:灌聚仙观旱田数十亩。

古柏沟:灌中溪园田三十余亩。

烟涧水:灌田顷余。

金银泉:灌海山田数顷。

崇义水:灌汪城园田数十亩。

胡瑶水:灌旱田六十亩。

响水河:灌顶宝石桥湾田顷余。

蛮峪水:德亭左峪皆灌田,蛮峪灌田二顷余。

杨拦水:灌曹庄田五十余亩。

汤泉:灌汤下稻田五十余亩.

潭秀水:灌田六十余亩。

明白河:灌合峪田数十亩。

黄柏水:灌黄柏、孙店田三顷余。

柳林河:灌柳林、三里桥田顷余。

冷水河:灌乱石滩田顷余。

白杨水:灌草庙数十亩。

河渠说(续附)

河郡十属,惟嵩水利为多,惟嵩水害尤剧。境内之水三,伊为大,其源自卢氏来,群山夹送二百里,自城西崖田出山,川原平阔,奔腾冲激,溃岸啮堤,性猛而悍。居民栽种粳稻,引河流入渠灌田。淫霖暴涨,乘势直入,开渠几同揖盗,故利所在,害亦随之。前代旧渠十一道,明季之乱湮塞不可复用。乾隆中,山右康静溪先生莅任,疏旧凿新,共渠二十七道,灌田六万余亩。百余年来河流冲刷粮地无数,居民因势利导改做滩地,未坏者护之,已坏者砂石复变为膏腴,国稞民生颇赖其利。惟新筑沙堤经水则坏,渠道虽多,成毁在旬月间,不敢载入邑乘。至御水护田,卢志有浚中、塞支、固岸之说,康志有宽留河身、岁时疏泸之说,参以近今情形,多迂疏不适用。盖两岸滩地,如河流稍趋而南,北岸筑堤做滩,再南则滩外复做滩,无底止,逼水南趋,有北岸滩地占至南岸粮地者,无怪南岸田庐几尽也,易地以观亦如之。然则河流为患,固因水势悍劲使然,亦南北互相逼之增剧耳。若官府立之限制,两岸做滩以尽其本,处粮地为界,不许侵占河道,则南北各为堤防,夹水东行,患或可以少弭。此非在下士民所能为,故为之说,以俟夫膺民社者酌焉。光绪三十二年陈焕如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万志敏
对《嵩县志卷十四 河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