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九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3-16 点击数:62次 字数:

吴广忠在招待所的小餐厅,和区镇干部谈的话,经过马文武推敲修饰,很快就在四下传开。虽说不是正式文件,却像雨露滋润禾苗,安抚了各级基层干部。吴广忠着重地提出,‘区、镇、社职能必须要转,但是班子不能散,肯定换牌,绝不换人,经济工作主导人事,工矿领导基本不动,保持稳定,一保三年!’县委虽然有不同意见,基层领导却很赞同,使撤社建乡具体工作,很快转向承包土地,开始向着家户铺开。与此同时吴广忠关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只能够在继续发展中解决。’与苗清泉的‘治污必须先治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各级干部反响很大。甚至暗里传‘苗县后台硬,不算亲戚,胜似亲戚,咂摸咂摸?有滋有味。此人得着令,亢奋很抖擞,借治江,清干部。‘

许多人因此暗欢欣,也有不少起戒心。
  黄光学第二天才听说,随桑老来的还有中央调查组。打电话到市委问,没人知详情。他便召集县常委们,要主动去上门汇报。吴广忠挠挠头皮说:“一般情况是,来前有通知,到了见个面,然后就配合。既然没通知,上门不合适。” 黄光学想的不一样,他想弄清调查组来干什么?于是说:“北京来的嘛,入本县地界应该见面。”又征询其他人意见。苗清泉便说:“不告知不便去,该干啥还干啥,正常搞工作。” 黄光学又看其他人。王朝阳也说:“我的看法是,‘没做亏心事,莫怕鬼敲门。‘ 听说来了人?谁听谁说的?渠道正式吗?”黄光学哪能告诉他,是周兵副市长来电话,嘱咐立马查。他知道这位王胖子,背着自己搞动作,现在话中又有话,但是不想和他争,笑容满面和蔼道:“‘客来主不顾,应恐是痴人。’许多事情往往因为态度不好影响结果,主动热情总比明明知道了,又假装不知道要好。消息很快会传开,七嘴八舌不利工作。” 王朝阳驳说:“我看没有这么严重,黄书记是多虑了?”黄光学又反复征求各人意见,坚持认为不如主动以免被动。 吴广忠说多此一举。 苗清泉说:“有此一举没关系,真有问题就改嘛。”吴广忠劝说:“你刚来,不熟悉,穷县本来问题多。”苗清泉只笑了笑。

黄光学他们来到县委招待所,在东楼四层的会议室,不一会儿见梁冀东独自进来了,一一握手后他说:“事务缠身,久等失敬,不该得很。” 黄光学热情地说道:“欢迎莅临偏远小县。” 大家谦让着坐了。梁冀东环顾左右问:“这么多人来,有什么事吗?”黄光学只是虚坐了,特显‘温良恭俭让。‘ 侧坐殷切说:“班子全到了,来听梁主任指示。” 梁冀东点头笑:“凡从北京来,又没响亮的官衔,你们一般称主任,我已当过好多次。”黄光学爆出笑声说:“梁主任,真幽默!”笑哈哈地扫视催促了一圈,于是大都跟着笑。 梁冀东受气氛感染显窘态,但是不带半分轻蔑。他坦然地说:“我只一个小小处长,不够资格做啥指示,就向大家汇报一下?” 大家面对上级来的,习惯性地热烈鼓掌,良久才安静。梁冀东讲说:“回应桑老的要求,我们部牵头,几个部抽人,组成调查组,评估芝兰江污染,已有一月多,刚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工作,昨晚开了总结会,评估报告将送国务院审阅,作为制订治理方案的依据。这阶段我们独立调查,从芝兰江入长江开始,一路上来分析水质,了解沿江共多少工矿,属于哪些类。下阶段是岸上的工作,将在沿江省县展开,主要依靠地方政府。计划整个调查工作,明年二季度完成,争取四季度实施,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梁冀东没料到,黄光学会起立鼓掌,还转着身子示意大家一起鼓,也只好苦笑等平息。 黄光学挺胸大声说:“是来调查芝兰江,要动真格了,这下放心了。也许同志们不明白,梁主任的口音,怎么和我们这么像?我来告诉大家吧,他的父亲就是梁启明市长,他是我们家乡人!” 众人很吃惊,只有王朝阳微笑。

梁冀东心生反感暗自摇头略皱眉。

黄光学又说:“我不难想象,越到下游越积累,水越糟,越严重,越要加大力度治理。苗清泉副县长你说呢?” 苗清泉就说:“恐怕不能简单叠加,科学准确地解释,该是下游受害重,治理江水的污染,重点是上游,在岸上。” 梁冀东打量苗清泉,心想这位高大壮,就是艳梅不顾一切要去爱的婚姻受困者?真是这样吗?很值得怀疑。婚姻是种责任,喜新厌旧当然就要逃避责任找借口,最丑恶的借口是,‘婚姻不幸福。‘ 他想当面和苗清泉谈,再者这个见面会也没意义,便问黄光学:“我上午有会,能不能就到这里?” 大家都瞧黄光学,等他表态。

黄光学想起周兵副市长要县里请梁冀东吃顿饭,多多套近乎,于是问:“中午一起吃个饭?” 梁冀东摇头说:“太忙下次吧?” 黄光学很失望,因是头次见,彼此不摸底,不便追着请,只好起身握住梁冀东双手告辞,说了许多热情话。

握到苗清泉时梁冀东说:“请你留一下?”黄光学在旁暗一惊,笑眯眯地说:“他是环卫局调来的,大内行,大能人,你们应该多谈谈。”吴广忠心想,治污是件公开事,什么话要单独说?是苖副县长递了条?想要突出突出?他刚来,能掌握多少情况嘛?于是心中很不快,突然闪出苗清泉在环卫局的那档事,联想到裙带,越想越不满,随众先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