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 百盛宾馆案(上)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06-30 点击数:24次 字数:

沈永捷和段风丽一前一后地走出办公楼,向车辆走去。

沈永捷几次想提醒段风丽跟上来,可一想到段风丽可能会扔过来的脸色,便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倒是段风丽先停了下来。

“沈大领导,我想问一个问题。”

沈永捷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段风丽。

“什么大领导,我就一个小小的审查组组长,而且还是刚上任的!”

“行!沈大组长。”

“能不能把那“大”字去掉,听着那么别扭……说吧,想问什么?”

段风丽说道:“我想问,你为什么每次出任务总是叫上我,你叫杨宇和李晶不行吗?”

“咱俩配合默契啊!你忘了,咱俩以前可就是搭档。”

段风丽把头歪到了一边。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不对,纠正一下。应该叫工作是工作,私事是私事,这才对嘛。”

段风丽走到沈永捷的面前。

“领导同志,你总得讲解一下工作内容吧,咱们这是去哪儿?”

沈永捷说道:“你也看到了,那份举报材料上所提供的信息实在有限,我们必须要挖掘更多的有效信息,才能更精准地确定下一步的工作方向和重点。我们现在啊,就是去找那位举报人,了解更多的事实和情况。”

段风丽很是惊讶:“啊!你知道谁是举报人?人家可是匿名举报的!”

沈永捷把钥匙圈套在手指上,晃了几圈。

“想知道举报人是谁?上车再说。”

沈永捷坐进了汽车,段风丽快步坐上副驾驶座,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别卖关子了,快说,谁是举报人?”

“可以用排除法进行分析。能知道百盛宾馆有问题的肯定是宾馆本身、机关事务管理局和施工方、材料商这四方,不过,首先可以排除掉施工方和材料商,因为他们是服务和产品的提供者,竣工收款就算完成任务,完全没必要去举报贪腐之类的事情。”

段风丽想了想:“不过也不能排除,是这两方里面的员工受了委屈,所以要举报自己的老板,以前可是遇到过这样的案例。”

沈永捷点点头:“我考虑过这种情况,不过在举报材料上有“致使国有资产严重受损”这种语句,这样的行文语气和思路显然不是施工方和材料商所具有的,所以,还是可以排除掉这两方。”

“根据这个推断,也可以据此排除掉宾馆和机关事务管理局的一把手,因为如果存在贪腐和不法交易的情况,这两个一把手首当其冲,他们显然不会自己去举报自己。然后呢?”

 “第二,可以排除掉百盛宾馆的中基层员工,这个级别的员工根本没有机会和足够的权限去了解工程当中的不法勾当,这份举报材料对他们来说,是无从下手的。”

“听你这么一分析,举报人的筛选范围好像已经缩小很多了。”

“对,这个范围已经缩小到宾馆的高层领导这一个层面上了,确切地说,就是部门总监到副总经理这个范围以内!这个层面上的管理人员,既能参与到工程的绝大部分环节当中,也能了解和掌握其中的内幕交易!”

段风丽冲着沈永捷拱起了手。

“领导同志,佩服啊!那我们今天从哪儿入手?”

“就从副总经理开始入手,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内部信息可是相当丰富的。”

“那还等什么,出发!”

沈永捷扬起了手。

“有一点我可得说清楚了,我们这一去只是试探性行动,目的是获取更多的有效信息,并不是逼着别人承认自己举报人的身份,所以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明,得适当地绕着弯儿说。”

“放心吧,这个交给我来做,以前又不是没配合过!”

沈永捷笑了笑:“现在想起以前了?”

段风丽脸一沉:“少废话!开车!”

 

 

要说兴龙古镇和别的古镇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当全国的古镇都在逐渐演变为小食品、小商品零售一条街的时候,兴龙古镇依然执拗地保留着自己的那份纯朴和复古。

在这里,没有羊肉串,没有臭豆腐,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纪念品,也没有设套宰客的那些乱象,仅此就足够了。

徐冰洋、张子欣、韩东磊和陈乐琪四人站在兴龙寺的门口,陈乐琪轻声阅读着寺门口石碑上的文字。

“……兴龙寺建于公元1405年,相传当年明朝皇子朱镇宁为躲避宫内政治斗争的迫害,逃亡至兴龙古镇,在兴龙寺暂住。后宫内平叛,朱镇宁返回国都,被册立为太子,后继承皇位,此庙被朱镇宁赐名为兴龙寺……”

张子欣叫了起来:“哇!有六百多年历史了,还和皇帝有关,这应该是文物保护单位了吧!”

徐冰洋说道:“当然了,去年我和我妈来的时候,就听说这兴龙寺和兴龙古院已经在申请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了,所以说,这里面许愿很灵的!”

韩东磊问道:“兴龙古院又是什么地方?”

“一座大宅子,将近两千平米呢!据说以前是朱镇宁看书的地方。”

“这地方是不一样啊,头一次听说古镇还和皇帝有关的。”

徐冰洋得意了起来:“怎么样,没来错地方吧?”

陈乐琪说道:“那待会儿我得好好许个愿!”

韩东磊看了陈乐琪一眼:“许什么愿?吃任何东西都不长胖?”

张子欣笑出了声,陈乐琪满脸通红。

“你……你胡说什么!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冰洋都说这里面许愿很灵的,没准儿真的实现了呢,那你就可以大吃特吃了。”韩东磊摸了摸肚子,“说到吃,我还真有点饿了。冰洋,我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呐?”

“先去里面逛逛,许了愿再找地方吃饭,兴龙古镇好吃的东西可多了。”

四个人说笑着走进了兴龙寺。

 

 

自从回到家,徐建辉便背负着双手,站在客厅墙上的那张“扬德省地图”前,聚精会神地看了近半个小时。

顾文君走过来,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徐建辉。

“看什么呢?这国境线也没重新划过呀。”

徐建辉自言自语道:“旅游资源……文化资源……这张祥云说的没错啊……”

顾文君一头雾水:“什么旅游资源、文化资源的?张祥云又是谁?”

“说说看,你觉得临江县怎么样?”

“临江县?一个穷地方,不怎么样啊。”

徐建辉笑了起来:“不怎么样?那你去年还和冰洋上那儿待了一个星期才回来。”

“那是因为长州热啊,不然你让我上哪儿避暑去?去南极?”

“临江县离长州只有两个小时车程,又在同一纬度,能有什么避暑的地方?”

“那儿有座兴龙山,是国家4A级风景区,有山有水,白天晚上都凉快得很,我和冰洋待了一个星期都没走完呢。临江县还有个兴龙古镇,镇上的兴龙寺和兴龙古院据说是明朝一个皇帝待过的地方,去年听说,已经在开始申请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了。”

徐建辉点了点头:“看来,这临江县还是有些历史文化底蕴的。”

顾文君随即便摇了摇头:“不过,去兴龙山的那条路太糟糕了,一路上把我给颠得,我都快散架了!”

徐建辉皱起了眉:“一个4A级风景区连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这临江县和嘉州都是怎么在管理啊?”

“怎么管理那是人家嘉州的事儿,又不归你管,你操什么心呐。”

“好歹我也是省委副书记,省里面的事我关心一下总是应该的。”

“行,就你管的事儿多,什么时候把你自己给累死。”

徐建辉笑了笑:“那这么容易就累死……诶,冰洋呢?一天都没见着人了。”

“和几个从上海过来的朋友去了兴龙古镇,下午又发了条微信,说是还要去兴龙山上面住几天。”

“他不是在欧洲就把钱花光了吗?怎么还有钱出去旅游?”

“可能是他一个朋友出钱吧,据说他爸是个企业家,经常和香港有业务往来的。”

徐建辉笑道:“他带人家出去旅游,还让人家花钱?这种东道主,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孙赫抱着一大叠资料走了进来。

“书记,这是您要的资料,我全都拿过来了。”

顾文君迎了上去。

“来,放这儿,放这儿。”

徐建辉问道:“看过没有?大概能分多少类别?”

“这些资料涵盖的范围很大,要全部分门别类的话,那可要很多了。”

“那你就在这儿加个班,把这些资料全部分出来。”

“好的,书记。”孙赫坐到茶几前,开始翻弄起了那些资料。

 

 

沈永捷和段风丽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赵生平正愁容满面地看着手里的那份《灯具维修统计表》。。

“……听说昨天就有监委的同志来过,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两位?因为昨天我恰巧轮休。”

“昨天是另外两位同志,我们今天主要是来补充核实一些情况。”

“不知道两位是想了解哪方面的情况呢?”

沈永捷想了想:“百盛宾馆的管理层好像是一正两副的配置吧,赵副总,你们三个人的分工是怎么样的?”

“我负责工程部和保安部,另外一个副总经理曾丽敏,是个女同志,她主要负责前厅部、营销部、餐饮部和客房部,袁方舟总经理侧重管理财务部和人力资源部,还有就是全面负责宾馆的营运管理。”

段风丽说道:“说说你的管辖范围吧,特别是工程建设那一块儿。赵副总,你参与过宾馆的招标工作吧,整个过程还算规范吗?”

赵生平的话似乎有些言不由衷。

“当然参与了,都是按照市里面的相关规定来执行的,还……还算规范。”

“那对材料供应的流程和对材料商的把控呢?虽说百盛宾馆的重装是一个全包工程,但你们对材料和材料商不会是完全放任不管吧?”

“当然不会,装修所涉及的主材,我们都规定了相应的品牌,部分主材的供应商我们也是见过面,进行过考察的,绝对不会放任不管。”

“这么说来……你们对装修过程的把控还是相当到位的,那LED灯带的损坏……应该算是正常损耗了。”段风丽看了看沈永捷,“这也说明我们对宾馆装饰工程的调查与核实是真实有效的,相关结论也是基本准确的。”

赵生平非常惊讶:“怎么?你们……都已经作出结论了?”

段风丽笑了笑。

“赵副总,市监委已经是第二次来到宾馆进行情况调查与核实了。从了解和掌握的情况来看,百盛宾馆装饰工程的招标、材料供应和施工管理都是按照相关规定流程来进行的,还没发现有什么不规范的地方。赵副总,作为宾馆的管理人员,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

赵生平尴尬地笑了笑:“也是啊……”

沈永捷说道:“至于有人反映的,说LED灯带存在大面积的损坏,根据我们的调查,也只能算是正常损耗,宾馆装修涉及的灯具上万盏,灯带只占其中的20% 吧?另外80%的灯具不都是挺稳定的吗?”

段风丽接着说道:“目前灯带的维修工作,的确是处于停滞的状态,不过,只要市里面把该拨的款拨下来,施工方和材料商一拿到钱,维修工作自然就展开了,那你们向市里面报请验收、开始正式营业也就为时不远了。”

赵生平开始支支吾吾起来:“这个……”

“怎么,赵副总还有话说?”

“也……也没什么……”

沈永捷向段风丽递了一个眼色,两人站起了身。

“赵副总,如果没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们就不打扰了。”

赵生平吃惊地站了起来:“怎么,你们这就走了?”

沈永捷说道:“我们回去立刻就要写出报告,对宾馆的调查与核实作出相关结论,毕竟,中央巡视组交下来的工作,我们是要尽快进行情况反馈的。”

眼看两人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门口,赵生平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

“两位同志,我有情况反映!”

 

 

天色渐暗,古镇的街头却依旧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徐冰洋、张子欣、韩东磊和陈乐琪走在街上,东瞅瞅,西望望。

陈乐琪开始愁眉不展:“冰洋,都走了一个下午了,什么时候能住酒店呀?”

徐冰洋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一个小工艺品。

“酒店?什么酒店?”

韩东磊看了看徐冰洋。

“放心吧,冰洋一定会带我们住五星级酒店的,对不对?”

徐冰洋叫了起来:“开什么玩笑!这里是古镇,哪来什么五星级酒店!你以为是闹市区呢!”

张子欣大吃一惊:“啊?你不会带我们住农家小屋吧!”

韩东磊似乎比张子欣更急。

“喂,你真这么不够意思?要带我们住农家小院?”

徐冰洋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别着急,吃喝拉撒我都负责,待会儿带你们去一个别致的地方。”

“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地方?”

“之前跟你们说过的,兴龙古院,皇帝看书的地方,够牛吧?”

“啊,那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吗?还能对外营业?”

徐冰洋得意地一笑:“当然不能了!不过,得想办法嘛。”

“我不管那么多,反正今晚上要是住不进去,我们就拿你是问!”

“切!还有我徐冰洋办不了的事儿?都跟我来!”

四个人欢快地朝着长街的一头走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五章 百盛宾馆案(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