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五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3-02 点击数:120次 字数:

梁启明陪桑老吃过晚饭,又陪他到院里散步。一勾弯月,几团喑云,风吹树叶哗哗作响,山城夜晚凉嗖嗖的。桑老无奈讲:“我特意不让省里陪,你问不过那帮人。‘水来土掩’‘成竹在胸’,经年久月长练不懈,早已成就十足‘武功’,任你东西南北和中,全副披挂尽能掌控。启明你说怪不怪?老了老了,倒有心思看星星,望月亮。” 梁启明本想说,‘您早年闹革命,建国之后又操劳。’可是最后会说现在,说退二线和建议权,说到干部年青化与专业化,新旧交替属敏感问题。于是避开问:“您在思念故乡了?” 桑老立即就笑了,点指着他问:“跟老政委耍滑头?当官把你当油了?我很爱故乡,官们却爱我,前呼后拥东一趟子西一趟,抬举着我到处‘示众’去扰民,学校还立碑。我什么时候题写的?是在套用二十年前,‘哄哄拥拥’我最反感。家乡出过历史名人我算啥?将来后人怎么说?他们这是在羞我。启明呀,告诉他们吧?别把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头,当成铜锣到处敲!请他们记住,悠悠几千年,谁能久过生养自己的家乡?大过这里父老乡亲。再要请记住,今后不管谁回来,官再大,仅是这里的子孙。” 梁启明就说:“记住了。”桑老点头说:“这就好,这就好。”

院不大,两人回,这时飘起雨。

桑老说:“这里就这样,时晴时雨的,许多年也不会变。”又说道:“明天咱去一处地方。”

“是哪里?”

“明日你便知。”
  保健医生来提醒,于是两人才分开。

梁冀东在东四楼的会议室,看过递来的纸条,在背面用钢笔写下‘大约九点散,住在406。大哥梁冀东。’递出去。

梁艳梅读后对王朝阳说:“我大哥是开会积极分子。”提醒说:“我还没吃饭?” 王朝阳也没吃,两人下楼去餐厅,出楼遇见高小川,提个文件包,急急忙忙打过招呼就要走。梁艳梅上前拦住问:“慌里慌张想往哪撞?” 高小川抬头说:“忙,大大的很忙,就差脚不沾地了。你们回头看,几处会议室开会,我要忙着收集情况,便于领导也就你爹,把握全面英明指引。” 王朝阳回头惊:“真的嘞!六层楼的会议室,全部都亮着。” 梁艳梅继续说:“那我不能管,咱先开个小短会,最多两分钟。”她请王朝阳稍等,拉高小川到一旁问:“贼人有贼眼,路上探见了?” 高小川点头。梁艳梅又问:“然后呢?” 高小川说:“然后在这此刻,二次见到你。” 梁艳梅哼笑说:“滑头不是老实的人,我看你是不想散会。”

高小川着急说:“真的忙!”

“那,然后呢?”

高小川叹:“真胡闹,好吧告诉你。我见你在长途车上,当时桑老正谈话,没敢扰,到了芝兰县才讲。你爸没说啥,要我安排你大哥,和你谈一次。”省去梁启明说的气话。梁艳梅放走高小川,去问王朝阳:“谁通知你来找我?” 王朝阳就说:“就是他,高秘书。” 梁艳梅这才确信了。

两人到餐厅厨房,王朝阳望到李金华喊:“管理员……,随便弄点速战速决,饭后有事。” 李金华笑:“平时大模大样,今天倒像偷嘴,都说‘随便弄点’。苗副县长也刚来,一块吃?” 梁艳梅一惊,忙问人在哪儿。李金华指着说:“在那里,白案边的就是他,坐着写东西。” 梁艳梅顺一看果然是,见正埋头写什么。头发剪短了,上身还是灰色夹克。暗笑好你个苗清泉,竟从这里冒出来,抿嘴一语双关道:“我去会这偷嘴的。” 向前跨步,步态惊喜。李金华问王朝阳:“这是位谁呀?认识苗副县?” 王朝阳解释:“市环卫局的工程师。”吩咐快准备,自己躲一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