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三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2-24 点击数:126次 字数:

上车后,王朝阳先介绍刘小川,又讲道:“这车先是县长的,现在专归苗副县长。”孙大志听了点头说:“宁当鸡头不做凤尾,好处在这明摆着。”

路上王朝阳介绍:“芝兰县境,地处山区,地形雨会不期而至,不经意间又消失了,来去无常。此地有句话,‘山雨江鱼雾山茶’,是指这里雨多鱼多出茶叶,只是现在江鱼难见,都是塘养的。”吉普车正穿越县城,梁艳梅见户户亮灯小城入夜。忽见飞来几滴雨,沾在车前窗,然后又是些,渐渐地密了,密密麻麻弄得车窗很模糊,雨刷开始‘滴哒’摆动。她在心中暗念道:“山雨不期至,小城夜来人。”念完不觉红了脸,想起上次苗清泉说,去江边品渔家菜,后来有事没去成,现在依觉很甜迷,乐滋滋冲大伙说:“真想能尝口江鱼的鲜,体会古代文人情,‘临风江雨朦肬,泊岸畅意千杯。’情怀真豪放,渔家菜必美!”言毕顿入虚幻境界。
  到‘哭江楼’下车一看,四周荒凉孤零零中一栋独楼,几间窗户亮着光。这时雨正急,孙大志诧问:“这里是城外?” 张平江引众入得楼笑:“嘿嘿嘿,是处拉屎不生蛆的老荒地,现有一楼一路,‘傲立’芝兰江畔,对岸西山皱眉,叹水今朝始浊。”讲了楼和路的来历,最后扮个鬼怪脸说:“不是我爱发牢骚,一个‘叮当’贫困县,年年扶贫年年贫,却鼓吹什么新形象,也只不过拆旧房子盖新房子,早晚欠一屁股债。百姓唱,‘眼下新城很媚妙,一楼一路江边撂。江水黑又臭,形像真不少。’自古民谣多是怨,它是民心啊。” 张贵柱惊说:“读过几篇争论文章,讲城镇改造不能吃了子孙饭,更不能成地方政府的财源。其中提到有些县,不顾实际大拆迁,任务下到各局办,迷信‘经济拉动论’,成天高喊‘经营城市’。”王朝阳也说:“国情决定经济模式,现时公有制主导,书记说了算。”梁艳梅便说:“我们都不懂得经济,最好不要乱说乱信,总的来看越来越好。”提醒张贵柱:“到这里要谨言慎行,和在局里情形不同,不对工作无关的事,乱发议论生出事非。”说完剜一眼,表示很担心。

上到六楼张平江说:“苗副县长住这边,对面没有人。”敲开门后让到门边,请客人们先进了屋。梁艳梅头一个挤进去,随手放下包,闻到屋里熏过香,扫眼屋中陈设,见家具都是新的,又见位姑娘挽起袖子系着围裙拿条毛巾,猛然一惊想,是县委招待所小楼服务员吴珍!?正想问听张平江说:“客人到了不泡茶?你这主人怎么当的?” 吴珍应着要转身进厨房去。梁艳梅暗‘咯噔’一下,竟然猜到那上面去,细瞅吴珍穿件紧身红毛衣,前胸凸凸的,下面是条牛仔裤,山里姑娘本就壮,转身更显腰腿臀。疑惑这是苗清泉的新居吗?把服务员也搬住?不愿相信但是不快,柳眉微皱竟没去坐。王朝阳问她:“苗副县长说,这次要住些时候?” 梁艳梅紧盯着厨房,发呆没听见。 孙大志见了心知肚明忙抢说:“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一月吧。” 王朝阳告诉他:“干部都忙撤社建乡不好找。”孙大志因说:“张局长讲过,我在报上也看到,人民公社将成历史?你在基层做领导,说说看法吧?” 王朝阳朝上翻翻眼说:“大道理,报上有,谁也没它说的好。我的看法很简单,撤销公社起因就为一口粮,人民公社吃不饱。民以食为天,政以民为本,好事情!” 梁艳梅仍在愣,独自犯思量:“都说男女经常单独在一起,日久难免产生感情。吴珍长得俏,身段又惹人,苗清泉又胆子壮,是个强烈人,万一哪天控制不住怎么办?”就瞧吴珍一把手的鬼样子,起醋很犯疑,心也砰砰跳,气也急促了,要寻吴珍探个究竟,被王朝阳挡住说:“你大哥来了,他想见到你。”梁艳梅便心不在焉地说道:“让他等一会儿。”忽然醒过来惊道:“他不是在北京吗?怎么也来了?”王朝阳笑着点头说:“我来就是接你去,现在人送了,看过新房了,那走吧?”梁艳梅兴奋道:“正有好些话要说。”就听见叫 “梁阿姨”,转头一看吴珍笑容满面,双手递上茶来,梁艳梅接过只觉烫手,左看右看放在哪都来不及,终于受不住,‘啪’地一声摔了杯,水溅脚背和裤腿上,烫得梁艳梅,‘啊呀!’一猛跳,引得一屋人都看。她尴尬极了双手摸耳窘笑道:“我太不小心。” 吴珍愧疚说:“我不小心烫了客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