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三章 情迷Blue Bird
发表时间:2020-05-20 点击数:93次 字数:

  洛杉矶果然是个国际大都会。帅小泽与梁甜下飞机时,他手机显示下午十六点三十分,当地却是凌晨两点。科思特公司的接待员曼妮小姐,把他们带往市中心一个五星级酒店。一路上看车窗外的高楼大厦林立,灯火辉煌,让他在心里不住地赞叹资本主义社会的奢靡浮华。

  到酒店房间里,帅小泽反而不瞌睡。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坐起来喝杯水,看了一会儿大玻璃窗外面的夜景。又拿出手提电脑,边充电边看自己那份别墅效果图,和计划书。这才想起翻出衡信的消息,把地基部分圈梁尺寸做完善。完了还是不困,索性又研究起科思特公司的资料。从创始到持续发展到一步步壮大,主要涵盖的行业和历年的较突出项目,细细品味起来。

  当地时间八点钟,曼尼过来了。先叫梁甜,再叫帅小泽。洗漱完后,带二人在酒店餐厅吃早点。他第一次尝试传说中的黄油鸡蛋面包夹干酪炒蛋三明治和摩尔咖啡,然后一起去公司总部。Kesite industrial(科思特工业)位于市中心的Figueroa at Wilshire大厦旁边,楼高五十一层,整栋楼都是办公性质写字楼,四十层以上才是科思特公司自己的办公区域。

  曼尼带着二人来到四十九层,见到与中方合作的负责人威廉。他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白人。正在做介绍,他们的技术顾问凯威·李·戴维斯到了。曼妮再次做介绍,戴维斯热情地握住帅小泽的手说:“帅先生,你好,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帅小泽赶紧说:“戴维斯先生,很荣幸见到你,我也没想到你的中国话说的这么棒!”

  几人寒暄之后交换了名片,在会客室坐着聊了一会儿双方合作相关内容,又带二人参观科思特各楼层。最后才把他们带到一间宽大的办公室,说是帅小泽在美国期间临时办公室。

  接近中午,一行七人下楼,到科斯特大楼不远颇具规模的餐厅用餐。吃的反而是正宗台湾菜,大概是为了照顾初来乍到的两人刻意选这家餐厅。

  席间,戴维斯和威廉向帅小泽讲述了近期工作安排。他们让帅小泽休息两天,第三天开始和他们沟通别墅在西安适合地段,以及别墅构造细节方面的各种数据。接着他们会提交给董事会,董事会通过以后才安排时间见帅小泽,由他当董事们的面讲解这个方案的可行性计划,还有别墅构造和绿化以及周边配套设施。董事会研究后还需要再次表决,最后董事长才会派代表和帅小泽签订合同。合同签完科思特公司将拿出地皮以外所有运作费用,并派代表团与帅小泽一同回国,共同运作该项目。

  吃过午饭,他们又回到公司。戴维斯和威廉忙各自的事情,梁甜跟曼妮在办公室了解科思特公司框架结构和运作情况。帅小泽在新办公室坐着,泡了壶红茶。给陶锦鹏发了封电子邮件,把到美国后和威廉、戴维斯见面,以及与他们交谈情况向他详细回报。完了又把图纸网页翻开,仔细地再研究,查看有没有疏漏。

  曼妮和梁甜回来了,已经接近下班时间。曼妮带二人下楼,到一家法国餐厅吃晚饭。法国鹅肝配红酒,又是帅小泽从未试过的美味,所以他和梁甜都吃得很愉快。快回到酒店的时候,曼妮建议去逛街。梁甜倒是满心欢喜,帅小泽想想既来之则安之,也就同意了。

  于是,回酒店房间换了衣服,帅小泽穿上宽大舒适的浅灰色唐装,灰色休闲鞋。梁甜则换上一套黑色V领体恤,黑色超短裙,黑色紧身连体裤袜,黑皮鞋,头发披散在背后,像个黑色精灵。曼尼也换掉一身土黄色职业装,穿了梁甜的蓝色旗袍。金黄长发挽成发髻簪在脑后,显得白皮肤更白,细长黄眉毛,浅蓝色眸子,是另一种美艳。

  三人逛了一会儿购物中心,又穿过两条非常繁华的街道,却什么都没有买。到晚上十点多打算回酒店时,经过一个叫The Roxbury的酒吧。梁甜说想见识一下美国酒吧,三人就进去了。里面热闹非凡,比菜市场的人多好几倍。名字是酒吧,分明是个跳舞的地方。黑皮肤的,白皮肤的,少数黄皮肤的,人挤人,肩膀擦着肩膀,所有人都在随着音乐摆动。灯光和音响效果更是棒的没话说,每一曲都有视觉和听觉上的强大震撼。各种啤酒、洋酒散发出不同的浓郁的气息,混合着男男女女身上的香水味,让帅小泽有点想窒息的感觉。

  “小泽,咱们去跳舞。”梁甜拉着帅小泽往人群中挤。曼妮也笑着跟在后面,三人进入摇摆的人群中。

  帅小泽哪见过这种场合,以前跟张导利倒是去过几次西安的露天舞厅,跟这里比就不算是放纵。这里的人都有点像疯子,扭的乱七八糟,既没有探戈,也没有华尔兹,连普通的慢三、慢四都没有。梁甜和曼妮跳得虽然姿势优美,可也叫不出什么舞步。

  “你们跳吧,我出去透透气!”帅小泽靠近梁甜的耳朵说。

  梁甜并没有停止扭动,大声对他喊:“看这里气氛多好?适应一下就舒服了。哎,你也跳,我教你!”

  “不行,我不会,你跳的这叫什么嘛?”帅小泽靠近她大声说。

  “随便跳,只要脚步能踏住乐点,身子怎么扭都可以。来,很简单!跟我跳也行!”梁甜大声喊着,还用手拉他的衣服。

  帅小泽向后退了一步,大声喊:“不不不,我不敢,你跳吧,我到吧台那边等你们。”说着用手指着吧台方向。

  “Ms. Liang, what's the matter with him?(梁小姐,他怎么了)”曼妮挤到梁甜身边大声问,眼睛看着帅小泽想走没走的样子。

  “The boss says dancing boring, want to drink!(老板说跳舞没意思,想喝酒)”梁甜大声对曼妮喊,身子始终没停住摆动,“Mani, you play with him!(曼妮,你陪陪他)”

  “Ok, no problem!(好的,没问题)”曼妮笑着答应,靠近帅小泽,大声说,“Boss, this way please!”(老板这边请)

  帅小泽听不懂她们说什么,但看到曼妮过来,以为她要带他到外面,就点点头。曼妮笑了笑,拉着他来到吧台跟前,两人在高脚椅坐下。她对侍应生说了句什么,侍应生就开始调酒。

  大约一分钟后,侍应生把两个装满淡蓝色鸡尾酒的高脚杯,放到二人面前。酒杯很精致,酒质透明,散发着清香和淡淡地柠檬味,杯子边缘夹着一片薄厚均匀的柠檬。这是一种酒精度较高的金酒和君度、橄榄香糖浆、苦精勾兑成鸡尾酒。酒杯口用柠檬片擦过,味甘,但易醉,名字叫Blue Bird蓝鸟。

  曼妮端起杯子跟帅小泽碰了一下,笑着说:“A toast!(干一杯)”

  帅小泽端起杯子笑了笑。正口渴呢,心想这美国汽水的确挺漂亮,就一口喝了进去。感觉先是有点辛辣,之后有点甜味还有淡淡的香味,以为是类似于健力宝那样的饮料,笑着冲曼妮点点头。

  曼妮本是慢慢品了一小口,再看帅小泽已经喝完还向她点头。以为他喜欢这个酒,并让她喝完,只好也干掉,对着侍应生说:“Thank you, again to two cups!(谢谢,再来两杯)”然后望着帅小泽浅浅地笑。

  很快两杯酒又摆到两人面前,曼妮仍然笑着碰一下他杯子,轻声说:“Drink slowly, ok?(慢慢喝好吗)”

  帅小泽半个字都听不懂,以为她问味道如何,先是摇头意思是表达不了。然后喝一大口含在嘴里,这才觉得不是单纯的汽水,有点像啤酒,但比啤酒口感好,香味也很浓。就冲她笑着点头,还是觉得这样不礼貌,至少也该说个yes或ok。于是,把剩下的一饮而尽,说了句:“Very good!(非常好)”

  曼妮见帅小泽又喝完了,只好也喝干了杯中的酒,再向侍应生要了两杯。

  简单地说,很快,四杯酒下肚,帅小泽有点头晕的感觉。却又没好意思说什么,而且知道就算说了她也听不懂,仍旧是看着曼妮笑。曼妮的第四杯酒可喝不下去了,看看傻笑的帅小泽再看看吧台里发呆的侍应生,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梁甜走过来,拍了一下帅小泽肩膀笑着说:“怎么样?”然后对吧台里面说:“Give me a drink!(给我一个喝的)”

  帅小泽扭头朝梁甜淡淡一笑说:“还行!”

  “Drink this,Blue Bird,(喝这个,蓝鸟)”曼妮正好把酒杯推到梁甜面前。

  梁甜看都没看,仰起脖子一口喝完了,眼睛睁大看着曼妮说:“Wow, such a strong wine?(哇,这么浓的酒)”然后转身拉起帅小泽的手,“走,跳舞去!”

  帅小泽已经感觉头重脚轻,轻易地被她拉进人群里,曼妮也笑着跟了进去。

  喝过酒的帅小泽已经没有那份稳重和矜持,被梁甜拖进人群里,拉着手随音乐摇摆。他看看前后左右的人都在没规律乱摆,也就跟着扭起来,脚步乱踏,身子摆动。适应了一会儿,已经完全没有刚进酒吧时的压抑感,而是开始享受这四周弥漫的香气,逐渐融入音乐当中。曼妮则是在帅小泽身后,摇摆的更从容。音乐节奏慢时,像蛇似得舞动细腰,音乐节奏加快了,身躯则像拨浪鼓,前胸几乎贴着帅小泽的后背。梁甜起初时还拉着他的手,见他放松了以后,也就自顾自跳起来。有时跟他跳贴面舞,有时拉他的手放在她腰间慢慢摇。

  三个人玩的都很投入,也很开心,累了就到吧台坐一会儿,喝两杯Blue Bird,休息过了再继续跳。直到凌晨一点半左右,感觉已经很晚,才蹒跚着到吧台买单。

  帅小泽前后喝了至少十杯酒,一直都是晕晕乎乎的状态。走路头重脚轻,买单时连帐都不会算了。曼妮倒是比较熟悉酒吧,从他手里抽出一张五百美元,丢在吧台说:“Keep the change!(不用找零钱)”挽着他往门口走。三人摇晃着离开The Roxbury酒吧,在街边叫出租回酒店。

  喝醉后的帅小泽,还是念念不忘高育红,竟然又梦到和她在一起,嗅着她的香味,拥着她娇美的身体,痴迷在温柔乡。睡梦里他也见到王易佳,觉得即使做梦搂住高育红也是对不起她。而高育红却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偶尔纵情没关系,他也就没有再坚持。毕竟做梦没必要那么认真,后来却又睡到袁欣敏身边。

  手机铃声响了,他能确定是他的电话在响,而且这首乐曲是专为王易佳设置的。他迷糊着睁开眼向桌子看,看到窗外天色已经大亮,手机正在桌面上闪烁着,乐曲加震动。

  “喂,佳,在干吗呢?”帅小泽起身接通电话,低头发现自己是光身子。因为他平时喜欢裸睡,就心不在焉的边说话边走进了卫生间,打算讲完电话先洗个澡。

  “嗯——你猜?咯咯咯咯……”电话那端的王易佳笑的很甜美。

  “呵呵,那怎么猜得到啊?在吃晚饭?”他笑着说,感觉这边天亮老家应该刚黑。

  “咯咯咯,差不多,”她笑着说,“我在你家呢,阿姨留我和心怡在这儿吃饭。心怡在帮她炒菜,我帮不上忙,是不是很笨呀?”

  “谁说你笨啦?你只是还没时间学做饭嘛!我的佳心灵手巧!”他微笑着恭维道。

  “咯咯,才不是呢!你就是逗人开心,心怡都比我强。”她笑得开心极了,“你跟阿姨说几句吧?”

  “好啊,好长时间没跟妈说话了!”他也忽然想老妈了,好些年没看她做饭时的样子了。

  王易佳叫了声阿姨,把手机递给关爱红。

  关爱红笑着用围裙擦了下手,撩了一下刘海儿。把电话放在耳边说:“泽妞?能听见妈说话不?听佳佳说你在美国咧?”

  “是啊,妈,我在洛杉矶。你做啥好吃的呢?”他轻声说,觉得老妈的声音格外亲切,听着很舒服。

  “哦,你哥在罗三鸡咧。”关爱红对烧火的帅小源说,完了又对手机说,“做啥你也吃不着,泽妞啊,你在干啥咧?吃饭了吗?”

  “妈,我刚起床,在上厕所呢!”他笑着说。

  “你这懒虫!天都黑漆了才起床!”关爱红板起脸亲昵地埋怨,“人家都开始吃三顿饭了,你也不嫌羞,还出国咧!”

  “妈——这边儿天刚明一会儿。”他拉长声音,真想在母亲身边撒撒娇。

  “啊?”关爱红惊讶地来回看王易佳、季心怡、帅小源,“你哥说那边儿天刚明!”

  “阿姨,小泽现在地球西半边儿,咱天黑他天明。”王易佳笑着对关爱红解释。

  “咦,那不是时间颠倒了?”关爱红说着又对手机喊,“泽妞啊,佳佳可好了,今天她跟心怡带我和小源进城里了,给我俩买了好几身衣裳,你可记住好好对人家!”

  “呵呵,妈,我知道了。”他得意地笑着,觉得王易佳想的非常周到,他出门挣了几年的钱,也没想起给老妈和老弟买件衣服,“妈,你觉得佳佳咋样?能进咱家门儿不?”

  “我是相中了,满对得起你那模样。过几天儿,再寻个机会让你姥姥看看,下趟回来就把事儿定喽!”关爱红说着又问王易佳,“佳佳,你爸妈见过泽妞没?”

  “阿姨,见倒是见过了,但他们还不知道俺俩好咧!”王易佳不好意思地说。

  “哦——那还不好急着订亲,”关爱红有点担忧地说着又对手机说,“泽妞啊,出差回来先到家一趟,咱得叫媒人上佳佳家里先提媒!”

  “这我知道,我本来也想春节回去,跟你商量商量这事儿。这是不临时出差了吗?只能等回去再说了。”他弱弱地说。

  “那好吧,过了年儿我只管带佳佳让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先瞧瞧。哎哟,我的锅别糊喽!”关爱红说着磨身看锅里,吧嗒吧嗒嘴说,“心怡,得亏有你在,菜咋样?佳佳,你跟泽妞说吧,我得炒菜,这个小源,把火烧这么大!”笑着把手机递给王易佳。

  “咋样?泽妞,听到阿姨炒菜锅吱啦了没?可香啦!咯咯咯。”王易佳也学关爱红语气叫他泽妞。

  “呵呵,你听见了没?我妈可喜欢你了,要带你让姥姥姥爷看呢。”他笑呵呵说。

  “是啊,不知道姥姥姥爷会不会说啥?”她听到关爱红说把事儿定了的时候,心里也很甜。可后来又说见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心又有点悬。

  “放心吧!帅小泽看上的女人,他们一准儿赞成。呵呵,”他笑嘻嘻的,“哎,谢谢你了啊,想起给老妈和小源买衣裳——”

  “啊!”忽然间的一声大叫,把帅小泽吓一跳。

  只见梁甜光着身子出现在卫生间门口,看到帅小泽光着身子在马桶上忍不住叫出声来,随即飞也似地跑到床上。

  “泽,怎么了?什么声音?”电话那端的王易佳听到了叫声,诧异地问帅小泽。

  “啊,没事儿没事儿,不要紧,我喊的,坐马桶时间长把腿坐麻了!”他慌忙解释。

  “是你喊的吗?声音咋有点儿尖?”事情太突然,她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他的声音,“你不要紧吧?”

  “不要紧,我正揉着呢!昨晚酒喝多了,拉的时间又有点儿长,嘿嘿嘿。”他弱弱地说着,这才想起昨晚梦到的高育红定是梁甜,感觉对王易佳撒谎有困难赶忙说,“佳,我先挂了吧?肚子空的,想洗个澡下去吃个面包喝杯东西。”

  “那好吧!”她依依不舍地说,但心里还是对他关心,“你尽量还是少喝酒,伤身体!”

  “行,我知道了,挂了啊?”他柔声说。

  “嗯,你要照顾好自——”她轻声说着却被打断。

  “佳佳,叫他出门儿在外别喝酒,外边不安全!”关爱红在旁边插话,“还有今天是祭灶,叫他买祭灶糖吃”。

  “阿姨说——”“嘟——嘟——嘟——嘟——”王易佳没说完,电话就挂了。她越发觉得刚才那声叫是女人的声音,却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质疑,悻悻地说,“阿姨,挂了!”

  “哦,可能是路程远,电话线信号不稳定。”关爱红柔声说,倒不是刻意为儿子找借口。

  “可能吧。”王易佳淡淡地说,心里已经有些不舒服。走到小源跟前,轻声说:“小源,我来烧火!”

  “谢谢嫂子!”帅小源吱溜就窜出去了。

  “就爱偷懒儿!”关爱红白了一眼儿子的背影,亲昵地对王易佳说,“佳佳,离火远的儿,别把衣服弄黑了,哦?”

  “嗯,谢谢阿姨。”王易佳甜甜地说,心里对帅小泽的猜疑暂时放下了。

  “佳佳,还口口声声阿姨呢,姥姥姥爷都叫了就顺口叫妈呗?”季心怡在旁边插嘴。

  王易佳瞪一眼季心怡幽幽地说:“别胡说,我们的事儿还没定咧。”

  “别担心,定不定阿姨心里都已经把你当媳妇儿啦!初三咱一块儿去你姥姥家,姥姥一定心疼你,你舅你姨也不会有意见,办事儿也就是个早晚!”

  “看,我就说阿姨相中你了吧?咯咯咯咯……”季心怡笑了起来。

  “你还敢说?”王易佳嘴里埋怨着,心里高兴极了,感觉脸都是烫的了,拿起个小柴火头丢向季心怡。

  “阿姨,我要告状!你家媳妇儿欺负人啦!”季心怡玩的更开心,越发想逗她。

  “要你说!要你胡说!”王易佳说着连续丢了几个小木块儿,粉嘟嘟的脸被火光照的愈加迷人。

  “呵呵呵……”关爱红看着两个孩子嬉笑心里也舒坦,不自觉跟着笑起来。

  帅小泽小心翼翼地从卫生间探出半个脑袋来。看着正在穿内衣的梁甜,尴尬地说:“小甜,对不起啊!我昨晚喝的真有点儿多,跟你——”

  “说这个干吗?大家都是成年人。”梁甜并不刻意避讳他的眼光,笑着把手伸到背后扣文胸挂钩,“你不说要洗澡吗?进去洗吧,我得下楼买点儿药!”

  “哦,你不要紧吧?要不要陪你去?”他听她轻描淡写的语气,心里更加发毛。

  “没事儿,我就买点儿事后药,你跟着干吗?”她说着拿起裤子往腿上套。

  “那——那好吧。”他说着转身进卫生间。关门,打开浴缸水龙头,调热水。

  边放水,帅小泽脑子还在回想昨晚怎么进的房间。也搞不清楚是进错了梁甜的房间,还是她进错了他的房间。

  水放的差不多了,他刚抬腿往浴缸迈,却被人从后边抱住了,还在吻他的后背、脖子。他的心咯噔一下,暗叫:不好!梁甜怎么又回来了?该不是忽然反悔要让我负责任吧?边轻轻抚摸她的胳膊,边柔声对她说,“你不是买药吗?怎么又回来?要不然你先洗?完了我再洗吧?”

  她并没有说话,边亲吻边抚摸他的身子。他的身体迅速有了反应,思想也动摇了:哎,算了。不该做的也做了,还扭捏个啥?大不了回头再道歉呗!一转身抱住她吻了起来,两人在浴缸里亲热,激情比浴室里热腾腾的雾气还要浓郁。

  “咣咣咣”“咣咣咣”外面传来短暂的敲门声,打断了帅小泽的浴缸浪漫,他打了个激灵站起来。大声冲外面问:“谁?”

  “小泽,洗完了吗?我要用一下洗手间!”是梁甜清脆的声音。

  帅小泽脑袋“嗡”的一下:哎呀?叫门的是梁甜?浴缸里是谁?昨晚喝醉回来好像还有曼妮,我的妈呀!我这整的是啥事儿呀?赶紧喊:“啊?小甜,我马上——哎,不不不,还得一会儿才好!”

  “哦,那算了,我回房间吧!”梁甜说着,开房间门出去,然后重重地把门带上。

  帅小泽匆忙从墙角的支架上摸了条浴巾,边往身上裹,边往浴缸外面走。

  “Boss, what's the matter? I was not good enough?(老板,怎么了,我不够好吗)”曼妮疑惑地说。

  此时帅小泽的脑子和舌头都已经扭劲,即使不错乱也听不懂她说什么。浴缸还在继续放水,他看曼妮仍然是看不清,慌乱地说:“I, I'm, I'm ,so, sorry!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我不是故意——哎——呀!”再一想,说这些她也听不懂,急切地转身逃出了卫生间!

  “Aren't you happy last night,Shuai sir?(帅先生,昨晚你不开心?)”曼妮跟着也往出走,身上却是一丝不挂。

  “sorry,曼妮,你别过来,快进去!快进去!”他思想斗争的不可开交。觉得昨晚这几杯蓝色鸡尾酒,让他完全背弃了高育红,背弃了袁欣敏,更加对不起即将成为未婚妻的王易佳。“你让我静一静再说,我好乱!”说完话也顾不得擦身上的水,拉起昨晚的裤子套在身上,边穿上衣边开门向外走。

  帅小泽慌忙出了房间门,发现根本没地方可去。人生地不熟的,语言也不通,出去也是两眼一抹黑。犹豫了半分钟,只好来敲隔壁梁甜的门。

  梁甜开门见是他边整理头发边说:“咋这么快?”转身又进卫生间看镜子。

  帅小泽直接到沙发跟前坐下,端起一杯水喝了几口,疑惑地说:“小甜,你早知道曼妮在我房间了?”

  “咯咯咯,这话问的!难道你俩刚在浴室搓背呢?”梁甜笑呵呵地说。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说着端起水杯又喝两口,站起来走到卫生间门口,“你这水怎么有怪味儿?”

  “你——谁让你喝——唉——算了算了!”她说着把剩下大半杯水仰起头喝完看了他一眼,“我不喜欢吃药片,所以刚把毓婷泡水里,等融化了才喝。”

  “哦,是药啊?”他吧嗒吧嗒嘴,“你说我现在该咋办?”

  “啥咋办?半颗避孕药吃不死人的!”她不屑一顾地说着转身走到柜子跟前把杯子放下。从容地脱衣服,换衣服。

  他看她脱衣服了,就快步走到窗子跟前,背对着她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意思是,现在跟你们俩都那啥了,以后怎么办?我国内已经有女朋友了!”

  “你——!我的帅副总裁,你咋还纠结这事儿啊?”梁甜白了他一眼,柔声说到,“该干吗还干吗呗!我跟你说,西方人对性看得很开,你就别瞎寻思了!你洗涑过了吗?回去换套衣服!”

  “曼妮小姐还在那边儿,我,我还是在你这儿洗算了,”他说着转身走向卫生间。

  “咯咯咯咯,胆小鬼,随你便!”她笑着说,就像面对个做错事的孩子。

  等他洗涑完出来,曼妮已经过来了,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坐着。还是高挽发髻,穿着昨天的那套职业装。

  帅小泽尴尬地朝曼妮笑了笑,在她对面的床边坐下,她则是对他回了个甜甜的微笑。他再看梁甜正对着化妆镜化妆,跟什么没发生过一样,又把目光看向窗外。

  这时手机震动了几下。他拿出手机一看,王易佳发了条信息:“泽,要保重身体,酗酒和纵欲都很危险!还有,阿姨说今晚祭灶,让你记得买祭灶糖吃!”他心里又是一阵彷徨,不知道她是不是从那声尖叫听出了什么。慢慢地回复信息:“知道了,我今后尽量不喝酒。祭灶糖?不知道有没有卖的?”

  发完短信他把手机放在床上,往后一躺看着天花板。

  “Ms. Liang, the boss is going to go to the company today, still intend to rest?(梁小姐,老板今天是打算去公司,还是休息)”曼妮轻声说。

  “哎,问你呢?”梁甜用眼线笔描着头也不回的问床上的帅小泽,“今天是去公司?还是干吗?”

  “啊?”帅小泽立刻坐了起来,“算了吧,去公司也没啥事儿,我想静一静,让她先回去吧!”电话又震了几下,他拿起手机一看,是王易佳的回复:“随你便!”语气里很明显有火药成分。

  “Mani, the boss thought the beach walk。(曼妮,老板想到海边)”梁甜对曼妮说。

  曼妮马上给公司打电话汇报情况,然后跟梁甜说吃完早餐带他们到长滩转一转。这时间帅小泽又给王易佳发了条短信:“怎么?不高兴了吗?要过年了,开心点,经常发脾气老得快!”

  梁甜又告诉帅小泽,让他回房换衣服,吃早点去海边散心。他才转身回房间换套衣服,然后三人下楼。汽车开往长滩的路上,他收到了王易佳的短信回复:“放心吧,我会开心地等你回来!出门在外,你最好老实点!”

  长滩是个安静的港口城市,人们的生活节奏很慢,有点像中国的成都。海边多的是餐厅和酒吧,外地游客很少。随处可见开着小艇在水里游逛的男女,悠闲而惬意。帅小泽跟着梁甜、曼妮,仔细欣赏了狭长西海岸的沙滩、海岸,美丽的风景,各种游轮船只。

  这天也尝试了当地美食,别致的地方菜和地道的海鲜,直到深夜才回到洛杉矶市区的酒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六十三章 情迷Blue Bird》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