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一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2-17 点击数:154次 字数:

梁艳梅回办公室,提醒张贵柱赶紧准备,自己写个请示报告,写完审一遍,哼着歌子去找李明副局长。临出门,回头瞥眼孙大志,见他果然忧心忡忡望自己,冲他一笑说:“振作起来吧,孙大志同志。还记得那首鼓动诗吗?”于是背诵道:
  “我们是新时代的青年,
  同志啊,
  请不要愁云惨雾悲伤,
  振奋人心的时候到了,
  一起走出机关吧,
  投身大自然的怀抱吧,
  去感受另一种战斗的生活。
  啊!
  伟大的时代,
  我们赞美你。”

背完朗声笑着走了。

孙大志也笑,对着张贵柱说:“这人精神病有障碍,是我念给她听的,她倒记住了。五八年,我爸就被战斗诗,哄得去了地质普查青年队,在青藏高原爬到现在才离开,献了一辈子。”
  李明太有领导样,不出声地慈祥着,端祥来又端祥去,那种勉力的目光,像在鼓励好好活,幸福就在大前头,因此充分肯定说:“事情虽然刚起个头,你却想到领导前面,真是一位好的同志,我不支持能像话吗?”签字递还她,奇怪地问道:“那是一处苦穷地方,梁工你咋这么高兴?”梁艳梅嘿嘿笑着说:“我喜欢看领导签字,瞅着浑身特别舒坦。” 李明哪知她在想啥?云里雾里凭直觉说:“对呀对呀大领导的孩子嘛,从小看着签字划圈长大的嘛。” 梁艳梅乐得嘻嘻哈,捂都捂不住,好一会儿才上气不接下气说:“嗨哟嗬!都好久没有这么笑过,眼泪都被笑出来了,哎哟嗬,我走了。” 李明赶忙说:“不急不要急,来看我昨天刚写的。”于是去书柜,拿出一卷纸,展开给她看。

梁艳梅瞅了一眼敷衍道:“不错很不错,比上月写的‘难得糊涂’有进步。只是这张‘桃红柳绿’时令不对根本没有现实意义,眼下是秋天,往后是冬天,桃子能红?柳叶能绿?” 李明皱眉说:“别管意义先品字。” 梁艳梅才仔细看,然后说:“字体千万别太肥胖,个个都像饱食终日无所为。” 李明就责怪:“又邪说?好好讲!”梁艳梅便暗叹,这下轻易走不脱,非得说出点门道,满足这位‘字痴仙’,可是自己哪懂得,平时靠些碎片知识来胡诌,暗自搜肠刮肚起来。猛然记起父亲有本《怎样写好毛笔字》,于是在字上,比划挤眉头,装模作样开评论,其实悄悄在背书,学舌高中历史老师论据确凿锵锵讲述:“隶书主方势,改圆笔为方笔。起笔需要藏锋逆入,藏锋圆中有方,但收笔有藏有露,比如点的收笔,长横的收笔和一部分竖、撇的收笔处,就以露锋结束。”又胡扯道:“所谓练字修身,就是在对一笔一划的悟性,藏是有而不露,露是适时而动,藏是蓄,动是取。看来这些你都知道。”说完背手退后一步,虚起眼睛又瞧了瞧,忍住不笑连连点头。

李明直点头,要她接着说,梁艳梅双手一摊说没了。

李明深思玩味轻声道:“‘藏锋逆入,藏锋圆中有方,收笔有藏有露,藏是蓄,动是取。’好!悟就悟在这里了,练字即是修心嘛。” 梁艳梅笑问:“修炼出来了?” 李明说:“修心需要一辈子,常习常悟吧!”神态十足毅然。

梁艳梅像若有所思,频频点头咕咕叨叨:“我爸是位‘老正确’,时不常的也练字,大概和你想法一样。” 李明说:“他是市长层次更高。”

梁艳梅有事不想久留,说:“我们今天就去芝兰县。”见李明自顾思索不答话,便也悄悄地走了。

长途汽车沿芝兰江上行,前方群山渐显巍峨。

梁艳梅说:“快到了。”

张贵柱兴奋道:“胶卷可能带少了,芝兰县能买到吗?我用乐凯彩色胶卷,135的。”

梁艳梅说不知道。

这时警车鸣笛追来,用扩音喇叭喊:“长途车,请靠边,停下熄火!”然后闪灯超过去。

不一会儿,一辆茶色窗的‘考斯特‘驶过,几辆’吉普‘快速跟上,最后又是闪灯警车。

长途车上无不惊怔,孙大志呼:“好家伙,这排场!一定是从北京来了大首长。”小声对着梁艳梅说:“你父亲可能也在队里。” 梁艳梅忧道:“一来芝兰县,就会碰上他?” 张贵柱就说:“要是早知道,该托梁工的面子,搭个顺道车,县里见了敢不重视?”瞧见梁艳梅不讲话,便忙追问道:“梁工,对吗?” 梁艳梅轻声说:“真是北京来了首长,我爸只能算个陪同,他做不了主。” 张贵柱叹说:“我没见过市长大人,这回你要引荐一下,多拍几张合影留念。” 孙大志知道她父女最近关系紧张,又见她皱眉头,就冲张贵柱发气:“你就一颗绿豆大的技术员,能和副县长拍几张,已是祖坟冒浓烟,是你爹妈哭进庙里烧高香。” 张贵柱气笑说:“苗处长当了主管工业的副县长,那还用说吗?想拍就拍了,梁工你安排。” 梁艳梅正烦,没好脸的说:“照什么照!你好四处去显扬?满脑子的虚荣心,是封建等级思想作怪,哈巴狗。” 张贵柱忙说:“我没有这种资产阶级坏思想。” 梁艳梅便没好气问:“那咋不去山里找老农民照几张?” 孙大志赞同:“真爱摄影就应该到生活中,到大自然中寻找真正的美景,不能讲究虚荣,更不能学摆样,显得这样那样,那是假冒伪劣,那是摄影骗子,这种狗屁不如的,只想投机出大名。” 张贵柱觉得很不入耳很不厚道,闷气瞧着车窗外,不再讲话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五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