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二章
本章来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发表时间:2020-04-24 点击数:87次 字数:

  朱红嵌金的门轩,灰白的砖墙,一对一米见高的石狮子,矗立两旁,一雌一雄,威风凛然。举头眺望,青瓦挑檐下,醒目悬挂着一块黑底金漆的大匾:吕氏珠宝铺。

  一辆奢华车辇穿行过熙熙攘攘大街,缓缓地停在了吕氏珠宝铺门前。

  很快,从车厢内走出一位斯文清秀、器宇轩昂的帅气将军,此乃是鼎鼎大名的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也。

  赵括,嬴姓,赵氏,名括。自少时,跟随父亲通读兵书,研学兵法,时常进入父亲军营,演兵习武。他因聪颖、记忆超强,加之耳濡目染的武门家教,过不多年就谙熟了诸多兵法战策,与他父亲议论起用兵打仗来,时常头头是道。及至后来,父亲再与他论战摆兵,说起来更是一套一套,让赵奢有时亦感觉自叹弗如。因此,赵括便表露出了不是一般的骄傲,自认为阅读过太多兵书,对于战争,完全能打败任何敌人,而天下间不可能有打败自己的人。

  某一日,赵奢试探赵括的排兵布阵能力,看看他对兵法的熟悉程度,便问了赵括诸多军事问题,赵括基本不假思索,都能一一作答,且答得有板有眼。然赵奢并没因此而夸奖儿子,原因是赵括太缺乏实战经验,于是对他道:“括儿啊,你的兵法是很熟稔了,你的纸上排兵布阵亦很有定律,但我总觉得你对待战争的态度有很大问题,所以我希望你有机会去战场上真刀实剑地磨练磨练。”

  赵括当然愿意,愿意跟随父亲征战疆场,积累经验,亦可以证明自己的真正军事才能,以及超人的军事智慧。

  公元前275年,赵军多次进攻孤城麦丘不成,赵惠文王非常生气,遂命令赵奢统军,必须在一月之内攻取麦丘。

  才二十出头的赵括,跟随赵奢到了麦丘,立马得知,父亲将与前几次久攻不下的主将如出一辙,即刻发令强攻。

  赵括连忙劝阻父亲:“父亲,莫要急,儿以为,若还是采用硬攻,决难在一月内攻下麦丘。据我所知,麦丘城内的粮食尽管未全部吃光,但肯定不会再多了。父亲,听儿一句,能否先摸清情势,不急于进攻,以避免硬攻带来似前两战一样的不必要损失。”

  赵奢没有将小毛孩子的话听进去,现在亦不会听,全然凭自己的能力实力,仍按自己的部署,下令快速攻城。但结果,却使赵军一下又死伤了诸多将卒,终亦未能攻取麦丘。

  眼见父亲固执己见,初战落败麦丘城,赵括甚为着急,赶紧去与父亲分析情势:“父亲,您真得听儿一句,我看到,守城者中有墨家弟子,他等对我赵军的进攻有很强的防御办法,导致我军攻了数年都无功而返。此次,您带领的赵军与以往赵军并无不同,亦不比以往赵军更善战,攻城手段亦不比他等更多,倘若仍像以前一般硬攻,必然亦将付出似以前一样的惨痛代价。况且,城里的敌军还经常在夜间出来偷袭我军,城外亦有不少墨家游卒不断对我军骚扰。因此,倘若父亲您仍这样继续进攻下去,我想,一月时间很快就会过去,恐届时父亲就很难面对大王啦!父亲,我替您着急啊。”

  赵奢想了想,便极不情愿地问:“那依你小子,如何办?你就有良策攻城了?”

  赵括立马摇头:“父亲,不是攻城,而是想计策,孙子云,上兵伐谋,攻心为上。攻城不如攻心,您可以先问一些抓来的俘虏,向他等了解城中的情况,然后再作判断,然后再决定如何去做。”

  赵奢看了看赵括,唉,觉得尚有道理,故就觉得可以听听这小子的建言,反正无碍大布局。于是,他又瞥了赵括一眼,略作勉强地点了点头。

  可这帮俘虏就是不愿说,不肯说。

  赵括便请父亲好生优待他等,给吃饱饭,对待甚为客气,还给些粮食让他等捎回城中与家人吃。这样,俘虏中就有人悄悄告诉赵括,说城中粮食确实不多了,而且都被守城齐军控制着,百姓早断粮断炊已有些时日,有的恐开始食人了。

  得知这些情况,赵奢又听了赵括的计谋,遂决定停止进攻,把俘虏全都放了回去。

  这些俘虏回城后,到处传说赵奢军的仁慈厚待,不曾侮辱他等,还让他等吃饱饭,让他等带粮食回家。守城的齐卒听了,人心开始浮动,有的甚至想出来投降赵军。

  守城齐将得知后,见这些俘虏给城中带来了骚动不安,便将他等一一关了起来。

  紧接着,赵括赶紧又建议父亲用抛石机把粮食抛入城中。这样,围城的赵奢军每日就只做一件事,把粮食抛入城中,然后顾自回营休息去了,亦不向城中再喊甚么了。如此过了数日,守城齐将却派了一校尉,把投进城的粮食都给送了回来,并还对赵奢道,要战就来攻城,别再抛掷甚么粮食了。赵奢显得很漠然,不应答战还是不战,只是对齐军校尉一笑了之,根本没有一句回话。

  赵括计谋初见成效,齐军开始心乱稳不住了。赵奢心想,行啊,瘪犊子,兵书没白读啊,有点意思。

  送走齐军校尉后,赵奢主意亦铁定,不进攻,继续向城里抛掷粮食。又过数日,守城齐将又派那校尉过来,直接下了战书,说要与赵奢军择日决战。然赵奢根本就不屑一顾,非但拒绝与其见面,还我行我素,照旧每日向城里抛掷粮食。又过了数日,意料之中,便传来了胜利的喜讯,麦丘城里的齐军士卒杀了守城主将,打开城门出来投降了。

  真神了,不到一个月攻下了麦丘,而且伤亡极少。赵惠文王自是喜不自禁,对赵奢的攻城拔寨能力很是刮目相看,更感到是个奇迹,故而刨根问底,探个清楚。赵奢自然毫不隐瞒,和盘托出最初计策是其儿赵括谋划,他则是见机行动、灵动用兵,才取得最终的胜利。

  赵惠文王怕案叫好,重重奖赏了赵奢以及赵括,亦破格提升年方二十二的赵括为校尉。

  有了第一次的谋划成功,赵括愈发精神抖擞,自信百倍。

  阏与之战,都说是赵奢审时度势、料敌后动而赢得的,其实出谋划策,当有赵括一半之功劳。赵奢亦不得不暗自称赞儿子确有军事天才,但仍是不愿袒露心迹佩服,实在是怕赵括还是个毛头小伙,弄不好,容易骄傲自满,热昏过头。

  公元前269年,秦昭襄王令中更胡阳通过韩国的上党地区进攻赵国阏与,从而进逼赵都邯郸。

  一下阏与告急,赵惠文王急忙问廉颇,廉颇便认为道远险狭,难救。赵惠文王赶紧又问蔺相如,蔺相如亦认为阏与难救,不如在邯郸附近的武安设防,以逸待劳,寻机歼灭这股孤军深入的秦军。当赵惠文王问到赵奢时,赵奢立马认为阏与必须要救,倘若一旦丢掉阏与,即使在武安歼灭入犯的秦军,那阏与亦必定会被其临近的上党韩军占领,将还是丢掉阏与,一样会给邯郸造成危险。因此,以赵奢看来,阏与虽道远险狭,然两军在此作战,譬如两鼠斗于穴中,狭路相逢必勇者胜。

  赵惠文王十分欣赏赵奢的勇气,于是就令赵奢为主将去急救阏与。

  赵奢将行,便与已经蓄须成熟的赵括进行了一席密谋商谈。

  赵括显得不紧不慢地,剖析道:“父亲,胡阳乃白起看重的秦军名将,很会用兵,屡立战功。而我赵军虽然强劲,却无必胜之把握,凭勇而战,秦军或许更勇敢,我赵军胜算怕是一半都不会到。”

  赵奢连忙试探问:“那若以你会如何救阏与呢?”

  赵括沉思了一会,才为父亲谋划道:“现在,秦军借韩路攻赵,韩国很担心被秦军顺手牵羊。而秦军连年攻韩,虽迫使韩国成为他的盟国,但韩国一直是反复无常。此次秦军深入韩境,必定会提防韩国的反叛。秦韩两军实际上是互有顾虑,秦军远道攻我赵国,利在速战,而我赵军应让秦韩两军相疑,分散秦军对我赵国的注意力,若能让秦军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感到恐惧,那么秦军就好战胜了。父亲,我想我赵军是否示之以在武安设防,给秦军造成我赵军要以逸待劳迎击秦军的假象,使秦军的注意力转移,然后再火速突袭,如此便可一举歼灭秦军了。”

  不谋而合,赵奢更深一步感觉儿子研究军事是越来越精明了。

  立马,赵奢西出邯郸,抵达武安便停止了前进。他一面派人潜入阏与,告诉驻守阏与的赵军,大王已派大军来救,一月之内必解阏与之围,让他等务必坚守。一面又选派军中智勇机变之将,潜入阏与附近,先乔装秦军攻击韩军,又乔装韩军攻击秦军,如此反复,使秦韩两军不断相疑。

  秦韩两军本来就毫无信任可言,相互猜疑,现经赵奢军这一番暗中挑动,自然就渐起摩擦不断。

  再说秦主将胡阳亦遣间人冒充阏与求援者来见赵奢,可立马被赵奢父子识破。赵奢顺势假说道路险远不好救,恐援军未到阏与,阏与就已被秦军所破。届时,秦军若出击远道而来的援军,我军必败,邯郸就非常危险了,这可是丢大保小,得不偿失。

  秦军间人假意阏与不保,悲痛欲绝,仍死谏赵奢救阏与,赵奢仍不允,命人将其扶下去安慰、安顿。

  此时在阏与,韩军与秦军的冲突是越来越严重。秦军不得不分派兵力防止韩军断其西归之路,而赵国的阏与又迟迟攻不下来,城中的赵军还声言要与韩军夹击秦军,这多麻烦让胡阳应接不暇,头痛不已。现在,间人又回来禀报,赵奢确实是在武安设防拦阻秦军,而不是前来援救阏与。胡阳听后非常高兴,为了尽快攻下阏与,把驻守北山制高点以防备赵国援军的秦军全撤了下来,投入到了攻取阏与的战斗中,而在北山只留下了几个了望哨所。

  兵贵神速,赵奢送走秦军间人后,突然发布命令,集合大军,卷甲而趋,向西急行而进,仅用了两日一夜,即抵达距离阏与五十里的地方。此时,被抛在武安的秦军才知道赵奢巳至阏与,方如梦方醒,慌忙倾巢而出,回奔阏与。

  由于赵奢军远离后方,孤军独进,情势依然显得十分危险。

  这时,赵括的同门师兄、裨将许历挺身而出,急急进见赵奢:“大将军,秦军本没想到我赵军会如此之快来到阏与,现在他等亦紧跟赶来与我对决,士气很盛,绝不亚于我赵军。大将军,您可一定要集中兵力严阵以待,不然的话,会遭到……失败的。”

  赵括亦在一旁点头附和。

  赵奢眼看着许历,便有意请教道:“嗯,你说的没错,我很想听听,若是你,下一步将作如何布署?”

  许历连忙跪地恳请,道:“大将军,先让我请就鈇质之诛。”

  赵奢遂一摆手,似不忍心地:“不必吧……”转念一想,他又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哦,我看这样吧,那就请你等回了邯郸以后的命令吧。”

  许历没了声响,隔了一会儿,他才又抬眼看着赵奢,缓缓建言道:“大将军,裨将以为,应先据北山上者胜,后至者败,请大将军慎思定夺。”

  赵括一听以为然,转眼射去,一副神情莫测地看着父亲。

  赵奢稍微思虑一会,回看了一眼赵括,又看了一眼许历,接着重重地点了点头,意即采纳了许历的建议,并即刻下令,发兵万人,交由许历率领,用最快速度抢占住北山制高点。

  但等秦军醒悟过来,要与许历争夺北山,可惜晚矣,已抢不得上去,均拥挤于山脚之下,一下陷入了十分被动的位置。许历则利用有利地势,居高临下,俯击秦军。而赵奢更是及时亲率大军从后掩杀,同时,阏与的赵军亦出城攻击,韩军又随后出来劫杀败退的秦军。如此,仅仅一个多时辰,秦军就迅速大败,四散溃逃,秦军主将胡阳则在拼死抵抗中被乱箭射死而亡。

  赵奢大胜,解救了阏与之围,前后正好亦用了一个月。此次战役,使威行诸侯的强秦遭受了一次空前的大挫折,致使多年后仍不敢轻举妄动,一直诚恐重蹈阏与之覆辙。

  班师回朝后,赵惠文王自然又是欣喜若狂,即刻赐封赵奢为马服君,地位与廉颇、蔺相如同等。同时,又赐封许历为国尉,而年轻有为的赵括亦因此被立为马服君嗣子,擢升为都尉。

  此后,赵括偏爱兵学业已成癖,不仅著书立说,更是笼络军中门徒无数,日谈夜说兵法不止。又过两年,孰料父亲赵奢突发心猝过世,赵惠文王便赐赵括袭封马服君,赵奢军中将领随之皆尊称其为马服子,且敬仰不已。

  今日赵括已然是将军阶级,却着一身缎绸华服,来到了吕氏珠宝铺,足显一股气昂骄横,仰天下目中更是无人。

  店铺伙计一见是赵括,慌忙三步并作两步笑迎上去:“呀,赵将军,敝铺不胜荣幸,欢迎您大驾光临。”

  赵括只是“嗯”了一声,根本不予理会,一转身,伸手车厢里,随之牵扶下一位鲜亮迷人的姑娘,乍一见,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此真乃是赵括的新宠爱姬,邯郸第一美女赵姬也。

  店铺伙计哪敢怠慢,毕恭毕敬前引着赵括和赵姬走入了店堂。紧随其后的是赵括的两位贴身侍卫,一位彪悍年轻壮实,另一位则就是勇闯新吕府的虬髯壮汉——干渠。

  进入店堂,得见大厅之宏大气派,八根雕龙琢凤的圆柱分立两边排开,支撑着足高六米的顶梁;一道三人并行的走廊,明亮宽敞,纵深足有二三十米;走廊两旁是光彩耀眼的柜面,柜里陈摆着灿烂的珍珠、宝石、美玉、金饰翡翠等,琳琅满目,足令光临的顾主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店铺伙计小心地径直将赵括和赵姬引领到了最里面的贵客柜面。

  精明干练的宁掌柜满是热情地迎了上来,满脸堆笑:“真不知将军光临敝铺,有失候迓,失敬失敬,万请将军宽宥。”

  然赵括却是不咸不淡,道:“宁掌柜,有何上上等珍珠颈链,一并拿来,让赵姑娘试试呗。”

  立马,宁掌柜顺着赵括视线看去,这不看不打紧,一看见那光彩照人的赵姬,刹时,他便瞪直了双眼,感觉一阵眩晕。

  赵括不知何故,赶忙叫道:“宁掌柜,宁掌柜,你如何啦?”

  宁掌柜“噢噢”着从眩晕中回过神来,歉意道:“将军,没甚,就是有点头晕,这会好了,好了。”稍顿,他忙将话锋一转,“哦,赵姑娘要试珍珠颈链,我这就去拿,就去拿,请将军到我‘镜舍’一坐,息息如何?”

  赵括自然不解其意,诧异地:“嗯?”

  宁掌柜连忙抱歉解释:“嗯,是这样的,将军,实不相瞒,敝铺总掌柜吕不韦先生,才从吴地购来两串最最昂重的珍珠颈链,只是存于吕府之中,但等若将军这般贵客主顾赏鉴。当然,我看是非常适合赵姑娘这般靓丽佳人佩挂的哦。”

  赵括显然不乐意了,眉头一皱:“那就赶紧啊,赶紧,劳烦宁掌柜快去速速取来,我等着,若真如你所言,昂贵无妨,只要货真价实,我当不还价钱,铁定要了。”

  宁掌柜立马献媚,道:“嗯,好,将军,那请。”接着他一个躬身前行,引领着赵括和赵姬拐了一个直角,进了异常幽静的“镜舍”。

  那干渠和年轻侍卫稍后两步亦跟到了“镜舍”门口,便迅速分立两边站的挺直,一副纹丝不动样。

  
上一章:第十一章
下一章:第十三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谷聿
对《第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