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 书记的儿子(下)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06-21 点击数:95次 字数:

市委大院的道路不但洁净平整,而且宽窄有度,两旁种的都是徐建辉最喜欢的虞美人。徐建辉一向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一边走一边听取工作汇报,不但比枯坐在办公室里面惬意得多,也会让他头脑更加清醒,思维更加缜密。

而此时,孙赫就走在徐建辉的斜后方,向他汇报着巡视组的相关情况。

“……巡视组选择了四季酒店,还是260元的普通标间,人数也确定了,一共6个人,不过具体人员还没有见到……”

徐建辉扬起了手:“不用查了,开会的时候自然能看到。”

说话间已经到了会议室的门口,陈旭光和王志昌等6人也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徐建辉微笑着迎上前,握住了陈旭光的手。

“陈组长,欢迎来到长州指导工作啊!”

“我们昨天下午到的长州,晚上就在市区逛了一下,高楼林立,五彩炫目!长州在徐书记的领导之下,真是日新月异啊!”

“那都有赖于中央的政策得力和长州人民的不懈努力,我这个地方省市的领导也不过是添砖加瓦罢了!”

“你们看,徐书记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

众人都笑了起来。

陈旭光用手指了指身边的王志昌。

“徐书记,介绍一下,这位是第四巡视小组的副组长王志昌同志。”

徐建辉看着王志昌,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但很快便展现出了职业而熟练的笑容,伸出手和王志昌握在了一起。

“王副组长,欢迎来长州指导工作。”

“徐书记,以后的工作还需要你大力支持才行啊。”

“那是当然的,也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嘛。”

陈旭光抬手看了看表:“到时间了,我们进去吧。”

徐建辉微笑着做了一个手势:“陈组长,王副组长,请。”

 

 

主席台的上方悬挂着“长州市巡视工作动员大会”的红色条幅,陈旭光、王志昌、徐建辉、钟良国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德平、市政协主席孙兆林并排坐在主席台上,台下坐着长州市各大班子的领导成员。

陈旭光扫视了一遍台下的参会人员,开口讲了话。

“同志们,根据中央的统一部署,中央第四巡视小组今天开始对长州市展开专项巡视,下面,根据中央的相关精神,我讲几个重点。

巡视是党章赋予的重要职责,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是加强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新时期的巡视工作,更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重要平台。

十八大以来,中央将巡视工作摆在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特别是明确了聚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一个中心”、突出“四个着力”的新定位,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实践创新成果,这也充分表达了中央对坚决惩治腐败、建设廉洁政治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

台下的人一边仔细听着发言,一边认真地做着笔记。

“巡视期间,我们将按照中央的部署和要求,重点做好以下几项工作:一是突出以四大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一把手”为重点的监督对象,突出群众反映强烈、问题线索比较集中、身处重要岗位可能还会继续提拔任用的这三类“重点人群”。但同时,也要对下一级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的有关问题进行了解和掌握。

二是在监督内容上,用纪律的尺子来衡量被巡视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的行为。

第三,我们将主要通过听取汇报,调阅、复制有关文件资料,与干部群众个别谈话,受理来信来电来访,对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情况进行抽查核实等方式来推进巡视工作……”

陈旭光扭头看了看身旁的王志昌。

“……但同时,我们也会根据需要,关口前移、下沉一级,到区县和群众当中去了解情况,对干部群众反映的重要问题线索进行深入了解。”

王志昌点了点头:“在此我补充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在信访受理范围上,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市委、人大、政府、政协领导班子成员、法检两长和下一级领导班子成员及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等方面的问题。

对其他与巡视工作无直接关系的个人诉求,将按照分级负责、属地管理原则,转交长州市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徐建辉接过了话:“同志们,刚才,陈组长和王副组长代表中央第四巡视小组先后作了重要讲话,深刻阐述了开展巡视工作的重大意义,这不仅是对本次巡视工作的深入动员,也为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党风廉政教育课。

此次中央第四巡视小组来我市开展巡视,是对我们各项工作的全面检阅,也是对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政治体检”,充分体现了中央对我市工作的重视与支持,也是对我市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关心与爱护。我们一定要站在政治和全局的高度,充分认识巡视工作的重大意义,把接受巡视组的监督检查当作一次加强党性锻炼的机会,一次检验工作成效的机会,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的工作部署上来。

在此,我对长州配合支持巡视工作作出以下要求,第一,要端正态度,第二,要密切配合,第三,要搞好协调,第四,要严肃追责!

同志们,做好这次专项巡视工作,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我们必须认真落实中央有关要求,统一思想、同心同德,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新成效,为长州市的建设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台下响起一片掌声。

徐建辉把头转向身旁的钟良国,脸上挂满了微笑。

“钟市长,你也讲两句。”

钟良国笑了笑,清了清嗓子。

“同志们,刚才巡视组的相关领导和徐书记都做了重要讲话,我想说的是,巡视组的各位领导,长期在中央重要部门工作,熟悉中央的各项重大决策部署,也有着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这次来我市开展巡视,不仅是对我们的监督检查,更是对我们的指导和帮助。

我们恳请巡视组的各位领导对长州的工作多批评、多指导、多提宝贵意见,严肃指出我们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帮助我们把长州的工作做得更好。我们一定会珍惜和把握好这次巡视监督的重要机遇,充分利用好开展巡视工作所创造的良好政治环境,全面推进我市的党风廉政建设、反腐败斗争和各项重点工作,绝不辜负中央的期望和全市人民的重托!”

台下再次响起一片掌声。

陈旭光一边鼓掌一边把头凑近王志昌:“钟市长讲得很诚恳呐!”

王志昌一边鼓掌一边点了点头。

徐建辉的脸上却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

 

 

段风丽走进一楼电梯的时候,沈永捷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也快步走了进来。

段风丽瞟了一眼沈永捷,生气地靠在电梯厢右侧的厢壁上,却并没有按下楼层按钮的意思。

沈永捷看了看段风丽的脸色,将手伸向楼层的按钮,手臂刚一触碰段风丽的肩膀,就发现自己像是揭开了火山喷发的盖子。

“别碰我!”

“我是在按楼层,不是故意的。”

“我没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我是叫你别碰我!听不懂啊!”

“段风丽同志,你别没事儿找茬儿好不好?大清早的就这么大火气,会影响一天的情绪的!”

“我要你管!”

“行!行!好心当作驴肝肺,没见过你这么霸道的……”

“现在嫌我霸道了?你才知道我很霸道啊?哦,明白了,一定是在北京找到更温柔的了,对吧?”

“诶,这是哪儿跟哪儿呐?你这纯属牵强附会、无理取闹了啊!”

段风丽的声调越来越高:“我哪里牵强附会?哪里无理取闹了?”

工作人员看了看两个人,知趣地走出了电梯。

“风丽,那事儿我可是跟你解释过的,你非要胡搅蛮缠是不是?”

“沈永捷!我等了你两年多,就等来你一句分手!我好不容易接受现实,建立了新的感情,你又跑了回来,你纯心耍我的是吧!”

“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前面那是组织安排,我也是为你着想!后面那是工作需要……”

段风丽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一口一个组织和工作!既然已经在北京落了户,就和你的北京姑娘呆在一起啊!还回来干嘛!”

“天地良心!我在北京从早忙到晚,哪有什么功夫去找北京姑娘……”

又有两名工作人员走到电梯门口,看了看如同火星撞地球一般的吵架氛围,也知趣地转身离开了。

 “鬼才信你!” 段风丽白了一眼沈永捷,跨出了电梯门。

沈永捷也跟着走了出去。

“诶,你去哪儿?”

两人跨出电梯门,却看见杨宇和李晶鬼鬼祟祟地靠在电梯门旁边的墙壁上。

杨宇迅速将头转到了一边:“我……什么也没听到!”

段风丽狠狠地瞪着李晶:“你呢?也是什么都没听到,对吧?”

李晶想了想:“我……来了有一阵儿了!嘻嘻……”

“那你听到什么了?”

“你们俩吵得那么大声儿,整层楼……不!整栋楼都听到了!”

 “谁稀得跟他吵!” 段风丽瞟了一眼沈永捷,又走回了电梯里面。

 “你们两个到底上不上?”

“上!当然要上!”杨宇和李晶赶紧走了进去。

沈永捷叹了一口气,也走进了电梯。

“段风丽同志,为谨慎起见,这回你来按按钮!”

“谁喜欢谁按!”

李晶伸出了手:“行行行!我来我来……”

“等等……”谭远牧和曹云坤快步走了进来,“我们可看见了,就在你们俩火星撞地球的时候,好几拨同志可都被你们吓得去走楼梯了。”

“要不是我们在6楼,我和谭主任也去了!”

沈永捷抱歉地笑了笑:“哎哟……这可实在对不住……”

段风丽的火气消褪了下来:“对不起啊,领导,我没控制好脾气……”

谭远牧和颜悦色地看着段风丽。

“有什么话不能到办公室再谈吗?再怎么样,你们俩也不是仇人吧?”

段风丽闷声不响地走出了电梯。

 “你去哪儿?” 沈永捷奇怪地问道。

“我走楼梯!”

 

 

上了楼,谭远牧随即召开了案件分析会。

“大家都看过这份举报材料了,它反映了两个情况,第一,在百盛宾馆装饰工程的招标当中,存在不公正、不透明的问题;第二,在装饰施工过程当中,对部分主材,指的就是灯具当中的LED灯带,存在把关不严的问题。灯带损坏率超过50%,且迟迟得不到解决,致使百盛宾馆无法向市里面报请验收,也无法正式对外开展营业。

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思路和想法,我们必须要尽快展开相关工作。”

沈永捷轻轻拍了拍桌上的材料。

“这份材料只是阐述了百盛宾馆存在的问题,却没有明确指明,在招标、采购、施工等环节是否存在行贿受贿、权钱交易的事实?以及谁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第二就是,它居然还是一个匿名举报。”

曹云坤说道:“是啊,这份举报材料在事实依据方面的确是太过于简略,举报人手中是否还有更关键的线索材料?是否列明了全部的问题所在?我们都还需要向他进行核实,他这一匿名,的确增大了我们的工作难度。”

段风丽说道:“作为市政府的接待宾馆,百盛宾馆的上级主管部门为市机关事务管理局,我认为,我们应该直捣黄龙,直接向机关事务管理局进行调查与核实,相信很多问题都会找到答案。”

沈永捷略微一沉吟:“这肯定是我们的一个工作方向,但……情况不会这么简单。”

段风丽揶揄道:“那请沈大处长说明一下,这案子如果不简单,那究竟会有多复杂?别藏着掖着的……”

沈永捷说道:“首先,对于投入这么大的市政工程,必定会有不少于5个的投标方,和不少于5个人的评标委员会,要在这么引人注目的市政工程里面公然作假,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些?如果所有问题都集中在管理局,那这份举办材料为什么不直接列出行贿人和受贿人的名字?”

段风丽愣了一下:“所以,你的结论是……问题不是出在管理局上?”

沈永捷摇了摇头:“我得结论是……举报人自己也不能确定,责任人究竟在哪一方。”

段风丽冷笑了一下:“沈大处长可真是神断啊!”

沈永捷晃了晃手指:“纠正一下,不是神断,而是推断。不过,责任人可能真的不在管理局。”

杨宇说道:“我认为,对于装饰工程施工方的调查也要同步展开,既然是主材出了问题,那施工方在鉴别和安装过程当中不会完全不知情吧?从他们身上一定能找到一些线索。”

沈永捷点了点头:“这是肯定要做的工作,市政工程通常都是整包工程,也就是俗说的包工包料,既然已经发现灯带出现问题,那为何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面不进行更换和维修,而非要拖到现在呢?这是我们重点要查实的问题。”

沈永捷把手放在了下巴上:“事实上,我总觉得……这项工程里面好像还有什么第三方……”

谭远牧看了看李晶:“李晶,你也说说你的看法。”

李晶说道:“我在想……如果连管理局都不是责任人,那岂不是要追究到管理局的上层去了!分管副市长?”

曹云坤说道:“分管市直机关的张副市长?如果真是市领导左右了其中的招标工作,那问题可就大了!”

谭远牧说道:“这本就不是一个小问题,你们想想,举报人没有把材料递交给市纪委和监委,而是直接交到了巡视组,可见这里面的问题的确不小。”

沈永捷说道:“谭主任,对于这个案子,我建议把调查对象分为上、中、下三个层面,可以先对中层的管理局和宾馆的管理层,以及下层的施工方和材料供应方进行调查、核实。”

谭远牧点了点头:“我同意这个方案,根据你们的调查情况,必要时我可以出面找张副市长进行了解和询问。”

段风丽看了沈永捷一眼,欲言又止,将头偏向了一边。

谭远牧问道:“风丽,你是有什么意见吗?有想法可以提出来嘛。”

段风丽摇了摇头:“主任,我没什么意见,就按您说的办。”

谭远牧站了起来:“那好,马上展开调查、核实工作,要尽快把相关信息、情况进行汇总和探讨,散会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二章 书记的儿子(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