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章 分手
发表时间:2020-04-03 点击数:123次 字数:


会考,被老师们当做期末考试前的摸底儿考试,无形中也成了女同学们筛选如意郎君的标尺。虽然大家都说成绩不重要,只是在大考前提个醒,可那些分数高又乖巧的同学,很自然受到不同程度的特殊照顾。帅小泽和刘烨刚,在会考前一星期,就先后被班主任和校长找去聊天,对二人的期望值自然是满满当当。

考试前,三贱和三个女生照例在一起喝酒打气吃完饭刘烨刚建议去打桌球,恰巧那天袁欣敏身体莫名不舒服,就想回宿舍休息可她又不愿意当着三个男生拿女生话题搪塞,就说没兴趣,然后挽着王易佳的胳膊往回走在她看来只要王易佳不跟帅小泽一起,随便他怎么混都不会出问题李嘉朝三个男生做个鬼脸,自然而然地跟着回学校。

三贱不想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就各拎着一瓶啤酒进了桌球厅。衡信和刘烨刚为上次让球的事情继续较劲儿,一进房子就找了个桌子PK起来,把帅小泽晾在一边自己喝啤酒。

“咯咯咯……哎,你是来打球的?还是来喝酒的?”一个穿花格子短裙白短袖的女孩儿掐着腰出现在帅小泽面前眼角眉梢带着挑衅般的讥笑,嘴角歪歪着,完全是一副多管闲事的表情。

帅小泽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不认识于是装作没看见,继续喝酒这女孩儿虽然挺漂亮,但有些过于妖媚,他喜欢的是袁欣敏那种美丽动人又娴静的女孩儿。

“怎么?喝傻”短裙女孩儿再一次说话,弯腰朝他脸凑近了一些。

“哎,小娇,你在那儿钓凯——”另一个女孩吆喝着走了过来,手里也拿着杯啤酒一看到帅小泽,赶忙把后面的话收住,喃喃地说:“帅小泽,你一个人在这儿喝酒?

帅小泽这才把脸正过来,一看是同班同学贾依香,微笑着说:“哦,小香啊!我不是一个人,飞贱和小贱贱在那打球呢那不——举着胳膊站起来一看,哪里还有刘烨刚和衡信的影子,不由得埋怨起来哎,人呢?这俩贱货,换地儿也不叫我!

“咯咯咯……别着急,小泽,”贾依香笑得十分清脆,声音甜美又温柔还带着几分关切“他们说不定到楼上打去了,上面儿二楼和楼顶平台都是台球桌,你还不知道吧?

“啊呵呵,我,这个还真不知道”帅小泽不好意思地笑笑,觉得自己现在比刚才的短裙女孩儿更冒失。

“没关系,一会儿走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叫你”贾依香笑着安慰他,接着一指旁边的短裙女孩儿说“忘了给你们介绍了小泽,这是我宿舍的好姐妹,罗晓娇,——春晓的晓,千娇百媚的娇!是不是很漂亮

“呵呵,小娇,你好刚才只顾喝酒了,真是不好意思!”帅小泽见贾依香这么认真,也就打算随便客气两句,然后坐下继续喝酒。

“小娇,他就是帅小泽我们几年前就在一个班呆过,现在还同班小泽可厉害了,年年竞赛拿第一,哎,对了,他就是你老说的那个,年前大会上被校长表扬的同学”贾依香又对着罗晓娇介绍帅小泽。

“哎呀——名人啊!全宿舍的女生提到你帅小泽的名字都仰慕不已!今天全是托了香香的福才能认识,能握个手?咯咯咯咯……”说着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罗晓娇和贾依香都在笑,搞得帅小泽竟有些抹不开的扭捏意思

贾依香看帅小泽低头尴尬的样子,连忙岔开话题:“小泽,你打台球也一定很厉害吧?能教教我吗?”

“打桌球啊我水平臭得很,还是找衡信教你好了”帅小泽这个真不是谦虚,讲起打桌球他比高大林差一大截,衡信和刘烨刚比他强更多用李青的戏称,完全是菜鸟一只!

“太谦虚了吧?听说你这号三好学生学啥啥精,你这喝啤酒和打台球肯定都不赖!给露一手呗!”罗晓娇笑嘻嘻地看着帅小泽说,说话的语气大多是恭维挖苦的成分

哎呀,真不是谦虚,啤酒台球我都不行”帅小泽连连摆手。

“你这人咋这样?”罗晓娇挑了挑眉毛,指着他说“这样吧,喝酒台球你挑一个,咱俩比一下,谁输一个就脱一件儿衣裳!要是都不敢就趁早夹着尾巴溜,二中优秀生的脸算是给你丢完了!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激将法,但有时候越直接就越有效对于帅小泽也一样,一向争强斗胜的性格怎忍得了女孩叫板儿。不由得把心一横,打台球我没什么把握,可喝酒总不该比女生差劲吧把脖子一仰说:“那好吧,我就陪你喝几杯先说好,我赢了不强求你脱衣裳!

“咯咯咯……公平比试,愿赌服输!不用你说!走吧,到门外边小摊上坐?”罗晓娇仍然是咯咯一。也是庆幸激起帅小泽的斗志,无论结果如何她都是赢家,因为她的目的就是让他陪着一起玩在贾依香来到以前她就已经看上这个男生,听了他的名字更是没的说所以不管他选喝酒或者是打桌球,她都如愿以偿。

“小娇,别玩儿了,这地方这么多人,要万一输了多难堪啊?”贾依香连忙把嘴凑到罗晓娇耳边小声说她担心的其实还是帅小泽,因为这闺蜜的酒量她很清楚,像帅小泽这么文气的,三个凑起来,只怕也不是罗晓娇的个

“香香你别管”罗晓娇说着把嘴也凑到贾依香耳边,兴奋地说:“香丫头,顺利的话,他就是你未来姐夫!”紧接着快步来到桌球厅外面,在最靠边一个夜市小摊上坐下,手招呼帅小泽坐。

帅小泽真是非常失策,他满以为和小姑娘喝酒即使不赢也不至于输得太惨他考虑的是就算万一输个一半瓶酒,把体恤脱下就完了,里面还有背心,下面还有长裤,四角裤,里面还有三角裤。开始他还吃几口贾依香要的小菜,可一个小时下来,鼻洼鬓角见汗了,后背都有些潮湿。因为他上了两次厕所,肚子仍旧喝的发胀,旁边才有九个空瓶而且他明显感觉酒劲上头,已经喝不下去可他对面的罗晓娇却越喝越勇,单目前她面前的十三个空瓶子,已经够他脱下四角裤可她仍然面不改色,而且还没去过厕所呢。

贾依香都为帅小泽捏把汗,不停地在旁边使眼色,还悄悄地把手伸到罗晓娇头顶上比划,意思让他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可他一个是抹不开,抛不下这点面子再者,他头晕,即使跑可能也跑不快,就连盼那两个来帮忙的心思都已经打消,因为他发现这罗晓娇太厉害,那两个来了也白给。

“咯咯,帅小泽,你不喝了吗?数一下吧?看有没有你的衣裳多?”罗晓娇说着把最后一个空瓶子放到桌上,吃吃笑着看帅小泽,“我猜你身上衣裳应该超不过七件,所以,我也就不喝了!”

帅小泽傻眼了,他早悄悄数过好几遍,把手表算上,都得脱光溜子!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啊,这个,这个谁,我认,认赌服输你说,是你到男,男宿舍看我脱?还是我,我在男宿舍脱,脱给你看呢?

“咯咯咯咯……”罗晓娇一阵笑,娇声说“少耍嘴皮子!就在这儿脱!你要不想脱——还有一个办法,就从我和香香当中挑一个处对象!”

“啊个去!我,我还是脱衣服得了!”帅小泽没见过说话这么直接的女孩儿虽然长得还算不错,可这样德行处对象要让老妈看见还不气岔气儿?更何况这事根本就没有可能,就算没有和袁欣敏在一起也轮不上她们。

帅小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拉着体恤衫下沿往上一揪,从脑袋上面把体恤拉掉往桌子上一撇说:“看清处了,帅某人从不赖账,一件了哦?”说着又开始拉身上的背心,用力过猛竟差点把自己给拉倒。这时他忽然想到:嘿,干吗不赖账,我是谁七贱贱头儿啊,本来就不算什么好鸟,干还装矜持干脆趁酒劲儿耍个赖,明天就说全忘了嘿嘿,就这么干!

“小泽,你别再脱了”贾依香看帅小泽差点摔倒,关切地走到他身旁又把目光转向罗晓娇说:“小娇,别玩儿了!他醉成这样别再磕到哪儿!”

“哎,愿——愿赌服输嘛小香,你甭管了,我还没醉其实我就,就是让她呢,怕她,她脱光,光了——不开!”帅小泽故意夸张地把背心往桌子上一,借就爬在凳子上,然后滑坐在地上其实他留意到体恤衫扔到桌子上时,贾依香已经捡起来搭在胳膊弯上,背心自是也不例外他索性坐地上看着罗晓娇,眼睛余光向四外瞄着,发现没有人注意这边,衡信和刘烨刚也没出现借着醉意一边装作解皮带,一边喃喃地说:“哎,小,小娇,我——没力气了,你来,帮,帮我脱,脱裤子吧

“小泽,你不要脱,求你啦!”贾依香再次站在帅小泽跟前,左手拿着他的衣服,右手用力拉他胳膊,根本就拉不动她哪想到是他故意不起来的呢?又转头看着罗晓娇说:“罗晓娇,你再这样,以后我不跟你玩儿了!”

“好吧好吧!亏我平时那么罩着你,不知道到底跟谁一势!”罗晓娇说着来到帅小泽背后,用力他的腰,轻易地就把他拉了起来。嘴里幽幽地说:“起来吧,优秀生!香香,你到前面背着他,免得吐我一身哼,我可不想伺候他,绣花儿枕头似得!

贾依香倒是十分听话,马上走到帅小泽前面弓着腰罗晓娇又是轻易的把他丢在贾依香背上,还拍了一巴掌说:“香香,你们走吧,我还要再玩儿会儿!”

就这样,贾依香吃力地驮着帅小泽,走几步歇一歇再往学校走他已经有些于心不忍,但也不敢说自己是假装的,怕她传出去以后他会更难堪可这段五六百米长的路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难熬了。到男宿舍院子门口时,她早已经是香汗淋漓气喘吁吁让他斜靠在院门口墙上,她喘着气先问他感觉有没有好一些又表明不背他进男宿舍,让他等着别的同学路过扶他进去最后把他衣服穿上,才转身离去。

等刘烨刚回到宿舍听帅小泽把经过一学,立马笑着说他运气好。那罗晓娇他早听高大林说起过,那是鹿港二中出名的人物,号称玉娇龙!人是漂亮的拔尖儿,也泼辣的盖帽儿!从初中一年级在这学校上,到现在应该是高二,仍处于孤独求败的境界因为无论男生女生,谁也不敢惹据说背后真正的原因:她三舅就是二中校长耿德成。

会考结束这天下午,阳光明媚的有些过火以至于下课后没人到院子走动,好像出班级门就是跨入大火炉。帅小泽精神还算不错,拿着一本新买的日记本粉红色的封面印着秘密花园几个字,扉页则是他亲手写的赠予——亲爱的阿莲,祝心想事成,一本万利!落款是爱莲者。这是他特意卖给她的礼物,做为会考通过的祝贺,因为知道她有写日记的习惯,而且听李嘉说她家里有一本一模一样的。

袁欣敏正在座位上看练习题,一眼瞟见帅小泽在门口飞也似的飘了出来,笑着接过本子,看了一眼抱在怀里这才想起在学校两人要保持距离,连忙扭头柔声说:“快回去吧,有话放学见面说!

帅小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他看到刘烨刚从班里正走出来刚要转身,却看到有个人影闪过,抢走袁欣敏手里的日记本。

“我还以为是啥宝贝呢!原来就是个破笔记本儿!”说话的是大喇叭伍欣欣帅小泽刚送给袁欣敏的本子已经落入她手中,只见她翻开扉页笑着说“哟,还爱莲者!以为自己说是刘禹锡呢?你咋不写篇爱莲说呀?

“欣欣,不要玩儿了,把本子给我”袁欣敏显得有几分不高兴,伸出右手向伍欣欣索要日记本。

“一个破本子,你稀罕啥呢?呵呵,我就看几眼又看不坏——咦——”伍欣欣前后封面翻了翻看着袁欣敏嚷到:“小敏,你被人糊弄了还在这儿瞎高兴嘞!

“大喇叭,这是我给小敏的东西,你能不能不要指东问西的瞎白活?”帅小泽也是满脸的不高兴虽然大家都是同学,可这丫头喜欢乱嚼舌根子的毛病总叫人看着不爽

“帅小泽,我可不是瞎白活,你这本子是今天买的不?是不是买了两本或者两本以上?”伍欣欣立刻一本正经地挥着日记本质问已经有同学站到走廊下面,看着这场即将发生的热闹

“你乱说啥呀?我就买了一本!”帅小泽有些恼火,本来好好的心情让这大喇叭搅和的下不来台。

“撒谎!”伍欣欣接帅小泽的话,完全不顾一旁的袁欣敏似乎这件事就是她自己的事情,而袁欣敏,和周围看着的人一样,都是不相干的局外人。

“哎,大喇叭,你到底想干吗”一边冷眼旁观的刘烨刚有些沉不住气,紧走几步来到太阳地儿里。目前太阳下面直晒的就四个人,他、袁欣敏、伍欣欣、帅小泽,呈等腰梯形的角度站着。

“哼干吗?你都会帮着你的贱货朋友说话,我当然要护着我们家小敏喽,决不让贱头儿欺负她!”伍欣欣抬头挺胸说的正义凌然。

帅小泽彻底恼了,他生平第一次觉得从伍欣欣嘴里说出来这个字,是如此刺耳忍不住向前一步指着伍欣欣说:“大喇叭,你他妈是不是出门忘吃药了?我跟小敏的事情要你操心?

“哈,恼羞成怒了吧?这就证明你心虚!我今天更要当着小敏和大伙的面揭开你虚伪的面具!”伍欣欣不急反乐了用本子点着帅小泽,得意的表情好像要经她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出个惊天大秘密。

此时人越来越多,外班的同学也来了不少,衡信和王易佳也站到了帅小泽身后。袁欣敏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了,弱弱地向周围的人说:“大家都回去,没什么好看的欣欣,别玩儿了,来,把本子还我!

“小敏,你傻呀?被人家欺负还帮着他!”伍欣欣把日记本举过头顶,大声喊“大家伙都别走开,我今天非要当着大伙面儿把这个伪君子的面具摘下来!”

“大喇叭,你他妈骂谁伪君子呢?是不是找打?赶紧把本子还给人家小敏!”衡信把眼睛一瞪,向着伍欣欣走了几步。心想,实在不行就当场揍这丫头一顿,在这号泼妇面前没必要来君子那套好男不跟女斗的理论。

“大伙快看喽,人多欺负人少喽!大名鼎鼎的七贱就干这种事儿!”伍欣欣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嚷嚷,引得身后人群一片躁动。

“衡信,让她说”帅小泽叫住衡信,朝他挥挥手然后恶狠狠地看着伍欣欣,咬着压根儿说:“今天这龟孙要说不出个子丑演卯来,老子就当场把她的嘴撕烂!”

“哼我才不怕你们,人多咋?能咬我吗?”伍欣欣见衡信退到一旁,又上前了几步刚才露出的慌张也一扫而空,冲着帅小泽大声咋呼。

“你妈有屁就麻利儿放,不放就把人家本子还了!真不知道你是逞什么能!”刘烨刚本来也很烦这丫头,今天她这举动更让人难以忍受可由于他要做的是拆散帅小泽和袁欣敏,所以刘烨刚竟然有些期望她说下去。

“既然贱头儿要硬撑,我就当众解开你丑陋的真实面目,让你惭愧的无地自容!”伍欣欣说着又把小身板儿一拔,讥讽似的看着帅小泽,“你说前阵子是不是喝醉过?是不是当中脱过衣裳?
    “我有没有喝醉,有没有脱过衣裳,跟你有屁关系?”帅小泽不想听她说废话。
    “你就说有,还是没有?别说旁的!”伍欣欣咬住不放。
    “我那天是装醉的,衣裳也只脱了上衣,那又怎么样?”帅小泽犹豫了一下接着她的话说,认真地盯着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就是有了!还怕你不承认呢”伍欣欣环视四周扯着嗓子喊“各位,就在那天晚上,这个伪君子趁着酒醉又光身子占了人家贾依香的便宜巧的是我这不争气的眼睛,刚好在男宿舍院门口看到那不堪的一幕!
    四下的人听了这话轰然躁动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有说帅小泽流氓的,也有谴责贾依香不知廉耻的。
    “大喇叭,你别胡说,我跟小香是清白的再说一次,我当时只是装醉小敏,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就算真有坏心也绝不会在宿舍门口那啥!”帅小泽赶忙解释,看到袁欣敏已经眼圈发红,咬得下嘴唇发紫显然,她已经在潜意识相信了伍欣欣的话。
    “既然你是装醉的,干吗还跟人家搂搂抱抱?只能说明你故意装醉的阴谋,就是占人家便宜,还不打算认帐!”伍欣欣话音未落,竟有人跟着起哄。
    “未经证实的事情能不能不要乱猜测?大家不要上她的当,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帅小泽紧摆手,却无法阻止人群里的议论。
    “为了掩饰你的卑鄙罪行,应该说你打好脚踩多只船的如意算盘所以你买了至少两个这样的日记本,先送给贾依香,现在又跑来骗小敏我想问问,以你这样的小聪明儿为啥要买成一模一样的本子?还要在同一天送!是为了显摆你浪子多情?还是不需要掩饰你花心儿萝卜的本性?”伍欣欣趾高气扬的对着大家喊似乎她正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进行精彩表演,而四周看热闹的同学都是她忠实的粉丝。
    “哎,你能不能为自己说的话负点责任你哪个眼看到我买两本日记了?又是哪个眼看到我送给贾依香了?有没有人作证?出来混,可要厚道!”帅小泽忍不住就火往上撞,他又疏忽了一点:人有很多错误都是在不冷静的时候犯得。

“我就是人证,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亲眼所见贾依香的本子我也已经亲眼看过了,跟这个一模一样!而且她已经承认,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伍欣欣直接推翻了帅小泽的疑问,而且虎视眈眈逼视着他。

“小敏,你不要相信她,她全是胡说八道,我跟贾依香之间真的是清清白白,这本子确实只有这一个!”帅小泽又把眼光投向袁欣敏,希望她不要相信伍欣欣的话。

袁欣敏眼圈儿已经憋得通红,内心里非常希望帅小泽能说服伍欣欣,可潜意识里已经认同她的说法因为他在桌球室外跟罗晓娇喝酒的事情她已略有所闻,如今见他理屈词穷才来求她,不由得哽咽着说:“小泽,我真的,很想相信你,你是清,清白的可是,欣欣说,说的并不是,空穴来风,我,我真的好乱!求你,你说实话,好吗?

听袁欣敏这样说,帅小泽脑子的一下就乱套了明显已经相信伍欣欣的话,之前两人的情意竟比不过旁人三言两语他几乎有些绝望,眼睛也有些湿润,无奈抬起头看着天空其实他害怕眼泪掉下来,如今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小敏,你真是糊涂啦!咋能相信伍欣欣一面之词”刘烨刚旁观者清,他相信帅小泽是绝不会撒谎虽然有些事没有跟大家说明,但他此时确实是真心对袁欣敏的,否则他也不会委屈的泪花乱转可是袁欣敏此时已经帅小泽的信心动摇,更不会听刘烨刚的庇护干脆把脸转的一边,她的思想也几近崩溃。

刘烨刚见袁欣敏没反应,想找李嘉帮忙,可扫视一遍人群偏偏就不见她的影子不由得也失落起来,看着帅小泽说:“小泽,咱身正不怕影子斜走,去找贾依香对质,大喇叭,敢不敢去对质?

衡信也走过来,和刘烨刚一边一个,拉着帅小泽回一(六)班教室,还用眼睛怒视伍欣欣。呼啦一下,人群都跟着几个人涌向一(六)班神情恍惚的王易佳也在其中,她早已经被这场面弄得左右为难有心相信帅小泽,可伍欣欣的话说的跟真的一样,连袁欣敏都已经深信不疑所以她也如同被当头一棒,除了心痛就是纠结。

伍欣欣自然也不肯放过帅小泽,拉着袁欣敏紧随其后,并且率先来到贾依香跟前,直接弯腰从她桌兜取出一本日记本,两只手分别拿着举过头顶摇晃口里还不停的嚷嚷:“小敏,各位同学,都看到了吧?这就是铁一般的事实!看贱头儿还怎么狡辩!大家都往这儿看……”

帅小泽傻眼了,茫然地看着伍欣欣晃动的双手确实有两本一模一样的本子,刹那间心里如同油浇,惊得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刘烨刚和衡信也被弄的举手无措,对视一眼又看帅小泽和袁欣敏,真的分不清谁是谁非,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袁欣敏蹒跚着向帅小泽走了几步,泪珠儿已经夺眶而出哽咽地说:“小泽,我真的,不愿相信,真的不,不希望是这样可是——可是——呜呜……”她说着哭出声来全场的人都哗然躁动,连本来就茫然的贾依香都慌了神,四下里观望,希望有人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不,这不是真的小敏,你不要相信!”帅小泽的方寸已乱,尤其看到袁欣敏的眼泪,知道她此时定是伤心极了可他仍要解释,这样的不白之冤他怎甘承受于是边说边向她跟前走,却被伍欣欣挡在中间。他更加恼怒,狠狠地瞪着伍欣欣说:“你——滚开!”

“不滚有我在,决不允许你欺负我们小敏!”伍欣欣翻着眼怒视帅小泽。

“欣欣,你,你走开!我有,有话要跟,小泽说!呜呜……”袁欣敏已是泪流满面,迷离地看着帅小泽说“你,从一开始,你就瞒,瞒着我,你跟高,高老师,根本就不是,那,那么简单!呜呜,要不然,她,她为啥要费尽心思,要托我,我给你毛衣那可是,可是,我亲手给你的还有,就连你,你自己喝醉也,也把我当成她,还说胡话!呜呜,本来,这些我,都不想说,只要你,你对我好可是你现在,现在咋能,又喜欢,这,这样的!呜呜呜呜……”

“小敏,别伤心了,为这样的花心儿萝卜难过划不来!咱走!”伍欣欣说着挽着袁欣敏的胳膊往人群外面走,走几步又折回来,来到帅小泽面前当着他的面撕日记本,先撕扯本子封面,硬,撕不动又翻开里面,唰唰唰撕掉好些页,连扉页和空白纸一起撕得稀巴烂,抛在帅小泽脸上最后把本子丢在地上,用脚踏了十几下,还啐口唾沫才愤然离去。两个人走出人群向宿舍走去,袁欣敏一边哭泣一边向前走,还不时回头望,迷离的眼前只是一片模糊灰蒙蒙的水雾

帅小泽眼看袁欣敏被伍欣欣拉出人群,眼看她拐弯看不见心里痛的难以形容,再回头看满地的纸屑,回想她刚说过的话,感觉世界都要崩塌了仰头向着天空大声吼叫:“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谁能告诉,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这样的刺激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他摇摇晃晃冲到自己桌子跟前伸手搬起桌子高高举起,桌兜里的书已经开始往外滑。他用力抛出去,的一声砸落在门口桌腿已经掰掉,书也四散人跟着也跳了出来。眼泪,眼泪像决堤的洪流,瞬间流满脸颊泪珠儿砸在灼热的水泥地面上,激起淡淡尘烟,发出吱吱……可这些他全然不顾,只见他疯也似的跑向车棚,取了自行车,摇摇晃晃冲出大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五十章 分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