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九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2-10 点击数:98次 字数:

朱大喜捡起东西追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朱大喜回来笑脸说:“尊敬的二哥,礼物已送了。”
  “也替哥哥我道歉了?”
  “道得我都急哭了。”
  “肥肉婆娘咋说的?”
  “没咋说,收下了。”
  朱德贵还是不放心,翻眼屋顶那些灯说:“再诚恳地去一次,显出像个龟儿子,然后回来请老子。” 朱大喜缩脖又回去,皱眉叽咕怀屈报怨。
  吴广忠在酒桌上,把想说的都说了,又喝几巡说:“今晩就到这里吧?” 马文武便宣布:“时候不早了,回去要传达,会议暂时取消了,其实根本不要紧,要紧是知该干啥。”

众散。

吴广忠见吴珍在外露,记起来对马文武说:“马秘书长你先走,我留下有事。” 马文武走后一小会儿,吴珍便就溜来说:“吴县长,那个野东西,今晚闹餐厅。” 吴广忠觉得胃部痛,揉了几下皱眉问:“你从来不叫别人名字?那事我已知道了。” 吴珍凑近叹:“朱厂长,好心好意打招呼,倒被骂成调戏她,还把公家碗摔了。我看不惯说几句,李金华这摇尾巴的干瘦狗,不许我在餐厅干,吼去锅炉房铲煤。一天滚两次,没个处去了。” 吴广忠便正色道:“这下难办了,原先想在餐厅帮你调个岗,这一闹就不能办!别人会说我,支持你和苗副县长小姨斗。” 吴珍急从衣兜掏出包香烟,撕开抽出笑嘻嘻的敬县长,等他接了又摸出个打火机,‘叭哒’打燃捧到面前真诚说:“吴县长,请抽烟。” 吴广忠先看牌子,吸燃抽了一口,诧异地问道:“小吴呀,哪里来的‘大重九’?” 吴珍甜笑说:“跑去东楼小卖部,许下大愿讨来的。”说完连烟带火机,塞进吴广忠衣兜,末了等盼着。

吴广忠推胃疼要走,吴珍听完倔起嘴巴,侧身挡住不让离开,怪他答应又不作数。 吴广忠唉唉说:“酒后会出错,过几天考虑?” 吴珍紧皱眉头,一副要哭的样子,扯袖哀求道:“我牛都吹了,能够等几天?那帮洗碗洗菜的,肯定会要挖苦我。” 吴广忠就嘿嘿嘿:“怎么乱吹牛?只能怨自己。好了我的头晕胃疼,听话别急明天再说。”撇开她要走。

吴珍急哭了,望着怨言道:“我都以为真的了,才不怕,才敢和那疯婆吵,还答应把今晩碗盘包下来,反正明天不干了。现在不算数,李金华又说不留,到底做错什么了?叫我去哪啊?吴县长我不铲煤。”说完蹲下抱头伤心哭起来。 吴广忠便不忍走,气得他直说:“又来了,又来了?这个样子是给谁看!一会儿进来收拾桌的,看见了算咋回事嘛?” 吴珍呜咽抽泣道:“我不是已全包啦?个个早就溜光了,想想有谁会来呀?倒霉真倒霉!” 吴广忠责备:“自作聪明受该活罪,不许哭,不然坚决不管了。明天办,明天一准儿办。” 吴珍抬头挂泪问:“这回算真的?”以袖抹泪哭开说:“现在更想哭。”吴珍哭着收拾桌子,一弯腰杆,吴广忠瞅见她腰臀,酒后难把持,赶紧扭头说:“你忙我走了。” 吴珍没回头,哭着答应道:“嗯。”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