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九章 再起风波
发表时间:2020-06-09 点击数:133次 字数:


帅小泽回到家,又到村支书和村长家打个招呼,请他们明天参加别墅开工仪式。他们早听说河滩有动静了,也听说这位同族老弟是开着豪车回来的。都乐意锦上添花,就答应明天拿上鞭炮过去凑热闹。

马子祥和刘烨刚吃完晚饭,早早就到帅小泽家了,三个人边喝啤酒边聊。关爱红给他们弄了几个菜,就出去串门儿了。

“哎,小泽,明早几点开始?”刘烨刚说完用筷子夹花生米吃。

“说的是十点左右,就看大家去的齐不齐了!”帅小泽端起啤酒杯,“你俩可给我招呼着人啊,尤其是放完炮去城里的时候,一定得把在场的人都给拉着,可别把谁落下了!”

“这你放心,我说好了两辆公交车,看别人都上车我再上。还有小聪那个车拾底儿,实在挤不下了我就不坐,”马子祥笑着说,“完了,挤到你车后座,呵呵。”

“呵呵,没问题,毕业先考个驾照吧,等到我那上班了,把奥迪给你开。”帅小泽笑着说。

“哎,你说真的?”马子祥高兴地睁大眼睛看帅小泽。

“当然。”帅小泽看着他举起杯子。

“好,我回西安就学照!来,小刚,咱仨走一个!”马子祥说着就把一杯酒干了,然后在拿起瓶子倒。

“你跟佳佳咋样了?听阿姨意思是让你走前儿把婚先定了?”刘烨刚把杯子放下问。

“可不是?我也在为这事儿恼嘞,”帅小泽无奈地低头吃几口菜,端起杯子仰脖子喝完了。

“小敏咋办?算是彻底放弃了?”这句话才是刘烨刚真正想问的。

“也不满你俩,我是真心不想放弃,可我又怕佳佳伤心。再说我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两家人都喜欢佳佳,你们说我该咋办?”帅小泽又给自己倒酒。

“小泽,简单点儿说,你第一感觉是爱谁?用个老土的方法说,要是俩人同时掉水里,你救谁?”马子祥幽幽地说,眼睛盯着帅小泽的眼。

“呵,老实说,要真有这样的一天我宁愿小敏活着,因为死了啥都没有了,什么爱了恨了都是白给。如果返回头救不了佳佳,我就陪她一起死,因为我欠她太多了。你们不知道,是佳佳骂醒我的,让我不要生活在过去,也是她鼓励我找陶哥。可以说我有今天跟她有脱不了的关系。她还为我打过胎,你们说我要是背弃她还算人?”帅小泽说着用两手抱头,觉得自己根本没得选。

“唉——”刘烨刚叹了口气,“我听明白了,你最爱的人还是小敏,最离不开的人却是佳佳!你有没有想过,娶了小敏是一个人幸福,一个人愧疚,一个人痛苦。要是娶了佳佳,就可能是三个人痛苦!”

“大哥,感情的事儿不是加减法,也没办法找平衡,来喝酒!”帅小泽说着拿起酒杯。

“哎,你干脆一个明媒正娶,一个金屋藏娇!三个都幸福!”马子祥没有拿酒杯,而是兴奋地看着两个人。

刘烨刚直接冲他瞪眼睛说:“你说的是屁话!你愿意给人当小三儿?一辈子见不得光?你家里人咋想?十年二十年能忍受,几十年以后咋办?活着没有名分,死了入不了祖坟,连子女都不敢要!”

“靠,你这一说还真是没法了?总这么耗着也不行啊?三家的长辈儿都快该崔了!”马子祥接着说。

“别人能耗,唯独你帅小泽耗不起,你还必须尽快选一个娶了,就算是痛苦也必须留个后人。”刘烨刚之所以这些年不跟帅小泽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知道他那个秘密。

“小刚,你这话说的咋像小泽命——”马子祥说着忽然留意到刘烨刚认真地瞪这他,硬生生把话咽回去了。

“就算我不想选,都由不得自己!”帅小泽没注意到两人的表情,“今天小敏又打电话了,说黄国强又去她家提亲了,我再不选她就选了!”

“你说谁?黄国强?”马子祥诧异地望着帅小泽。

“是啊,就是那个乡长黄金牙的儿子!你认识?”帅小泽没想到他有这么大反应。

“那我倒不认识,可这事儿不对呀?记得去年咱回来的时候,小巧也说他未婚夫是黄国强!难不成是一对双生?还是他跟小巧退了又追小敏?”马子祥疑惑地说。

“咦——?有这回事儿?”帅小泽这下也觉得事情不对劲,本来他还以为那只是袁欣敏用来督促的借口,如今可以说事实俱在,而且事情还多了。

刘烨刚忽然把拿起的杯子放下,幽幽地说:“你们这一说,我也觉得有这么回事儿。我去年暑假去找过小敏,在她家楼下碰到一个开黑桑塔纳的,提着礼物往她家去了,看样子有点儿面熟,说不定就是黄国强。”

“不知道明天小巧来不?我得找机会问问她。”马子祥悻悻地说。

“祥子,你自己锅里都快熬好了,别再惦记人家厨房冒啥烟儿了!别弄得成小泽这样子!进退两难!”刘烨刚说。

“哎,我就是关心关心她,怕被人骗!”马子祥解释,“算了咱不说那些烦人事儿了,喝酒!”

三人举起杯子碰一下,仰脖子喝干。又接着倒酒,接着聊天。直到深夜,关爱红从外面回来,催促他们早点睡觉,三人才喝完瓶里的酒笑着跟她说晚安。然后到帅小泽房间,关上门嘀咕起来。

六月八号上午十点,帅小泽的桩基旁边围了不少人。基本都是族里的长辈,村长和支书都在列,还有他的姥姥姥爷,十几个好哥们儿。爷爷在河滩桩基跟前摆放了香案、祭祀供品,烧了香。帅小泽规规矩矩地叩拜。接着是鞭炮齐鸣,烟花爆竹燃放了半个小时。然后大家轮流为桩基添了锨土,洪经理一声令下,挖掘机正式开始施工。

帅小泽又给长辈们介绍了一遍整个别墅及周边绿化。村支书顺妞哥夸帅小泽有魄力,将来房子落成了,他要过来参观,笑着说让帅小泽再管顿酒。随后大家纷纷上车,两辆公交车几乎坐满,高大铭、李青等人还是做小聪的车。帅小泽的车在前面先走了,他跟王易佳进城先到预定的酒店安排。小聪紧跟在后,把大家放酒店后,小聪还要返回家里接帅小泽的奶奶和婶子们。

往北河走的南北大道上,王仲坤气冲冲开车往帅小泽家赶去。女儿出门没多大一会儿,他本来打算开车到公司看看,一个意外的电话把他气得差点骂娘。打电话的是一个自称是帅小泽秘书的女孩儿,打来找王易佳的。他就顺口问了句“你老板为人咋样”。不料那女孩儿一顿诉苦,说帅小泽尖酸刻薄,心胸狭窄。最令他上火的是还是那句“老板年纪轻轻,风流成性!跟多个公司女员工有染,连金发碧眼的外国同事都不放过!”。当他要问女孩儿姓名时,电话挂了。挂完电话,他就跟佳佳母亲吵上了,埋怨她识人不清,把女儿硬往火坑里推。最后说什么也不同意两人继续交往,忍不住要去北河东村把女儿接回来。

到东村后一打听,还都知道帅小泽,轻易地就找到了他家院子。进院子后发现冷冷清清的,刚要问就听见东厢房里有人说话,就走过去了。刚要揭帘子时,听到里面人说话提到佳佳,连忙侧耳倾听。

“妈,那边儿俺妈也觉得佳佳这个妮儿不错,我跟泽妞也了,趁这次回来给他俩把婚定喽。”说话的是关爱红。

“那行啊,叫人提过媒了吗?定没定日子?”小泽奶奶声音显得很高兴。

“没咧。泽妞说都是年轻人不用太老套,他跟佳佳娘商量好就行。”关爱红对儿子做事很放心。

“哦,要那样,回头你去见见亲家。尽早把俩人婚事儿也办喽,免得夜长梦多。万一过两年泽妞有个啥好歹儿,没留后可不好!”小泽奶奶说着又担心起来。

“可不是,我也这么想,早办早安生。”关爱红声音忽然低沉下去,“就是可怜了佳佳,这么年轻就——唉——!”

“爱红,别净往坏里想了,说不定咱泽妞能扛过去。咳,不说了,你这些年也不容易呀!老帅家委屈你啦!”小泽奶奶说话声音有些哽咽。她何尝不为儿媳叫屈,何尝愿意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楚。同样的,更不希望孙媳妇走儿媳的老路子,可命运要这样谁又违背的了。

“妈,你别这么说,你也别难过。一会儿小聪该来接咱,那妯娌仨也该来了,让她们看到不好。”关爱红先从失落情绪中出来。

“对对对,还是不说了,免得说漏嘴。咱们到院子走走吧。”小泽奶奶说着从小凳子上站了起来,“这事儿没让旁人知道吧?”

“没,就咱娘俩,老二、老三两口!”关爱红也站起身子。

门外的王仲坤匆忙往门外走去,听两人说话的语气带着哀伤,他也不愿打扰她们,更不愿让她们知道他偷听说话。往回走的路上,心不由得翻了个:这到底是咋回事儿?难道这帅小泽有啥不治之症?她们之所以急着让俩人订婚结婚,都是为了他老帅家有后?这可不行,我绝不同意佳佳嫁到这样的家!还有那个帅小泽,他是明知有病才放纵的?还是本性就坏?管他呢,反正别祸害我家佳佳。这事我也不能给人宣扬出去,那太不厚道,毕竟人家寡母再白发人送黑发人也苦的不是一丁点儿!我只管反对俩人亲事就行了。

凤城新华商场最繁华地段,有家上下三层的“川韵人家”酒楼。帅小泽在二楼大厅包了十一桌酒席,酒菜是这里最高标准十六道凉菜十六道热菜。男士桌上白酒是五粮液,女士们喝的红葡萄酒,也有人喝健力宝和啤酒。

帅小泽是来来回回敬酒,最后才坐在姥姥跟前吃了些菜。王易佳也是跟前跟后,以准媳妇的身份向大家敬酒。直到天擦黑,帅小泽才送完最后一波客人上车,那就是村长、支书和三位叔叔。王易佳她们大部分女生也被小聪送走后,他们六贱又坐到一起吃晚饭,在座的女生还有刘素霞、章凤巧、孙晓雨、尤玉娇。大家仍是嘻嘻哈哈喝着啤酒聊着天,到后来又到酒店开个商务间。打扑克的打扑克,打麻将的打麻将,谁也不说困,谁也不想散场。马子祥一直想跟章凤巧单独聊,可她好像收不到信号似得。他也不敢做的太明显,因为尤玉娇始终就在他旁边坐着。

王易佳在小区门口下车时,已经有几分醉意。因为她今天真的很高兴,关爱红穿着她几天前买的衣服,几乎给每个亲戚介绍这个未来儿媳,还当着众人的面夸她聪明能干,会体贴人。她则是嘴甜得阿姨前阿姨后的叫着,惹来了长辈们不少赞叹声。摇摇晃晃地走着,走楼门口台阶险些摔倒,幸亏王佳豪放学回来,扶着她进了家门。可一看到沙发上铁青着脸的父亲,酒就醒了一多半。母亲过来给她沏了杯浓茶,亲昵地劝她回屋睡觉,她答应着端起茶杯往屋里走,还没到门口又被父亲叫住了。

“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做啥事儿要往远的想。就算不为老王家这点儿面子,这大姑娘喝的醉醺醺,传出去咋给你找婆家?”王仲坤声音不大,语气中还带着莫名的哀伤,脸色始终很严肃。这种情形是王易佳和王易豪从未见过的。

王易佳听了父亲的话一愣,以为父亲因为她喝酒不高兴。淡淡一笑说:“爸,看你严肃的,大不了以后我不喝这么多。还有,爸,妈,我已经有小泽了,以后不要再提找婆家的事儿!”

“既然你还清醒着,那就过来坐。我有些话要跟你说清楚!”王仲坤认真的说。

“爸,你这是——妈,我爸这是干吗?生意上出了啥大事儿?”王易佳端着茶杯又做的沙发上,挨着母亲坐下眼睛还不停在父亲脸上找答案。

“你们聊着,我进房温习功课。”王易豪拿着书包往里走。

“小豪,你也长大了,该懂事儿了。”王仲坤侧过脸看儿子,“你姐的事儿,不许你跟小源他们家提一个字儿,要因为你影响到你姐的终身幸福,你就不是我王仲坤的儿子!现在,进去吧!”

王易豪听了父亲这句话,就知道这事挺严重,不由得为姐姐担忧起来。偷偷瞧她一眼,她却在茫然地看母亲的脸色,就弱弱地答应一声,回房间了。

看着儿子进房间关上了门,王仲坤才清了下喉咙平静地说:“佳佳,我知道你对小泽这孩子用情很深。这孩子人品咱就不说了,爸今天要跟你说,你俩这事儿就到这儿为止,以后不要再来往了。”

“爸,你这是干吗?小泽人品咋了?昨天你们见面不还说得好好的?”王易佳越听父亲说话,越觉得事情复杂。

“现在撇开人品问题,我跟你妈的意思就是不同意你们来往!你记住这就行!”王仲坤说的很坚定,也不打算解释。

“什么是撇开人品问题?小泽人品咋样我会不知道?我们俩从初中一年级就在一起,现在都九年了,你说他人品不行我会不会不知道?”王易佳也把脸板了起来。

“就是人品好也不行!你们就是不能继续交往!”王仲坤虎着脸,情绪有些激动。

“爸,你咋不讲理——”王易佳忽然就觉得父亲变了,不再是以往那个处处以理字当先,家里单位都做表率的父亲。

“佳佳,听你爸的话,别再犟了。他都是为你好!”半天没说过话的母亲也开口了,而且是明显向着丈夫,劝女儿顺从。

“妈,你昨天不说我跟小泽很般配?今天咋也变了?”王易佳愈发觉得事情不简单,“你们到底从哪儿听到谁说小泽的坏话?”

“仲坤,你说这——”佳佳母亲又把眼光落在丈夫脸上,不料他忽然站起来走到窗边,不看那娘俩。

“哎,佳佳,是这么回事儿,”佳佳母亲知道,要是不说明白,女儿这倔脾气是不会乖乖听话的,“今儿早上你走后,你们公司有个秘书打电话过来说是找你的。你爸就随便问了几句,那女孩儿就说小泽在公司这不好那不好,你爸最上火的就是他乱搞男女关系这——”

“妈,这是有人恶意中伤!公司里的人找我咋不打手机呀?哪个秘书知道咱家座机号?”王易佳随即推翻了父母心中关于帅小泽人品问题的想法。对于谁打的这个电话,她此时没心思细想,何况想也没用。因为任何一个知道她家号码,跟她或者帅小泽不对调的都有可能打这种电话。

“就算这事情是假的,可你爸亲耳听到小泽妈和奶奶说话了,说他有绝症活不了多长时间,娶你就是为老帅家传宗接代!”佳佳母亲完全撇开刚才那段话,坚持拥护丈夫的决定。

“哪有什么绝症?那是小泽小时候她们听了一个道士瞎说,说啥小泽活不过二十四周岁,那都是迷信!爸,你这觉悟,咋能信那种话?”王易佳霎时就明白父母坚持不让她跟帅小泽来往的原因,她也曾为这事纠结过,但那根本不能影响两人相爱。

“不管是不是迷信,我跟你妈都不能眼看你往火坑里跳!啥也别说,你跟小泽就这么拉倒。我宁愿你嫁个农民,小商贩儿,也不能看你走那一步!这事儿没商量!”王仲坤心里一阵很乱,只是硬撑着满脸的严肃表情。听完女儿的话后,他甚至有些同情帅小泽,同情那可怜的母亲。但无论真假,也不管什么迷信,他绝不拿女儿终生幸福做赌注。

“爸,妈,这是我自己的终身大事儿,让我做一回主好不好?”看到父亲的一再坚持王易佳也要崩溃了,只好哀求父母。

“佳佳乖,听你爸的,旁的事儿可以由着你,婚姻大事必须听你爸的!”佳佳母亲安慰女儿,也是在提醒她事情已经成定局。

“你要真都觉得爸对不住你,非要跟小泽,还有个办法儿。”王仲坤忽然扭头紧盯着女儿淡淡地说,“你可以到集上买包耗子药往我饭里一掺,你的事儿我再也不会管了!”

这是王易佳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父亲说话这么决绝,他目光里流露出的伤感不言而喻,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眼神。吓得她的心不由得一颤,慢慢低下头。心里万般的委屈不敢再犟,她真不敢继续激化父亲的情绪,也从未想过她的婚事会搞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

不敢为难父母,也不甘心就此放弃追逐多年的爱情。憋屈感在她心里的一再放大,让向来坚强的她难以承受。她尽量克制着不让眼泪流出来,默默蜷在沙发里,将下巴抵在膝盖上,嘴唇咬得发青发紫。血丝顺着下巴流在裤子上,仍然一语不发。

过了一会儿,佳佳母亲看父女俩都不说话,就建议丈夫把女儿送到大姐家住一段儿,等事情告一段落再接回来。王仲坤同意了。于是,没收王易佳的手机,夫妻俩连夜把她送走了。并叮嘱她冷静地考虑该咋办,最好设身处地的为父母家人想想,相通了再找媒人重新选对象。

王易豪等父母带着姐姐离开好一会儿,才悄悄的跑出房间给好朋友帅小源家里打电话。

“喂?谁呀?”接电话的是关爱红。

“阿姨好,我是小豪!”王易豪尽量压低声音说。

“是小豪啊?小源去河滩——”关爱红知道王佳豪是王易佳的弟弟,也知道他跟二儿子帅小源是好兄弟,对他也十分疼爱。

“阿姨,我想跟小泽哥说话。”王易豪打断关爱红的话,“阿姨,快叫小泽哥,我有急事儿!”

“找泽妞啊?他也没回来!”关爱红此时也发觉王易豪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关切地说,“是不是出啥事儿了?要不你挂了再打他手机吧?”

“阿姨,我不知道小泽哥号码,也没时间等。”王易豪紧张地说,“你告诉小泽哥,我爸妈不让我姐跟他好了。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他们已经连夜把我姐送走了。让他自己想办法。阿姨,我先挂了,让往我爸知道就麻烦了!”

“哎,小豪,你姐——”关爱红没说完,就听到里面“嘟嘟”“嘟嘟”……电话断线声。

关爱红又赶忙给帅小泽打了手机,把王易豪的原话跟他大概学了一遍。帅小泽也觉得事态严重,当即开车来到王易佳家里。按了一阵儿门铃,王易豪才出来。又说了一遍刚才的话,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并让帅小泽尽快离开,等过几天父母心平气和了再来。

帅小泽离开后又打了几遍王易佳手机,得到的只有关机提示。接下来的两天里,他的心都无法平静。猜测了多种原因,都被自己推翻,不明白她父母究竟因为什么理由不让与他交往。失去王易佳的那种危机感,让他再次体会了吃不好,睡不好,心情浮躁的不愿搭理任何人。直到十号的深夜,高大铭打来电话让他第二天出席订婚仪式,他这才烧水洗了头。必须重新收拾颓废的心情,在兄弟们面前得撑着。

六月十一号上午,还是新华商场旁边的“川韵人家”酒楼,高家包下了整个一楼大厅。高家父子四人的关系网囊括了凤城的工、农、商、政,包括教育界在内各方面的头面人物。还有家里的亲戚和高大铭的这帮同学,再加上女方袁家也是个大家族,所以整整安排了六十桌。

袁欣敏跟着爷爷奶奶、父母和伯父一家五口,近门亲戚四十多人,进酒店被安排到左侧几张桌子。她和李嘉偷眼观望,招呼客人的都不认识,还以为是帅小泽家找到专业司仪。再看帅小泽、高大铭和那帮同学都在右侧最偏僻地方坐着,十几人都向她笑着招手示意。又仔细看没看到王易佳,心想她大概知道两人订婚心情不好,所以没来。

此时帅小泽心里也起了问号:怎么大铭订婚还叫袁春富来?小敏和李嘉咋不跟我们坐在一起呢?有心问高大铭准新娘是哪位,这小子高兴地到处乱窜,也没机会单独说话。何况其他哥们儿都在畅所欲言,似乎没人在乎这事,他要刻意问会显得多事,也就喝着茶跟大家闲聊。

一辆红色富康停在酒楼玻璃门旁边,石忠从副驾驶开门下车。接着开后门牵出一个约六七岁的男孩,男孩清秀的相貌吸引了帅小泽的目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石忠收拾的停当利落,深色长裤,白色横条纹体恤。乌黑的板寸发型,鼻梁上架着黑框圆形眼镜,跟数年前见到少白头倔驴判若两人。再看驾驶位出来的女人身形高挑,长发披肩。身穿浅橘色的套裙、橘红色的皮鞋,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变色墨镜。手里拿着红色手包。正是高育红,脸型和身材跟六七年前一般无二。帅小泽不由得站起身向门口走了几步,在一个圆柱子旁边站住。眼睛随着她从车旁往里走,步法还是那样轻盈从容,还是那样冷傲的气质。直到她进屋在大门右侧高育笙老婆那张桌子背对着他坐下。有人轻轻拉一下他的衣袖,他才回过神。尴尬地看着刚拉他的刘烨刚笑了笑,两人一起回到座位,大家继续聊天。

服务员开始调试扩音器了,大概是仪式马上要开始。帅小泽的电话响起,他低头看是梁甜手机,就起身快步走到酒楼外面,接通电话聊了起来。梁甜先是汇报了几天来公司里的琐碎事,又告诉他美国总公司已经批复他们申报的方案,同意进一步实施。接着说了昨天来了几位英国客人,有事情要见帅小泽本人,听说他出差在外就住在西安等他。他让梁甜先安排好客人的食宿,并通知各部门明早九点半开会,他晚上就返程。

主持人说了几句客套话请家长讲话。高育筝上台后先感谢了各界朋友,愉快的宣布了儿子高大铭和袁欣敏正式订婚。主持人随着喊两人上台交换信物——订婚戒指。

袁欣敏立刻就站了起来,跟老爸嚷嚷:“爸爸,弄错了!咋是大铭啊?我不要跟大铭订婚!”

小敏父亲瞬间感觉到脑袋变大了好几倍。仍耐着性子说:“小敏,你发啥神经呢?这么多客人,可不许胡说啊?”

短短几秒钟,女方家属中引起了不小的躁动。袁欣敏的爷爷奶奶、母亲、大妈都站了起来,诧异地盯着她。连好闺蜜李嘉都搞懵了,她们俩一直在讨论的都是帅小泽,这瞬间的变化让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爸爸,真的弄错了!我喜欢的是小泽,不是大铭,求你让他们停住好吗?”袁欣敏焦急地四处观望,偏偏此时又看不到帅小泽的影子。

“住口!不许胡说!”小敏父亲厉声喝止住女儿,眼珠都快要鼓出框外。他真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女儿做出这样的反应,也没时间仔细考虑,但这件事要让高家人知道可不得了。

袁欣敏哪里还能冷静得下来,急切地望着老爸说:“爸爸,我真的没有胡闹,我一直以为要跟小泽——”

“啪”!小敏老爸伸手给她来了一个响亮嘴巴,愤怒地说:“你还敢说?”

泪水瞬间从袁欣敏眼眶涌出来滑过脸颊,她感觉脸上火辣的疼痛。转身向袁老爷子说:“爷爷,你帮帮我好吗?我不要跟大铭订婚,我要找小泽!”

这个时候,大厅里已经开始乱了。高大铭本来已经来到台前,看到这边一乱赶紧跑过来。他身后就是父亲高育筝,二叔高育笙,高老爷子也跟来了。眼睁睁看着袁欣敏挨一巴掌,却说不出半个字。

袁老爷子也是满脸的愕然,既心疼孙女,也为这两家人的颜面难过。他为难地说:“宝贝儿呀,不是爷爷不帮你,那天定日子还征求你意见了。这几天过去你也不说别的,都到这节骨眼儿了你再说不乐意,让咱老袁家的脸往哪扔啊?”

小敏母亲焦急地在旁边搓手,看着女儿再看丈夫涨红的脸,吧嗒几次嘴没敢出声。小敏奶奶在旁边也开始抹眼泪儿,却不敢插话,因为这种场面不是她这种家庭妇女该出头的地方。

“啥都别说!赶紧上台去跟大铭换戒指!”小敏父亲再次用愤怒的眼神瞪袁欣敏,布满血丝的眼睛显示了他正处于盛怒状态。

袁欣敏向后退了两步,又把眼神投向旁边的高大铭,留着眼泪哀求:“大铭,我,我求你了,你放过,过我好,好不好?我真的只喜,喜欢小泽一个。我求你了!”

“小敏,你咋不早点儿说咧?你看这么多长辈儿,我做不了主啊!”高大铭心里难受极了,本以为是个喜事,却搞出现在这种状况。既同情她更可怜自己,怪只怪自己不该痴心妄想,如今两家人颜面扫地。

周围站了不少人,却没有人说话。小敏老爸看到高家的人站了不少,更是无地自容。

“小敏呀,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啥情况。你尽管放心,高伯伯绝不会硬逼你订婚。你要找谁,就去吧,今天这事儿就当没发生!你跟大铭以后还是好朋友,别哭了啊?”高育筝忽然站出来打破沉寂。做为一个省级领导,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放下颜面,打掉牙硬往自己肚子里吞。说着走到袁欣敏跟前,亲昵地拍拍她的肩。

“不行!这事儿不能这样拉倒!咋能让她一个丫头毁了咱两家的颜面?”小敏父亲上步横在女儿面前,心想无论如何不能在高家人面前弄的抬不起头。

高育筝伸手拉住小敏老爸的胳膊,往窗边走。温和地说:“兄弟,来来来,咱弟兄俩到旁边聊聊。孩子的事儿咱不能硬来……”

袁欣敏还在不停流眼泪,忽然被李嘉推了一下。一看她正冲门口方向努嘴,她瞬间明白,她要立即找到帅小泽,让她带着离开,哪怕跟家人断绝关系也在所不惜。想着连忙快步向大门跑去,李嘉紧跟其后。再后面是高大铭、小敏母亲、奶奶、大妈,稀稀拉拉十几个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六十九章 再起风波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