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八章 出岔子
发表时间:2020-06-09 点击数:124次 字数:


王易佳恍恍惚惚的过完一个下午,脑子里想过无数个理由,都无法说服自己相信袁欣敏手腕的镯子跟帅小泽无关。天快黑的时候,陶总问她帅小泽去哪儿了,她才发觉他没在,车也没在。小葱说看到他跟一个女的开车出去了,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袁欣敏。     宾客都安排好了,王易佳打算让小聪送她回家,帅小泽回来了。问了一下情况,把车钥匙给小聪,让把车开公司。他直接开新车回家,王易佳默默跟他上车,路上两人一句话都没说。他洗完澡,发现她今天没有把换下的服拿去洗,也没给他拿睡衣,就拉条浴巾围住身子。出来后看到她在书房椅子上坐着,手里端着小半杯红酒。这时才觉得她有些不对劲,轻轻走过去扶着她肩膀,柔声说:“佳,累了吗?”     她没说话又喝了口酒,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黑夜一动不动。     “佳,怎么了?有心事吗?”他再次柔声问。     她还是不说话,扬头把杯里的酒喝完,杯子一放站起身往外走。     他紧走两步赶上,在卧室门口把她揽入怀中,脸贴着她的脸,感觉有些发烫,心想大概是喝酒的原因。轻声问:“佳,咋不高兴了?谁惹我心爱的佳了?明天使劲儿批评他!”     她仍然是一语不发,也不挣扎,眼睛都没看他一眼。     他这下慌神儿了,从没见过她这样。在他眼里她就是率真大方的女孩儿,开心就笑成一朵花,不高兴立马就喊出来,今天的举止着实很意外。     “佳,哪儿不舒服吗?还是——是不是我无意中做错什么了?佳,不开心就说出来,好吗?”他轻声说。感觉就是自己惹到她了,他明白她最在乎就是他。     她扭头幽幽地看着卧室窗户淡淡地说:“你下午去哪儿了?”     “我下午——”他犹豫了一下,不敢说谎话,“下午李嘉说小敏不见了,电话也打不通。我跟小崔到她学校找了一下,没见人。”     “那你回来干吗?咋不接着找?”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哦,她应该在学校呢,应该不会有事儿,我让小崔在那等她一会儿。”他故意装作很轻松。     “是吗?那她手上的镯子是怎么回事儿?”她仍然靠在他怀里,语气平淡如水。     “那镯子,那镯子是——”他又犹豫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既不想骗她也不敢说那是高育红退回来的,更不敢说那是定情物。可王易佳手上也有外婆给的镯子,她必然也了解其中含义,“佳,那是可早以前的事儿。那一年小敏过生日,我把老妈的镯子给她了。你知道,这几年都过去是不是?别难过了,怪我以前没跟你说过。”     “你心里还紧张她,想跟她合好,是吗?”她说的还是很平淡。她的眼睛看着窗子外面的黑夜,感觉黑漆漆的景物就是她身处的环境,此时帅小泽的感情比黑夜还模糊,更让人觉得不踏实。     “佳,你看看,天也不早了,我们——”他不想骗她,也不敢坦白。     “逃避?还是默认?”她忽然从他怀里挣脱,几步走到卧室里。从柜子取出一条被子,转身回到书房,把被子放在椅子。又从沙发背后取出钢丝床,支开后又去卧室取褥子,床单,再到书房铺床。     “佳,别这样好不好?你要愿意的话,咱过几天回老家就把婚定了!”他跟着她走来走去,明白她担心他思想活动,他自己也何尝不是犹豫不决东飘西荡。     “我不希望你憋屈着过下半辈子,也不想自己每天吃不下睡不着地担心你,你好好想清楚吧!”她说完转身往卧室走。     “佳,别生气好吗?我说过会好好照顾你的。”他紧跟着她来到卧室,恰好他手机闪烁,有短信来了。他几步来到床头柜,拿起手机翻开。短信是袁欣敏发的:“小泽,不用担心,我很好。下午身子不舒服,回来休息过就没事儿了。刚吃了点东西,现在宿舍看书,你早点休息吧!晚安!”他随即回复了:“晚安!”把手机合上。再转身跟王易佳说话,却看到她在窗口讲着电话:“对,你说,是吗?我知道了,好,好,明白,好,谢谢你,再见!”     “佳,这么晚还忙啊?睡吧?”他说着把浴巾扯掉,笑着坐进被窝。没事发生过似的揭开旁边的被子,示意她上床。     “你过去?还是我过去?”她还是脸色平淡,站在窗边没动,眼睛也不看他。     “佳——那——那还是我过去吧。”他真没想到她这次如此决绝,从床上下来光着身子走了。     这一夜他可真没睡踏实,脑子里反复考虑该怎么办,如何避开袁欣敏的问题还能哄王易佳开心,最终不得其法。     天亮起床时,他发现干净衣服在椅子上搭着,以为她没事了。笑着穿衣服,洗涑,完了到卧室一看她不在,被子枕头整齐的摆在床头。叫着她名字到楼下一看,还是不在,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都没在。餐桌上摆着一杯热牛奶,烧饼夹韭菜盒子,当天的晚报、华商报,法拉利车钥匙,充满电的手机。这些都是他生活中需要的,唯独没有她的身影。心想她可能先去公司了,就边吃边看报纸。

一看报纸,他上了报纸头条:本市最年轻CEO帅小泽,成为房地产界新贵。别墅开盘两月售馨,身价暴升过亿!心想幸亏梁甜处理的好,要是挨打的场面也见报,就糗大发了。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个奶白裤子白体恤,要知道上报纸就该换套喜庆的颜色。     帅小泽到公司以后,王易佳果然在办公室。跟平时一样接电话,做资料,跟员工说话,就是看他时没有了往日的笑脸,也不说一句话。他就明白她心里还在生气,就去自己办公室做事了。中午陪托马斯吃饭,又送董事局一行人去机场。王易佳和梁甜负责招呼客人,她笑得都很自然,跟员工说话都是和颜悦色,唯独是面对他的时候,变成平淡的表情。

这天晚上回到公寓后,他才意识到事情比想象严重的多了。因为她仍然不在,卧室、书房、客厅跟早上一模一样。他赶紧打她手机,是安小慧接的。笑着说佳佳姐要陪她住段时间,让他不用担心,就匆匆挂了。他的思想再次陷入混乱,下楼喝了一瓶红酒,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帅小泽从沙发上起来到楼上洗澡换衣服。下楼拿钥匙时发现餐桌上还摆放着早餐和报纸,赶紧出门看,仍没见到她的影子。到公司后她还在照常上班,还是对他不理不睬,接连几天都是如此。发往加州的方案没有批下来,他也就不忙。去找陶锦鹏喝两次茶,总是赶上陶乐乐在。她已经成为总裁助理,见面就开玩笑让他赔她男朋友。他自己都满脑子疑难,哪有心情应付她,就回公司考虑老家别墅的事情。     临近月底的一天,帅小泽联系了其中一个承包“鹏科荷院”施工方陕建N公司项目经理洪某。跟他说了打算在凤城老家盖别墅的事,并把图纸和具体方案发给他,让他做个报价。洪某看完摆了一堆困难,什么施工条件差,什么操作流程多,要求高,地理位置偏远等等。话里话外透着不愿意做的意思,仅人工费一项就报了二十万。帅小泽笑着说考虑考虑,就挂了洪某的电话。接着又联系另一家施工单位雄风建设项目经理魏某,把图纸和方案发邮件给他,让他做详细报价。魏某下午上班就发来报价,做出包工包料总造价35万,单包工12万的价格。帅小泽觉得这个价位跟自己核算的三十万相差不是很大,也就没还价,买过的十五万红砖也没计较,同意让雄风做,要求原料必须货真价实。合同也没要,当天就给雄风打了二十五万,详细地址也发过去了,让他们尽快安排动工,开工时他要到现场看。     这天晚上,陕建N公司的总经理就找到帅小泽公寓,坚持要免费盖这栋别墅。帅小泽自然不肯占这种便宜,笑着拒绝了。天亮以后,那位项目经理洪某竟然在他门口坐着,把前来送早餐的王易佳吓一跳。洪某又恳求她帮忙求情,无论如何都要盖帅总家的别墅,还说他要拿不到就得被开除。她心软了,让他回去等消息,不要在这里影响老板休息。把早餐摆放好离开后,她给帅小泽发了一条短信,让他考虑一下洪经理的难处。帅小泽看到短信也为难,雄风那边钱都付了,也不好拉下脸往回要。这边洪某也值得同情,最重要还不能把王易佳的话撂下,本来就闹别扭着。经过考虑他跟两家商家,钱还是那么多,由他们两家共同施工。怎样分工合作让他们自己沟通,唯一的要求还是尊重原图,保证材料质量。     事情摆平了,约好六月八号动工。他高兴地去找王易佳,认为这次她应该高兴了。

“佳,中午一起吃饭吧?顺便说一下咱们哪天回去。再有十来天咱的别墅就正式开工。”帅小泽一进她办公室随手把门关上,笑呵呵来到她身边,伸手轻轻捋她耳边的一缕头发。     “帅总,要没有客户要陪,我打算跟小惠在食堂吃饭,完了去超市买些日用品。”她说的还是十分平静。     “呵呵呵呵,佳,别跟我置气了好不好?咱们一起吃饭,然后我陪你去超市,当你的跟班儿。嘿嘿嘿。”他嬉皮笑脸的说。     “对不起,帅总,我跟小惠说好了。”她说着拿起手边的文件,走到门口开门,让文员拿给采购部。随后又坐回位置看文件,完全无视帅小泽的存在。     “呵呵,佳,回来住吧,你一不在整个房子都是冷清的!”帅小泽仍是满脸堆笑,还凑近她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她眼睛都没离开手里的文件,只是轻轻哼了一下,平静地反问:“帅总,我没来以前谁陪你热闹的?还找人家过来不就行了?”     “佳——好佳佳哟,饶了我好吗?你知道的,你才是我房子的女主人,没有你什么都不对。求你了,回来吧!”他又走到她身后,轻轻为她揉肩膀。     “帅总,要没事儿就把你桌子上的文件都看看。该签的字都签了,签完叫秘书送走。”她说着拿起电话,拨完号说:“喂,刘总吗?我是鹏科王易佳。你们五月份广告费……”开始跟广告公司讨价还价,仍然把他晾到旁边。     他凑到她耳边轻声说:“哎,下班我等你吃晚饭,然后一起看电影。”说完捧住她的脸,不由分说吻住她的唇,半分钟后才松开,笑着往出走。     “讨厌!”她朝着他背影幽幽地说,语气里透着淡淡的怨和深深的甜蜜。紧接着对电话说:“对不起!对不起!刘总,不是说你讨厌。你看能不能考虑调整一下价位,我们新计划下来后,下季度的广告更多……”     六号上午上班,帅小泽先跟威廉和梁甜打过招呼,然后与王易佳下楼。两人上了红色法拉利F50,缓缓地往马路上走。小葱开着公司的本田商务车,早在楼下等着了,紧跟在他们后面。     先后把高大铭、马子祥、尤玉娇、袁欣敏接了,向高速方向驶去。他们到郑州后时间还早,就接了刘烨刚一起到邙山景区玩了。晚上,李青到了,九个人又去吃烩面,回到酒店喝酒打牌。

七号早上七点半在火车站接了衡信、李嘉。一说到吃早点,高大铭喊着要吃港式早茶,刘烨刚也不知道哪有。于是,大伙开车在市区转了好大一会儿,在紫金山百货大楼旁边找到一家不小的茶餐厅。十一个人边吃边说笑着,吃了不少小吃茶点,直到九点钟才下楼。

刚下高速,法拉利就吃不开了。底盘低,见坑坑坎坎都得绕着走,自然也引来不少羡慕的目光。帅小泽这次回家的心情真的不错,一路上跟王易佳聊着别墅周边环境。有些荣归故里的兴奋感觉,钱又了,车有了,梦想家园也即将破土动工。她也很开心,因为他说见过母亲后陪她一起回家,还在她家吃饭。顺便跟父母聊聊,上次离开时他母亲也说过下次回来就订亲。

一行人先到北河河滩看了帅小泽的桩基,那里已经多了一排十余间简易房,有工人在现场卸材料。红砖已经挪到了周边,钢筋水泥摆在桩基旁边不远,搅拌机、挖掘机也十多台。洪经理老远就看到帅小泽的红色法拉利了,小跑着过去打招呼。并简单的介绍了材料准备情况,工人也陆续赶来,不耽误次日开工。帅小泽笑着跟他聊几句,让他认真谨慎,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有任何疑问和困难随时可以打电话沟通。

大伙到帅小泽家照个面,跟关爱红寒暄几句,由小聪开车送回家,说好第二天早上到河滩集合。王易佳跟关爱红多聊了一会儿,把为她和帅小源买的衣服给她,还让她试了试,她自然高兴地夸王易佳乖巧懂事。帅小泽送她回家出门前,让母亲通知家族里的叔伯,明天开工仪式以后请大家到城里吃饭,支书和村长他回来自己说,就开车走了。     王易佳的母亲几天前就接到电话,知道今天女儿要带着男朋友回来。专门让丈夫留在家,把家里上上下下收拾一遍,还准备了一桌子丰盛饭菜。车子开进康城小区里面,引来一些人观看。王易佳跟认识的人笑着打招呼。下车以后,王易佳故意把大包小包都让帅小泽提着,她挽住他的胳膊。     门开了,佳佳母亲穿着围裙站在门里面,上一眼下一眼打量着帅小泽。     “妈,这是小泽。”王易佳笑着介绍。     “阿姨您好!”帅小泽笑着打招呼。     “快进来,快进来!”佳佳母亲把两人往里让,还在仔细打量帅小泽,“佳佳说你们开车回家,一路上累了吧?”     “阿姨,我不累。你家好漂亮!”帅小泽说着往前跨了半步,停住扭头对王易佳轻声说,“你家好干净,是不是得换拖鞋?”     “不用不用,快进来。小泽是吧?”佳佳的父亲王仲坤从厨房出来。笑着接过帅小泽手里东西,转身放在旁边地上。让着帅小泽往里面进,“来,沙发上坐。”     王易佳笑着拉帅小泽到沙发上坐下,又拉着旁边还在打量的母亲到厨房说话。王仲坤过来跟帅小泽寒暄,又是倒茶又是让烟的,帅小泽赶忙欠身客气。接着王仲坤又开始问他家里有谁,工作情况,他一一笑着回答。     时间不大,饭菜摆好了。王仲坤又给帅小泽倒酒,他推让不过只好答应少喝一点,两个边喝边聊。王仲坤说话太客气了,弄得他很不自然。他也从没想过见对方家长该怎样,简直当成汇报工作似的,而且觉得别扭。王易佳和母亲在旁边坐下,吃着饭菜,也时不时插话。佳佳母亲话不多,高兴地给两个年轻人夹菜。

高大铭跟小聪一起送完其他同学,又通知了章凤巧、芦建虹、孙晓雨。然后非留小聪在他家住,也方便第二天一起接大伙到北河滩。小聪给帅小泽打电话说了一下,他正在跟王仲坤喝酒呢,随口就答应了,还告诉小聪多买些烟花和鞭炮。

两人先在街道吃了些饭才上楼回家,到爷爷房子打招呼时被奶奶叫住了,坐在沙发上。

高大铭一看,爷爷没在,奶奶、老妈、三婶、还有两个不认识的女人在客厅说话。就随便问候了几句,介绍一下小聪就转身上楼。还没动地方被三婶叫住:“大铭,跟你朋友在这儿坐着,喝会儿茶,跟你奶唠唠。急着上去干吗?屋里又没人等着!”

“呵呵呵,三婶儿,奶奶,有啥好唠的?我同学家房子明天动工,还得琢磨送点儿啥呢。你们几个慢慢儿唠吧。”高大铭哪有心思跟一群妇女唠嗑呢,转身就想走。

“坐下!这孩子,先好好坐着。小半年儿没见面儿了,妈问你几句话。”大铭母亲说话了,语气里面有亲昵也有严厉,说着还眼睛撇了一下空沙发。高大铭乖乖坐下,小聪也挨着他坐。

“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能稳重点儿?”大铭母亲稍微缓和些说他。一旁的三婶给两人到了杯茶,放在靠近二人的地方。又坐回刚才位置,听大嫂继续说话,“你这俩表姨刚才还跟我们说起你的婚事,既然你回来了就凑巧相一相吧。差不多就先把事定了,下半年工作一落实喽就办事儿。”

高大铭马上就不高兴了:“妈——你这是干吗呀?都啥年代还搞包办婚姻!”

“啥是包办婚姻?不跟你商量直接拉你拜堂那才叫包办!现在只是叫你先相个面,不中意还可以再换。”三婶笑着说,眼睛瞄了瞄旁边的两位,“再说了,你要自个有本事自谈,直接从学校带个妮儿回来。你妈和奶奶还会为你整天操心?”

“就是,他三婶儿说得对!这回必须得给他把媳妇儿定喽,反正没几天儿也该毕业了,下半年连上班带典礼!”奶奶说得更是认真。

“对对对,”旁边有位妇女也跟着附和,“这叫大登科连着小登科!来年保准儿给你们高家添个大胖小子!”

“奶奶,三婶儿,你们咋都这样啊?”高大铭急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她们要是把这事跟他老爸和爷爷一说,他们也会同意,那他跟袁欣敏就彻底没希望了。慌忙向老妈求助:“妈,这事先暂时搁置行不?等我同学那边儿彻底没希望,你们让我咋都行!”

“咦——调皮蛋儿!你这意思是有意中人了呗?”三婶听出高大铭的意思,立马接住他的话,“快跟婶儿说说,我,还有你奶保证给你做主!”她正说着看到婆婆精神也一抖擞,顺便把她也稍上了。

“啊?行吗?”高大铭犹豫了起来,本就是顺口搪塞,不料她们都认真上了。

“不试咋知道行不行?快说!”大铭母亲急切地催促。

“那好吧,她叫小敏,袁欣敏,在北郊幸福小区。我们都在西安上学,可是她喜欢我们另外一个同学,所以,所以我觉得没多大希望。”高大铭弱弱地说。

“咱家大铭的条件,还怕输给谁吗?”三婶说着又看婆婆,“妈,干脆咱趁热打铁。这不徐嫂也在,要么,我跟她带大铭去那个小敏家摸摸情况。要是有门儿,就趁这回把亲给定喽!”

“嗯,我看行!老三家,你们这就去吧!来,看你爸书房的东西,挑几样好礼。”奶奶立马就答应了,站起身往书房走。

“妈,我到楼上提两瓶好酒吧?上回育筝拿回来的茅台还有几瓶咧!”大铭母亲站起来跟婆婆说,随后高兴地出门上楼了。

十几分钟以后,六样不错的礼盒摆在客厅茶几上。那位徐嫂更是在高老太面前撂下话,凭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加上高省长的面子,再有这几份好礼,势必撮合成这门亲事。高大铭和小聪这时才明白,她和另一个妇女都是职业媒婆。

三婶正要给老公高育筱打电话问他车子啥时候回来,小聪笑着说他的车子在楼下。高老太太高兴地让他们马上出发,许诺事情成了好好感谢小聪。于是,三婶、徐嫂、高大铭、小聪四人匆匆下楼,开车往幸福小区。高大铭心里直犯嘀咕:贱头儿,对不住了,我也是被她们逼的。要是提不成就算了,要万一成了,改天我再当面道歉。小聪这小子,要知道我让他开车是为了撬他老板的女朋友,肯定不乐意。哎,算了!一将功成万骨枯,每个成功背后都有多多少少的背叛,忍了吧!

袁欣敏的这两天的心情也比较乱,知道帅小泽回家盖房时也替他高兴,可一看到王易佳在他新车副驾驶坐着,心里就揪的厉害。就连一直看好两人关系的李嘉,都觉得压力很大,不时在她耳边安慰,让她愈加不能平静。回家后就给小崔发个短信问:“他俩还在一起腻着,咋办?”过了好长时间,小崔回复:“只要没结婚就有机会,王易佳家里的电话号码有吗?”她回复说:“8624***,你要做什么?”过一会儿收到小崔的短信:“别多问,王易佳一般什么时候不在家?”她回复到:“明天上午。我该咋办?”过了很久才收到一个字:“等!”

吃过午饭,袁欣敏一直在屋里怄气,暗自埋怨帅小泽做事拖拖拉拉。爷爷奶奶在客厅看电视剧,电视声和讨论声吵得她心烦,索性带着耳机听音乐。急促的门铃声还是吵到了她,不由得把门开一点缝隙,看爷爷从客厅沙发起来开门去。一看门开了她更是恼火:黄国强怎么又来了?爷爷跟他说话咋还这么客气?这混蛋怎么跟冤魂缠身似得纠缠不休!臭小泽,死小泽,都怪你犹豫不决!

她心里埋怨着把门关紧并反锁,免得爷爷等一下又问她要主意。仍不放心就拿出手机拨打帅小泽电话,也不管他是不是在王易佳家里了。

帅小泽吃过饭正在跟王易佳三口喝茶聊天呢,看到袁欣敏电话就一阵紧张。慌忙走到厨房窗子边小声说:“喂,小敏,有什么要紧事儿吗?能不能晚点儿再说?”

“我现在就要说,十万火急!”袁欣敏大声嚷着,感觉满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泄。

“那,那好,你说吧。”帅小泽小声说着,眼睛往旁边扫视,怕王易佳忽然进来听到不高兴。

“你到底还想不想跟佳佳说清楚了?还是你打算跟她好?”袁欣敏焦急的说,像敞开瓶口的磷粉,随时就要燃烧。

“这事儿回头再说好不好?我这会儿不方便!”帅小泽最怕听她这么问。

“等等等!我不等了!黄国强又来我家提亲了,你还在左右摇摆?”袁欣敏这句话几乎是喊的。

“小敏,能不能先别逼我啊?我妈今天也提到让我跟佳佳订婚,能不能等我找机会先给她解释?完了咱再商量?”帅小泽耐着性子哀求,打心眼儿想跟袁欣敏在一起,可也是真心不愿伤害王易佳。更麻烦的还是老妈和家人已经认准王易佳,他为这事也挺恨自己的。

“我真的很愿意等,可是我等不了了,一回来他们都问我咋办咋办!我心里真的好难受!”袁欣敏说的也是事实,她已经煎熬很久了。

“小敏,别这样好吗?我知道你等的难受,我也很难受,我现在真的不方便,先挂了啊?”帅小泽还以为她拿黄国强提亲来逼他尽快决定,因为年前她就说过这个人。心里不由得开始觉得她不通人情,不能考虑他的难处。

“好,你挂!我立马就答应嫁给他!”袁欣敏每次听他逃避就得伤心好一阵,这一次她决定背水一战。

“小敏你——哎,先不说了,真得挂了!”帅小泽还以为她在耍脾气,也怪她不分时候。

“那好,你不决定我就决定!”袁欣敏喊完直接按红色键电话挂了,把电话往桌子上一丢,转身开门到客厅。

这时候黄国强刚离开,袁老爷子关了门往沙发跟前走。看到孙女气势汹汹地站在客厅中间,还以为嫌他接待刚才那个年轻人。连忙笑着说:“宝贝儿啊,别生气别生气。你不喜欢,爷爷下次就不让他进来,乖,回房休息吧。”

“爷爷,下次不管是谁来提亲,你就替我做主答应了,嫁给谁都行!”袁欣敏大声喊,眼圈儿都红了。其实真的在生气,气帅小泽的犹豫不决,同时气自己的懦弱。

“我的宝贝儿,爷爷咋舍得让你随便嫁呢?别生气了,都怪爷爷不好,”爷爷第二次见孙女用这种语气说话,上一次是前年春节他堂哥拿了她的信,知道她是真难过,心疼的不得了。连忙说好话,“快回屋休息哦?爷爷以后再不多管闲事儿了,她奶奶,给宝贝儿倒杯凉茶消消火!”

奶奶早在旁边看懵了,听了爷爷的话赶忙转身到水。嘴里也在安慰:“宝贝儿别气,下回谁再来提媒,奶奶替你把他赶走!”

“爷爷——奶奶——我不是生你们的气!也不是让你们撵人!是让你们答应!不管是谁都行,反正就是尽快嫁出去!看他紧不紧张,哼!”袁欣敏说完扭身回到房子,“嘭”的一声把门摔上了。

爷爷奶奶对视了一会儿才回沙发坐下,小声分析孙女这是啥意思,电视剧再也没心思看。

小聪把车停到幸福小区东门外路边,高大铭说什么也不敢下车,只是跟三婶说小敏家在大门旁边的C区一号楼18层东户。三婶数叨了两句,就拿着礼品跟徐嫂进大门。刚巧碰见黄国强从楼门口出来,还打听18层东户是不是姓袁。黄国强一看徐嫂模样,就知道这俩也是提媒的,不耐烦地哼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小敏爷爷正跟老伴合计该怎么安慰孙女呢,门铃又响了。一看还不是下班时间,肯定不是儿子儿媳回来,纳闷着慢悠悠的起身开门。一看两个陌生妇女在门口站着,疑惑地问:“两位是不是走错门儿了?”

“呵呵,您老一定是小敏的爷爷吧?我们是小敏同学的婶子。”徐嫂笑着跟小敏爷爷打招呼。

“啊,找小敏呀?那进来坐吧?”爷爷正在为孙女烦恼,一听是找小敏,就有些不自然。

“谢谢袁叔叔。”徐嫂到底是见多识广,直接就跟袁老爷子套近乎,“哟,您老把家里收拾的真干净,这位是阿姨吧?”见到小敏奶奶站起来又亲热地打招呼。

两位老人还真没接触过媒人,但这热乎劲儿倒像熟人似得。就把二人往沙发上让,还给沏茶,三婶也热情地叫叔叔阿姨。

“二位,找小敏有事儿?我叫她出来吧?”爷爷试探性地问。没搞清对方来意以前并不打算叫孙女,要不然没进门就叫她了。

“哦——叔叔,先不叫也行,我们先跟您二老唠唠。”徐嫂轻轻一笑,“是这样的啊,俺家大哥姓高,就是咱们现任省长高育筝。俺家侄子嘞,跟您家小敏是同学,一直喜欢小敏不敢说。俺大嫂知道以后,有心成全俩孩子,就叫俺俩过来问问,主要是征求您二老的看法,再找机会跟小敏爸妈唠唠。”

袁老爷子一听就明白了,这又是来提媒的。乍一听是省长家儿子,还是孙女同学,心里先是一惊,更是不好说啥,也不好得罪。这比黄乡长家势力大得多,不由得为难地说:“这个,孩子们的事儿吧,我们作为隔辈儿人确实不好说,要不等下回小敏爸妈在的时候你们再来?”

三婶一听还以为他们不乐意,这意思就是要送客了,心里不免紧张。但她没说话,而是扫一眼徐嫂。徐嫂再次轻轻笑着说:“叔叔,阿姨,您二老看我们从城里大老远来了,要么您就让我们见见咱家小敏?问问她意思?要不然等您家大兄弟跟弟妹回来唠?问问他们有啥想法,俺俩回去也好有个交代,叔叔您说是不是?”

袁老爷子犹豫一下扭头看看老伴儿,她只是看着眼前两个人。

“叔叔,您大概不知道,这俩孩子在一块儿上学好些年了,要说青梅竹马一点儿都不夸张。”徐嫂见爷爷没说话,接着说,“您家小敏是政法大学高材生,我们家大铭是西北大学高材生,年龄也相仿,您说这多般配的。再一说,俩孩子都快毕业了,回头俺大哥在省里随便打个招呼,俩孩子都能安排个好工作,对吧?”

“要说他俩是同学,不妨让俩孩子见见,要是他俩愿意相处,咱大人之间都好说,她爷说是不?”小敏奶奶觉得要真是跟省长家攀了亲戚也不是坏事。

“这个好说,小敏在家没?俺家大铭就在楼下车上。”三婶跟着插嘴。

“可是,可小敏刚刚——这还得问问她啥意思。”袁老爷子始终有些犹豫。关键是孙女刚才发那顿无名火还让他忌惮,要是儿子儿媳在家也好办些。

小敏奶奶忽然把嘴巴凑近爷爷耳边说:“你说刚才宝贝儿说那意思,是不是让咱答应这门儿亲,要是再问,会不会又惹她不高兴了?”

袁老爷子当然也记得这茬,只是不知道她是认真,还是说气话。低声对老伴儿说:“要不你进去问问宝贝儿意思?她要愿意见,再叫人男孩儿上来。”

小敏奶奶听完站起身,慢慢走过去敲两下袁欣敏房门。然后隔着门温和地问:“宝贝儿呀,你是不是有个同学来咱家——”

袁欣敏正在里头抹眼泪儿,一听奶奶语气还以为帅小泽跑来道歉,没好气儿地说:“要是来提亲就答应,刚不跟你们说了?要不是提亲就撵他走!”

这话把奶奶吓一跳,立马转身看着老伴。袁老爷子也觉得这孩子说话不对劲。可徐嫂和三婶听了心里一乐:咦,有门儿,原来这丫头知道大铭来提亲。看意思还嫌他来的晚了,有点儿不高兴。俩孩子大概在学校早就谈着呢。

“叔叔,阿姨,您二老看,小敏也表态了。咱是不是挑个好日子,给俩孩子把这事儿给定了?”三婶看二老不说话,就想趁热打铁。

“这个——订亲这事儿真得考虑考虑。”袁老爷子觉得事情有点仓促。

“叔叔,这还有啥好考虑呢?咱两家结亲绝对是最好的选择,时间您老定。彩礼和聘金老高家不是问题,也不说三金一冒烟儿了,房子咱有现成的,只要小敏高兴,让俺家买个小汽车都不用商量。”徐嫂对老高家的实力相当把底儿,当然她的谢媒钱也不会少。

“这你们误会了,俺老袁家也不是卖闺女的!我意思这事不易仓促,起码也得她爸妈回来合计合计,对吧?”袁老爷子不是势利眼,对徐嫂说的话有点儿不高兴。

“对对对,叔叔说的太对了。商量完有啥想法您尽管提,俺把大哥大嫂的手机号都留给您,方便您随时联系!”三婶说着从包里取出纸笔。

“这位你咋称呼?咱们直接跟他爸妈说话不合适吧?”袁老爷子略显尴尬地说。

“叔叔,我是大铭他三婶儿。”三婶笑着说。

“哦,他三婶儿啊?把你号码一写就行,宝贝儿她爸晚上回来,让他打给你。”袁老爷子也不敢擅自做主。

三婶笑着把号码写下递给袁老爷子,又跟二老聊了些家常,才告辞走了。几个人回去跟家里人一说,家里人都乐坏了,当晚就留徐嫂这个媒人在家吃饭。最高兴的还属高大铭,之所以不敢去袁欣敏家就是怕碰钉子,如今事情这么顺利的确出乎他的意料。高兴之余他又显得有几分不安,觉得愧对帅小泽和刘烨刚。

袁欣敏的心也忐忑很久,刚开始以为帅小泽来了,后来又没消息了,急的她坐卧不宁。直到临吃晚饭时候,隔着门缝听到爸妈跟爷爷奶奶议论。恍恍惚惚听他们说什么西安回来的同学的家三婶,什么房和车都不是问题,还提到订亲的话。她心里确定是帅小泽让三婶来的,难怪他老说说话不方便。也不知道是他自己觉悟,还是小崔在后面起了作用。所以吃饭时当母亲问起她跟同学订亲的事,她只是含蓄地点点头,然后端着饭到房间吃了。小敏父亲见她害羞,也认为没问题,就给高大铭家回了电话。双方约定三天后订婚,也就是农历的四月二十,六月十一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六十八章 出岔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