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十章
本章来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发表时间:2020-06-04 点击数:184次 字数:

  没有预兆,毫无防备,魏安釐王眼睁睁看着一座座城邑被狼一般的秦军吞噬,犹入无人之境,一下懵了,焦焦然急火攻心,几乎寝食尽废。幸亏还好,大梁都城守军坚硬顽强,众志成城,奋力抵抗,方才保得城池没有即刻崩溃。

  然这不是长久之计,紧随着蒙骜大军越来越凶猛凶狠的攻城,大梁城已然是岌岌可危,难不定甚么时候就会被突破瓦解。

  目下,看着攻城塔汹涌不断地冲杀过来,听着临车隆隆不断地撞击城门的巨大声响,魏安釐王就似无头苍蝇,团团乱转,不知如何应对危险局势。

  坚守,但到底能坚守多少时日,更不得而知。

  大梁城是否会陷入若十数年之前邯郸保卫战的恶劣情势,会否发生炊骨易子而食的惨烈境况,尸骨遍地,恶臭熏天……真无法想见那样的结果,现在甭谈坚守住,就是坚守住又如何呢?满城饥饿致死照样会丢失掉大梁城……安釐王不敢再多想,恐是越想越可怕,越想越颤栗。呃,大梁保卫战,大梁保卫战,真的就会再现邯郸保卫战的……突然,安釐王大脑一下缺氧,模糊着缓慢清晰起来,神情晃悠中,冥冥想起了一个人,一位已走十年、客居邯郸的异母弟来,对,就是异母亲兄弟——公子魏无忌。

  就若一根救命稻草,不,是一个曾拯救过赵国的侠胆英雄,亦或许是能拯救他大梁、拯救他魏国的大救星。

  十年了,魏公子无忌自打窃符杀死晋鄙,夺取兵权,击退秦军,侠肝义胆急解了邯郸之围,挽救了赵国之后,就一直滞留在赵国生存。那时,安釐王确实非常恼怒,有意要拿魏无忌问罪,甚至都有过诛杀他的念头。公子魏无忌当时亦自知,假传君令,背弃兄长魏王,定然是无法再回去了,故而,他只能让属下裨将栗元带着救赵的全部魏军返回魏国,自己则被迫无奈只好接受赵王的恩谢,与追随他的上千侠士宾客,客居在了赵王封赏给他作为汤沐邑的鄗城。

  虽然许多年过去了,公子魏无忌却始终难以释怀,一种流落异乡他国的酸辣滋味,只有他自己知晓,决非一般人所能理解与承受的。

  现在,魏安釐王遣派使臣来赵国,十万火急,非常诚心来迎请他回国救魏于灭顶危机之中。原本理应说公子魏无忌当高兴才是,正可以理直气壮为魏王效劳,回归母国,然不然,他却是心有余悸地断然拒绝了。

  气氛沉闷,魏无忌正襟危坐在信陵书房的书案桌前。

  魏王使臣栗元上来,即忙跪拜道:“栗元拜见公子大将军。”或许是许久许久未见,他骤然涌上一股脆弱情愫,嘤嘤啜泣起来,“公子,末将姗姗来迟看望您,心中愧疚难当啊。今大王特让末将赶来见您,奉还您的信陵邑,更急切企盼您能速速回国,挽救我危在旦夕的大梁城。”

  魏无忌并未被感情触动,无动于衷地道:“栗元呃,请你代我谢过大王,就说无忌无法回去了。”

  栗元不由大叫一声:“公子,这是为甚么,为甚么呀?大梁可是您的母国,无论赵地如何好,焉能永留不归呀。十年啦,太久了,公子,大王思您想您,毕竟是一袍兄弟,血脉难断,您终究是要落叶归根的呀。”

  魏无忌内心微微一颤,然仍然显现迷茫不悔:“不必多说了,栗元,我魏无忌自己酿成的苦酒只能自己吞食,回去与大王说,无忌确实无法见他哟。”

  栗元有点绝望,急急顿首道:“这是何苦呢,公子。”带着哭腔,他更是殷殷恳切地乞求着,“公子,大梁现在非常非常盼望您,盼望您能救我大梁,亦只有您才救得了大梁,否则大梁真完了,魏国真完了!”说罢,他重重地伏地稽首。

  魏无忌哪里听得进半点,遂垂头摆摆手,没有言语。

  唉,魏安釐王急意来请他,是因大梁眼前危如累卵。其实,魏无忌亦是有心想回去,但他更怕,相当地怕,怕,怕万一失利,救魏不成,魏安釐王是否会借机诛杀了他,毕竟他曾犯下不可饶恕的欺君之罪,亦就惧怕归国之后无论救成救不成,都恐难逃杀身之祸。故而他确实心有余悸,惶惶然,绝然不肯返国。

  而那些跟随他背弃魏国一起出来驰救邯郸的宾客,见母国来人召唤魏无忌与他等回去救国,自是喜不自禁,不由自己都蠢蠢欲动起来,再亦不想在赵国久居下去,于是纷纷前来规劝他救主归国。

  魏无忌勃然大怒,气狠狠地告诫道:“你等若胆敢还来劝说者,杀无赦!”

  众宾客顿然畏缩回去,怕再亦没有谁敢来规劝魏无忌回国救魏了。

  可竟然还有真不怕的。

  夹带着一股旋风而来,只看见,两位身着粗布麻衫的壮实精汉,一高一矮,满嘴囔囔不停地闯来信陵府,声响震天道:“毛公薛公来也,信陵君,快快出来见我俩吧!”

  那看门的家仆哪敢怠慢,赶紧快跑着去通报魏无忌了。

  看此二公如何竟敢如此喊叫,可是大胆狂妄?

  这不仅得说公子魏无忌了,是他,向来喜好礼贤下士,且已闻名四海,尤其特别的,他是非常好善结交若侯嬴、朱亥之类的市井奇人,甭管对方贫贱怎样,都能谦恭相待。客居赵国没多久,魏无忌听说到邯郸有两位才德俱全的民间高人,一位是叫毛公,藏匿于博徒之中,一位是叫薛公,藏匿在酒肆之中。于是,他求贤若渴地,赶紧下到街市里巷去寻觅这俩隐徒。然不知怎地,好似被毛薛俩公得知了,居然故意躲藏了起来,不愿见他。无奈,魏无忌又寻觅了有半年之久,方才打听到俩公的深藏之处,便急急忙独自悄然步行而去,终于在一个里巷偏隅寻觅到了他俩,当是喜不自禁,赶紧恭敬拜见。遂经过一番深谈交往之后,相互倾慕,彼此敬佩有加,甚感相见恨晚,均以能够知性相识当作快活乐事。

  孰料,赵相国平原君在闻听他同毛薛俩公交往之事后,对他夫人道:“都说夫人你的弟弟信陵君属于举世无双的大贤士,可这两日我怎么听说他竟然胡来,跟俩博徒、酒肆之下三滥之人交往,唉,如此看来,你弟弟不过就是个无知妄为之人罢了。”

  当此话传入魏无忌耳中,他是气愤之极,即刻打算离开平原君,离开赵国,于是,他快速来到平原君相府,同他姐姐作悻然告辞:“姐啊,我无忌真的瞎了眼了,以前人都说平原君贤德仁义,故我才义无反顾,背弃兄长魏王援救赵国,解围邯郸,从而成全了平原君再而三的恳请与哀求。可哪知,现在我才真正知道,他原来就是个势利宵小之人,与人交往分明只看重外表的富贵与奢华,而不是真心的求贤渴才。我居住于赵,为求得毛公薛公这两位贤能奇才,可是寻觅了半年有余,还惟恐见不到他俩,更是怕他俩不愿见我呢。但好,他平原君竟然把我与俩公交往看作是一种耻辱,哼,罢了,罢了,我这就去了,离开赵国,离开他平原君,他这人啊,已经不值得我魏无忌与他再继续结交下去了。”

  平原君闻听得魏无忌此番话语,感到非常之羞愧,连忙赶去信陵府向魏无忌躬身谢罪,同时,非常坚决地把他给挽留了下来。然而,平原君已然挽留不了他的贤德名声了,恐有一半,他的门下宾客听闻此事后,先后离开了平原君相府,转而归附去了信陵府,更有诸多天下士人听闻后,亦都投奔到了魏无忌的门下。

  可世事难说啊,现如今魏无忌居然亦会拒绝回国救魏,驰救大梁,步了平原君无视贤德之名,负了天下人的敬仰之心,致使侠义俩壮士毛公薛公如此义愤填膺,闯到信陵府兴师问罪来了。

  疾风若火,毛公薛公跨入信陵书房,甫一见魏无忌,便是横脸一板,亦不作揖拜,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斥责臭骂。

  毛公猛一下指向他的鼻子,愤然道:“亏你还是救赵英雄,我毛公真是看错了你,没想你亦与平原君当初对你一样,哪称得上甚么贤达之人,还济世天下呢,根本不是,亦不配。十年前,你能背弃魏王援救赵国,可如今倒好,眼看秦虏要灭了你的母国,你却不愿去救援,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安危,而不顾及大梁众生百姓的生死。甚么狗屁侠义志士,一文不名,至此以后,你做了你的信陵君,龟居鄗地吧。我做了我的逍遥神,匿在博徒之中,你我呀老死不必往来,各走一道罢了。”

  薛公更是扯大嗓门,火喷道:“信陵君,我薛公告知你,你之所以备受世人的敬重,能名扬诸侯各国,只是因为有你的母国存在。如今魏国情势已到了十万危急,而你却根本毫不顾惜,一旦秦虏大军攻陷你大梁城,再把你先祖的宗庙夷为平地,我看你信陵君还将以何面目立于世人面前,还有甚么脸面苟活在这个世上!”

  冷汗淋漓,魏公子魏无忌被毛公薛公的一番激烈陈词,震醒了,震得无地自容,同时,亦震醒了他的大义凛然,那曾经有的一股窃符救赵的英雄豪气。

  寻赵王去,刻不容缓。魏无忌整装好一身铠甲,坐上双驾车辇,便直奔龙台王宫而去。

  “赵王,无忌恳请您发我五万援军,去救我大梁,救我魏国!”魏无忌“扑”地一下跪拜在了赵孝成王的面前,嗓音暴响,坚定且有力。

  “好——,魏公子,寡人给你十万大军,十万大军如何,统归你率领,即可,立马回去救你母国。”赵孝成王答应得非常爽快,而且增了一倍援军,同时还授魏无忌为上将军,去解救围困中的大梁城。

  其实亦是巴不得,赵孝成王早已恨恨切齿,一心想着如何报仇强秦才不久掠夺了他的晋阳城等三十七座城邑,现在魏无忌来了,要去与秦军血拼救魏,此可来的正是时候,正是时机,他还一直琢磨犯愁没有身强力壮的能将出征为他抗秦,今日有了,送上门来,叫他完全可以借智勇的魏无忌出手了,既能助一臂之力解救大梁之围,做了大好人,还顺水还了窃符救赵的一份人情,更是可以一解他弥留已久的心头恨恨。

  战马咴咴,车轮飞滚。

  在赵孝成王的隆重欢送下,魏无忌揣着上将军授印,昂然挺胸,又一次跨上宽大的戎车,率领着十万援军和跟随他十数年的一众侠士宾客,出发离开龙台,气势浩荡地向魏国进发,不过,这一回他是救大梁来了。

  日夜兼程,奔行五日之后,援军终于赶至大梁城的绿野郊外,仅稍作休整,魏无忌便在翌日辰时向蒙骜秦军发起了冲锋。但见他威风凛然,伫立戎车之上,远望着如蚁般正在攻城的秦卒,“唰”地一把挥举起长剑,振臂大喊一声:“救我大梁,救我魏国,三军勇士,听我令,斩杀狼秦,为赵复仇!——”

  立刻,战鼓隆隆地敲响起来,声震绿郊野岭。“斩杀狼秦,为赵复仇!——”数百乘战车奔腾,数万名铁甲汹涌,犹若一股突然决堤的洪水,滚滚向前冲去。

  万没料到,魏无忌气势澎湃的援军会突如其来出现,猛一下,蒙骜便大乱了方寸,腹背受敌,更使他顿然慌了阵脚。情急中,蒙骜无可奈何,赶紧喊叫停止攻城,连忙反身过来急急排兵布阵,以抵挡凶猛扑来的十万援军。

  此时,大梁城里的守军一见,骤然欢欣跳跃起来,那个群情激奋,斗志陡增,根本顾不及过多考虑,迅速打开城门,潮水般地冲杀了出来,与援军形成合围之势,紧紧逼住惊慌失措的茫然秦军。

  内外夹击,蒙骜遽然晕了,整个人是天旋地转,如此之快就窘迫地陷入了前后攻打之中,哪还有甚么力量分散去顾得了两头。无法,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蒙骜遂作出了最快的决定,放弃攻城,立刻退过黄河之北,扎营河内之地,等待观察敌情、了解情势之后,再作下一步如何决策。否则,若硬拼下去,甭说攻取大梁城,恐连自己的大军亦将会在劫难逃。

  胜利了,大梁城得救了!满城的守军与百姓是一片欢腾雀跃,大开城门,夹道热烈冲天,迎接这一支救援大军浩浩荡荡地开进城来。

  拯救了大梁,魏无忌自然又成了魏国的大英雄。

  魏安釐王猛一见公子无忌跨入王书房,赶忙大步迎了上去,一把握住他的手立马啜泣起来。已有十年未见,兄弟俩重逢在此时此刻,魏无忌亦是禁不住泪滴满面。

  安釐王噙着泪水,更紧地抓住魏无忌的双手,颤动道:“无忌啊,寡人对不住你啊,让你受苦了,受委屈了,都有十年了,寡人可是日日想着你啊。今日回来,你救了大梁,救了魏国,寡人当如何感谢你,感激不尽啊。”

  魏无忌亦感情充沛地哽咽道:“大王,不必如此说,否则无忌真就愧疚难当啦。救大梁,杀狼秦,是臣之本分,是应该的。若没有魏国,哪有我无忌,没有大王的深情召唤,哪来我无忌的今日胜利,大败狼秦的辉煌战绩。大王,臣还要请求,请求大王能让无忌率军继续攻杀狼秦,在狼秦刚退败河内、尚未立足之稳之时,乘胜追击,不给它以喘息机会,狠狠痛击,把它彻底赶出魏国去!”

  魏安釐王顿然欢喜之极,右手忙一把抓住了魏无忌的左肩,摇动道:“好啊好啊,无忌啊,寡人正有此意,原本还想让你休养休养再说,既然你决意乘胜追击,寡人便依了你,再辛劳辛劳你,旨令你为大将军,统领我魏国三军,给寡人把虎狼之秦从我魏国的疆域内赶杀出去!”

  魏无忌一下振奋无比,信心百倍地铿锵道:“谢大王信任,臣领旨!大王,臣定然不负重任,肝脑涂地,誓愿为大王冲锋陷阵,勇往直前!大王,臣,臣还准备即刻派使臣前往齐、楚、韩等诸国求援,连同十万赵军,合纵为五国联军,一起攻打虎狼之秦!臣就不相信赶不走它,臣还想要因此灭了它!”

  诸侯各国一听说是信陵君魏无忌重又担当魏国大将军,全都佩服其高义,纷纷响应,派遣大军前来襄助出战。

  艳阳高照,绿色旷野上一片温热。

  魏无忌率领楚、燕、赵、韩、魏五国联军,排兵布阵在河内古战场上,与黑压压的蒙骜秦军对垒,摆开了激战的庞大阵势。

  眩目阳光下,五国联军的五面大纛旗矗立在声势浩大的阵列前,猎猎劲舞飞动。

  在五色战阵的正中最前列,大将军魏无忌仍然一头金盔,身披红甲,威武雄赳地伫立在宽大的戎车上,遥遥地望去对面不远处秦军的巨大阵容。

  红色,蓝色,绿色,土黄色,红蓝色,绵延横长千米的五色战车前排,站立着领打头阵的五十位五国都尉,他等头戴铜盔,身披战袍,精神昂然,目视前方,已然准备好了。只听得大将军魏无忌一声震天的进攻号令,便见数百架战鼓立即隆隆擂响,于是,那五十位都尉齐刷刷地拔出铮亮的长剑,振臂一挥,大声吼叫着驾着战车往前飞速冲去。

  “嗖嗖嗖——”随后数千乘战车上的弓弩手,连续不断发射出一支支锐利的弓箭,但见那箭矢拖着长长的啸声飞向迎着面滚滚奔驰而来的黑色战车。非常之快,两军相碰来势汹汹,数不清的战车轰隆不断地撞响一起,顿时刀剑飞舞,火星四溅,戈戟碰击,死不旋踵,战马狂嘶妄叫,铁甲凶声狼嚎,车毂飞坠散塌,污血溅洒喷涌,没过一个时辰,整个战场就已是血雨腥风,尸横遍野。

  厮杀得昏天黑地,惨不忍睹。

  此乃真是诸侯五国一直蒙受狼秦欺凌所爆发出的惊人力量,今日,在信陵君魏无忌的挥力统率下,五国联军同仇敌忾,格外勇猛。他等碾踏着满目混沌的血泊,顽强奋战,拖曳着遮天蔽地的尘烟,不依不饶地朝着蒙骜秦军横冲直撞,霹雷闪电,不杀它个人仰马翻决不罢休。接连数十日,这支气势壮阔的五国联军,若狂风骤雨,呼啸而出,数万骑卒杀声震天,一泻千里地冲入密麻的黑甲铁阵,那轰轰隆隆不断向前推进的数十万重甲为卒,恍若五彩海潮一般汹涌滔滔,一次又一次与蒙骜秦军拼杀得你死我活。

  终于招架不住了。

  虽是沙场老将,可蒙骜万没想到五国联军会突然间变得如此强大,致使自己大军猛一下被打得如此不堪,仓惶狼狈,从而使他不得不怯于应战,亦出于万般无奈,不得不且战且退。

  残阳似火,漫天血红。

  落荒而逃的玄色秦军,拽着已被打得肮脏破败的“蒙”字大纛旗,快速退逃过沁河,败走河内之地。

  见狼秦被自己赶出了魏国疆土,魏无忌吸取了十年前解救邯郸之教训,决定不再停步,而是马不停蹄,率领五国联军趁胜追赶猛打下去,一鼓作气,定然要破关亡秦。

  往西溃逃,蒙骜自视无力抵抗,只好狼狈丢盔弃甲,一直奔逃至函谷关,慌忙闭紧城门,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出关迎战了。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丘峦起伏,翠色苍茫,凝神站立在宽大的戎车之上,面对地势险峻、深陷谷地的幽幽函谷关,车不方轨,马不并辔,大将军魏无忌禁不住一声慨然喟叹,唉,真个是有心灭秦,无力破关啦。缓缓踌躇半日,仍然无计可施,他不得不下令,让穷追不舍、气势若虹的五国联军无奈止步至此,再无法继续向前推进一步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谷聿
对《第八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