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四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2-27 点击数:139次 字数:

吴珍愧疚说:“我不小心烫了客人,该死该死。”忙拿扫帚和簸箕,又领梁艳梅进屋换。

两人进到卧室,吴珍开灯关门转头说:“梁阿姨,把湿裤袜子脱下来。”言毕扶她在床沿坐好,蹲下帮助脱。哪知梁艳梅为难:“我只穿来一条外裤,原本打算到了现买。没事没事擦擦就行。”吴珍扬头说:“那能行?”说着跪地帮她脱了又说道:“你等会儿,去拿我的来。”说完开门出去了。 梁艳梅惊讶这里有她换洗衣?心里顿时‘嘭嚓’震颤,脸便发烫头也发木,脑海竟是一片迷雾。犯疑回头查看床,见并排摆着一对俗气绣花枕,被子是双的!埋头寻床下,见一大一小两双拖鞋顿怔道:“分明是有两人住!”更加受刺激。

吴珍拿着裤袜回来,关门扣好回头笑:“是打扫卫生才穿的。”说完顺手扔地上,坐在床边脱了鞋,再脱新的牛仔裤,嘻嘻含羞说:“都是女的可以当面马上脱。袜子刚晒干,前面有个洞,阿姨别嫌弃。”梁艳梅推说:“不用不用,这是干啥?” 吴珍动作快,已然脱好了,神神秘秘说:“阿姨放下心,穿进鞋里管他谁也察不见,只天知地知你我知。”动手帮她换干的。 梁艳梅见她只穿三角裤就问:“没穿秋裤不冷吗?” 吴珍嗨呀解释说:“牛仔裤太瘦,加不上去呀?”

因推辞不过只好换,梁艳梅起来蹲了蹲,低头左看右看说:“从来不穿牛仔裤,嫌它俗得显。” 吴珍拍手赞:“哎呀梁阿姨,牛仔裤要显才好看,不显屁股你白穿!” 梁艳梅笑问:“真的很显吗?”提起衣服转身展示。 吴珍偏头瞧着说:“能把姑娘嫉妒死!梁阿姨?你是真正水密桃型,‘圆不凸噜’桃子屁股,白胡子老头都迷糊。哪像我,穿上就绷大肥膘,生怕哪天就开线,饱了那些人眼福。”咂嘴赞扬一阵说:“有人还要再送两条,叫我换着绷给他看。嘿嘿嘿,嘿嘿嘿,实在很不好意思,不想天天母猪疯。”梁艳梅想问这人是谁?又觉唐突改口说:“别人送的?那我不能穿。” 吴珍忙说:“穿吧穿吧,帮你洗了再还我。” 梁艳梅感谢道:“明天我买几双袜子送给你。” 吴珍轻声神秘地说:“梁阿姨?我还有条进口齐腰长丝袜,是肉色,穿上就像没穿一样实实在在不敢穿。” 梁艳梅暗恨说:“那是夏天配裙子的,现在穿上不太不合适。” 吴珍皱鼻羞怯道:“夏天我也不能穿,下面这地方,空空落落的。”说着摸把大腿之间的地方,又恨又羞又怪笑。 梁艳梅哦道:“有这种,有这种!是为通空气,保健改进型,你也要穿内裤呀?”心里很是不舒服,能够想象两人关系很‘那个’。 吴珍嘻笑道:“有人不要脸,说是方便型,问我还要吗?我觉得,发明人思想很不好,又骚又怪又下流。” 梁艳梅终于忍不住问:“都是谁送的?你对象?”吴珍哪能告诉她,自觉话多了,就往别处扯:“我领你参观苗副县长的新居,家具全是新买的,铺的盖的是我亲自选来的。”梁艳梅脸色大变问:“为什么选住这么偏僻的地方?谁的‘好‘主意?” 吴珍低头喃喃说:“不知苗副县咋想的。”告诉说:“苗副县长到芝兰县,他那神经病小姨子,也疯疯癫癫辇来了,还带来个干干瘦瘦的广东佬。来了就想大包大揽,口口声声代表她姐代表全家,总之一切都能代表,光明正大缠住苗副县长闹。我看不下去,说了她几句,就被骂祖宗,气不过和她打一架,那帮狗日的势利眼,罚我滚去餐厅洗碗,要不是有贵人相助,我又已经去锅炉房铲煤了,这些死砍脑壳的,老鸦叼的,响雷打的,不得好死!” 梁艳梅眉头紧皱好一会儿说:“你还光着腿,快穿上。”吴珍这才觉得说:“都气忘记了。”从地上拿起三两下想穿好,边提裤子仍气道:“这个祸害精,前天回来了,爱上猪头朱厂长。哎哟我的妈妈呀,你没见到这对活宝那个好啊!出门都是这样式的,鸡婆猪头手挽手,团结得像一个人,看了能肉麻死你。都说朱德贵,眼下得了贵,要成副县长连襟。”梁艳梅因说:“别在屋里关太久,出去吧?”

吴珍便开门。

王朝阳终于等到门开就怨道:“什么悄悄话?这么长时间。” 吴珍据实说:“女的换裤子,关门不该吗?”自去洗衣服。 王朝阳对梁艳梅说:“再不出来我就敲了,快走吧?你大哥一定等急了。” 梁艳梅想等苗清泉回来仔细察看便推道:“我心烦,又不想去了。” 王朝阳就急得说:“你大哥明天就要走。”

经不住其他人也来劝说,梁艳梅最终还是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