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章 梦中的莲伤心的雨
发表时间:2020-02-26 点击数:103次 字数:


蔚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一阵悦耳的歌声从白云深处传过来。声音浑厚清朗,曲子悠扬富有时代感。帅小泽听不清歌词,却又很想听。于是,他试图用双手拨开眼前的云朵。云朵实在太厚了,拨了好久才穿过来,眼前变成了一片碧空,看不到唱歌的人。可歌声嘹亮很多,也能清晰的听到歌词:“……我多想找回最初的爱,阿莲,你在我心里,在我睡梦里,忘不了的是你,美丽的脸,oh……oh……你温柔的眼……”
    忽然,有朵硕大的云朵飘过来,上面有个穿着白色短袖粉色长裙的女人。乌黑的马尾垂在脑后,粉红色的发卡夹在发际明亮又醒目。然而她却背对着他,随着白云轻舞。好漂亮啊!光看身段和背影就够迷人的。他想看清她的脸,他们的距离有些远,中间还有散乱的云朵。他再次用力拨白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眼看要接近她时,她却旋转着向远处飞。他怎么也无法靠近,焦急的时候却远远看到了她的侧脸,是一张非常熟悉的脸——袁欣敏。她似乎也看到他,还在对他笑,却越飘越远。他赶忙边拨云朵边叫,喊的却是:“红姐!红姐!不要离开我!”终于,她飞走了。白云也不见了,碎落成漫天的雪花,洋洋洒洒飘下来。歌声也没了,耳边留下了电视机没台时才出现那种“嚓嚓嚓”的声音。
    “贱头儿!贱头儿!”有人在喊。帅小泽赶忙睁开眼睛,看到李青和衡信都在床边站着。马上意识到刚才不过是南柯一梦,连忙坐起来,一边穿毛衣一边问:“怎么?迟到了是不?”
    “不迟到是不是就不能叫你?啊?哈哈……”李青笑呵呵的看着帅小泽。旁边的衡信也在笑,笑的帅小泽浑身不自在。李青接着说:“自己看看!睡个午觉,你至于折腾这么夸张吗?一个人睡张床空虚寂寞是吧?”
    帅小泽往床下一看,可不是,被子、枕头、外套、长裤全在地上。床单边沿都快挨着地了,毛衣要不是睡觉时枕在头下估计也很难幸免,扭头看着衡信问:“小信,这咋回事儿?”
    “哈哈哈,我们还想问你呢!”衡信笑着说,“你是不是做噩梦了?俩手乱拨,衣裳、被子全整地上,我跟李青给你捡了一回,还给你盖上被子。没几分钟你又全整下来了!嘴里还乱喊叫!”
    “啊?呵呵呵,我刚是做梦了,但不是噩梦,是美梦。梦到高老师回来了,站在白云上,咋长得跟袁欣敏一模一样!还唱歌嘞,唱的男人的声音,好听的很!”帅小泽傻傻一笑,回忆着,“我想想,歌词里面好像有什么想找回最初的爱,阿莲,你在我心里,在我睡梦里,其他记不太清了!”
    “我那个去!春梦吧?还想一箭双雕?看看裤子有没放空炮?哈哈哈哈!”李青几乎笑弯了腰。
    衡信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说:“纯粹是白日梦!还阿莲呢,要是那四个贱家伙没去打球,你这笑话就算不能传遍初中部!在五号楼里也得流行半拉月!哎呦?我说极贱,你走时候广播咋没关?给,现在还吱啦!难怪小泽说梦里唱歌呢!”说着,从床头枕头边拿起王易佳的收录机,随手关掉开关。
    帅小泽重新整理被子,门外面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和说话声。接着,马子祥、刘烨刚、高大铭、高大林四个进了宿舍。
    “哎,你俩真不够意思,没看到我们快赢了?不等我们一起回来!”高大铭进门就指责衡信和李青。
    “就知道你们必赢,俺俩才回来的!快洗把脸吧,大冬天出满头大汗,估计是那里虚!”衡信解释外加调侃。
    “呵呵呵,我们回来的正是时候,贱头儿正做春梦呢!扔衣裳——”李青晓有兴致的说帅小泽。
    “哎哎哎哎,不知道别乱说好不好?我做的不是春梦!半点儿都不黄!”帅小泽赶紧纠正。
    “是不是?极贱给咱说说!”高大林挤到李青跟前说。
    “得了,还是让贱头儿自己来说吧!”李青看看帅小泽,笑呵呵走开了。
    高大林又笑嘻嘻地来缠帅小泽:“三哥,给兄弟传授一下经验呗,明儿我也试试!”
    “你听二贱瞎掰,真不是春梦,不信你来摸,来吧!”帅小泽说着装解皮带。
    “去你的,自摸吧你!我没你那么贱!”高大林说着去洗脸。
    “草!你还不贱?人都说不是春梦你还往跟前凑!难怪人家建虹不鸟你呢!”马子祥接着说,很自然的维护帅小泽。
    “贱头儿,穿好了没?上教室了。”刘烨刚在门口喊。
    七个人闹哄哄下宿舍楼,帅小泽脑子里却还在想刚才的梦。诧异高育红怎么变成了袁欣敏的样子,难道是自己潜意识里已经用袁欣敏替换了高育红?还有那首好听的歌,是不是证明自己仍想找回最初的爱呢?为什么她要飞走?难道最终我谁都留不住吗?传说中的鸡飞蛋打在我这儿成了云散人空?
    午休时间还没结束,教室里虽然已经有不少同学,却依然很安静,因为大部分人都在看书或写习题。马子祥跟章凤巧挨在一起低头看书,肩膀靠着肩膀。再仔细看两人耳朵各戴了一只耳塞,听广播呢。帅小泽、王易佳、袁欣敏、刘烨刚、衡信围在一起讨论奥数题。李嘉和季心怡也在小声讨论练习题。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伍欣欣忽然从外面跑进教室,来到袁欣敏跟前。放鞭炮似的说:“少男少女们,根据最新消息,咱们学校来了个新校长叫马玉文。今儿第一天来就从早上九点开会开到刚才,还早制定了很多新制度,听说非常严厉!违反任何一条都有可能罚款!还听说咱们学校还要强制穿校服呢,不穿也罚款!哎——刘烨刚你咋也在这儿呢?你还不知道吧,您们班主任高映月升年级主任了,专管初三。这下肯定拿你们班做示范,咱们二班三班也大祸临头……”
    这吴欣欣大喇叭似的说个没完,很多人都开始反感。刘烨刚和衡信、李青都出去了,可能是去厕所,也可能转去了。帅小泽听到马玉文的名字看看马子祥,他也一脸茫然的看着帅小泽,暂时只有帅小泽知道他是新校长马玉文的侄子。他一直听说叔叔在六中管的特别严,没想到却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王易佳注意到两人的表情,悄悄的拉一下帅小泽的衣服袖子,两人小声嘀咕起来。
?    下午第一节是化学课,铃声刚响过智蕊进入教室。和同学们相互问候以后,并没有打开课本,而是走下讲台,温和地说:“同学们,有点儿事情要跟大家通知一下。接下来,咱们学校要进行一系列的改革,今后大家的学习制度和生活习惯都要有所改变。”
?    智蕊稍微迟疑了一下接着说:“再一个,咱们班几位同学在这次的竞赛成绩依然非常突出,大家表现的都很好。尤其是帅小泽、王易佳、袁欣敏、马子祥、衡信、李嘉等人。还有一班的刘烨刚,九班的高大铭,都取得市里前三名的好成绩。章凤巧、季心怡等人也取得了名次。但是,学校要取消对获奖同学进行物质上的奖励,所以我仅代表学校向大家表示衷心的祝贺。”
?    “啊?学校领导也太狠了!”“怎么会这样呀?”“这下好了!人人平等!不用羡慕别人了!”

同学们纷纷在议论,帅小泽几人脸上更是浮现出强烈的不悦,就差没有喊出来。

“同学们,请安静一下,先听我说完。”智蕊倒是十分理解这些孩子,她本来已经准备了钱买礼物,毕竟竞赛名次为学校和她本人都带来不少的收入。但学校既然决定了,她也只能按规定做。看着六个被点名的孩子像蔫儿茄子似的趴在桌上,她心里也不好受。向过道中间走了几步说:“我临时决定,给咱班同学放半天假,晚自习也不用上,大家可以打打球,或者出去转转,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再接再厉。明天早上,学校会逐一为每个学生量身体订做校服。校服钱是每人五十块,周一前交到教导处隔壁的会计那儿。从下周一开始,大家必须穿校服上课,每天上午第一节课的课间到大操场做广播体操。对了,刚还没说完,新出的制度已经贴在进大门传达室墙上,希望大家都抽空去看看,好好理解。从明天开始试着按上面要求约束自己,下周起要严格按那上面规定的执行了,尽量都不要让处罚到自己身上!嗯——班组长和各科课代表到我教办室去一下,其他人可以放学了。出门时动作尽量放小点儿,别影响其他班上课。”
    智蕊说完,转身向外面走。同学们叽叽喳喳的收拾东西,往外走嘴也没停,愤愤地议论着什么破改革、埋怨着什么破制度。
    十五个班组长简单收拾好书包,出门向智蕊教办室走,边走边小声嘀咕着。一向活跃的马子祥在最后一个走着,始终低着头。一方面害怕大家知道他跟新校长的关系,会群起而攻之。另一方面,他确实不理解叔叔,就算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该拿同学们这点微薄的奖励开刀。

今天孙晓雨做了很大改变。首先是脱掉了那一身军装穿了过年时才穿的一套橘红色的长裙,腿上穿着紧身黑绒裤。头发精心梳理成两个麻花辫搭在脖子两边,辫梢各有一朵橘色的小花。脚上也不是平日里的军绿色帆布鞋了,换成了锃明瓦亮的黑皮鞋。吃过中午饭,她还专门找朋友借了口红,把嘴巴涂的光鲜红润,脸上抹了雪花膏还打一点腮红。她已经打算好,放学后让帅小泽骑车载着她看日落,她听说红旗闸旁边的日落很美丽,反正他还欠她一件事情。
    二班的第一节课是思想政治,政治老师还是老学究谢发海。他架着一副粗框粗腿儿的老花镜,两个眼镜腿儿绑着细绳子套在脖子上。此时他正在讲台上正滔滔不绝的说着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那摇头晃脑的教书先生模样在这个学校绝找不出第二位。

孙晓雨一歪头看到三班的学生顺通道往外走,边走边议论着,看起来还挺兴奋。忍不住伸长脖子看了起来,可左右都看不到帅小泽。心里忽悠一下:咦,他们这是干吗?今天三班没有体育课呀!嗯?帅小泽呢?难道是跑过去了?
    “孙晓雨——孙晓雨——”老学究发现了孙晓雨在开小差,大声叫道。
    “啊?”她听到第一声没反应过来,还在看人群里有没帅小泽。第二声她听见了,也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赶紧站起来回话:“到!”
    “孙晓雨,你知道老师在干吗呢?”老学究慢条斯理的说。
    “报告谢老师,您在讲政治!”孙晓雨认真地看着黑板,心却在想没看到帅小泽的原因。
    “哦?你在干吗?”老学究略微低头,眼睛从老花镜镜框上面犀利地盯着她。
    “我在学政治。”她仍然一本正经的回答。
    “是吗?那我刚讲的哪里的内容?”老学究显然有些不高兴,认为她存心捣乱,但碍于她母亲是同事的份儿上不愿意计较太多。
    “报告老师,您讲的是书上的内容。”她还是很认真。
    哗,课堂下面轰然大笑,被这两个同样喜欢较真儿的人逗的合不拢嘴。老学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刚要发火陈乐凯站了起来,举起右手说:“报告老师,外面好像发生什么要紧事儿,隔壁班同学都出去了。”
    老学究沉思了一下说:“你是班长,出去看看什么情况吧,快点儿回来告诉我。”随后一指孙晓雨说,“你也去吧!省得在这儿勾着头,再把脖子扭喽!大家继续上课!”说完接着讲他的社会主义。
    孙晓雨正求之不得,马上和陈乐凯出教室门往教学楼外面走。从近至远都看不到帅小泽,连他们一起玩的马子祥几个人也看不到。陈乐凯在旁边看着她,凭这东张西望的样子,就知道她并没想到这是他故意分散老师注意,才化解了她的危机。二人刚出教学楼门就看见张洪涛和几个人在前面,连忙问他们班是啥情况。张洪涛就把吴欣欣讲的小道消息内容结合智蕊的话大概告诉二人。
    “这位同学,既然你们班放学了,为什么没看到帅小泽呢?”孙晓雨并不认识张洪涛,所以说话很客气也很认真。
    “他呀!被班主任叫到教办室去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赶紧到门口看新制度啊。”张洪涛说着往门口走。
    “晓雨,走,咱也去看看吧,班主任咋没告诉咱们呢?”陈乐凯看着孙晓雨。
    “行,去吧,你去看制度,看完在后门旁边拐弯儿地方等我。”孙晓雨点头同意,自己却转身进教学楼了。
    陈乐凯轻声应了一下,无奈地朝门口走。心想:只能一个人去了,哎,就算用屁股想都能猜到,她一准儿是要去智蕊老师的教办室找帅小泽。
    “同学们,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学习还得往好的搞,班里的工作还是要继续开展的。”智蕊看大家都进了教办室,大部分人仍然低着头,先安慰才说正题,“另外,从明天开始,你们每天早上要抽一个人在教学楼门口观察咱班同学的文明举止和衣帽整洁,还有班上的班容班貌。尤其是卫生方面,遇到不合规定的要及时指出改正。因为周一就开始执行了,流动红旗咱可以不争,但尽量别让咱班同学被罚款,谁家里也没有开银行!是不是?”
    “老师,要每天都得抽时间做表面工作,肯定会影响我们的学习。”王易佳第一个提出意见,奖励没了还给分派任务,完全不符合逻辑。
    “这个我明白,所以才让你们商量怎么轮流值日,尽量在不影响大家学习的情况下进行。”智蕊平静的说,心里知道他们此时有情绪。
    “智老师,我们下学期要考高中了,学习时间本来就紧张。要是哪个同学没来及按学校的规定做,或者纠正没及时改了,我们是不停的纠正还是带到您这儿?让您给帮忙改?”袁欣敏也觉得这给大家增加负担。
    “不用带到我这儿,同学们都很聪明,提醒几次都一准儿能改正。一会儿我给你们个本子,值日时把容易出现错误的地方都记下来,回头我在班里再强调一下!”智蕊说完又看着挂钟,“大家要没别的问题就放学吧,怎么值日你们下去商量。帅小泽,王易佳,你们先别走。”
    袁欣敏纳闷地看一眼帅小泽出去了,其他人跟着往出走。
    智蕊看大家都走了才柔声说:“我知道大伙心里憋屈得慌,要是我忽然失去该得到的东西也很难过。所以呢,我打算晚上请你们到我家里吃顿饭,就你们参加比赛的几个吧?要再叫谁也行,你们俩决定行吗?”
    “老师,让佳佳做主好了,我有几件衣裳要洗,晚上就不去了。”帅小泽接着智蕊的话,直接就推掉了。
    “老师,我们都不去了,趁不上课好好休息一下吧。”王易佳当然明白帅小泽不想去。洗什么衣服,从没听过他洗衣服。
    “哦?呵呵,那好吧。改天你们再想去了就告诉我一声,我随时欢迎。”智蕊讨了个没趣,尴尬的笑了笑。转身从柜子拿出两本教案本,往前一递说:“去吧,这个拿去记录值日情况。”
    “哦,老师再见。”王易佳上前接过本子,拉一下帅小泽往外走。
    “再见,老师。”帅小泽说话时候人已经到门口,刚出门又停住了,慌忙把门关上。因为门外面站着一堆人,袁欣敏他们十三个人都没离开。
    “哎,贱头儿,有便宜为啥不占?你洗啥衣裳?”李青忍不住压低声音问,他们隔着门已经把里面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就是,我咋没见过你洗衣裳?”衡信也有些不理解。帅小泽是最爱节省的,葱油面就是最好的证明,好不容易有人请吃饭怎么会轻易放过。何况以智蕊的衣着打扮,吃的一定不会太寒酸。
    “哼!打一巴掌给个糖豆!太容易了吧?咱们十几个的奖金有多少钱?白吞了?”帅小泽没好气的向旁边撇了一眼,又扭头看教办室的门确定已经关好了。
    “就是,谁要想吃就过去找她,还来得及。”袁欣敏马上赞成。
    “可是贱头儿,咱要连饭也没吃,奖金也不会给咱,岂不是更亏?”章凤巧幽幽地说着,扭头看马子祥还在外圈儿站着一语不发。
    “凤巧,事情不是那样想的。咱只要不吃她们的东西,她们心里多少得犯点儿隔影。要吃了,他们就更加心安理得了。”王易佳解释到。帅小泽一找借口,她就明白他的想法。
    “对,敢贪咱的钱,让他们浑身长满便宜疙瘩!头上长疮脚底板儿流脓,喝白开水硌掉牙,吃啥吐啥!犯痨病!把占人家的钱买药吃都不够!还得受罪!”李嘉觉得这帮哥们儿太善良了,起码也得咒骂他们几句心里才痛快。
    “子祥,你咋半晌不说话?”章凤巧看着最边上的马子祥说,感觉以他的脾气早该爆粗口了。
    “是啊,神贱,对这样的缺德制度,发表两句评论嘛!”季心怡也早发觉他不对,没人带头问她又不愿意挑头。
    “算了,快走吧!还要出去玩儿一下午嘞。”帅小泽边转身往外走边接着说,引开话题,免得马子祥为难。
    “小泽,你说咱去哪儿——小泽!”袁欣敏紧走几步挨着帅小泽肩膀。猛地发现正前方来了个找麻烦的人——孙晓雨。后面的话也说不出口了,拉拉旁边的帅小泽。
    “嗯?”帅小泽本来低头走着,听袁欣敏说话都没抬头,忽然感觉她停住了,才抬头看。正好碰触孙晓雨的眼睛,那深幽而清澈的眼眸里有几分欣喜几分担忧。

“帅小泽,你们班主任叫你干吗?批评你了吗?”几分钟前孙晓雨就到了,老远就看到智蕊化学组办公室门口有一些人。但仔细看当中没有帅小泽,而这些人贴着门跟前,就猜测他应该还在里面。好不容易看到他从里面往外走,就急匆匆到他近前问,关切之情表露无疑。
    “没,没事儿,她不是批评我们。”帅小泽这才仔细看孙晓雨,被她这一身的惊艳摄住了三魂七魄。她今天的打扮太漂亮了,在衣服衬托下显得身材也很好,以前咋就没看出来呢。不由得意乱神迷的说:“哎,今天你没穿军装?这裙子特漂,漂,漂亮!跟仙女儿似的。嘿嘿,还还抹了红嘴唇儿,皮鞋也照人儿!”
    “你真觉得好看?等一会儿放学带我去红旗闸看日落呗!”孙晓雨目不转睛看着他,说的既简单又干脆。那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容毫不掩饰,也完全不避讳帅小泽旁边十几个男女的眼光。
    “可是,可是我们——我们——可是——”帅小泽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身边这些人可都瞪大眼看着他呢。
    “可是什么?一点儿不干脆!”孙晓雨打断他的话,柔和中带着些许的关切,“就这么说了,放学在大门口等我!我先回班喽?”说完就往回走。
    “哎,可是——孙晓雨,可是——”帅小泽还在结巴。他心里却明白她漂亮是一回事儿,跟她看日落是另一回事儿。关键旁边还有这帮人,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被推到流言蜚语里。
    孙晓雨已经走出十来步了,才回头对他喊:“别可是啦,你欠我的!放学见!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洒了一楼道。
    “不是吧?你真跟她约会啊?”王易佳过来疑惑地看着帅小泽,想不到一向腼腆正直的他怎么变得肤浅起来。

“没呀?你没看我什么都没说呀?一直是她自己说!”帅小泽赶忙解释,“佳佳,你说我该咋办?”

“得了吧贱头儿!别装了,你那也叫什么都没说?”李嘉立刻就揭穿他不合理的解释,“‘这裙子漂亮,跟仙女儿似得,还抹了红嘴唇儿,皮鞋也照人儿!’这叫没说呀?就差扑上去了!”

“噗呲”后面有人乐出声。大伙都开始呵呵笑,当然还得佩服李嘉的揭疮疤功夫。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帅小泽就怕被他们笑话,结果还是这样。

李嘉忽然做了个鬼脸,又故作玄虚说:“嘿嘿,你犯不着给我解释哟,只要有些人相信就行了!”说着瞄一眼王易佳,又用肩膀碰一下袁欣敏。

“贱头儿,我有办法!你到底想不想去吧?”马子祥忽然走过来说,算是替帅小泽解围。接着拉他往前走了几步,尽量不让大部分人听见,尤其是几个女同学。

“你没听见吗?她说我欠她的。”帅小泽此时已是势成骑虎。

“要是你不喜欢她,那就容易的多了。”马子祥压低声音,“很明显那妞是看上你了,要是你不喜欢她一会儿放学咱多去几个人。反正她刚也没说不让别人一块儿,你到地方了尽量疏远她,也可以直接跟别的女生搂搂抱抱。可以看得出她没什么心眼儿,说不定一回就能对你死心。”

“能行得通吗?那我搂哪个女生呢?要不跟你的凤巧商量商量?借给我演个戏?”帅小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他还不能完全忘记高育红,心里还不能容别的女人,再说人家陈乐凯的心思明白的跟司马昭似得。

“行啊!女人如衣服嘛!你自己跟她商量去。再说有几个现成中意你的,干吗不用?”马子祥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非常舍不得。

“啊,你说是——那多不合适的,贸然说能行吗?”帅小泽恍然所悟,扫视一眼王易佳和袁欣敏,十几个人都在注视着他跟马子祥。

“那就看你的了,不然你去找小巧说,我不介意还当群众演员。”马子祥说完走向大家,一起顺着通道往教学楼外面走。

帅小泽无奈只好找几个女生试着看行不行得通,说明放学跟马子祥、衡信、刘烨刚一起去红旗闸的事情。没等她们反应,李嘉欣然替袁欣敏接下了。于是,马子祥也叫了章凤巧,六个人先去篮球场玩儿,临近放学时推着车子在门口等刘烨刚和孙晓雨。

孙晓雨放学先去向妈妈请了假,又向班主任刘慧请了晚自习的假,才高兴地来到大门口。出门一看,七个人四辆车,马上就显出一脸的不高兴。可也没好意思说嫌弃话,毕竟他们本来就是好哥们儿。而且她告诉帅小泽的时候他们大部分都在旁边听到了,关键她自己也没说不让他带别人。

起初,孙晓雨并没有跟大家打招呼,径直来到帅小泽面前,弱弱地说声可以走了,坐上他车后座。一行人说说笑笑的骑着车子,有时嬉闹有时追逐。孙晓雨本身就是个没有心机的孩子脾气,所以很快跟大家融合到一起。还有个人始终放不开,那就是刘烨刚。他知道孙晓雨虽然现在笑的天真烂漫,或许下一秒就会哭的一塌糊涂。因为帅小泽和马子祥在孙晓雨出门前已经声明过,这次出来玩主要的目的就是帮帅小泽甩掉她,所以对她来说伤心是不可避免的。

红旗闸位于北河大堤最宽阔也是地势最高的位置,主要是用来向北河南岸各条水渠分流的地方。八个人来到时正赶上夕阳西下,天空逐渐被晚霞渲染。站在闸机房上面看,旁边不远是为防汛栽的一条白杨林带,冬季的白杨林没有叶子,耸立的枝干密密麻麻,在夕阳下赫然变成大片金色珊瑚树。机房的周围种了几排一人多高的圆球形万年青,在弱光下跟一个个刺猬似的,排着整齐的队伍欢送落日归山。当夕阳渐渐跟水平面持平时,也是最红最妩媚的时候,翻滚奔流的北河水也变成了暗红色。闸机房上一排少年也成了名符其实的金色少年,此时他们中最漂亮的非孙晓雨莫属。且不说她天真烂漫的笑脸和整齐油光的麻花辫,就她身上被夕阳渲染成火炭红的裙子,已经是这河堤上整道美丽风景的最亮点。
    “哎,小敏,你看对岸那是铁塔吗?”帅小泽右手搂着袁欣敏的肩膀,左手指着北河对岸几十里外的城市。
    “是吗?我怎么看不太清楚呢?”袁欣敏刻意把声音提高一些。虽然孙晓雨就挨着帅小泽站立,这是他们见孙晓雨之前商量过的,要在她面前表现的尽量亲热。
    帅小泽则用右手扶着袁欣敏的头,自己的脸也靠近她的脸,几乎挨在一起了。他的手仍然指着对面说:“你顺我手指方向看!”
    “哦,好像就是铁塔,真的好高啊!咱啥时候过去爬铁塔吧?”袁欣敏虽然知道此时说的话等于没说,仍希望他的回答是肯定。“放寒假好不好?”

“干吗要等寒假呢?你要想去,我随时都可以陪你去!”帅小泽看到旁边相隔两个人的马子祥冲他努嘴,再偷眼看另一侧的孙晓雨已经泪眼朦胧,立刻决定再添把一火。故意惊讶地喊:“咦,小敏,你怎么有根头发想发白?快靠我身上,让我再好好找找,看还有没有变白的!”

衡信一听,这家伙说话也忒夸张了点儿吧?有根头发想变白都能看出来?忍不住想笑。再看旁边的王易佳眼睛瞪得溜圆,腮帮鼓鼓着,也就低头强忍住了。但为了配合帅小泽,还是调侃着一笑说:“两位,你们每天都这么缠绵,也不嫌腻得慌?要不我们这些电灯泡暂时清场?给你们机会二人世界?”话音未落就感觉到右胳膊被狠狠的拧了一下,凭疼的力度不用看就知道是王易佳的手笔。

王易佳本来就憋着气,下午帅小泽跟大家商量演戏时,她也想答应跟他配合。可李嘉却抢先一步替袁欣敏揽下,她就只剩下跟其他人一样表示支持的份。如今虽然看着百般不是好滋味,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说这不过是演戏。

“不用啦,我跟小敏到那边转转去,顺便慢慢儿的找白头发!你们要等不及可以先走!”帅小泽说着竟然拦住袁欣敏的腰,不紧不慢地走向楼梯口。

“操!贱头儿,用不着这么迫不及待吧?起码等到天黑嘛!要不你们还去学校东头的旅社开房得了!又不是没——”马子祥这话更狠,他早看到孙晓雨脸上泪水成灾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因此死心。

“神经病!”王易佳和章凤巧同时瞪着马子祥。两人都觉得他话太过,王易佳埋怨的同时脚已经在马子祥脚尖踩着,正逐步加力呢,他把后面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两人这才把脸扭开,脚也撤走了。

“坏蛋——帅小泽!”孙晓雨终于忍不住了,蹒跚着走了几步站到帅小泽和袁欣敏背后,眼泪还在肆无忌惮地顺着脸往下窜。

“咦?你这是怎么了?哭啥啊?大家伙都看着呢,我可没把你怎么着啊?”帅小泽装作惊讶的表情,随后把自己先撇清。

“呜呜……是我带你来的,呜呜……你怎么可以撇下我?呜呜……跟她好?”孙晓雨哽咽着,觉得自己委屈的不得了。今天为了约他看日落,她特意换了新衣裳,而他下午还夸她漂亮。可相隔不到半天,他竟然跟变了个人似得,不但带这些人一起,还抱着别的女生当这么多人面前卿卿我我。

刘烨刚半天没说话,此时已经觉得帅小泽做的很残忍。如果找个没人地方单独向她解释也未尝不可,可他们偏要当众让她死心,还说是出于一片好意,越早解决伤害就越小。做为好兄弟他义无反顾支持他们的决定,可今天这事情自始至终让他揪心不已。他觉得孙晓雨太单纯,单纯的不该染半点人间烟火,更不该像现在这样哭得一塌糊涂。他甚至有些不理解这些兄弟,怎么狠下心伤害这样的女孩儿。所以,孙晓雨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好随时准备扶住她脆弱的身躯。

“哦,是啊,是你带我来的,那就谢谢你喽。你选这地方确实很适合我们俩约会。呵呵,你不会是因为我没感谢你哭鼻子吧?要那样干脆你用建虹的外号得了,鼻涕虫!”帅小泽并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虽然一刻钟以前还在暗赞她漂亮,但漂亮和喜欢是两回事。就在他刚刚靠近袁欣敏脸颊的时候,更加确定她就是他梦中的女人,他已经决定追她作对象,刚才看似做戏,其实他已经当真了。

“呜呜呜……你,你怎么可以?可以?呜呜呜呜……这样?凭什么啊?呜呜呜呜呜……”孙晓雨早已经哭得形同泪人了,似乎长到这么大所积攒的眼泪今天全派到用场了。

“别哭了,晓雨,别哭了好吗?”袁欣敏不自觉安慰道。预料到她会哭,却没想到她哭得这么可怜,比自己为他哭的几次还要凄婉,几乎忍不住想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再扭头看此时的帅小泽,不知怎的竟有几分厌恶,怎么看不到那个自己中意的率真诚恳的模样了?心里不仅升起丝丝的悲凉,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错他。

“小敏,走,咱到那边看日落,鼻涕虫哭得好难看!”帅小泽拉着袁欣敏的胳膊,她被他拖着往闸机房边上走。此时的夕阳已经有三分之二钻进水平面,奔流的北河水鲜血一般殷红。

“小泽,咱们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点儿?”袁欣敏压低声音说。还在偷眼看不远处呆站着的孙晓雨,刘烨刚和章凤巧已经在劝她。

“我知道!被人伤心的滋味我也试过,趁她陷得还不深,当断则断。可如果不狠点儿,以后就得看着她更痛苦,说不定还要绕上我们。”帅小泽轻声说。他又怎会不懂被人伤害的苦楚,只是不希望有朋友再步自己的后尘。对于孙晓雨,他又何尝不想怜惜,心中也在叹息人生的矛盾。

“唉——!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有像她这样的一天?”袁欣敏逐渐理解他,却更加同情孙晓雨,就像同情某年某天的自己。

“你当然不会了,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绝不!”他悠悠地看着远方,手却紧紧握住她的手,“我会把你捧到手心儿里面,不让这样的机会靠近。”

“现在没人,你不用再演戏了!哼!”袁欣敏说着心里一阵颤抖,已经分不清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演戏?我对你没演戏。我今天终于肯定心里面的不再是高老师,而是你袁欣敏。你就是白云里的那个天使,你就是我梦里的阿莲!”帅小泽说的很直白,以至于袁欣敏看着更难相信。

“阿莲?阿莲是谁?”她疑惑地看着他。以前知道王易佳、尤玉娇、芦建虹,最近了解还有个高育红。阿莲这个名字是第一次听,而且很明显是个女孩儿的名字。

“阿莲是我今天梦到歌里的名字,开始还以为是高育红,后来看清楚了——就是你。所以我们不要再绕圈子也不要逃避,我知道你也相中我了。以后咱们好好学习,顺便处对象,等大学毕业就结婚!”他看着她的眼睛,说的非常肯定。

“我,你别说了,我不知道,我啥都不知——”袁欣敏明白了,脸立刻红的像天边的晚霞,却莫名地左右为难起来。

“贱头儿,孙晓雨被小贱贱劝好了。俩人一块儿走了,咱也走吧?”衡信大声喊,打断袁欣敏的话,也搅乱了她的心。

“好,下去吧!”帅小泽答应着。再看闸机房上早就没有人了,他紧走几步,跟衡信并肩朝楼梯口走去。袁欣敏则是在他们前面低头小跑着下平台。

夕阳完全落入地平线时,夜幕开始由远至近,西边天空的晚霞也渐渐地变黑。三辆车六个人顺着河堤向东行驶着。袁欣敏坐在衡信车后座,她下楼直接就没往帅小泽跟前走,看衡信推车子就直接跟过去。章凤巧斜坐在马子祥车上,幸福地伏在他后背,双手环抱他的腰。马子祥现在已经不再刻意地避讳,只要尤玉娇不在,他就敢肆无忌惮的和章凤巧勾肩搭背。帅小泽木然地用力蹬着车子,没猜明白袁欣敏最后的回应算什么意思,看她跟在衡信背后时竟有莫名地失落感。

王易佳整个下午都在憋气,开始看见帅小泽当大家面夸孙晓雨漂亮,还答应跟她看日落,已经明显的不爽。后来马子祥和他商量怎么甩掉孙晓雨,决定选择袁欣敏演戏气孙晓雨,她再次感到难过,她深知那不完全是被忽略的感觉。最后他和袁欣敏在闸机房上卿卿我我,还肆无忌惮说风凉话,她就再次打翻醋瓶。直到看着袁欣敏不理帅小泽而跟着衡信走,她心里终于松口气。坐在他车后座也觉得特别舒坦,也无所顾忌地搂住他的腰,闭上眼睛倾听风吹过的声音。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四十章 梦中的莲伤心的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