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一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3-23 点击数:230次 字数:

张贵柱兴奋地对梁艳梅喊:“看!苗副县长的专车,上午归属我们用,咱们乘车进山去吧?这牌照?这来头?在古代算四马乘驾,谁敢不敬重咱们?我连屁眼都是劲。天王大,咱王二!” 孙大志也说:“去看几个厂?”梁艳梅推道:“我失眠,头昏脑胀不去了。你们别多跑,只去盐厂看,另找时间去另几个。”又对刘小川解释:“昨晚出来没回去,把包忘在苗清泉的新居了,麻烦刘师傅,有空帮我拿一下。”刘小川就记起来,接着话就说:“苗副县长放车上了。”跑去取来交给她。 梁艳梅接过手,感觉很厚重,心想他装什么了?暗自激动低头抿嘴,眉开眼笑地猜道:“这包里面有鬼吗?鬼该没有重量啊?你们抓紧,路也不近。”

送走他们回到房间打开看,是昨晚换下的裤袜,再找不出别的来,出乎意料地失望。抖开一摸仅半干,怨忖急忙送回来,是拒自己会去拿?便感觉分别这一段,苗清泉竟会变冷淡,这是有意冷淡疏远,隔出距离干别的?她想起听说苏桂兰要来芝兰县,猜他经不住旁人劝吓害怕了?同时羞羞自问道,他曾经那些信誓旦旦,是经不住考验的假话?于是开始猜想这又联想那,疑东疑西好一阵。猛想到,为他操持的吴珍?心里烦乱委屈道:“大甲鱼你不知道?我是当真的,那么多羞辱全忍下,你却把乌龟头缩回去。如今怎么成这样?”伤心失落把持不住,扑到床上用枕头压头哭起来。

好一阵哭罢,又想起家人的忠告关爱,羞恨自食其结果,难过一阵去洗脸,无心照镜看哭相,潦潦草草收拾出门去散心,又不知道该去哪里好?故意选迎风的道,任凭风吹拂,恨不刮得再猛些。在街上乱走一阵后,到了县供销社门前,见三、五男女在聊天,又都盯住自己看,神秘兮兮交头接耳。

疑心生暗鬼,赌气偏过去,心怂面不怂。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六十一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