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十五章
本章来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发表时间:2020-06-10 点击数:169次 字数:

  东宫太子府,坐落咸阳宫东首,一跨进黑漆大门,迎头便是一块嶙峋大怪石,似一柄柄长剑耸立冲天,沿青石板道转绕过太子正殿,豁然开朗,满目皆是熏衣红花,庭院宽阔,徜徉其中,怡然自得。再行数百米,就是一片树影扶疏,纵深隐约可见一座飞檐翘角、黑瓦尖顶的太子学堂。


  “公曰:嗟!我士,听无哗!予誓告汝群言之首。古人有言曰:民讫自若,是多盘。责人斯无难,惟受责俾如流,是惟艰哉!我心之忧,日月逾迈,若弗云来。惟古之谋人,则曰未就予忌;惟今之谋人,姑将以为亲。虽则云然,尚猷询兹黄发,则罔所愆。番番良士,旅力既愆,我尚有之;仡仡勇夫,射御不违,我尚不欲。惟截截善谝言,俾君子易辞,我皇多有之!”


  童音豺声清脆传来,明明朗朗。


  吕不韦正襟端坐在太傅书案几前,眼望越长越大的大秦太子,不,是那总角稚气未退的政儿,手捧一卷竹简,诵读着先祖秦穆公的激越“秦誓”,遂情不自禁搅动起百感交集。三年哉,三年哉,自打赵姬母子从邯郸回归咸阳,他吕不韦是孜孜不倦地教诲太子政儿亦有三年哉,至深至爱,呕心沥血,教诲一卷又一卷治国图霸的能事。现如今,甭管他吕不韦心中如何千滋百味,然总有一种滋味最是难熬,那就叫盼望长大,盼望着政儿能快快地长大成人,快快地接受大秦的八百里江山。


  “昧昧我思之,如有一介臣,断断猗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是能容之,以保我子孙黎民,亦职有利哉!人之有技,冒疾以恶之;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达是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孙黎民,亦曰殆哉!邦之杌陧,曰由一人;邦之荣怀,亦尚一人之庆。”


  毕竟年幼,才一十有二的小嬴政,一诵读完“秦誓”,便若同往常一般,习惯性一个表情,瞪大眼睛,梗直脖子,等待着太傅吕不韦的谆谆训诫。


  可今日,吕不韦并未训诫,而是一改常态,开始娓娓叙述起来,给小嬴政叙述起了一段惨烈战事,一段不得不说的,导致大秦全军覆没的崤山之战,还有就是秦穆公素服罪己而后终于称霸西戎的雄心故事。


  那应该是在四百年前,公元前630年吧,大秦与晋国争霸时期。


  当时,先祖穆公正帮晋文公重耳围攻郑国。晋军驻扎函陵,由东北面围郑;而秦军则驻扎泛南,由西面围郑。


  郑国一看,原有一个强晋就够头疼的,现在又来了秦国,就更难招架了,似乎就是天塌地陷,眼睁睁看着国家就要陷入灭顶之灾,郑文公姬踕急了,于是赶紧地,派遣近侍重臣烛之武携重金去泛南宫账拜见秦穆公。


  秦穆公哪把郑使臣放在眼里,傲慢不羁地晾了烛之武足足有半日时辰,才迟迟缓缓地从后帐中走了出来。


  烛之武心里那个憋屈,可见眼前情势,亦只能仰人鼻息,岂敢有半句怨言,反正秦王能见他,已然烧高香了。于是他即刻快步若飞地进了宫帐,顺从地停驻在秦穆公三米之远,一个急急跽跪,谦卑地叩首道:“卑臣烛之武叩见大秦王!”


  秦穆公连眼皮都未抬一下,高高在上,曼声言道:“说吧,有何要事啊?”


  烛之武紧忙又一个叩首,然后抬头哭拉着脸,道:“大秦王,卑臣已然知晓,郑国将亡也。然,然大秦王是否可知?若一旦,一旦您帮着强晋灭了我郑国,对您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呀。您想啊,其结果会是如何?那,那定然是更一步增强了强晋的力量,而势必削弱了您大秦的实力啊。还有更为可怕,接下来恐您大秦亦要跟着遭殃,那强晋定然会调转头来攻击您大秦了。大秦王啊,您再想,再想想,倘若,倘若我郑国不被消灭,又将会如何?我大王说啦,郑国将留下来可以作您大秦的东道主,可以供奉您大秦往来之使臣,如此,对您大秦,对您大秦岂不美哉,岂不就是更好吗?大秦王,您再想想,再想想,当初您大秦曾有恩于强晋,晋文公亦答应过您,割焦、瑕之地予您大秦,可结果呢?晋文公是出尔反尔,在晨时刚渡河归了国,可到暮时却对您翻了脸,设了防。倘若一旦强晋真就并吞了我郑国,那么它转头过来,定然就会向西,向西侵掠您大秦啦!否则它强晋何以能称霸,它的疆土又从何得以攫取?故,大秦王,以卑臣之愚见,若强晋灭了我郑国,得益的肯定是强晋,而下一目标必然是觊觎您大秦国,损害的亦必然是您大秦国啊。因此,卑臣恳请您大秦王,一定得三思而行啊!”


  此一席话,顿然让秦穆公若梦方醒。于是,穆公只思虑了片刻,便欣然允诺,答应不再助晋灭郑,还遂与郑国建立联盟,留下杞子、逢孙、扬孙仨大夫助郑戍守都城新密,自己则立即带着大军归国而去。


  看秦军一撤,晋文公无辙了,自感孤掌难鸣,无奈亦只好与郑国媾和,随后便郁郁寡欢,退军打道回府。


  大约过了一年有余,到了公元前628年,不知怎地,郑国的郑文公与晋国的晋文公突然相继驾崩薨去。以为逮着了可乘之机,戍郑的大夫杞子紧忙千里迢迢传信禀报给秦穆公,说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偷袭郑国,并由已经掌握郑都城防的他等作为内应,则可将郑国灭了。此意正中秦穆公下怀,不禁击节叫好,想着自己这多年来处心积虑谋求向东发展,现在正可趁两国国丧的混乱之际,一举袭灭郑国,随后便可进入中原,分享晋国之独霸。然,秦穆公稍一冷静下来,遂一想,不对啊,在大秦与郑国之间还隔着一个强晋,不甚好办呀,若要攻郑,就必须得越过晋国之远长疆界。


  如何办?秦穆公想了半日仍未想明白,于是,他想到了上大夫蹇叔,遂向他去征询一下意见。


  孰料,蹇叔一听,立马叫喊着竭力劝阻道:“大王,不能,千万不能啊。大王,要知道,我大军可是远道奔波,是以往从未有过的远距离袭击,精疲力尽、异常辛劳不说,如此跨越千里,是绝然做不到不会让郑国知晓的。倘若一旦被郑国察觉,我大军势必就会功亏一篑,更或许会产生不堪设想的后果。大王啊大王,老臣恳求您了,万万不能,不能去啊!”劝着劝着,他情不自禁地居然啜泣了起来。


  在一旁,丞相百里奚亦附和蹇叔,据理力劝秦穆公,认为此次奔袭郑国实在太过于冒险,倘若偷袭不成,恐凶多吉少也。


  可已然掉进巨大诱惑深潭中的秦穆公,哪里能听进蹇叔与百里奚的百般劝阻,仍旧一意孤行,随即就旨令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仨将军立马率领大军快速东进,硬生生地顾自长途奔袭,远距离去攻打隔着强晋疆域的弱弱郑国。


  眼看着从王都洛邑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超乘者三百乘。


  公元前627年,早春二月,孟明视大军便由秦都雍城直奔郑都新密,道经桃林、肴函、轘辕、虎牢等一道道的雄关险塞,奔袭一千五百余里,强硬展开一次谓之冒险性的攻击行动。


  浩浩荡荡,就在孟明视大军行抵小小滑国之时,不想,遇到了正前去周地做贩牛生意的郑国商人弦高。那弦高显得凭地机警与灵敏,一见秦军如此兴师远征的情势,连忙谎称自己是郑之使者,专此恭候孟将军与秦大军。接着,他便以郑穆公名义赠送上六张牛皮与十二头健牛,并彬彬有礼地,真诚叩拜道:“将军,我大王闻听您率大军即将道经敝国,就嘱咐鄙人专程等候犒劳慰问。只是,请将军原宥敝国尚不丰裕,可为了您与您大军能在此好好作停留歇息,特准备了一日之粮刍。亦还想将军军事紧忙急于出发,故安排一夜之侍卫。不知妥否,请将军多加吩咐。”随后,他急急地让自己的心腹奚施乘传车疾奔回都城新密,去密报郑王穆公了。


  于是乎,一次原本行踪隐秘的偷袭,不料在半道偏偏遇到了这意外。


  而当新密获得弦高之密报,郑穆公当即派了近侍前去秦国驻军所居的馆舍探察情况。很快,就探得秦杞子等仨大夫确在阴谋准备着,束载、厉兵秣马。于是马上,郑穆公便遣派大夫皇武子去馆舍辞谢秦杞子等仨大夫,且不卑不亢道:“杞大夫,逢大夫、扬大夫,你等久留在敝国,请原宥敝国无法再供给你等粮秣、牛羊了。正好今日听闻你等亦要离开,我大王认为甚好,亦就不挽留你等仨人了。我郑国有原圃,就似你等秦国有具囿一样,还是请你等自己去猎取麋鹿吧,嗯如何?”


  听话听音,秦杞子等仨大夫立马明白,大秦大军的偷袭机密已然泄露。呜呼哀哉,他等仨人不禁寒颤,惶惶然,更是快速匆忙地,大夫杞子急急地逃亡去了齐国,而俩大夫逢孙与扬孙却匆匆地逃亡奔了宋国。


  主将孟明视在探得内应仨大夫突然逃遁,还见郑国派来了使者专候,感觉不妙,似有准备,以为攻之难克,围之不继,偷袭决然偷袭不成了,还不如退师罢了。于是,孟明视随手袭灭了近在咫尺的极弱小国家滑国,抢夺走大量的珍宝奇物,准备运回咸阳而去。


  可谁知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晋在晋文公国丧期间,遂得到秦国偷袭郑国的密报,于是,晋中军帅先轸便认为,秦穆公不听蹇叔、百里奚之竭力劝阻,行贪婪之师,此乃上天赐予晋打击秦的绝好良机,拼力鼓动新即位的晋襄公去崤山设伏拦击。然大夫栾枝则认为,晋还未报答秦穆公所赐予的恩惠,如今反而要大举歼灭秦大军,此决非为先王着想,全然就是恩将仇报。


  先轸却是阴鸷地嘿嘿一笑:“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接着他又铿然道,“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摆明利害,他显得异常地理直气壮。


  最后,晋襄公还是采纳了先轸建议,决定发兵击秦。


  于是,晋军急忙联合安置在晋国的姜戎部落一起奔崤山而去,设伏攻击。至于晋襄公,更是精神昂扬,身着丧服亲自督军,梁弘为他驾车,莱驹做车右,驰行到秦国大军即将路过的崤函地段的东、西崤山之间,利用十分险要的地形,布下了天罗地网。


  公元前627年四月,当毫无防备的孟明视大军一进崤山,就陷入了重重的埋伏圈中,在晋与姜戎联军的团团围击下,进退维谷,仅仅半日时辰就被击打得全军覆没,只剩下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仨将军狼狈不堪,被活着遭擒俘。


  晋襄公神情抖擞,得胜回朝。


  不想,晋襄公的母亲文嬴是个秦人,极不愿与母国结怨结仇,遂赶忙对王儿道:“儿啊,晋与秦原本亲戚,一向都是彼此帮衬。可现在倒好,逆将孟明视这帮武夫却为了自己争功,闹害得晋秦两国大伤和气。你若是将此仨贼将杀戮了,恐会造成往后两国的冤仇越结越深。儿啊,听娘一句话,还不如把这仨贼将给放回去,放回去让秦王去惩罚他等吧。”


  晋襄公听得母亲发话,哪能不听,立马,毫不犹豫地把孟明视等仨将军给释放了。


  而作为败军之将,孟明视等仨将军甚感无地自容地回到了雍城。


  然而,秦穆公却没有指责他等仨人,非但没有指责,还未表露失望表情,更没有惩罚。穆公身穿缟素,亲自跑去城郊外迎接他等仨人归国。因为,此时的秦穆公非常清醒,崤山惨败的全军覆没,全都是由于他自己太过于莽撞而造成的。


  当即,孟明视等仨人一见到秦穆公,一个紧一个慌忙跪地稽首,都恨不能立刻以死谢罪。


  穆公是赶紧上去,一一扶起他等,很是悲痛欲绝地,道:“起来,起来,都起来吧。此次崤山惨败,全怪寡人不是,全是寡人未听信你等父亲的劝诫造成,痛心疾首哪,戕害你等打了一场悲惨的败仗,这,这不能怪罪你等啊。再说,再说寡人亦不能因你等犯了一丁点的过失,就抹杀了以往的功勋啊。”


  孟明视等仨将军一听如此一番自责,瞬间奔泪,感激涕零,一时都不能自己了。


  当回到雍城朝殿,秦穆公高高站立在王台之上,面对底下满朝文臣武将,更是亢奋激越,高声朗读起这一篇引咎自责的“秦誓”来。最后,他仍是痛心疾首地,道:“寡人以为,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都是我大秦勇猛杰出的将军,怪只怪,皆因寡人做了错误判断,才招致崤山痛心的惨败,此与他等将军无关。但寡人希望,你等都给我振作起来,相信,胜败乃兵家常事,寡人亦相信你等将军定然会振作起来,能够振作起来,重整旗鼓,为大秦雪耻报恨!”


  “为大秦雪耻报恨!”“为大秦雪耻报恨!”顿时,宽敞的朝殿里跟着高喊起一阵响亮的声浪,持续不停,回荡久久。


  至此,孟明视等仨将便开始勤奋练军,专伺时机到来,以雪洗耻辱。


  一年之后,公元前625年,孟明视似觉时机可以,就请求秦穆公发兵去报崤山之仇。秦穆公自然愿意,立马答应了。


  于是,孟明视等仨将抱着雪耻之恨,统领五百乘战车滚滚向东攻伐晋国,突袭驰战于彭衙。然没料到,晋王襄公早有防备,枕戈以待,一番鏖战下来,孟明视秦军不仅损兵折将一片,更又遭受到了一次不忍卒赌的惨败。此一来,秦国朝野上下皆为此战事羞愤不已,纷纷谴责孟明视等仨将庸碌无能,几乎到了不杀不足以平举国心头之痛。而随之,附近的小国和西戎眼瞅着秦军连连败仗,亦先后迅疾地脱离了秦国。


  可万没想到,在孟明视等仨将拖带着残兵败将进入雍城郊外,依然又是秦穆公身着缟素,挥泪迎接他等的归来,而且还更加悲怆地激励将卒,道:“只要是我大秦勇士,就得败不怕,悲不屈,决不气馁,怎样跌倒怎样站起,站起了就给寡人挺直了身,从头再来,记住昨日的血与痛,继续战斗,勇往向前!”先祖穆公就是这般尊崇德行,不以成败论英雄,始终坚信孟明视等将军终究有朝一日定能战胜晋军,定会给大秦带来胜利。


  若按常理,当绝无可能再重用孟明视等仨将,然穆公非但未办他等的罪责,居然还不顾众朝臣的反对,仍让他等继续担当将军,担任主将,统领大军,并还竭力帮助他等加大力度整顿军政。


  自然,孟明视等仨将更是感恩戴德,以致发誓必报先祖穆公的知遇之恩,定要实现“秦誓”的誓言,为国雪耻。及后的日子,孟明视等仨将总觉得亏欠了大秦一笔血债,故而,他等不仅把自家财产与俸禄都拿了出来,送予在崤山之战中死亡将卒的家属,还心甘情愿地与属下将卒同甘共苦,一起吃粗粮,啃菜根,厉兵秣马,苦训历练。


  又一年过去了,到了公元前624年,亦是崤山惨败的第三年夏季,主将孟明视真的肯定时机臻熟,并作好了一切准备,挑选出精卒强将,再次请求穆公同意,披甲执锐,整军向东进发。这一次,先祖穆公亦不畏年事已高,毅然随军亲自出征。但记得上一次秦穆公上战场还是同晋惠公之韩原大战,如今时隔二十余年,再次勃勃雄心,快速渡过黄河,一腔感奋之至,遂下决心誓死死战,从而下令焚烧尽所有船只。只见穆公昂首伫立战车之上,振臂一声悲呼,道:“大秦勇士,若不胜,我等就战死在黄河彼岸!若得胜,我等就坐着晋国的船只班师还国!”


  立马,孟明视“嗖——”地拔出长剑,朝天猛力挥去,高声呼喊道:“我王万年!大秦必胜!”


  紧跟着,便是成千上万支戈戟亦朝着天空猛力挥举上去,那一片呼喊声刹时间响彻在了黄河南岸边:“我王万年!大秦必胜!”“我王万年!大秦必胜!”……


  秦穆公的这番壮举,被兵圣孙武称作“破釜沉舟”,不达胜利死不罢休。此不仅仅是一种气势的决断,更是穆公的必胜信念,自然亦是,让大秦之大军瞬间充满了必胜信心。于是极快,孟明视大军不啻气势若虹,只一举便夺回了曾经丢失了的两座城池,接着又凶悍地攻下了数座大城,夺取了晋国的王官及郊,势若破竹,一直打到晋都绛城的城郊,直吓得晋军居然不敢出来应战,竟做了缩头乌龟。眼看难以一鼓作气攻下,穆公只好转变策略,遂旨令孟明视大军掉头向南,由茅津回渡黄河,来到了崤山峡谷,四年前秦大军覆师之地,亦是无数秦军将卒埋骨之地,更是大秦耻辱之地。


  悲哀乎,先祖穆公先忙着收拢战死于崤山的所有秦军将卒尸骨,整理并埋葬,掘堆起一座高高的土丘,作为祭奠坟冢,是为大秦战亡者发丧志哀,并足足痛哭了三日。


  三日后,先祖穆公怀揣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再次穿上缟素丧袍,站立在一座土丘之下,面向所有伐晋之将卒,迸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悲痛吼声:“嗟,大秦猛士!你等静听着,寡人在此向你等起誓,一定听取忠诚老者的建议,我等才不会犯错!四年之前,正是寡人没有听取蹇叔、百里奚的劝告,轻易莽撞地出征,从而导致我大秦于此全军覆灭,痛哉,痛哉!然,所幸是,我大秦并未被惨败打倒,而是痛定思痛,汲取惨痛教训,厉兵秣马,方才赢得今日之最终胜利!快哉,快哉也!”


  荡气回肠,震彻山谷。


  秦穆公用人不疑、败而不馁、知耻后勇,遂取得了最终伐晋的巨大胜利。由此,一雪国耻,不仅大振大秦之威武天下,更使大秦获取享有与晋国同等势力的地位。此时,虽说蹇叔、百里奚已不在人世,但他俩定然在听到先祖穆公痛彻肺腑的祭告誓言,亦定然会为英雄穆公洒落下喜悦之泪水来。


  亦没多久,那些西部小国与西戎部落,一听大秦击败了中原的霸主晋国,均惊惧万状,赶紧争先恐后地向大秦进贡献地。从此,大秦便就威武地做上了西戎霸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谷聿
对《第八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