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下三峡 6
本章来自《大地之子》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20-07-27 点击数:102次 字数:

6

   

翌日,一大早船就到了长江三峡入口处的瞿塘峡。观光客开始骚动起来。

松本和陆一心也到了甲板上。这里的河道变得越来越狭窄,河面上飘浮着指示安全航行的浮标。浮标上插着小旗。北岸的小高山上,一座琉璃瓦建造的白色小庙隐约可见。那就是因和《三国志》里的刘备、诸葛孔明有瓜葛而出了名的‘白帝城’。自古以来,以李白、杜甫为首的文人墨客如过江之鲫屁颠屁颠地来到此地,吟诗作画。亦被人们称之为“诗城”。

陆一心望着呈露在朝雾中的白庙,情不自禁地吟起了李白的诗句: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象是受到了陆一心的感染,松本接着和上了下句: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过了白帝城,便到了长江三峡的第一门,瞿塘峡。河床狭窄,两岸山峦起伏。北岸的赤甲山就象刀削出来的那样裸露着光滑的岩肌。南岸耸立着裸露着白色岩肌的白盐山。赤甲山在朝阳中泛着光辉,中腹涌出一团团的白雾。

轮船如同钻入了狭长的门道一样,峡谷宽不过百米,两岸绝壁迎面扑来。抬头望天,天空就象是一根细长的带子一样,夹在了两岸直耸入云的山峰之间。那夹杂在险恶的岩石之间象带子一样细长的天空,恰似自己和日本父亲的险恶命运。

过了北岸的赤甲山和南岸的白盐山对峙而立的瞿门,北岸的断崖上,每间隔一米左右就露出一个三、四十公分大小的洞穴,由下而上,一直延续到山的中腹。也不知这些洞穴是干什么用的,人们心里正纳闷儿。日本人观光团的导游小姐告诉大家说,那是古代留下来的栈道。那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更是中国人的骄傲。

过了栈道,山势减缓。河道变宽了。展现在游客眼前的景色也变了。河岸上有了田地和农家,羊在野外吃草。

松本突然回想起来了开垦团时代的往事。那时还没有打战,他们一家子过着和平安宁的生活。然而,此刻陆一心脑子里浮现的却是在内蒙古劳改时,无论冬、夏,天天在草原上追着羊屁股的艰难岁月。

眼前是同样的景色,可在松本和陆一心的心里,产生的却是两种本质截然不同的联想。两岸的峡谷时而合拢,时而展开。宛如父子俩的心情时而接近,时而又离得很远一样。

到了第二道峡谷,巫峡。从巫山的河口往东到巴东的官渡口,全长四十公里。

绿色犹存的巫山十二峰,此起彼伏地耸立在长江之畔。登龙、圣泉、神女、聚鹤、翠屏、飞凤等峰无不是因形得名。有的象展翅飞翔的小鸟;有的似威武雄壮的雄狮;有的如腾云驾雾的蛟龙,盘踞在长江两岸。轮船穿行于奇山秀岭之间。其中最为秀丽的神女峰,高耸入云,忠实地为航行在长江上的船只保驾护航。神女峰上重叠的山峰,在云层间忽闪忽现,千姿百态,楚楚动人。迷住了船上所有人的眼睛。

傍晚时,群山和云彩披上了一层红色。江面被夕阳映照得通红。夕阳落下的一瞬间,江面上泛起了金色的波涛。在峡谷间静静地穿行着的风帆船,曳着长长的倒影。好似一幅诗情洋溢的风景画。

当夜,游船停泊在了长江南岸最大的镇子,巴东。游客不准许上岸。

用过晚餐,进了船舱。

“今天,巫峡的奇山秀岭,婀娜多姿的云彩,这样的景色也只有在中国才看得到的。不过,和我一起旅行,同床共枕,也只有今天最后一个晚上了……”

说着,松本在床头坐了下来,手里端了一杯中国茶。

“明天的西陵峡是最后一站了。怎么样,你想好了么?”

松本慈祥地问道。陆一心还是没有回答。

“我可是真想能和你生活在一起的呀。”

松本叹息着吐露了自己的心事。

“松本家在这个世上活着的,就只有我和你了。在这儿跟你分别,回日本后,我又得孤苦伶仃地一个人过日子。虽说有点儿对不起陆德志老人,可谁又不想能和自己的亲生儿子生活在一起呢……”

话说到这儿,止住了。

陆一心回想起了违反外事纪律,擅自拜访日本父亲家时的往事来。当他在神龛前坐下来的时候,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宁感。他感到自己是完全被解放出来了一样,没有了丝毫的紧张感。当他给亡母、祖父、妹妹的牌位上香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悲伤和思慕。特别是当他第一次看到母亲身穿白色围裙的照片时,止住的恸哭,是他这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

接着他又想到了范家屯的双亲和北京的妻子的事,怎么的也不下了决心。如果他跟了日本父亲,无疑背叛了范家屯的父亲。真要是回了日本,中国父亲会如何的伤心?甭定还会病倒床前的呢。

为了洗清陆一心的冤罪,老人情愿赔上自己的性命!一头是对自己如此恩爱有加的中国父亲,另一头是无妻无子,孤独一人自炊自饮的日本父亲。他们都是陆一心唯一的亲人。是回日本,作为一个日本人生活的好呢,还是继续留在中国,作为一个中国人活下去的好?陆一心心乱了,迷惑了。

陆一心坐了起来,透过船舱的小窗朝外面望去。峡谷的天空,悬挂着一轮明月,放着苍白的光。陆一心一夜也没合眼,直熬到天亮。

翌日,是最后的西陵峡。全长七十五公里。她有长江中最长的滩,最急的流。北岸岩壁上的岩石,有的象一本本重叠在一起的厚厚的书本;有的象一把利剑,锋利细长。人称“兵书宝剑峡”。沿岸处处可见倒悬于断崖之上的钟乳石。此处一过,便到了三峡中最狭长的崆岭滩。

从前,此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崆岭滩,崆岭滩,大船沉江底,小舟上青天。”巨大的石梁横卧江底,将江水分为南北两条水流。船只沿着河岸,虽有一条勉强可以通过的航路,但沿途大小岩礁如狼牙一般地纵横交错地散布江面和水底。解放后,人民政府排除了危险的岩礁,疏通了急流险滩。此处河幅不过六十米,水流卷起一个个的旋涡,江面掀起茶褐色的波涛。

两岸的岩壁突然间往中间挤压过来,眼看着就要横腰斩断江水的一瞬间,船滴溜溜地转了个圈,挣脱了波涛汹涌的急流,刹那间冲出了峡谷。

顿时,天空豁然开阔,壮大的大自然展现在了人们的眼前。陆一心亦被眼前的大自然给征服了。

看看,眼前的岩石和绿色的山峰,以及河岸上巨大的盘石,全都扎根在养育了自己的中国的大地上。想想,这山,这水,这一草一木,不就是自己的真实写照么?对中国人来说,长江是母亲之可,赞美长江的声音从深深的江底喷涌而出。陆一心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经升华到大自然中去了。

陆一心两眼热泪滚滚,怔怔地望着父亲。

“大和魂、中国心。我是大地的儿子……”

山顶吹来的风,吹走了他后面的话尾。松本惊愕地回头看着陆一心。

“我是大地之子!”

陆一心的声音在峡谷的江面上回荡。大地之子——这是对日本父亲的惜别,也是对自身命运的呼唤。松本知道事情已无法挽回,于是抬眼朝河岸望去。是啊,四十年间,是脚下的大地养育了自己的儿子,自然也可以将他埋葬在这里。

陆一心理解父亲的心情,但他还能再说什么呢?父子俩相对无言。只有船,在滔滔的长江上继续向前航行。

 

 

 

参考文献

 

竹内实 《面向中国的视线》

戈登·A·贝雷特 《红卫兵的我》

增井经夫 《中国史——历史的轨迹》

傅克斯·巴达菲尔德 《中国人》

M·H·金嘎斯顿 《在美国的中国人》

柿崎进 《天津地狱 1532日 日本人父亲和女儿的日记》

西仓一喜 《中国·透视》

富永孝子 《大连·空白的六百日——战后那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郑念 《上海的长夜》

冈田臣弘 《现实中的中国》

长谷川庆太郎 《中国‘现代化’的幻想》

嘎斯·阿雷基山达 《华侨眼中的中国》

戴国辉 《和日本人的对话——日本、中国、台湾、亚洲》

迁康吾 《转换时期的中国》

W·鑫顿 《铁牛——中国农村革命史》

小川平四郎 《北京的四年——回想中国》

古川万太郎 《日中战后关系史》

野田宪治 《满洲开拓团日记——长野县人的纪录》

宫前正行 《甘乐乡开拓团志》

合田一道 《死亡的逃难行列——满洲开拓团27万人》

长尾干夫 《望乡乃大陆——中国东北部的近况》

山村文子 《父亲、母亲、我的祖国》

山本慈昭 《再会——中国残留孤儿的岁月》

深田信四郎 《幻境中的满洲柏崎村》

深田信四郎 《二龙山》

上笙一郎 《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

西条正 《作为一个中国人长大的我》

西条正 《我有两个祖国》

江成常夫 《满洲的小孩》

林郁 《满洲·梦幻中的国家——中国残留妻室和孤儿的纪录》

齐间新三 《黄色的花瓣·两个祖国——献给残留在满洲的儿子》

中野谦二 《中国残留孤儿——有问必答》

井出孙六 《未走完的路程——中国残留孤儿的历史和现在》

远藤誉 《大地上没有出口的卡子》

武田英克 《满州大逃亡——满洲中央银行干部的体验》

大野忠夫 《体验日记·我的青春——生活在动荡中的中国》

藤堂明保 《最新中国情报辞典》

罗漾明 《中国生活志——黄土高原的衣食住》

竹内实 《中国文学最新事情》

西园寺雪江 《中国生活见闻录》

丁秀山 《中国的冠婚葬祭》

渡部英喜 《长江汉诗纪行》

刘惠吾 《中国历史》

日本钢铁联盟代表访中团 《日本钢铁联盟专家技术交流团报告》

稻山嘉宽 《我国的钢铁昭和史》

稻山嘉宽 《疑惑——想象和固执的经济说法》

户田弘元 《现代世界钢铁业论》

日中经济协会 《中国行政——经济关系机关要览》

新日铁株式会社中国协力本部 《上海宝山钢铁厂——工程报告》


  
上一章:下三峡 5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下三峡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