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九章
本章来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发表时间:2020-06-03 点击数:83次 字数:

  阳光绵暖,秋风扫着落叶。

  远远获悉蒙骜攻占了晋阳,秦庄襄王很是欣喜若狂,心情大悦,隔日即带着嫔妃丽人、王族朝臣和千名宫卒、百名虎贲军侍卫,马蹄哒哒,车辇辚辚,绵延数十里,声势浩大地向咸阳远郊外的上林王家猎场进发,欢庆嬉游狩猎。

  经过半日驰骋,秦庄襄王乘坐着玄色金銮车辇,在虎贲军侍卫的前后护拥下,与一行望不到头的王家车辇、黑甲铁骑及大步疾行的王宫士卒,轰轰隆隆地开进了黄土铺就的猎场入口道。于是见,长道两旁那无数面玄水纹龙的旌旗在迎风飘展,雄武卫卒纵深林立,持戈握戟,阵势十分壮观。

  上林苑,一望无际的王家猎场,左是苍梧,右是西极,远处高山挺拔耸立,巍峨雄峻,近旁坡地倾斜起伏,广袤开阔。

  凌空那一面飞龙在天的玄色大旗,猎猎飘扬不停。

  秦庄襄王神情怡然,乘坐着一乘玄金戎车,一会徐缓徘徊,一会疾速灵动,一会停驻观望,甚为兴高采烈地看那一簇簇、一拨拨的狩猎将卒从四面八方围追堵截过来。朝东望,战车飞奔,若雷声忽起,震天动地;耳西闻,甲卒鼎沸,似猛虎苍狼,呼啸而下;目南见,马蹄奋疾,若狂飚突袭,风驰电掣;顺北听,号角劲动,似流星光闪,神速飞坠。急急乎,践踏距虚,突击野马,车轮辗压邛邛,轴头撞死騊駼,箭射游荡之骐,弓不虚发,或破解颈项,或穿裂颅脑,或贯通胸膛,或直戳腋下,或使心脏血管崩裂。直至太阳西坠,猎获的野禽猛兽似雨点飞降般纷纷而落杂陈,遮蔽了坑谷原野,覆盖了茅草之地,尸骨随处纵横交错,不计其数。

  兴致高涨,满载而归。

  入得夜来,整座上林大帐行宫,一片灯火通亮。秦庄襄王早就情绪激昂,大摆酒筵,犒劳狩猎勇士与朝中将臣,满席尽是山珍野味,美酒佳酿。一时间,宴厅内热气沸腾,推杯换盏,把酒尽醉,欢声笑语,载歌载舞。

  又是一曲韵味绵甜的歌声飘然而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随之,一个纤巧的身影轻莲旋舞滑行到了宴厅中央,几分轻盈,几分柔水。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接着,一袭湖绿罗裙,滴翠鲜嫩,若雨打碧荷,雾薄云山,说不出的空灵轻逸;是一弯纤弱蛮腰,面凝鹅脂,唇点樱桃,眉若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秦庄襄王简直看得目直口呆,痴迷心乱,恐是骨酥魂飞,不能自己。

  “哪来的妖女?这般地灵怪,玲珑又乖巧哇。”庄襄王转身招来车府令赵佗,一声低音询问,同时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别有用心地笑意。

  “大王,是天黑前吕丞相遣人送过来的,说是要给您一个惊喜呢。”赵佗紧贴着庄襄王的耳鼓,说的柔声慢气。

  “嗳,还真是给寡人一个惊喜呢。行,行,丞相真行,不错。”秦庄襄王显然色眼迷迷,赶紧又低声追问一句,“赵佗,问了吗?丞相是从哪寻来的宝贝?”

  “听吕丞相的总管说,是从江南越蛮子哪寻过来的,专门挑了滋味水灵的,赛若西施,贡献给大王您乐哈乐哈。”赵佗轻声怪样地偷偷嬉笑,有意逗着庄襄王乐。

  “好,好,寡人喜欢,等会完了就送寝帐去,听见没?”庄襄王自是喜不自禁,心里笑得快合不拢嘴了。

  “诺,赵佗听令,给大王送寝帐去。”赵佗心领神会地答应着,啲啲啲,颠跑着出了大帐,朝着行宫寝帐嬉笑而去。

  战车隆隆,三军踏雪奋勇猛进。

  攻克晋阳数月之后,蒙骜率领气势若虹的玄色大军,兵分数路,冒着严寒,左突右击,攻城拔寨,所向披靡,先后又夺取了榆次,新城,狼孟等赵国三十七座大小城邑。

  咸阳寝宫,仍在颠鸾倒凤。

  忽听得前线大捷传来,秦庄襄王惊喜万分,兴奋冲冲地一把推开那一对乖巧吴女,穿衣裹袍,几步踉跄,一下被那报喜而来的赵佗慌忙搀扶住,才站稳,便又撒开脚步直跑王书房而去。

  吕不韦一见秦庄襄王兴高采烈进来,不惊亦不喜,只一个习惯性地跪拜下去。

  秦庄襄王连忙快速上去,一把扶起吕不韦,喜逐笑颜道:“起身,起身,丞相,寡人太过高兴了,看你所举之人,浩荡荡横扫三十余座赵城呐,果然不负重任。痛快,痛快,遂报了寡人窝藏已久的心头之恨。好啊,好啊,寡人该好好准备一番,重重奖赏犒劳蒙骜大将军,设大宴为之庆贺啊。”

  吕不韦却显得出奇平静,慢声道:“此乃是大王英明,臣岂敢贪功呵。蒙骜骁勇善战,不负众望,足可见其老当益壮,足智多谋,能夺得如此辉煌战绩,恐无人可及也。臣自然欣喜,不过仅仅是慧眼识得英雄罢了,不足挂齿,无可炫耀呵。”

  秦庄襄王不然,笑得更为欢畅:“好一个慧眼识得英雄,丞相谦虚,寡人自打邯郸起就从心底领教了你的谋略,你的大智大勇。好了,从此以后呀,寡人便可全然放心,就指望丞相为我大秦不断开疆拓土,去称霸诸侯中原。”

  吕不韦总算浮现出一丝笑容,挺胸表示:“大王放心,一切皆交于臣来担当。您只需坐宫高瞻远瞩,尽可高枕无忧,无须亲自劳心劳肺。至于鞍前马后,臣作为大秦丞相,理当劳心谋划,操持国事,决不辜负您的信任与重托,定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稍顿须臾,他突然话锋一转,缓慢低声道,“大王,臣日思夜想一日,尚有一个建议,您看——”

  “嗯,说吧。”庄襄王眯眼高兴之时,笑着点头应允。

  “臣建议,将蒙骜夺得的晋阳、榆次,新城,狼孟等赵之三十七座城邑,全都归置于我大秦的太原郡,如何?”吕不韦立马将成熟于胸,已然规划好的决策,不容商量地算是禀报给了秦庄襄王。

  “嗯?”庄襄王先愣怔了一下,随即只得无奈地又点头应允道,“可……可以。丞相啊,寡人已经说了,至今往后,一切皆听你丞相的。”

  实在出于无能,秦庄襄王其实已经从心底里就不想多思深虑,操心那么多繁杂的国家头疼之事。现在,他吕不韦乐意,把握着,心甘情愿替自己担当,劳神费心,挺好很不错,自己亦就完全可以省心省事,落得轻松,好赶紧回去寝宫拥抱温柔之美人,享受温暖之乡的神仙情趣,那可是其乐无穷啊。至于君王之权力,国家之大事就放手任由吕不韦去折腾吧,反正他喜欢,他行。

  寒冷刺骨,北风呼啸不止。

  伫立在暖暖的玄书房里,吕不韦还是始终放不下,久久不能释怀,两眼一直死盯着墙面上的诸侯七国战势图,盯着那一块已被战火燃烧熊熊的版图——赵国,心绪烦乱,不能平静,却又显得情不由己,只一个劲地在心里不停叨叨着:灭了,灭了,真的要灭了?呵,老天呵,可不是我吕不韦要灭你,是……呵,灭了,灭了,灭了亦好,灭了可以一了百了了。

  殊不知,然战事难料,赵国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灭掉的,恐怕吕不韦亦早料想到了。当蒙骜大军踏着胜利步伐进攻到丹水河畔时,猛然就被重重地梗阻了,又若秦将王翮当年那般,遭到了廉颇廉老将军的顽强不屈的阻挡,居然又在长平古战场上相持不下,再亦无法向前推进半步了。

  吕不韦猛然一接报,双眼便狠命地一闭,内心顿然五味杂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天意呵。

  吕不韦深入在想,这绝不是办法呵,这亦不可能不能成为长久之计,如此僵持,是否又会若当年长平之战初期,耗战个一年半载,或许会更长时间。他是越想越不是事情,越想越不敢重蹈覆辙,然他又不能照葫芦画瓢般采用当年的范睢之计,那样,赵国还能相信,还敢相信吗?不可能,绝不可能再会上当的,还再有是,他吕不韦亦不可能再寻到若同赵括一般的可替换之赵将呵。

  左思右想,吕不韦就是举棋难定。

  一直在观察动态的李斯,断然看出了吕不韦的焦虑心思,于是他不愿错过这样一个施展才能的机会,揣摩着十拿八九,便向吕不韦理直建议道:“丞相,既然蒙大将军已经夺得赵国如此多的城池,再就是,大王那胸藏已久的那口恶气亦已消除,那么,您何不趁大王兴高之时,禀请大王转个方向,挥师南去攻打魏国呢?”

  吕不韦一听,眼睛骤然一亮,对呵,何不改变一下战略,转战而去攻打魏国呢?此乃不失为一举两得之好计呀,既摆脱了与廉颇抗军的相持之战,又解除了自己困扰持久的心病。呵,豁然开朗,他不由大呼一口气,将那郁闷数月的一股愁云一扫而散,眉心顿时舒展开来,展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嗯,斯子言之有理,此建议甚好,我就去觐见大王,让大王改伐魏国。至于言辞……哦,斯子,你来,赶紧帮我拟就一份旨令,令蒙骜大将军调转战车,率我大军南下,去攻伐魏国。”

  李斯自是激动,激动自己一猜即准,获得了丞相吕不韦的极其认可,真是天助我也,于是赶紧,他立马爽快地应道:“诺,丞相,李斯这就去办。”

  太阳出来了,融化着咸阳宫的积雪。

  吕不韦步履轻快地登上玉石台阶,昂头望向雄壮的飞檐王宫,心中禁不住是一阵阵的兴奋不已。大步流星,很快他就踏上宽阔的高台,走过长长的殿廊,抬腿跨进了王宫大门。一路畅通,无人阻拦,所有见了他的护宫卫卒,个个都是挺胸,并脚,站直,手持戈戟,目送着他毫无顾忌地直入进隐密最深处的寝殿。

  秦庄襄王左逗吴姬右引越女,正兴高采烈地在软榻之上嬉笑不已。

  但只见,吕不韦紧几个快步走到了榻前数步之远,慢条斯理地跪下,随之就是一个高声大拜道:“臣吕不韦拜见大王。”

  秦庄襄王蓦地吓了一跳,抬起眼一看是吕不韦,便猛呼了一口长气,露出明显的不快之意,非常迟缓,非常勉强地从一对温柔玉臂的围抱中坐了起来:“唉——,丞相这般突然,可是有何急事呀?”

  吕不韦见秦庄襄王没叫他起身,只得跪地禀请道:“启禀大王,臣拟就了一份伐魏旨令,请大王过目,恩准。”

  秦庄襄王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瞥了一眼站立近旁的车府令赵佗。

  赵佗心领神会,赶紧颠跑上去,从吕不韦捧着的手上接过卷帛,忙转回身,又是一阵碎步颠跑,把卷帛端送到了软榻之上的秦庄襄王手中。

  秦庄襄王快速展开卷帛,草草地扫读了一遍旨令,显得颇不耐烦地,嗔怪道:“丞相啊,不是与你说了,寡人相信你,你就自行决断吧。往后呀,别再来烦扰寡人啦,寡人就等着你的胜利好消息,行了。”说着,他是眉一锁,脸一摊,急急忙忙吩咐赵佗,“去办了吧,赵佗,去,给吕丞相盖上寡人的玺印。”

  赵佗忙应“诺”了一声,弓着背接过卷帛,领旨盖印去了。

  就这一个瞬间,吕不韦是彻底放下了心,暗自大笑起来。好呵,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大秦朝政大权看来全然落入了他的掌心,那当年的一场豪赌,今日可以尘埃落定了。想来数十年前他舍了命撒尽家产,费尽心计,千辛万苦所做的这一桩大买卖,终于成了,这大秦江山显然将成为他吕氏的了。秦庄襄王果真确实遵守了他的承诺,共享秦国并非是一句空话,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丞相之位,一个可以掌控决定秦国命运的君王玺印,高高最上,权倾朝野呵。

  狼牙台上,吕不韦精神抖擞,气宇轩昂。

  为使通揽朝政后第一次发兵的万无一失,吕不韦紧忙又调遣将军冯泽增率五万大军,去增援,会同大将军蒙骜一起攻伐魏国。

  黄河滔滔,汹涌澎湃。

  蒙骜大军快速撤走丹水西岸,脱开廉颇那老奸巨猾的相持纠缠,举兵转头进发魏国,一路长驱直下,攻势迅捷,未及三个月,就攻取了魏之高都、汲等十余座城池,更以排山倒海之势直逼魏都的大梁城下。

  惊恐了,魏安鳌王惊恐地站在大梁城墙上,望着远远逼近,在猎猎鼓动的大纛下来势汹汹的玄色大军,心在不停地颤栗着,颤栗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谷聿
对《第七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