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六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5-14 点击数:104次 字数:

上午,郑泽容和高明月到市府听报告,遇到市委组织部长王荣军,便上前去打招呼。王荣军就说:“看见你俩想起件事。上次在芝兰县,答应苗清泉帮问分房的事。“并且说了看法,又特别交待:“这不代表组织,只是个人意见,你们考虑考虑,能行就办。”说完先进了会场。

高明月对郑泽容说:“你是书记你来定。” 郑泽容略想一下为难道:“只怕局党委,意见不一致,不好办。” 高明月也不捅破,盯着他的笑脸说:“副局长人选意见也不一致嘛?咱局就这样,早该定的总定不下真头疼。” 郑泽容没听明白就探问:“你是什么意思呢?” 高明月马上说:“我的意见没有变,新房分给苗清泉。建好的时候,他还没调走,排名又在前几位。周涛是位老中层,早该提成副局了,行不行你看着办。” 郑泽容这回明白了,于是他就哼哼笑:“老高,做交易?不好吧?” 高明月认真说:“局里总是定不下,组织部从外面调人当副局,周涛怪起来,可是你给耽误了。” 郑泽容哈哈笑:“高局长可真高明。”高明月深知郑泽容为人,怕夜长梦多就问道:“如果定了我给局里打电话?” 郑泽容说他来打。

下午上班苏桂兰找周涛拿钥匙,在办公楼底层大厅里,遇到缓步的李明,见还是那副听之任之满不在乎的模样,天塌有大伙一起顶,于是闲扯了几句。李明说:“治污办,有个会,遇困难找办公室。” 苏桂兰就讲:“心里还真有个事,人若调走分的住房退不退?” 李明立即说:“苗处长走了,你还在局里,再说他是环卫局统属治污办的副主任。你就放放心心的,正处待遇不会变。” 苏桂兰又说:“要是我也调走了,新房空着没人住,大家会有意见吗?会有人骂吗?” 李明吃惊道:“等等,等等!这话有点乱,咱一件一件来。想调走?” 苏桂兰便点头。李明偏着头,急叨叨地问:“你为什么想调走?”

苏桂兰嗤鼻。

李明突然醒悟,瞪大眼睛问道:“你就为了那件事?”

“对。”

李明长长叹息一声然后摇头晃脑说:“不明智呀不明智,苏桂兰哟苏桂兰,意气用事害死人,我问你能朝哪调?”差点说出‘一个收发室看大门的没特长,如果不是苗处长,谁肯照顾你。’苏桂兰又说:“去省运司的大修厂,是我大哥联系的。” 李明惊诧道:“当工人?”

 “对。”

 “简直是胡整!你岁数都这时了,从头学技术?不明智,欠考虑,哎,哎?你那大哥长着冬瓜脑袋吗?”

 “我的主意已定了!”

 李明还想劝,见她倔犟心想算了,不知老苗啥意见,咱可别添事。便就感慨道:“一走就是三人,各自东南西北,怕是不相见啰,‘北风一夜扫尽,昨日曾经满园。’哎,哎……!这就规律,皆是空啊。世上没什么热闹,最后不归于寂静。” 苏桂兰不明白,望着李明问:“我们一家分了走了,你们照样要过日子,要笑让他笑。只是夫妻了一场,帮苗清泉拿房钥匙,哪天他回来,好有落脚处。你怎么说一走就是三人呢?我和我儿子,只有两个人?” 李明忙解释:“苗清泉去芝兰县,估计三年回不来,你又调到工厂去,梁艳梅的商调函也已到了,局里可不是,少了三人吗?” 苏桂兰惊道:“狐狸精要调走?不要脸的东西,她想逃到哪里?是不是妖到芝兰县去?” 李明说:“那地方,穷山恶水算啥嘛?别人是往北京调。” 苏桂兰骂活该。李明吃惊问:“北京你能随便去?这还活该呀?”

“我骂苗清泉活该,迷个妖精飞没了。”

李明还想说点啥,听见喊开会,于是告别道:“这种情况下,你就别调了。”应着声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