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六章
本章来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发表时间:2020-05-11 点击数:70次 字数:

  血丝黄昏,冷寂无风。

  吕不韦打开紫红锦缎包袱,将一叠闪亮金饼轻轻地推到了公孙乾面前的案桌上:“此是一百金,多有麻烦公孙兄了。”

  公孙乾眼睛看着灿烂的金子:“先生,是否太多?这馆舍房屋的改新,恐用不了这许多。”

  吕不韦眼望公孙乾,爽快地道:“反正我给公孙兄这些,用多用少,公孙兄看着办吧。不韦想,既然改新,尽可能好一点,如此,亦不失了门面。”

  公孙乾微微颔首,似乎明白了:“嗯好,先生尽请放心,一切均会办妥办好的。只是……公孙在想,先生何以花费如此重金?”

  吕不韦诡谲一笑:“其实,不韦完全是为自己着想。商人不可不言利,本大利才大,我费如此代价,是定要获得加倍的回报。”

  公孙乾摸了摸脑袋,是一脸的不懂:“公孙不明白,如今是先生拿出这多金子,到何时才能得到回报呢?”

  吕不韦笑了笑,似不隐瞒地道:“公孙兄请想,不韦给予嬴公子以这般气派,赵国王亲国戚,朝廷权臣,各国使者质子,一旦谈成买卖,岂止一百金,那可是千金万金哦。当然,不韦不会忘了公孙兄的鼎力相帮。至于时间嘛,我以为不会太长的,你就等着瞧吧。”

  公孙乾心中还有迷糊,嘴上却似放心地道:“那就好,先生。我嘛,不是商人,不懂你等商道,既然我与先生一见如故,只要大王不怪罪下来,甚么事都好办。”但接着,他又提出了一个费解的疑惑,“先生,不要见笑,公孙还有一事不明……”

  吕不韦忙问:“何事不明?”

  公孙乾便道:“先生府上本就宽大,气派,为何非得到我等这般简单窄小的馆舍呢?”

  吕不韦似有苦难言:“唉——不怕公孙兄笑话,不韦虽家境富裕,但就其低贱地位,谁个显贵达吏,王孙公子,肯来光临敝府,这不就只得借光于落魄王孙,可以交往权势之人,来做我的大买卖嘛。”

  公孙乾一下释然,顿然彻悟:“噢,先生不愧为大商也,思想如此周全,公孙叹服之至,叹服之至。”

  吕不韦只能苦笑一声,哀鸣感叹道:“此乃不韦之悲哀乎,不得已而为之呵。”

  唉,可怜了公孙乾,蒙在鼓里,逐利眼前。可,可吕不韦乃不择手段,真的敢做,更是敢为。敢为之,敢花费巨金而为之,便诚若他自己所言,商人逐利,下的本钱越大,得的利益越旺。

  越烧越旺。

  炭火红红,早把个满室馨香的新婚寝房,给烧得似夏日里一般的火热火烫。

  一阵滚烫过后,吕不韦甚为快活地热笑道:“呵,呵,不韦怕是要死在赵姑娘的怀里了。”

  赵姬顿然娇态十足,笑靥绽放道:“嗯坏,那样才好呢。”

  吕不韦忙又一把紧抱住赵姬,道:“恐我,恐我吕不韦此辈拥有赵姑娘是也,十日了,我等新婚有十日了吧?”

  赵姬仰脸深情地望着吕不韦:“先生不是每日都数着嘛。”

  吕不韦仍然兴奋不停:“此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最幸福最欢畅的十日了!”

  赵姬蜜笑得酣畅淋漓:“赵姬亦是。先生真是若狼似虎,我恐还有点望尘莫及呢。”

  吕不韦更是哈哈大笑:“赵姑娘是否真想让不韦死于你的怀抱中呵?”

  赵姬娇嗔地故意逗他:“先生不希望吗?”

  吕不韦忙道:“希望,希望。”他又亲了赵姬一口脸蛋,“难道赵姑娘就不想如此快活下去?”

  赵姬一下不明其意:“先生甚么意思啊?”

  吕不韦是想故意逗她一逗:“赵姑娘不是希望我死……”

  赵姬连忙将粉嫩的小手一把捂住吕不韦的嘴:“不许再如此说话啦。”

  吕不韦轻柔地推开她的小手:“好,好,不许我说话,我不说啦。”

  赵姬撒娇地撅起小嘴:“反正,反正赵姬把一生托付给先生了,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吕不韦一听,甚是欢欣地膨胀起了一种异常异常幸福的感觉,遂不知不觉地,当有一股终于寻觅到的温馨情爱汩汩地流淌满了全身血液……

  情爱,真正的情与爱,是否从此崭新开始?

  一切都是崭新,彻底地焕然一新。

  大门,庭院,瓦房……翻修的翻修,更换的更换,油漆的油漆,平整的平整,整个监馆舍一下子展现出一幅崭新的景象,给人一种赏心悦目、大家庭院的气派。

  大门口,从马车上不断卸下炭,菜肴,酒罐,锦缎棉被,厚厚棉褥,锦袍绸服,还有一只精致的大铜炭盆,四个家仆伙计是你抬着、我扛着、他肩着,排列成一队,迈开爽步进了门去。

  公孙乾满脸喜笑颜开,在他边上站着的却是一身疲惫不堪的总管吕征。

  一串红灯高悬,红女闾格外艳色迷离。

  一辆紫红色车辇辚辚驶来,慢慢停驻在大门前。很快,就见吕不韦引着嬴异人下得车来,同时,从车辇后立刻紧跟上来了两位监馆舍的监守卒。

  到了门口,吕不韦微微一笑,将两块碎金子一人一个塞到了俩监守卒手中,然后带着嬴异人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那辆紫红色车辇辚辚驶离紅女闾,慢慢地消失于黑夜之中。

  冷夜风里,两位监守卒站立在大门两旁,似两尊门神一般。

  穿过四四方方的大庭院,吕不韦带着嬴异人才踏进厅堂两步,就听得红姐姐一串甜腻腻的嚷嚷声:“哎哟哟,吕先生,新婚过了十来日,才想着红姐我呀。”接着,她又是一声媚笑,“吕先生,如何?家花还是不如野花好,想来从古至今都是这般道理,是吗?”

  吕不韦只是笑笑而已。

  红姐姐适才注意到吕不韦身旁还有一人,一位身着簇新锦袍的精瘦男人:“哎,吕先生,这位是……”

  吕不韦又是笑笑,便开门见山,道:“秦国王孙,嬴公子。”随后,他单刀直入,“红姐,有否好的姑娘陪陪王孙公子?”

  红姐姐立即笑靥相迎:“噢,是王孙公子啊,有,有。公子你只要打听一下,紅女闾,邯郸城里哪个不知,何人不晓。我这里的姑娘个个水灵灵的,开花的娇艳,不开花的鲜嫩,不知公子需要何种姑娘?”

  嬴异人初来乍到,又是吕不韦破费,不好开口,亦不想开口。

  吕不韦见嬴异人没有反应,便道:“红姐,这样吧,还是请燕狐姑娘招待招待嬴公子,如何?”

  红姐姐爽声答应:“自然可以。”转而她又笑着问,“那吕先生您呢?”

  吕不韦假模正经:“吕某就回府啦,野花有的是日子可看,家花正香着呢,不能丢呵。”

  红姐姐先是一愣,接着便捂着嘴一阵浪浪飞艳笑。

  薄薄的罗帐青幔,几支银烛闪烁着红光。

  嬴异人硬硬地杵立着,直勾勾地瞪着一双空乏的眼睛,只是看着。

  那燕狐姑娘扭动着妖臀,轻盈盈移步走到了嬴异人跟前,慢悠悠地,用缠绵的双手勾住了嬴异人的脖子。

  顿时,嬴异人便就晕晕昏昏起来。

  炭火很旺,猛然窜起了一股火焰。

  嬴异人迫不及待了,心中的火儿已被撩拨的更旺更盛,立刻无所畏惧地,勇往直前,似乎他就是冲锋陷阵、勇猛顽强的斗士,一股劲冲将上去,亦就是为了同自己未来的不羁命运作着殊死抗争、搏斗。

  同样炉火很旺,炽热的火焰持久地燃烧不止。

  微微光亮,照射在美人赵姬洁白粉嫩的肌肤上,越发显现出她的妖艳动人。

  吕不韦遂把赵姬紧紧地拥入怀中,亲吻着她的秀发,在她耳边撕磨着轻声道:“姬儿,明日我就要去秦国了,恐这一去估摸要一两个月……”

  “我不让你去!”赵姬头一转,香唇迅速靠上吕不韦耳边,喊叫着。

  “乖,事关重大,不去不行呵。”吕不韦很是温和,很认真道。

  “哼——”赵姬一下崛起了小嘴,不甚乐意地,“嬴异人于先生非亲非故,你如此散尽家财,为他奔波游说,究竟为何故呀?再说,就是成了,亦轮不到你,日后他得了荣华富贵,亦不一定会报答你,先生没听说过,君王多无义吗?”

  吕不韦只是一个劲亲吻她的香肩,过了须臾才轻笑道:“赵姑娘,相信不韦,不会看错人的。这异人愚笨,软弱,但却实诚,只有这样的人才靠得住。”

  赵姬却给了他一个白眼,故意讥讽:“先生是想当相国么?”

  吕不韦霍然抬起头,看着她遂当真道:“如今我是富而不贵,只有显贵,人才能尊贵起来。人生在世,总得有所作为,否则不是枉来世间一遭呵。”

  赵姬稍有气馁,深叹一口气,不禁感慨道:“先生,尊贵固然能使你富贵起来,但要知晓,仕途凶险,不是虎就是狼,先生何必往虎狼窝里钻呢?现在你家财万贯,要甚么有甚么,又何必放着清净日子不过,而要与龌龊小人勾心斗角?”

  吕不韦似有感觉:“看来,赵姑娘当是讨厌仕途之人?”

  赵姬没有回答是否,而是顾自阐发内心思想:“赵姬不免有些想法,否则我亦不会钟情于你先生。要说将军、大夫,我觉得没有一个是好人。”

  吕不韦以为是经历了赵括,才让她产生如此想法,赶紧问:“是否赵括太重仕途,急于显耀自己,而赔了四十万将卒,贻害了赵国,使得赵姑娘到现在还耿耿于怀?”

  赵姬摇摇头,遂说出痛楚感受:“非赵括一人如此。仕途沉浮,似是噩梦,谁亦难以阻挡自己。家父就因太重名利,结果落得身首异处,死无葬身之地,还害得我家族受无辜牵连。先生啊,太平日子多好。”

  吕不韦并非如此看,他挺起身,大声叫道:“太平得了吗?如今,秦国虎视眈眈,赵国危若累卵,百姓痛苦难熬,我等商贾之人亦是任人宰割,谁亦过不了太平日子呵。”

  赵姬没有声响了,然嘴里却嘟哝着。

  吕不韦猛然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相信不韦,即使成就了名利,仍然是个好人。”

  赵姬撅着小嘴嗫嚅着,故作生气地:“哼,到了那时,你亦会变坏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谷聿
对《第四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