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二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2-20 点击数:156次 字数:

到芝兰县长途车站已是黄昏,梁艳梅下车被位三轮车夫认出了,拉响铃声骑来问:“这位小大姐,还去县政府?要到环卫局?” 梁艳梅一看就笑道:“上回就是你的车?”顿有重返旧地之趣。
   大家分乘两辆‘三轮’进县城。

上了芝兰江大桥,梁艳梅便问:“码头灯光多亮啊,还是忙着运盐吗?” 三轮车夫讲:“也运煤。”梁艳梅又问:“水路通长江?” 车夫点头说:“河流入江再归大海,这是天然就生成的。” 梁艳梅便十分兴奋,扭身顾望巍巍山影,嗓音锐亮嘻开嘴笑:“是啊正是啊,江流山中来,穿桥悠悠东,不停奔向海,是大自然的无穷生命!当然当然,相对人间。”她抬望星光弯月,再望群山朦胧,思绪化入暮色之中。

就要见到苗清泉了,心里能不喜滋滋的。
  下桥入城走一段,车夫依如上次一样,拉响铃声拐进巷子。

已是上灯的时分,梁艳梅们边行边看,也不知从哪朝哪代,始用青石板铺路。老旧装板房,青瓦做屋顶,建于何年间?那时的店家,已挂招幌吗?现今上面的姓氏,不该承自那年月。岁月悠长,物借人传,莫断好传承。于是问车夫:“上回没有仔细看,牛肉呀、排骨呀、蒸肉呀、回锅肉和烧鲢鱼呀,都是跟着主人姓?这家豆花就姓张。都说是祖传,房子该是祖宗旧屋?白的黑的麻的狗,不欺生,不怕人,从从容容传了多代?”车夫抹汗摇头说:“哪有什么祖屋啊?都是土改重分的。店铺都是这二年,才准个人开业的。土狗不咬人,是被养懒了。”梁艳梅便叹长气,不顾东西南北中,信口使出小脾气:“常憾世事折腾多,一脉相承不好吗?何必今日重头来。”心中很惋惜。

张贵柱在后面喊停,端着相机跳下‘三轮’,东跑西窜或蹲或跪,双手比框,忙找角度很像回事。他闪了几张后喊道:“一看就是笨农民,呆头呆脑傻瞧啥?啊啊啊?这是照相机,就别吓住了?真想吼你土包子。骑过来,赶快骑过来!抓拍几张动感的,留作小镇乘游图。”拍完走来埋怨车夫:“土老冒,脖子伸得太长了,应该埋头用力蹬,又不是想拍攝你,虚荣个啥呀?真的很无奈!”车夫急了鼓起眼,挤皱眉头大声呸,其势很故意,十分不屑道:“滚你妈的苕!不止拍过一百次,都说这个姿势好。算了算了,你娃根本完全不懂。”

店家笑,众人笑,车夫跟着一齐笑。他扬起脖子大喊‘走起!’,拉响车铃作释怀状,小街顿时显得活泼。
  两辆车到县府门口下车付钱。看门的人曾卫国,因为认识梁艳梅,忙打电话到环卫局。

不一会儿,县环卫局长张平江,急急忙忙跑来迎,连连作揖说失敬。 握手的时候,孙大志就问:“苗副县长怎么没去车站接?”张平江解释:“桑老回乡视察,苗副县长候着听差脱不开,我在局里领着赶写汇报材料以备垂询。真人面前不讲假话,这个你们都该知道,现编大不易。苗副县长留下话,先去他的新居所。”梁艳梅就顺情说:“张局长你教过书的,写东西该不成问题。“ 便讲了这次的来意,再问道:“他搬新家了?” 张平江告诉:“搬到临江别墅,和我做了邻居。”张贵柱惊问:“你们住别墅?还,还临江?”张平江就哈哈大笑拍他说:“小同志,吓着了?这就让你开开眼。”又讲道:“你们到的不是时候,全都下去大搞撤社建乡了,若不是他桑老回来需汇报,就连我也见不着,倾巢出动散在各镇各乡了。”
  这时候,两束刺眼灯光扑到,‘嘎吱’一脚急刹,影影绰绰下来个人大声询问:“张划拳,人到了?”张平江闻言就介绍:“是公安局长王胖子。”因问道:“你咋来的这么巧?不去保卫北京来的伟大干部?来凑什么热闹嘛?” 王朝阳就说:“我另有任务刚回来,估摸着人该到了。再说有公安部警卫局,还有省市警卫处,我也挤不上槽啊?”过来一一握手问候,对着梁艳梅笑说:“你父亲今天也来了。”梁艳梅说猜到了。王朝阳又说:“高秘书看见你在长途汽车上。” 梁艳梅哼道:“就他眼睛尖。”王朝阳请大家上车,张平江问要去哪儿?王朝阳就说:“送到‘哭江楼’,人多挤一下。”张贵柱忙问:“不去临江别墅了?”王朝阳笑问:“是听张局长自吹的?那是座孤楼,都称‘哭江楼’。”

张贵柱还是不明白。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