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七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3-09 点击数:83次 字数:

梁艳梅在东四楼的大厅里,一直踱到散了会,可人走光了不见大哥梁冀东,便生气迈向会议室,哪知往里这一瞧,顿时‘炸了肺’,见大哥舒服在沙发,半躺半坐谈笑着,那副神情安然样,半会儿根本完不了,便去伸出表来,不耐烦地用指敲:“会议迷?还没过足权力瘾?现在九点半!” 梁冀东就点头笑:“时间过得真快呀。”合上笔记本望着问:“咱俩几年没见了?” 梁艳梅便扭头吼:“有人忘记时间了,果然根本不知道!”梁冀东对身旁人笑道欠说:“有点私事要处理,你把要点整理出来,明天我向‘桑办’汇报。”这才起身微笑说:“那走吧?咱家老大难。” 梁艳梅生气走前面,到了406房间,却不让开门,大声把服务员喊来问:“小丫头?不是非要客人当面允许吗?现在客人领来了,快问准不准!” 服务员小声应:“实在对不起,这是硬规定,犯了要开除。” 梁艳梅极不耐烦嚷:“知道知道,马上快问!” 服务员低头害羞说:“现在不用问。”梁艳梅使气道:“我能白等这么久?想行也不行,赶快当面问。这规定那原则, 正在死命争所长?瞧把你行得。” 服务员垂手很窘迫,用布鞋来回蹭地毯。

梁冀东看在眼,心想这位任性小妹,今天又是怎么着了?就听梁艳梅又逼:“怎么了?怎么了!要再次请你问他吗?好好好,刚成年的大妹妹,站到开口才准走!” 服务员喃喃自语说:“这人不讲理。” 梁艳梅听了扬头道:“哈!今晚讲不出道理!” 服务员翻眼盯她说:“讲不出道理,那我就走了。”转身快步奔逃了。 梁艳梅跺脚发狠说:“这已经是几遭了?个个成心气死我!” 梁冀东笑道:“欺人太甚,有点过了。” 梁艳梅就说:“写条要她拿钥匙,她说不准这么做,开的什么保密会?”梁冀东开门说:“你今天反常。”自己先进屋。

梁艳梅跟进去,朝空床一躺思量说:“气得肚子不饿了。”冲天花板眨会儿眼问:“找我干啥呀?” 梁冀东笑说:“你那小聪明,早猜出啥了,又等这半天,对策想好了?看你很烦躁,能问原因吗?” 梁艳梅苦笑:“我们家就两位老谋深算的,也不点名了,是‘老正确’要你来传话?还想怎么样?赶出家门还不行?再把我赶出这个市?” 梁冀东赞道:“聪明,真聪明,不是一般的聪明。”梁艳梅‘啊’地一声坐起问:“是真的!一句气话,撞上十环,我不在家你们乘机商量了?” 梁冀东点头:“的确是真的,在北京为你联系了一家石化厂,名符其实的央企,户口指标很快下来,准备调动。”

“啊!你私自溜去联系的?”

“我哪里有这本事,你姐托办的。”

“这位倒婆,动作真快,居然倒腾起我了。给她打电话,坚决不能行!。”起身拨电话,通了一会儿才来人接。梁艳梅听见姐夫问:“喂,喂……,请问您找谁?”

“王文夫,小跟班,轻声细语的,你可真文雅。我是梁艳梅,马上找我姐。”

“哦,哦……,最近怎么样?挺好的?”

“托你家女掌门大福,好得都要出省了。少罗嗦,叫她接。”她姐夫停了一会儿说:“是这样……,嗯……,对对对,她不在家呀。” 梁艳梅急道:“你个书呆子,敢帮她躲我?快叫她来听!” 王文夫笑了:“嘿嘿嘿,嘿嘿嘿。事情是这样,因为她有急事情,去……,对对,去外地了,可能……,对对,也许半月才回来。你有急事吗?” 梁艳梅冷冷说:“用免提。”她姐夫说行。于是梁艳梅大声说:“姐,你咋这么损,也不利于己,亲生姐妹也敢坑。倒这倒那还没倒够?倒腾起我了。调动工作,又是外地,这么大的事,你阴着就办了,我和你没完,要上你们家,等好吧。” 电话里没答话,过了会儿她姐夫说:“真的不在家,你看是不是就挂了?”梁艳梅笑道:“书呆子,她让挂,就挂吧。”自己先挂了,去求梁冀东:“大哥你救我。” 梁冀东便说:“这就是救你。” 梁艳梅皱眉:“要是死也不去呢?” 梁冀东笑问:“有宁死不去的理由?一般讲,人在各种因素间,权衡利弊做决断。但人又是感性动物,常不顾一切取其所好。说说吧?你的所好是什么?” 梁艳梅哪敢说出那原因,耍赖道:“哎呀,就是不想去,不喜欢去呗,去了不高兴。理由行吗?” 梁冀东笑了,笑容很洞察,他说道:“这个理由小时候躲幼儿园行,你现在已经是成年人。” 梁艳梅又赖:“那你帮我想个理由。” 梁冀东说:“你都三十了。” 梁艳梅听了拍手道:“对呀!完全应该自己做主,别人安排的不算。” 梁冀东认真问:“据理解,痴迷是具有强迫性的行为特征,它会使人远离正常,比如玩物丧志。说说你在痴迷什么?” 梁艳梅生气瞪大哥,但不灵,没能突破他的微笑,见毫无用处又改笑脸:“其实事情你知道,还用讲?” 梁冀东正视说:“你根本没有能服人的理由吧?” 梁艳梅反问:“为什么逼我找让你们同意的?通不过,就不行?就得依照安排,去北京那个什么厂?你们真自私,真世俗。其实我清楚,哪是为了我呀,是外间人言很可畏,是怕别人说,谁谁的女儿,谁谁的妹妹,怎么怎么了,因为妨碍到你们。哎?我的感情要先满足现实需求然后才行?”

 梁冀东沏了两杯茶说:“别急,边喝边谈。” 梁艳梅说谈完了,过去坐下喝。

梁冀东问:“什么是世俗?”

“旧习气。”

“你活在哪?”

“旧习气的包围中。”

“自认不是个俗人?”

“少来这套,我不上当。”

“我的理解,所谓世俗它包含当下社会风俗,约定俗成,是生活经验,自有它的合理性,圣人凡人到在世间都要遵守。因大多数正常的人在奉行,不能简单和虚伪、虚荣、贪财、势利、见利忘义等划等号。有些人貌似超凡脱俗,实际上俗到极点。”

“你指我?!”

“对,包括你。听听你刚才说的不难看出,把所有反对那件事的都归入世俗,把自己孤立起来奋力反抗,对自认不合理的现实和习俗表示愤恨、憎恶。你为什么要排斥大家认可的公理呢?”

“因为爱情不是公物,属于个人,都反对又咋样?”

“强调一遍,人要遵守公共道德。你不仅排斥不同意见,还要把别人的妻儿也排斥掉,成就所谓的爱情。这是多么可耻,多么自私的行为,本质是侵害。你指责别人俗气,没想想自己多么恶俗?”

梁艳梅气坏了,‘咚’地放下茶杯问:“我是那种人?” 梁冀东严肃说:“已经不知不觉把自己折腾成这种人。”梁艳梅恨道:“你可真像你亲爹!” 梁冀东哈哈笑:“你不像,所以成了问题青年。” 梁艳梅问:“大道理同志?请你告诉我,感情该遵循什么公德?维护没有幸福的婚姻,是不是恶俗?” 梁冀东因说:“人的感情只要不是藏在心,有了行为必须遵守行为道德,正所谓,‘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至于哪桩婚姻不幸福,这要一分为二看,有矛盾,不要紧,还有积极的一面,比如他妻子,义无反顾跟他在艰苦的地方,随军十几年,是有感情基础的。再比如他俩都爱孩子,还有,…” 梁艳梅不耐烦地打断道:“好了够了我不听!这是什么一分为二?偏重哪方就朝哪方,真算是个小政治家,从哪学来的?为啥回避矛盾?为啥不能把重点放在夫妻不和产生矛盾的原因上?找出错误大胆否定?难道纠正后的、更人性的新生活不积极?修补维持痛苦婚姻才积极?你都成他妻子的代言人,别忘了,一分为二里头,还有苗清泉呢。” 梁冀东正要反驳,听见敲门大声说:“门开着,进来吧。”又对梁艳梅说:“没法子,事来了,明天谈好吗?” 梁艳梅说:“随便,谈上天也刮不走我。” 梁冀东把她送出门,关切地嘱咐:“要注意身体保护自己。” 梁艳梅点头:“大哥你不要太累?”说完转身走了。

梁冀东朝她望了会儿,鼻子发酸轻声叹:“瘦了不止一圈,唉!不能总单身,要有个家呀。”言毕和来人进了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