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六章 再见心怦怦
发表时间:2020-04-22 点击数:139次 字数:


寒假结束,袁欣敏到学校已经两天。报过名没事儿就在宿舍楼门口的小卖部给老家打个电话,也给帅小泽打传呼留言。可两天过去了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音讯。第三天正月十六还是不上课,她大早上就到小卖部问有没她的电话,小卖部的大婶只是笑着摇头。她开始怀疑从王易豪那里抄来的号码是错的,决定再按地址去找找他。拿出纸条又看一遍上面的地址,匆匆朝大门口走去。

“小敏!这边儿!小敏!”

还没到大门口就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仔细一看,高大铭在门口朝她挥手。连忙走快几步,到近前说:“大铭,你怎么来了?”

“在学校待着没事儿就来找你呗,听说这两天南门城楼有灯会,咱去看吧?”高大铭高兴地说。两年来他找过她十多次,都只是在学校门口转转,或在小摊吃点东西,聊些无关痛痒的话,但他仍然乐此不疲。

“呵呵,大白天看灯会?你高大贱没发烧吧?”她笑着说。对高大铭的心思自然很清楚,只是她早已心有所属。更何况寒假已经看到帅小泽的信,见了他摆在河滩的红砖,心里越发期盼与他重逢。

“那咱就晚上再看呗?”他轻轻一笑,认真看着她,相信总有一天能被他真情感动。

“晚上还要睡觉,明天正式开学了。”她淡淡地说,对他的提议没有兴趣。

“哎,那咱去找神贱玩儿吧?差不多有小半年儿没见了!”高大铭忽然想起马子祥,精神又是一振,“不知道那小子跟小龙女发展的咋样了?”

“嗯——你自己去吧,我想去趟太华路。”她幽幽地说,眼睛里闪出淡淡地茫然。

“找贱头儿?我有他电话,可老是打不通,你们啥时间联系上的?”高大铭心里一阵慌乱:难怪她总是这么冷淡,原来心里还装着贱头儿那小子。

“是啊,我呼了很多遍也不见回复,不知道是不是号码错了?你要没事儿咱一起过去找他吧?”她看着他,希望他同意。因为到西安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她除去过大雁塔和马子祥所在的西工大,其他地方完全是两眼一抹黑。

“当然可以,我还不放心你一个人到处跑呢!咱先到对面公用电话那儿,我给二婶儿打个电话,看他们今天上班儿了没,走,过马路。”高大铭说着和她一起并肩过马路。

电话打通了,二婶说帅小泽已经走了,不在那里上班了。两人又是失望地对视,接着问有没有他新地址,二婶把帅小泽临走留下的电话念给他听。他念,袁欣敏在旁边记着。

高大铭再次拨通电话,听到里面说话了才兴奋地说:“贱头儿,你小子电话太难打了!”

“喂,你好,我听不出来你是谁!”电话那端帅小泽正在办公室看资料,对高大铭的声音没有印象。虽然语气很热情,可这称呼是上学时候的外号。

“把我忘了啊?靠,我大贱,呸呸呸,我是高大铭。”高大铭说。

“大铭?你声音一点儿都不像了!呵呵,你在哪儿呢?有时间一起玩儿呗?”帅小泽也显得很高兴。

“你这家伙,咋好好的不在二叔那里干了?听说你跟二婶儿家侄女——”高大铭正埋怨着又转变话题。

“大铭让我说!让我说!”袁欣敏在旁边焦急地看着。

高大铭轻轻地“哦”一声又对电话里的帅小泽说:“等等,小敏要给你说话!”把电话递给袁欣敏,站在旁边看着。

“小泽,是我。”袁欣敏压制住激动的心情低声细语。

“小敏?你还好吧?”帅小泽听到小敏两个字,也是一阵气血翻涌。再一想,她既然跟高大铭在一起,说明两个人已经好了。可能是怕自己知道难过,所以才没回复那五十一封信。

“嗯,我还好。我看到你那些信了,原来被春富哥藏起来了,所以——”袁欣敏越说越激动,忽然想到高大铭在旁边,赶忙换话题。“我从小豪那里抄了你的传呼,可总打不通,还好今天大铭来了,要不然,都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联系上。你在哪儿呢,我们能不能见一面?”

“行啊,当然行啦。我在高新路火炬大厦顶层呢,你们来吧,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下去接你们。”帅小泽听她语气应该跟高大铭没什么也激动起来。也想见见她,连忙说了地址。

“那好,我们现在就过去,不会耽误你上班吧?”袁欣敏还在为他着想。

“没关系,来吧,咱们中午一起吃饭。”帅小泽说。

上午十点半,高大铭和袁欣敏来到火炬大厦。帅小泽接到电话后下楼接他们,三人乘电梯在十四楼停下。他先带二人看了十四楼的企业文化展示区、文娱活动区、职工食堂。又顺着楼梯依次参观了十五、十六、十七层办公区。最后来到十八楼,顺着通道来到他的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高大铭就东瞅瞅西瞧瞧,然后在办公桌后面坐下羡慕地说:“哇塞,贱头儿,你办公室太屌了吧?难怪二叔留不住你!这电脑是你的吗?有没有QQ?”说着翻开笔记本电脑,幽幽地说,“鼠标呢?”

帅小泽呵呵一笑,走过去在用手指在光标区滑一滑说:“用手指在这儿滑就行,喝点啥?小敏,饮料?茶?咖啡?”

“我要咖啡,带泡沫的那种,有没?呵呵!”高大铭说着又打开QQ,专心的聊起天来。

“我喝茶就行。小泽,你有星期天吗?”袁欣敏靠在沙发里,用手轻轻抚摸着沙发皮子。

“没有,有事儿可以请假。”帅小泽说着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一下“8”说,“麻烦一下,给我这边儿来杯花茶,来杯卡布奇诺,谢谢!”说完挂掉电话,来到袁欣敏旁边坐下。柔声说,“来西安两年半了吧?都去哪儿玩儿过?”

“没,几乎没有出去过,就跟他们三个去过一次大雁塔。”袁欣敏弱弱地说。

“那下次没事儿了给我打电话,咱们几个一起去爬山吧?”帅小泽看着她,觉得她比几年前更漂亮,笑容也比较多。

“嗯。”她说着轻轻点头。

“咣咣”“咣咣”有人敲门。接着进来一个穿职业装的女孩儿,端着两个杯子来到茶几跟前文静地说:“帅先生,茶是这位小姐的吗?”

“嗯,我来。”帅小泽说着接过其中一个杯子。慢慢地放在袁欣敏跟前,轻声说,“小敏,喝茶吧,小心烫!”

女孩儿把另一个杯子放在办公桌上,微笑着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高大铭端起杯子呷了一口说:“正点!贱头儿,你们公司的小妮儿都这么漂亮?有没有给你找个那啥?呵呵,你小子艳福不浅!”

“呵呵,你要是喜欢,毕业了也过来吧。”帅小泽笑着说。

“那好啊,到时候你可别不认账,你有QQ没?我加你一下,晚上没事儿可以聊天儿。”高大铭说。

“呵呵,你加吧,左边抽屉有我名片,邮箱号就是QQ号。不过我晚上多数时间是看资料,很少上网——”帅小泽说着电话铃响了,他拿起电话说:“您好!陶哥,哦,是的,好,好,没问题,好。”

挂断电话他从笔筒里拿支笔,在桌上一个便签纸上写写画画。完了拿起电话摁了一下对着电话说:“梁主任吗?哦,小余呀,我是帅小泽。你帮我打一份计划,就是,周四下午飞大连,三个人,陶总,我,研发部杨总。行程控制在三到四天,分别要和中天国际董事谈项目,参加建筑行业展会。还要与当地市建委姓林的约一下,这个可以问杨总约见日期。再有你查一下那几天的天气,制定好具体行程把酒店和往返机票都订了,打印出来给梁主任。就这样,谢谢!”

挂了电话,帅小泽又坐回袁欣敏身边听她说着大学里的生活。说着又聊起马子祥和“小龙女”尤玉娇。高大铭边玩着电脑,边和两人搭话。后来又谈起李青、衡信、刘烨刚,猜测他们这几年的生活,不知道会不会想以前。最后又谈起李嘉、季心怡、王易佳,三人都很兴奋。讲起不幸的高大林,又黯然神伤起来。后来提起老学校,帅小泽说了上次回家见到章凤巧、伍欣欣、刘慧,还一起吃饭。又说到食堂的伙食,三人聊的的不亦乐乎。

“咣咣”有人敲门。接着小崔拿着份文件走进来,在帅小泽旁边站着微笑着说:“帅先生,梁主任那边的小余拿了份计划让您签字,我看您有客人就没让她进来。”说着把文件递给他。

他看正是他刚要拟定的计划,看了大约一分钟,拿起一个签字笔在文件右下角签下名字。递给她说:“谢谢!”

小崔微笑着走了几步,又返回来说:“帅先生,陶总知道您有客人,说中午把麒麟阁留给您。我刚给老吴打过招呼,让他下班前在车库等您。”

“哦,谢谢!”帅小泽微笑着说,“小崔,麻烦你给前台说一下,这位是袁小姐,那是高先生。以后他们找我直接领进来,不用预约!谢谢!”

小崔仍是机械地微笑说:“是的,我马上去。”完了笑着离开,顺手关了门。

“哎,麒麟阁,好霸气的名字。”高大铭站起来说。

“呵呵,是公司旗下的粤菜酒楼里一个专用包间名字,一会儿带你们试试。”帅小泽笑着说。

袁欣敏忽然站了起来,看看高大铭又看看帅小泽,小声说:“刚出去的女孩儿,好像在哪儿见过。小泽,她是谁?”

“我也就知道她叫小崔,是我秘书。第一次见她我也觉得眼熟,想不起啥时候见过,呵呵。”帅小泽说着傻笑一下,端起杯子递给她,“茶凉了,给你换一杯吧?”

“不用了,我最近不敢喝茶,怕晚上睡不着。”她说这句话是实话。自从年二十九看过他的信,没有一夜睡好过,常常从睡梦中惊醒再也睡不着。

“睡眠不好啊?要不然让大铭带你找个中医调理一下。”帅小泽关切地说。

“干吗要让他带?他对西安也不熟!”她随即说,脸上显得有些不高兴。感觉他有意把她往高大铭身边推,不知道是不是有误会。

“这样吧,我下周不在,要不——下下周吧,我陪你们去趟中医院,行吗?”他还是隐约认为那两个在相处着。

“好啊!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咱俩一起找小敏!”高大铭倒是比较乐意,看着帅小泽说。

“行。”帅小泽说着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下楼吧?”

“嗯,小泽,咱们随便吃点儿就行,别吃太贵的,你还得攒钱呢。”袁欣敏站起来靠近几步轻声说。

“小敏,偶尔吃他几顿不要紧!呵呵呵,下次叫上祥子和小龙女,咱们去吃顿海鲜。听同学说公园南路的海鲜大排档便宜的很!”高大铭笑着调侃却没有起来,继续在QQ对话框里打字。

“麒麟阁是公司的,不用掏自己腰包,下次吃海鲜算我请。呵呵,你们等一下,我到旁边儿换个衣裳。”帅小泽说着拉开门口的柜门,拿了两件休闲服,出门到卫生间换去了。

高大铭笑着迅速跑到柜子跟前拉开所有柜门,稀奇地说:“哇,小敏,快看,这家伙挂这么多衣裳。伟志西服、杉杉、皮尔卡丹。这么多领带,咦——这鞋是老人头!啧啧,这小子发了!”

袁欣敏走过东瞧瞧,西看看,幽幽地说:“看起来都是新的,很多还没撕标签呢。你说,这得不得几千块?”

“几千?那双老人头就得上千。咦——快看这里的表,哪个都得几千块!”高大铭眼睛都快直了。

两人正说着,帅小泽回来了,硬让高大铭挑套西服带走。高大铭客气两句,选了一件皮衣,帅小泽让前台找个袋子装了给他提着。

三人下楼后司机已经在地下车库等着,聊着就到了麒麟阁,两人对里面的摆设不由得又是一阵唏嘘。服务员给他们安排的是张中号圆桌,圆形镂空凳子。帅小泽让随意安排几个热菜一个汤,不浮夸,也不庸俗。三人边吃边侃侃而谈,高大铭一直在赞帅小泽这个槽跳的好,将来要拉哥几个一把,帅小泽笑着应允。袁欣敏大多时候是报以文静地笑,偶尔跟着附和几句,但吃的很舒心。

这顿饭吃了超过一个小时,之后又沏上茶继续谈天论地。他专门给袁欣敏要了安神茶,直到下午三点才让司机老吴把二人送回各自学校。期间王易佳打来电话,帅小泽又让她分别和高大铭、袁欣敏在电话里聊一会儿,大家约好了暑假在西安见面。

回学校的途中,袁欣敏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脑海里像放电影似得一遍遍重复见面后他的样子。他说过的每句话,每个举手投足,甚至每个微笑,每个眼神。她不敢确定他心里是否还有她,甚至怀疑他的梦想已经改变了,因为他几次有意无意地把她跟高大铭往一起按。

下车后她心里仍不停犯嘀咕:难道他认为我跟大铭好了?难道看不出我看他的眼神吗?他的条件现在变得那么优越,身边还有那么多漂亮同事,会不会早已经移情别恋?所以才把我朝大铭身边推。难道是怕我纠缠?如果我和大铭记录的传呼号是错的,佳佳又是怎么和她联系上的?他们说话那么随意说明经常通话,难道他们已经发展成亲密关系?

回到宿舍脑子还是一片木然,所以从口袋里拿出他的名片,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忽然听到楼道里传来小卖部阿姨的喊声:“袁欣敏同学在不?袁欣敏同学,过来接电话!袁欣敏……”

难道是他回过来了?他是不是想跟我说心里话?袁欣敏一边往外跑脑子还在乱想,却不经意把他的名片丢在床头。

几分钟过后,袁欣敏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一歪身子趟在床上。电话是老爸打来的,主要关心她报名的情况。什么被子暖不暖,钱够不够用,同学有没有欺负等琐事。还说今天给她寄了包裹,里面有她忘记带的毛衣,还有奶奶亲手炒的花生。另外夹带三四张照片和一张纸条,是大妈娘家表侄子的生活照,和他在郑州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的地址以及班级号。

袁欣敏正躺着忽然想到那张名片,连忙起身在床上找,里里外外都翻遍也没找到。急的她想冒火,又趴在地上用手电在床下找。

“嗨,小敏,你是在找这个吗?”突然上铺的同学蔡晓华把头探出床外,右手晃着一张名片。

“噢,怎么掉到你那儿了?谢谢!”袁欣敏伸手去拿。

蔡晓华忽然把手缩回,翻身坐在床铺上。笑嘻嘻地说:“给你可以,呵呵,得先告诉我们这位总裁——助理帅小泽,跟你什么关系?”

“对对,小菜花,问得好!难怪大早上就没影了。”对面铺躺着的王春丽也翻身坐了起来,笑呵呵地凑起热闹。

“你们别玩儿了好不?”袁欣敏说着冷不防跳起来抢名片。不料想蔡晓华早有预防,猛的往上一举,她扑了个空。

“咯咯,小敏,你要不说,我可是不会给你!劝你最好还是别抢,万一不小心抢烂了不能怪我!”蔡晓华仍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好吧好吧,小泽就是我高中时的同学,都是从凤城来西安的老乡。今天刚好碰见,就给了张名片儿。”袁欣敏果然不敢抢了,“就这样,来,还给我吧!”

“没有点儿别的故事?比如说初恋情人啦?一夜疯狂啦?要不就是苦苦追求,未曾得手?”王春丽说着在对面床歪着脑袋笑。

“不是,什么都不是!快拿来!”袁欣敏急切地说。

“呵呵呵呵,这怎么可能?就算我信,春丽也不信,就算春丽信,你自己也不会信,对不对春丽?”蔡晓华不依不饶的说。

“哎呀,真不是嘛!还非要逼人捏造!算了,不要了。”袁欣敏赌气坐在床上不理二人。

“嘻嘻嘻,真的不要了?那我明天放学就给这位小帅哥打电话,说咱家小敏早已经名花有主,让他还是死心吧!”蔡晓华摇着手里的名片说。

袁欣敏猜想她只是说着玩,不敢真的打电话,所以也有恃无恐起来。干脆把鞋一脱双手抱头躺在床上,装作满不在乎的说:“爱咋咋!”

王春丽见没热闹可看了,翻身下床,来到袁欣敏床跟前说:“哎,我给你们来个折中办法吧?小敏你也不用说你俩关系,只要说说今天你们见面都聊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小菜花儿立马把名片儿还给你!行吧?”

“这样也行,而且说到少儿不宜的地方可以用圈圈代替!咯咯咯。”蔡晓华说着又把脑袋探到床边。

“嗯——那好!我说,你要先把名片儿给我!”袁欣敏又坐了起来,把手伸向上铺的蔡晓华。

“行!信你!”蔡晓华说着把名片给袁欣敏,“说吧,越详细越好!”

袁欣敏接过名片儿,正反面看了看,确定没折坏,才小心翼翼地放进钱包里,放入衣服口袋。迟疑了一下说:“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到了小泽公司楼下,他下来接我们,先去了十四楼的……”

袁欣敏认真地说,倒是没有隐瞒。把和高大铭见到帅小泽之后的一切都说给两个室友听,那两个听的也十分认真,说到感兴趣地方,发出唏嘘的赞叹。

这天晚上,王易佳又给帅小泽打了电话,两人在电话两端甜蜜了很久,又上网在QQ里聊天。他知道,虽然她说是担心他加班不顾身体,其实还是担心他见了袁欣敏以后意志会动摇。所以就放弃阅读公司资料,好好陪她聊天。直到深夜,才依依不舍地互道晚安。

帅小泽确实很难放下袁欣敏,所以跟王易佳聊完,仍然是久久不能成眠。凌晨十二点五分,他又穿好衣服,坐出租来到八里村政法大学门口。在马路对面台阶上坐下,静静看着对面。想象着她进出的样子,相像她在里面静坐着读书,想象她在操场上奔跑。

感觉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几下,他知道这是短信提示,慢慢拿出来一看,不由得一惊。因为短信是小崔发的,就写了一句话:“帅先生,您该回去休息了。夜深露重,请注意爱护身体。”

她怎么知道我还没休息?怎么知道我在外面?难道她跟踪我?还是她一直在监控着我的一切?是她自己做主还是陶总安排?是出于善心还是恶意?帅小泽的脑海里瞬间闪出一连串的疑问,却又不好直接质问,只好简单地回复:“好的,谢谢!”

静坐的心情一下子没了,帅小泽起身拦了辆出租,匆匆地回去睡觉。

“二月二十二号,农历正月十八,星期四,晴。今天他出差了,飞去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不知道他心情怎样?有没有带着微笑?能不能适应那里的环境?工作顺不顺利?会遇到什么样的人?晚上能不能想起我?会不会跟佳佳开心地打电话?无论如何我都衷心祝愿他顺顺利利,开开心心!”袁欣敏在日记里是这样写的,隐约中带着浓浓的牵挂和淡淡地不安。

他们走出大连机场,沈阳分公司的丁副总已经在出口等着,寒暄几句后上车。前往酒店的路上,丁副总简单说明了这边项目的进度和难度:进度是所有工队和设备都已就位,坑的深度挖到一半,甲方忽然喊停。而难度是甲方要求改方案,大图纸都得改动,可当地设计院不改!原因是投资方其中的大股东是日本富士山株式会社,日方态度也强硬。日商在大连当地是被排斥的,所以投资方把修改方案提交上去随即就被驳回,理由是超过政府对某方面限制范围。双方僵持不下,才出现了今天这种卡壳现象。这种情况损失最大的无疑就是施工方鹏程公司,他们每天都在产生各种费用,不管有没有进展。

陶锦鹏皱皱眉问杨总:“老杨,有什么想法?”

“嗯,我是这样想的。咱们可以按原计划先见见甲方董事会的王总,看他们具体要求,再到设计院协商。如果能顺利谈妥的话,后天就可以安心参加展会。实在不行等星期天见到林局长,看他能不能从中调解说合,必要时给他意思一下!对咱在这里扎根也有帮助。你看行不行?”杨总看着陶锦鹏说,旁边的丁副总也点头支持。

“小泽怎么看?”陶锦鹏温和地说,把目光转到帅小泽脸上。

“杨总说的很有道理,”帅小泽微笑着看看杨总,又看向陶锦鹏,“我想提议做一点儿改动,就是先约见林局长,提前送份厚礼。他在当地人脉广,真能替咱跟设计院说上话,便于从侧面了解设计院的最低限度。做到心里有数再找王总他们,看他那边有没有退步打算,最低限度是什么。可以先不急着回应,后天照样参展,大后天双方都已经盼了一天的回复,咱门反而比较容易促成。”

“嗯——小泽做的改动很有必要!”杨总频频点头,随后看着陶锦鹏说,“陶总,你说呢?”

陶总迟疑了一下说:“那好吧,老杨,你现在就跟姓林的联系,看他方不方便见一下。可以的话,约他吃个晚饭,这人有什么爱好?哎,小丁,附近有什么大型超市吗?先去买几张购物券。”

几分钟以后,杨总挂了电话,说林局长意思是明天约。他家孩子今天生日,正陪孩子在市区一家游乐场玩。陶锦鹏笑了笑,扭头问帅小泽有没有兴趣到游乐场玩玩。然后四个人连同司机小聪到一家超市,买了几张千元购物卷,一袋子儿童食品和玩具。帅小泽又提议办张游乐场的年票,办完以后,陶锦鹏让丁副总带着进游乐场。杨总认识林局长,老远看到他注视着旋转木马上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儿,表情充满亲昵。

陶锦鹏示意帅小泽也去玩,他心领神会,知道陶锦鹏想让他跟孩子混熟。就快步跑到旋转木马跟前,交了钱跟工作人员一说木马暂停。帅小泽进去,坐在小女孩儿旁边一个木马上,开始跟她聊天。木马停了以后,小女孩儿邀他一起玩碰碰车。帅小泽说请她玩,两人笑着朝不远处的碰碰车跑去。

林局长面露不悦,刚要喊。杨总三人从旁边走过去,先说帅小泽是他侄子。然后才介绍陶锦鹏、丁副总和林局长认识。

半个小时以后小女孩儿回到父亲身旁,兴奋地说有个哥哥送她一张年票,用手指着身后不远的帅小泽。林局长微笑着点头,答应第二天早上和他们见面谈事情。丁副总把零食玩具并夹杂着几张千元购物卷,递给女孩儿,然后告辞回酒店。

当天晚上,林局长就给杨总打电话。说设计院的朋友透露,事情本来不发杂,只是院方希望得到甲方,尤其是株式会社的重视和尊重。可甲方偏偏只安排几个当地的文员负责联系,语气里总透着以势压人的意思,所以事情才僵住。

二十三日上午,陶锦鹏带丁副总去甲方了解情况。让杨总带着帅小泽见林局长,进一步和设计院沟通。甲方的王总热情地接待了陶锦鹏二人,他们对停工事件也很着急,并表示董事会的无奈和歉意。他向陶锦鹏透露,富士山株式会社是大股东,他们也着急,所以愿意花钱来解决这件事。当陶锦鹏提到日本人有没可能向设计院低头时,王总无奈摇几次头。陶锦鹏从甲方出来,又和丁副总来到工地现场。项目部的几个负责人都眉头紧锁,见到陶锦鹏更是吐一阵苦水,随后带两人巡视了各个环节,工人和大小型机械都无精打采的摆着。

杨总和帅小泽也是毫无进展,虽然由林局长引荐见到了设计院院长和总工程师,但总工程师这人是个倔头。他意思是如果见不到日本人服软,他绝不同意改图,把院长和林局长的面子都给翘起来了。

午饭是在大连一家老字号餐厅。虽然事情没有进展,但林局长也算是帮了忙。吃完饭,杨总和司机送林局长回单位,陶锦鹏、帅小泽、丁副总在餐厅附近茶馆喝茶。

丁副总见陶锦鹏一筹莫展,只是静静地喝茶,看着窗外。凑近帅小泽低声说:“小帅,你昨天提议的没起到作用,浪费了大半天时间,几千块钱!”他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不错,只是在领导面前有点儿不知道天高地厚。

“那倒也未必,”帅小泽轻声说,怕影响陶锦鹏思考,“现在反而是和甲方谈条件的最佳时机,越难做的事情越能显示咱们的本事!”

“吹吧你!给自己失败找台阶也未免夸张了吧?”丁副总嘴角一歪歪,带着几分讥笑。

陶锦鹏忽然扭过头看着帅小泽,淡淡地说:“继续说!”

得到领导的支持,帅小泽更加自信,也不用压低声音了。把脑袋向前探了探说:“设计院的总工应该也没见过株式会社的所有人。只要咱找个熟悉日语的,再让他适当了解点儿富士山株式会社的背景,替日本人向院方说几句客气话,事情多半能解决。”

“小帅,你胆子可真够大的?竟敢想冒充日本客户,要是被人家识破或是被甲方知道了,岂不连累公司?”丁副总立刻就否定了帅小泽的想法。

陶锦鹏没说话,而是平静地看着帅小泽的表情,既没赞成也没否定。

帅小泽仗着胆子继续说:“这事儿可以让我这种无名小卒去干。干好了,领导可以向甲方要好处,干砸了,就推说事先并不知情。只需要当着他们的面儿把我训斥一顿,再撵回西安,相信他们不会计较。”

陶锦鹏听完呷几口茶,看着丁副总说:“公司这边有精通日语的吗?”很显然,已经再次采纳了帅小泽的想法。

“藏总的秘书陈婕妤日语还可以,可她在沈阳呢!”丁副总说完吧嗒吧嗒嘴,意识到自己说的废话。眼睛不好意思看陶锦鹏,又把头低了一些。

“这样,等会儿你带司机跟小泽到附近转转,看有没旅行社,找个懂日语的。我和老杨先回酒店。”陶锦鹏说着把目光落在帅小泽脸上,“试着自由发挥吧,成不成不要有压力,嗯?”
    “陶总放心,这事儿我一定尽力办成。您可以趁早跟甲方那个王总谈条件,明后天是周末,他不方便跟其他人商量。”帅小泽自信地说。
    “就是,陶总,可以趁机敲他一笔!”丁副总也附和。
    “嗯——小泽认为能敲吗?”陶总竟然一反常态征求帅小泽意见,帅小泽自己都是一惊。
    “啊?这个我也不敢乱说,”帅小泽不好意思地说,“最好不要他钱,可以试试让他们给点儿权利,或者干脆欠着咱的人情。”
    “喝茶!”陶锦鹏点点头,眼角露出了微笑。
    过了一会儿,杨总和司机从外面进来。刚坐下,丁副总就叫司机跟帅小泽出去办事情。
他们站起身还没离开座位又被陶锦鹏叫住,从身边小包取出一捆百元大钞,放在帅小泽就近桌边说:“把这个拿上,别怕花钱。完事儿,成不成给我打个电话!去吧!”
    帅小泽点头答应把钱揣进衣服内侧口袋,向门口走去。丁副总和司机小聪紧随其后,三人上车缓缓离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五十六章 再见心怦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