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二章
本章来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发表时间:2020-05-04 点击数:178次 字数:

  密报呈上,秦昭襄王确认赵括取代廉颇出任主将,大喜过望,然再扫文下去,不免大惊失色,竟然,竟然赵孝成王又让赵括带上二十万新增赵军赶赴长平关,此绝对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秦王震愤了,好啊你个赵孝成王,真想与寡人决一雌雄,居然倾尽朝廷兵力,不管不顾,那我待如何?只能奉陪啦。

  于是,秦昭襄王一刻亦不停缓,急急忙召应侯范睢与武安君白起立即进宫。

  章台王书房,秦王鹰一般老睛盯视着长平战场的模形泥盘,思虑良久,连范睢和白起进来的脚步声都未注意听见。

  范睢轻拖着小步到了秦王几步跟前,跪拜道:“臣范睢拜见我王。”

  秦王头亦未抬,好声言道:“丞相,你的反间计成了,寡人高兴。”

  范睢谦恭地:“那是我王英明,臣只是操办而已。”

  秦王缓缓地抬起头。

  随后健步走上的白起,亦紧忙跪拜道:“臣白起拜见我王。”

  秦王神情转而肃然,不紧不慢地:“都起来吧。”随之他将鹰眼勾向了范睢,“丞相下一步当作如何计谋?”

  范睢起身后,恭顺回道:“臣想,我王心中定然已有谋略,范睢悉听遵旨。”

  秦王随眼一瞥,转又勾向了白起:“武安君呢?”

  白起起身站直,唯诺是从地:“臣一切听从我王调遣。”

  秦王回眼,只瞬间,又将鹰眼逼向白起:“好,武安君听令,寡人决定,让你去长平关担当主将,王龁做你的副将,明日即行出发。”

  白起慨然领旨:“白起领受我王旨令,定当竭尽全力,消灭赵军!”稍顿,他便告秦王,“启禀我王,臣早已作好准备,决定今夜就启程。”

  秦王一怔:“哦?”

  白起紧忙道:“臣是想秘密进入长平,故而有一恳求,能请我王恩准。”

  秦王干脆利落地:“说。”

  白起清了清嗓音,敞亮言道:“臣恐赵括闻我白起之名又似廉颇一般坚守不出,故恳请我王颁布诏令,有胆敢泄露白起为主将者,立斩示众。如此,臣思虑多日的诱敌深入之计谋方能得以完成。”

  秦王立刻望向范睢,当即拍定:“丞相,即传寡人诏令,有敢泄露武安君为主将者,斩!”

  范睢哪敢迟疑,赶紧高声唱道:“臣即传诏令,有敢泄露武安君为主将者,斩!”

  白起连忙谢过秦王,然后又向其请求道:“启禀我王,倘若白起一旦完成对赵括的包围,那么,臣再恳请我王,务必保证我军在切断赵军退路后的快速粮刍接济,还有后续兵力的充实。”

  秦王毫不含糊,满口答应:“行,此事就交丞相办理,请武安君尽可放心。”

  范睢立马拳拍胸脯,爽快言道:“我王放心,范睢当竭尽全力,定然确保武安君后续所需之粮刍补给,兵力的充补,请武安君亦放心。”

  白起紧忙躬身谢过秦王,拱手谢过范睢,接着便豪气冲天,对秦王道:“但请我王放心,不出三月,臣定将赵军全歼之!”

  秦王精神为之一振,气宇轩昂地,道:“好,那寡人就在章台王宫等候武安君凯旋而归了。”

  箭已上弦,一触即发。

  原本一场争夺韩国上党郡的局部战争,现在已然上升为关乎秦赵两国生死存亡的长平大决战。

  午后的太阳火烫,邯郸城被暴晒于烈日之下,新吕府亦显得炙热的静谧。

  猛然,从庭院里掀起了一阵嘈杂,就听得一个大喊大叫的声音传入进了菊厅堂:“我要见吕先生,我要见吕先生,你等得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正在与客商洽谈生意的吕不韦,听得如此大喊大叫,不免愠怒蹿火,“腾”地立起身来,对着外面就是一声怒斥:“谁个如此大胆,乱喊乱叫!吕征,吕……”

  吕不韦第二个“征”字未出口,只见一位壮汉似挟着一股劲风,冲入了菊厅堂,紧跟在后面的是三位家仆和气急败坏的吕征。

  壮汉猛一见站着的吕不韦,随之就是“扑嗵”一声跪地,粗嗓着喉咙高声道:“吕先生,恕干渠无礼了,冒昧闯见。吕先生,干渠如此强入,实是出于万不得已,请您莫怪!”

  吕不韦哪肯听得,愠怒未消:“我这有客,你如此无礼乱闯乱叫,就是我想见你,又如何与你说话!赶快给我出去!否则……”

  干渠不等吕不韦说完,急吼吼插断:“吕先生,干渠今日无论如何得和您说上话,请让我干渠当面一吐胸臆,然后任凭您如何处置,干渠绝无怨言,甘愿领受,就是仗死,亦无反悔!”

  吕不韦见干渠说得如此强硬,而且没给自己留有余地,于是皱眉作了极快的瞬间思索,回身赶紧非常抱歉地对客商道:“嵇先生,实在对不住,看,吕某……吕某家中出了这等……急事,是否请您休息一会,等吕某处理完这里的事,再与您继续聊谈,如何?吕征——”

  吕征紧急几步上来。

  吕不韦连忙关照:“你带嵇先生去休息一下,好生招待。”

  嵇先生已经起身,拱手道:“既然吕先生家中事急,嵇某想……还是改日再叙吧。”

  吕不韦想了想:“亦好。”接着,他又作揖招呼道,“嵇先生,实在不好意思,请多原宥,明日我请你晋源坊一叙,我想,你我的这笔珠宝生意定能谈成。吕征,替我小心送客。嵇先生,吕某就恕不远送了。”

  嵇先生抱拳拱手:“嵇某这就告辞了。”说罢,他便快步向厅外走去。

  吕征看着干渠,还在犹豫,吕不韦一个眼神示意他赶快送客,并示意其余三位家仆亦赶紧退出厅堂。

  很快,厅堂内寂静下来了。

  吕不韦看着久跪地上不起的干渠,总算放缓了语气:“干……哦,我叫你干渠,你总不会头朝地同我说话吧?有甚么话,你现在可以……可以尽兴说了。”

  干渠慢慢抬起头来,只见他那刚毅的脸上,一双环眼里噙满了滚落不下的泪珠。

  吕不韦刚还想说话的嘴唇,蠕动了一下,还是无言地定定看住了干渠。

  干渠亦定定地看着吕不韦,隔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先生,先生,我干渠几次三番来打扰您,一定让您见烦生厌了吧。”

  吕不韦长长地叹了口气。

  干渠不好意思道:“先生,今日或许是我干渠最后一次打扰您了,恐怕以后再想打扰您亦没有机会了。”

  吕不韦不明白他此话的意思,显露出一副诧异样。

  干渠立马挑明道:“先生,明日干渠即随同赵括上长平关前线了。”

  吕不韦适才明白干渠说那话的含意,于是不由地产生出一层同情心,口气显得温和和友好了些:“你是说,你明日要去长平关了?去长平关……”他不想说下去了,因为“长平关”就意味着“送死”。

  干渠慢慢站立起来,声音显得很沉重:“我死不足惜,但可惜了赵国,赵国要亡了!”

  吕不韦突然一个震惊,万万没想到从干渠嘴里会吐出如此话语来。震惊之余,吕不韦赶紧道:“干渠,你何能出如此言语,赵国……赵国如何会亡?”

  干渠苦笑了一下:“先生难道真不知?连赵夫人都在劝大王,不能以赵括为主将,凭先生之聪慧,难道就料不到长平关战事的结局?”

  吕不韦又有点愠怒了:“干渠……”

  干渠急忙打断吕不韦,神情立刻显得激愤慷慨:“先生,我不想听您说!不知何故,我总觉得您先生始终不相信我!但我干渠始终对您先生是有话要说。今日,无论您如何对我,我想说的,我还想对您说。先生,值此国难当头之际,干渠是无甚报国,所以,我决计只得以我这七尺男儿之躯,一腔忠诚之血,报效赵国!我决计……我决计,刺杀赵括!”

  吕不韦真正地震惊了:“你,你说甚么?”

  干渠更加斩钉截铁,道:“我决计,刺杀赵括!”

  吕不韦急忙叫道:“干渠,你不得胡来,不能这般鲁莽!”

  干渠主意已定:“先生,此是我深思熟虑决定的,决非鲁莽,更不是胡来。”

  吕不韦一声喝叫:“干渠,我真不知道,你和赵将军有何怨仇,竟如此之深?”

  干渠断然否决:“不,先生,我与赵括无冤无仇。在赵括手下干了三年侍卫,我越干越觉得赵括实乃屑小之徒,他飞扬跋扈,目中无人,不可一世,对我等侍卫不以人看待,时常训斥,只要出一丁点差错,便是鞭杖伺候,随心所欲,家常便饭,受尽欺辱。”

  吕不韦顿时气不过来:“看来,你是为泄私愤而要刺杀赵将军。”

  干渠不禁一声悲凉:“先生如此看我,干渠之悲哀也!您以为我若赵括一般屑小之徒?为泄私愤,错!”

  吕不韦大为迷惑道:“那你是为那般,萌发刺杀赵将军的欲念?”

  干渠胸挺刚直,慨然一吼:“不是欲念,是行动!我是为赵国,为长平关前线的几十万将卒,甘愿赴汤蹈火,死而无憾!”

  吕不韦意识到干渠是在冲动盲行,紧忙制止:“干渠,此非儿戏。你以为赵将军真不能取胜长平关?你以为赵将军就这么轻易可以行刺?想当年,勇士专诸为刺杀吴王僚,有伍子胥精心策划一百甲卒相助,才得功成,却亦丧身。如今,赵将军虽比不得吴王僚,但亦是一军主将,你亦知晓,他身边不仅你一个,侍卫颇多,试问,就是你想刺杀,且又临阵谋划,能有几成把握?”

  干渠一下哽咽住了:“这……”然他现在已是热血沸腾,克制不住自己行为,意愿强烈而坚决,“我意已决,即便不成功,我亦会似专诸那般,寻个死的壮烈,死得其所!”

  吕不韦一个大叹息,咬牙摇头道:“唉,从古至今,壮士行刺,难得几人生还,悲哉!哀哉!”

  干渠又突然一个“扑嗵”跪地:“先生,我认准的道必行,认准的人必信。先生,您就是干渠认准的那个人!想我干渠无依无靠,同样亦无牵无挂,如今既已决计去死,还想寻个依托,亦好让我死个明白,死个正直!我想,拜托先生做个依托,无论我干渠成功或失败而死,都想请先生给我设一块灵牌,只半尺之位亦足矣,干渠定当在黄泉之下托梦谢恩。我敬仰先生为人,所以才敢冒然强闯府邸。拜托了,先生。”说罢,他猛一个立起身,不再看吕不韦一眼,义无反顾地大踏步朝厅堂外跑去。

  吕不韦怔怔地,显得异常激荡心颤,站立原地,竟然没有再想阻拦的一点举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谷聿
对《第三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