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二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3-26 点击数:227次 字数:

进到供销社,适应了阴暗,一看有条大标语,挂在柜台的上方,红纸黑字很醒目,“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再看货品又多且杂,便从小农具,看到百货、农药、兽药,看到人用药,再看文具纸张象棋算盘,突见橱中有‘毛选’有‘欧阳海之歌’和‘艳阳天‘等小说书,还发现一台收音机,居然竟是青岛无线电二厂的‘红灯’牌。就问服务员,是不是样品?戴黑色呢帽套深蓝袖套的老售货员说:“据说上面来人,县上特别拨的。不是做样品,要工业券和购买指标才能卖。”告诉劝梁艳梅,购买指标商业局长才能批,笑劝买点土特产。

梁艳梅就按他所指仔细瞧,果然有处挂着摆着全土产,各种彩色竹篮篓,很有本地的特点,有心选送给大哥,便对售货员称说:“老同志,我买几样带北京去。” 老售货员就笑呵呵问:“同志你是上面的?嗯……,样子像,肯定是!”笑容顿显十分亲,梁艳梅愉快地还了笑。

梁艳梅提着东西回,心情稍微好些了。进招待所快到东楼时,见苗清泉跟王朝阳在一楼大厅里说话,便打定主意坚决不先打招呼,赌气故意东望西顾,硬着头皮闯过去。苗清泉转过头看见她,正在犹豫迎不迎,被王朝阳边劝边吓硬拉走。

王朝阳挟持他出后门,强行拉走苦劝道:“肯定是去找她哥,提的都是土特产。她朝楼上看,楼上的说不定也看见了,快走吧,否则摊上大祸了,悬崖勒马吧?高秘书的那些话,份量可不轻!还指望你办大事。” 强制他躲避。

梁艳梅朝上望,目光再转别处时,余光一扫不见了?定眼仔细看,两人正挽着膀子,慌慌张张往楼后逃,就料定是在躲自己,气恨道:“瘟疫来了躬身鼠窜?人心可测?实不可测!”寒他竟是如此无常,还有什么敢信为真?痛心咬破唇,出血未察觉,怨愤哭不出。

苗清泉走一段挣脱吼:“逃啥嘛?光明正大去讲清!”转身要回去。王朝阳拦住不放说:“老苗你要三思啊?此时更当慎行啊?不能再犯了!”但终究不是他对手。

苗清泉急步回大厅,找寻不见人,而后往外看,梁艳梅发呆立路边,两手空空东西全掉在地上。他便三步并两步,过去捡起东西说:“走!去见你那主观哥哥伟大哥哥,随便叫啥狗屁蝈蝈。”语气明显带怨恨,头也不回先走了。

梁艳梅惊得脑子‘嗡’响。

苗清泉走出一段后,回头看她在原地又回去催。梁艳梅已经沉下脸,瞧着别处轻蔑地说:“我见大哥是有私事,不劳苗副县长大驾。”

“我见你大哥,也是有私事,快走吧!”

“各见各,你先去,请把东西给我留下。”

“有胆就走啊?才好当面说清了断,不然我成有企图的小人了。”

梁艳梅转身不理他,她没料到这么轻易就变心,这些年的欢欣,和吃过的苦头,此刻化作失落委屈,深深刺痛了她,哪里还能控制悲伤,早已经是泪流满面。于是她便冷冰冰说:“我会离你远一点,放心当官纳福吧,前途定有颜如玉,也许已经就有了,哼哼哼……,以后碰到必会装作不熟悉,其实这也没什么,久了也就习惯了,我此时首先表个态,一定下决心做到!” 苗清泉听了这番话,记起高秘书警告,想到王朝阳诤言,还有她大哥栽我‘企图’,加上现在她的态度,误认她把自己当成钻营小人,感叹竟有这变数,凡事不能想得美,世事真的难料啊。再者又说了,两人没基础,自觉无趣地悟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全对了,回头是岸嘛?” 梁艳梅原本盼他全力地解释,倾心哄笑宽解安慰,却听讲出‘回头是岸’绝情话,不免酸楚,心恨‘情’这个东西,缘起缘灭自有它的原因在,哪能单凭冷暖变化的‘情’字,妄想能够自始至终,这是痴人在做美梦。想完回头冷眼相看。

苗清泉也正委屈,因气道:“还是去表明态度吧?保证从此不交往,省得你们来来回回不放心。” 梁艳梅听了更心灰,坚决地回应:“不必!”

苗清泉要坚持去,各持己见互不相让斗几句,恶脸相向像冤家,都不曾见过更不敢相信,对方原有这副凶冷的面孔,大感意外,十分愕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十二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