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三章 双喜临门两世情缘终于得成眷属 回家办酒夫妻应邀为村谋求发展
本章来自《执着人生》 作者:袁明华
发表时间:2020-02-08 点击数:120次 字数:

  艾慧媛自从得知,在经过科学鉴定已完全证实,秦少卿就是她与方云龙两人的爱情结晶后,她只想一家人能够早点团聚在一起。

  但是她又不能违背方云龙事先跟她的约定,即这事不能让秦少卿和艾思芳知道;所以她只能按照方云龙的指点,去更多地创造条件,让秦少卿与艾思芳,有机会更多地相互接触了解;若能促成他们俩早日相恋结婚成为一家人,那自然而然就有了一家人常常团聚在一起的机会了。

  于是在她来学校的第三天,在找到机会与艾思芳聊天时,便借机试探性地问艾思芳道:

  “思芳呀,你想不想多有一个兄弟姐妹呀?”

  艾思芳对她妈这没头没脑的问话先是一愣,心想,难道妈后来又处了对象,还想为我生个弟弟不成?所以稍过片刻,她便说道:

  “想啊!妈准备什么时候为我生个弟弟呀?”

  “死丫头片子,明知妈现在不能为你生个弟弟,还这么说。”

  “您不能生,为何又问我想不想?”

  “我不能生,但我可以认个干儿子呀!”

  “妈还是重男轻女,嫌我是个女孩子。”

  “不是,女加个子就成了好字,哪个不想好呀!你说对不对?”

  “妈说得对,已经有了一个女,再去找个子,那就好了。”

  “看来我闺女想明白了,我还真认了个干儿子,与你同年同月同日生,你说是不是缘分?”

  艾思芳听说与她同年同月同日生,一时便来了兴趣,觉得可能真的是缘分,于是便说道:

  “那妈什么时候把他叫到家里来让我也认识认识,让我也好早点结束这独生子女的时代。”

  “好呀,那星期天的时候我就把他叫来我们家做客。”

  两个人谈得正欢时,方云龙从房间里出来了,见艾慧媛与艾思芳俩人正在那里谈笑风生,于是问道:

  “什么事情使得你们母女俩这么兴高采烈呀?”

  艾思芳见方云龙出来并对她们母女俩的谈话感兴趣,于是歪着头微笑着风趣地回答道:

  “我认了个干爸,我妈认了个干儿子;我们这个家庭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多了,肯定会越来越热闹;您说应不应该高兴呀?干爸。”

  “应该应该!”

  方云龙也迅即回答道。

  方云龙话一落音,艾思芳又马上问道:

  “刚才我妈说星期天就把她干儿子叫来我们家,您欢迎吗?干爸。”

  艾思芳一口一个干爸,不仅让艾慧媛那颗原来悬着的心落了地;也把方云龙叫得心里甜滋滋的,于是满面春风地回答道:

  “当然欢迎啦,四个人在一起,无论是写诗作对,还是饮酒作乐,或是娱乐玩牌,都不缺人、气氛十足。从此,我们的思芳宝贝再也不会感觉孤单寂寞了。”

  “是呀,思芳没有兄弟姐妹,过去是因为我忙,没多少时间管她,所以也没让她出去玩,总是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看书做作业,确实比较孤单;这都是妈的不好,对不起了,宝贝。”

  艾慧媛见方云龙提到艾思芳有一种寂寞感,所以也马上补充说道。

  艾思芳一下子成了方云龙和艾慧媛他们两个人的宝贝,还真有点受宠若惊;她不知说什么好,呆呆地看看艾慧媛又看看方云龙,稍过片刻仿佛才醒悟过来;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面向艾慧媛说道:

  “妈,明天就是礼拜天了,那你现在去给您干儿子打个电话,约他来我们家作客,看他会来吗?”

  艾慧媛看艾思芳这么急着想见秦少卿,心想一定有戏,计划定能实现,所以也马上高兴地答应道:

  “好呢,我就去打电话。”

  艾慧媛边答应边起身,同时企盼地看着方云龙;方云龙与她心有灵犀,自然明白艾慧媛的意识是要他给她电话号码;于是他也跟着去到电话机旁,为她找到了秦少卿的电话号码。

  常言道人亲骨头香,这话一点也不假;秦少卿与艾慧媛有着血缘关系,所以也有一种特亲的感觉,也很乐意聚在一起;因此当艾慧媛打电话给秦少卿,约他星期天过剑华大学这边来玩,他也就满口答应了。

  艾慧媛把秦少卿愿意星期天来家里玩的消息告诉艾思芳后,艾思芳非常高兴;于是便与艾慧媛商量,应该做些什么样的准备;并且她还主动提出来秦少卿来家里玩时,仍由她来搞饭菜。

  艾慧媛当然乐意啦,一则可以让艾思芳好好表现表现,二则自己也好有更多的时间与秦少卿亲近,以便见机行事,了解他在婚姻方面的情况,尽量让他能按照自己预设的方案行事。

  在确定秦少卿星期天会来剑华大学这边玩之后,虽然艾思芳愿意承担搞饭菜的任务;但是究竟应该准备搞些什么菜,艾慧媛还是没有完全放手让艾思芳做主;她在心里盘算着,少卿是第一次来家里吃饭,不能太随便,一定要搞得内容丰富且高档一点;给少卿留下一个好点印象。

  艾慧媛在计划好秦少卿来时准备搞些什么菜后,便提出要艾思芳陪她一起去菜市场把要做的菜的原材料先买回来。方云龙觉得自己也应该去陪陪她们母女俩,于是一家三口人便一同去上了街;先在菜市场逛了逛,待买好菜后,艾慧媛又提出还想帮秦少卿买一套衣服,因为他是初次上家里来。

  为了帮秦少卿买一套高档一点的服装,他们出莱市场后,又坐了好几站公交车,来到一家大型服装超市。艾慧媛先在各销售男士服装的地方瞧了瞧,最后还是在卖西装的地方停留了下来;她看上了一套面料比较高档做工也比较精细的西装后,便请方云龙与艾思芳仔细瞧了瞧;在三个人都比较满意的情况,买下了这套西装。

  方云龙见艾慧媛帮其干儿子买了套高档西装,心想也不能亏待了艾思芳,于是对艾思芳说道:

  “思芳,你妈给她干儿子买了一套不错的衣服;你也去仔细看看,看有没有满意的服装,有的话,干爸也给你买下来。”

  “不用,干爸。”

  “什么不用,去,仔细瞧瞧,今天干爸必须给你买一套。”

  “真的不用,干爸。”

  “这么瞧不起干爸,怕干爸买不起?去,选一套自己喜欢的。”

  方云龙边说边拉着艾思芳往销售女装的地方走去,并且还面向艾慧媛说道:

  “慧媛,你也来一起帮思芳参考参考意见。”

  艾慧媛知道方云龙的意图是:对于秦少卿和艾思芳这两个小孩来说,不能厚此薄彼;所以给秦少卿买了,当然也得帮艾思芳买一套。因此她也不好反对,于是对艾思芳说道:

  “思芳,既然你干爸诚心诚意要帮你买套好衣服,那就谢过你干爸,我们一起去为你挑一套你满意的。”

  三人一起来到女装销售处,艾思芳一眼看上了一套比较时尚而且试穿后也很合身的女装;可当她看了看标签上的价格时,又放弃了购买它的想法。

  方云龙与艾慧媛看艾思芳试穿时都觉得挺可以的,所以在艾思芳决定放弃时,方云龙有些不解地问道:

  “思芳,你刚才试穿的那套衣服,不仅合身,而且穿上显得人更有气质,为何不买呢?”

  “再看看吧,那衣服太贵了。”

  艾思芳很平淡地回答道。

  “价钱这个问题不用你来考虑,你只需考虑合不合身,满不满意。我们认为你穿上挺好的,所以你觉得可以的话,就买下来吧。”

  方云龙听艾思芳说不买那套衣服原来是嫌价格太贵了,所以马上劝说道。

  艾慧媛也马上补充劝说道:

  “我也觉得思芳穿上挺好看的,不光合身,而且看上去人显得更有气质些;我看也没必要再去别处挑了,就买下这一套吧。”

  其实艾思芳这时的心里是甜滋滋的,她并不是因为她将拥有这套衣服而感觉心情美好;而是因为方云龙能舍得为她花钱,说明她在方云龙心中的地位依然非常重要;虽然由于她妈的阻拦,她没能跟方云龙结百年好合;可在他方云龙心中,的确她还是他的宝贝。

  所以她在心中依然谢谢他走进了她的世界,虽然此生已不会有结果,但她仍然会爱他在心窝,纵然天荒地老也要为他执着;风雨吹散的是虚情留下的是真意,时间带走的是生命过客,留下的却是真心人;纵算不能相守,能够彼此相知和懂得,也就足够了。

  故在方云龙与艾慧媛两个人的劝说之下,艾思芳没有再继续离开,她站在原地没动;方云龙自然知道她对这套衣服是满意的,故马上对售货员说道:

  “靓女,请把刚才试穿的那套衣服包好吧,我们买了。”

  说完后方云龙便去收银台把购衣的款项给付清了。叫艾思芳自己拿上新买的衣服,三人一起出了超市,乘公交回了家。

  第二天,秦少卿按约来到剑华大学方云龙的住处,还带上两盒礼品。

  艾慧媛热情地接过秦少卿手中的礼物盒而说道:

  “少卿,来玩就来玩嘛,怎么还去买东西呢?”

  方云龙也跟着说道:

  “小秦,真的不要讲客气,你能来玩我们就高兴啦!”

  秦少卿也急忙解释道:

  “干爸干妈,没买什么。”

  待秦少卿进到屋内,艾慧媛便叫秦少卿在沙发上就坐。

  艾思芳听秦少卿不光叫自己妈叫干妈,而且叫自己的干爸也叫干爸,心中甚是不解;于是凑近方云龙的耳边轻轻问是怎么一回事。

  方云龙急忙俏俏地敷衍她,因为秦少卿是她艾思芳妈的干儿子,当然与她艾思芳就是兄弟姐妹关系啦;所以她艾思芳的干爸也就是他秦少卿的干爸啦,没什么好奇怪的。要艾思芳还是快点去给她哥秦少卿沏茶。

  艾思芳听后只好马上去沏了一杯茶拿过来递给秦少卿,并微笑着说道:

  “请喝茶。”

  秦少卿起身接过茶,看着艾思芳笑着说道:

  “谢谢!”

  这时艾慧媛急忙向秦少聊介绍道:

  “少卿,这是小女思芳,你今后就叫思芳妹妹就是了;你坐。”

  秦少卿边坐边说:

  “思芳妹妹你也坐。”

  待大家坐下后,方云龙心想光坐着说话也没多少趣,还是搞点什么娱乐活动,边活动边说话可能会更好些;于是拿出十元钱递给艾思芳并说道:

  “思芳,今天有四个人,凑齐了一桌玩牌的人;你去买两付扑克牌来,大家一起娱乐娱乐。”

  艾思芳听后却说道:

  “要娱乐游戏也不一定要去买扑克牌呀,大家一起来玩个成语接龙的游戏,不是一样娱乐有趣,而且根本就不需要半点什么娱乐器具。”

  艾慧媛历来是热衷于中国语言文字的,所以当艾思芳提出要玩成语接龙,她也是完全赞同的,因此马上说道:

  “我看可以,汉语是我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传承,其用法变幻无穷,其内涵博大精深;成语接龙也是一种经久不衰的汉字娱乐形式,并且玩这个又不需要半点娱乐器具,确实很好。”

  这时方云龙面向秦少卿笑着征求意见道:

  “少卿,你看怎么样?如果你也觉得可以,那就来玩个成语接龙的游戏吧!”

  “我把您们大家为事,玩什么都可以。”

  秦少卿大方地回答道。

  方云龙见大家都愿意玩成语接龙的游戏,他当然也没什么意见,于是说道:

  “既然大家都愿意来玩成语接龙,那就玩成语接龙吧。不过成语接龙的玩法也有不少花样,有正接、反接、双飞、比翼双飞、神龙摆尾、叠罗汉、并驾齐驱、说三道四、举一反三、周而复始等等,到底玩哪种花样呢?”

  “你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玩正接、反接、双飞这样一些玩法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艾慧媛看了看大家后见没人说话于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艾思芳见她妈认为那些正接、反接、双飞都太简单了,于是便提出来:

  “那玩叠罗汉行不?”

  “叠罗汉就叠罗汉吧!”

  秦少卿也表态道。

  艾慧媛与方云龙见两个年轻人愿意玩叠罗汉,他们当然也就没什么其他建议了;因为玩这些也是为了让他们年轻人高兴。

  对于叠罗汉的玩法本来大家都是清楚的,也用不着多说。这种玩法更形象的叫法,实际上就是所谓的对角线玩法,即每个人要求一次说出四个成语,成语对角线上的字相同。但究竟是玩左对角线还是玩右对角线,这个必须事先定下来,当然右对角线比左对角线要稍微难一点。所以为了明确起见,方云龙建议道:

  “好吧,我们就来玩个左对角线的,按‘风、花、雪、月’的秩序要求来接龙,即第一个人的第一个成语的第一个字为风,第二个人的第一个成语的首个字为花,……。”

  方云龙说完后,艾慧媛便抢先说道:

  “风流倜傥,

  高风亮节,

  意气风发,

  满面春风。”

  也许在方云龙与秦少卿的心中都有个女士优先的概念,所以艾慧媛说后,他们俩都把目光投向了艾思芳。

  艾思芳一看便知,两位男士是想要她说,她也只好接龙道:

  “花容月貌,

  如花似玉,

  洞房花烛,

  锦上添花。”

  这时方云龙向着秦少卿努了努嘴,意识是要秦少卿接;秦少卿也没有推辞,于是接龙道:

  “雪中送炭,

  冰雪聪明,

  风花雪月,

  阳春白雪。”

  方云龙见大家都接龙完了,所以在秦少卿接龙完后,他便马上接龙道:

  “月淡风清,

  闭月羞花,

  花好月圆,

  风花雪月。”

  方云龙既接了龙,还点明了主题。故稍停顿片刻他又接着说:

  “好!上面接龙大家接的都不错,下面我们干脆再按‘合、家、欢、乐’的秩序再来接一次龙如何?”

  艾慧媛、艾思芳、秦少卿三人齐声称道:

  “好!”

  于是又是艾慧媛先说:

  “合二为一,

  六合之内,

  同心合力,

  情投意合。”

  艾慧媛说完艾思芳便按龙上去:

  “家喻户晓,

  万家灯火,

  成一家言,

  情同一家。”

  秦少卿在艾思芳接龙完后,自觉地接上龙:

  “欢聚一堂,

  男欢女爱,

  皆大欢喜,

  相得甚欢。”

  最后方云龙紧接着接龙道:

  “乐不思蜀,

  其乐无穷,

  赏心乐事,

  怡然自乐。”

  当然这种接龙难度,对于这些人来说,个个都能及时接上龙,那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所以方云龙在接龙完后,便提出再玩个“比翼双飞或者说双飞进阶”的接龙法。

  这种玩法虽然是每个人每一次仍然是要说出四个成语,但此法要求其中第一个成语的字头要和第二个成语的字尾字相同,第二个成语的字头要和第三个成语的字尾字相同,第三个成语的字头要和第四个成语的字尾字相同,简言之就是要求:后一成语的最末那个字必须与它前面的那个成语的首个字相同。做为接龙者的第一个成语的第一个字必须是前一个人的第一个成语的第二个字,后面的人亦是如此接龙。

  方云龙提出建议后,大家也没什么异议;并且仍然是艾慧媛说头:

  “大快人心,

  光明正大,

  穿壁引光,

  水滴石穿。”

  艾慧媛说完后依然是艾思芳接龙:

  “快马加鞭,

  先睹为快,

  一马当先,

  始终如一。”

  艾思芳接龙完后,方云龙仍然要秦少卿接;秦少卿看了看方云龙后便接龙道:

  “马首是瞻,

  千军万马,

  气象万千,

  扬眉吐气。”

  最后方云龙接龙道:

  “首当其冲,

  群龙无首,

  虎入羊群,

  藏龙卧虎。”

  他们在不断地提高接龙难度,但是仍然是人人均能接上龙;所以在玩了一阵成语接龙后,他们又开始玩起了其他的文字游戏。

  大概玩了两个来小时后,艾思芳提出她就不玩了,她要去准备搞饭菜。

  秦少卿对艾思芳会搞饭菜从内心里感到钦佩,所以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思芳妹妹会做饭菜,真不错呀!愿意收我为徒吗?”

  这时方云龙到是认真地说道:

  “你思芳妹妹不仅会搞饭菜,而且对于饮食文化也有较深入的了解;你若真想学,还真能学得好些东西。”

  “干爸,别夸我啦,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不是夸你,是实事求是的评价;少卿想学,你也不要保守,可以教学相长嘛。”

  这次秦少卿听到艾思芳居然也叫方云龙叫干爸,心中也是有些不解;因为在他心目中,方云龙与艾慧媛应该是夫妻;于是俏俏地问艾慧媛,为何思芳妹也与他一样叫干爸?艾慧媛也同样俏俏地敷衍了事,说他们既然是兄妹,当然也可叫法一样啦。秦少卿也不便去细问,只得将疑问继续藏于心中。他还真想与艾思芳一起去厨房里学做饭菜,所以他再次问艾思芳:

  “思芳妹妹,今天我先来给你打下手,可以吗?”

  艾思芳当然也希望有个人帮她的忙,同时与秦少卿单独在一起,还可以有机会向他了解更多一些情况,何乐而不为呢?所以高兴地答应道:

  “只要哥不怕委屈,我当然欢迎啦!”

  “哪有什么委屈,我没搞过饭菜,是真心实意地来向你学习;只要你不嫌烦,那我就来跟你学。”

  秦少卿说完后,便随着艾思芳一起进了厨房。

  而艾慧媛与方云龙仍然坐在沙发上,这时方云龙起身去到电视机前,打开电视机;在屏幕上即刻出现的便是,根据梁晓声小说《年轮》而改编的、新近拍摄播出的电视剧《年轮》的画面;同时播放着主题曲《拉着拉着你的手》:

  “梦中冷却的故事,

  真的真的无法忘记,

  雪花飘飞的村庄模糊又清晰,

  感谢那个岁月让我认识了你,

  从此爱就迷失在那片白桦林里。

  你的温柔曾贴近我的胸膛,

  你的笑容曾鼓起我生存的勇气,

  就在那个时候,

  我默默地告诉自己,

  拉着拉着你的手,

  才能走出冬季。

  千头万绪的往事,

  不知不知从哪里讲起,

  雪花飘飞的村庄模糊又清晰,

  浪迹天涯海角,

  不忘的只有你。

  记忆的那片白桦林,

  永远永远抹不去,

  秋的落叶飘落的虽然沉重,

  岁月轮回我再一次忘情去寻觅。

  因为很久以后,

  我还会感受着自己,

  放开放开你的手才发现故土难离,

  才发现故土难离。”

  本电视剧讲述的是来自东北哈尔滨市,几个知青的聚散离合的故事。他们有着上山下乡、返城和遇上改革开放的共同经历;他们结识在边远农村,在相互扶持的艰苦日子里,友情之根深植在各自心中。当改革大潮席卷神州大地后,他们怀着理想,为各自的生活、前程而奔走打拼,然而各人的际遇却并非一样,甚至可以说相差甚远。可在九十年代伊始,他们为缅怀纯真年代的珍贵友情,再次相聚在一起,……。

  艾慧媛听着这主题音乐,感触甚深;似乎觉得,岁月的年轮下,吟唱出了最动人的诗篇;打开尘封的记忆,沿承一代人成长的足印。剧中的不同人各自朝着不同的道路前进,但都在品味着人生百味。又唤起了她自己对前半生生活的回忆,自从自己与方云龙被父母拆散之后,想念他的时候,只想能看上他一眼,也会感觉很暖;牵挂他的时候,只想能问候他一句,也会觉得心里踏实;孤单的时候,只想能与他聊上一句,都会特别满足。虽然过去是那么地艰辛,但如今好了,又能与有着两世情缘的人相聚在一起了,而且还能一家人又重新团聚,觉得幸福美满。她看着方云龙,开心地笑了。

  方云龙打开了电视机后,又回到了艾慧媛身边,看着艾慧媛笑得那么甜蜜,便问道:

  “慧媛,还在为找到亲生儿子乐哈呀?”

  “难道你不高兴吗?那可是我们俩的爱情结晶耶!不过我不光为找到少卿高兴,同时也为有你在我身边高兴。”

  艾慧媛边说边将身子靠近方云龙,慢慢地依靠在他的胸前。

  方云龙也借机将右手从她背后伸过去,半搂着她的腰,再次享受二十多年前初恋时的感受。

  秦少卿去到厨房里,他不光是要向艾思芳学厨艺,同时还想与她亲近亲近;但更为主要的是艾思芳和自己一样叫方云龙叫干爸,干妈给出的解释让他有些云里雾里,他想从艾思芳那里得到更加令人信服的答案。

  所以来到厨房后,他一边听从艾思芳的安排做事,一边听她讲述厨艺方面的事;在艾思芳稍有不言语的空闲时,他便向艾思芳发问道:

  “思芳妹妹,你为什么叫爸叫干爸呢?”

  艾思芳一听马上反问道:

  “你还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为什么叫我干爸叫干爸呢?”

  “我叫你妈叫干妈,叫你爸当然叫干爸啦!”

  秦少卿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那你问过我妈和我干爸,他们同意吗?只要他们同意,我就不叫干爸而叫爸。”

  “那还用问吗?我都这么叫了,他们都答应了。”

  “当然要问啦!”

  “好,问就问,我们一起去问。”

  这时秦少卿与艾思芳放下手中的活儿来到了客厅,秦少卿见到艾慧媛和方云龙十分亲近,从而对自己过去心中的认定毫无疑虑,故向艾慧媛与方云龙问道:

  “干妈干爸,我这样叫您们,思芳妹妹还要我来问您们,到底同意不同意这么叫;她说如果您们同意这么叫,她就叫干爸叫爸,您们到底同意不同意?”

  艾慧媛与方云龙还有点不好意思地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只要你们高兴。”

  这时秦少卿好像获胜了似的说道:

  “我说他们同意我这么叫没错吧,思芳妹妹,你是不是应该叫干爸叫爸了呀!”

  艾思芳从小就没有爸,没见过爸也从来没有叫过爸。今天她要叫方云龙叫爸,一时许多的东西都涌进了脑海中。她回想起方云龙与妈是同学,妈又那么极力反对他与自己结百年好合,以及方云龙以前对她那么的好,她觉得方云龙确实很爱她。所以进而推测着:也许方云龙还真就是她爸,因为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她从前世追到今生,依依不舍地追了两辈子。今生今世父亲就是来偿还前世所欠下的情债的,而女儿是来向父亲索债的。至于情人在得到她所需要的爱后一般总会离开,所以女儿会要出嫁。但父亲对女儿的爱是永远不会消失的,会真真切切地爱一辈子。当然爱是自私的,不光女儿对父亲的爱不愿让任何人分享,甚至于包括她的母亲;父亲对女儿的爱同样也是如此,他们会把女儿的男朋友当作情敌,所以在女儿结婚的那天,一般父亲都会含泪抱着女儿走过红地毯,很不情愿地把女儿交给她的男朋友,显得那么难以放手,也许他们还在偷偷地恨女儿爱上了别人,……。她想了很多很多,不过最后她想,有一个这样的爸很好,这样干爸与自己就完全成了一家人了;干爸和妈还是同学,促成他们结百年好合也是一件美事;所以虽然好像输了似的,但也还是开心乐意地说道:

  “好吧,今后我就叫干爸叫爸啦!”

  她说完之后,走到方云龙面前有点害羞似的叫了一声“爸——”,然后撒起娇来,双手抱住方云龙的腰,将头儿靠在他的肩膀上。

  方云龙也很感动,双手放到艾思芳的背后,一只手搂着,一只手轻轻地拍着。

  艾慧媛看到艾思芳那享受的样子,心里也乐滋滋的;她看到秦少卿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艾思芳,于是面向秦少卿说道:

  “少卿,你是不是觉得叫爸叫妈更亲切更享受呀?如果你觉得更亲切,你也可以省掉那个‘干’字,跟思芳妹妹一样,直接叫爸和妈。”

  秦少卿心想,干妈的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有意将思芳妹妹许配予我,让我跟思芳妹妹一样叫爸和妈,于是好像底气不足地说道:

  “那要看思芳妹妹同不同意啰!”

  “我有什么同意不同意,都是我妈说了算。”

  艾思芳嘟囔着嘴说道。

  艾慧媛与方云龙当然清楚,艾思芳说这话是对她妈不同意她与方云龙结百年好合还在耿耿于怀。

  但秦少卿并不知道此事,他只以为是艾思芳的思想还比较传统,婚姻大事父母作主;可他自己并非象艾思芳那样,婚姻大事完全可以自己作主;他认为艾思芳各方面都还不错,只要对方没意见,他是愿意共接连理的。所以在艾思芳把底牌亮出来后,他便依了艾慧媛的话而说道:

  “好,既然思芳妹妹把妈为事,那我就依了干妈,今后就省掉那个干字,直接叫妈叫爸。这下可好了,我有两个爸两个妈来疼我啦!”

  这时打心底里高兴的当然是艾慧媛和方云龙啦,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得这么快。不仅她与方云龙的两世情缘就要终成眷属了,而且小孩子的终生大事也有了着落,真可谓是双喜临门。

  他们在打了一阵嘴子仗之后,艾思芳与秦少卿依旧回到厨房做饭菜;而艾慧媛与方云龙仍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还是人多力量大,有秦少卿帮忙,所以没过多久饭菜便搞好了;并且很快饭菜就上了桌,一家四口,在一起享受着美味佳肴,真的是其乐融融。

  吃完饭洗刷好碗筷之后,大家又在一起聊起了天;这时艾慧媛拿出了昨天给秦少卿买好的那套西装,交给了秦少卿,要他试穿一下,看合不合身。

  秦少卿觉得一下子又多了个爸妈的疼爱,真的是幸福满满;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谢过爸妈便去试衣服。他到卧室里将衣服穿上身,自我感觉甚是合身;从内心深处感谢爸妈对他太用心了,只见过一面,就能将他的高矮胖瘦掌握得如此准确。自我欣赏完后,他即刻穿出来给大家瞧了瞧;大家也觉得挺合身的,穿上这套西装,人都显得精神帅气了不少。

  尤其是艾思芳还调皮地说了句:

  “真的不错,是个大帅哥!”

  稍过片刻她又好像显摆似的说道:

  “昨天我爸给我也买了一套高档衣服耶!”

  她话一出口,秦少卿便马上说道:

  “那也穿来让我瞧瞧好吗?”

  两个年轻人聚到一起,重又拾回了多年不见的童真,说话都像小孩似的;艾慧媛与方云龙看到也是打心底里乐哈,所以艾慧媛也马上对艾思芳说道:

  “思芳,你哥要你穿给他看看,就去穿给他看看呗!”

  艾思芳见妈发话了,当然得去穿给少卿哥看啦!待她穿好出来,秦少卿看到后自然也会回敬艾思芳一句:

  “靓,真的好靓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艾思芳对着秦少卿做了个鬼脸,迅即回卧室把衣服脱了下来。

  秦少卿这时也去卧室换下了新衣服。出来后,两个年轻人又相互斗了一阵嘴。然后秦少卿提出他准备回单位去还有些事。艾慧媛对秦少卿要离开还是有些不舍,她当然希望少卿能常与她们呆在一起;所以在秦少卿提出要回单位时,便把下一个星期天的安排作为预案提了出来;她看了看秦少卿,又看了看方云龙和艾思芳后,便既是邀请又是介绍性地说道:

  “欢迎下一个礼拜天一家人都到深圳去玩,到了深圳我可以陪大家一起,游览锦绣中华,观看中华锦绣;还可观各族歌舞,赏多彩花灯。中国的名山大川和人文古迹,在锦绣中华园中以微缩模型的形式,再现了原景观。而且各景点均是按照它在中国版图上的位置,进行科学排布的;在游览时,就如同在中国地图上行走一样;因为这些名胜古迹和自然山水,都是根据实景按比例微缩的。再加上修建时,邀请了原景物所在地的文物研究部门,以及上百名著名的古建筑专家、雕塑艺术家、园林工艺专家当顾问,或亲身投入创作;实际上当时全国有2000多名工程技术人员,专程赶赴深圳进行雕塑创作。故景点无论从艺术构思、建筑风格、还是人物塑造,都有其独到的艺术特点。不仅具有真实性而且具有艺术性,真的可以大饱眼福;大家可以在一天之内,领略中华五千年历史风云,畅游大江南北锦绣河山,了解各民族的风俗习惯;真的很值哟!去吗?”

  秦少卿觉得今天与家人在一起玩得很开心,当然也希望多有一些时间享受这种生活。但他还不知道单位里面,下个星期天会不会另有什么安排,所以只能说到时候再说,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一定去。

  方云龙也只好说到时候再看吧。

  艾慧媛因为也出来好些天了,所以在送走秦少卿后也提出了要回深圳去。

  方云龙不想秦少卿离去,但更不希望艾慧媛离去,劝她还多住些天再走。

  艾慧媛何尚不是一样,希望能常在一起,享受这天伦之乐;但只因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不回去,伙伴们会有想法的,所以还是坚持要走。

  方云龙见留不住艾慧媛,只好与艾思芳一起,送艾慧媛去火车站购票乘车回深圳。

  在送艾慧媛去火车站之前,艾思芳拉着艾慧媛和方云龙的手,一本正经地说道:

  “妈,爸,您们今天都同意让我干爸做我爸了,那总还得在什么时候,办个手续举行个仪式,正式确定吧!”

  艾思芳所提出的这个问题,艾慧媛和方云龙还根本不曾考虑过,她们也不知道艾思芳内心究竟是何想法;但如今艾思芳把这个问题正式提出来了,又不能不回答,所以艾慧媛只好抢先敷衍道:

  “思芳,妈和你干爸那时也只是为了不让你少卿哥为难而随意敷衍的,没想到你们还认起真来了;我们对这事都还不曾考虑过,你是怎么想的?”

  “宝贝,你说句心里话,你认为这样合适吗?”

  方云龙也随即反问道。

  其实艾思芳在叫爸之前,还是经过一番思索的;所以这时她不用思考,便认真地回答道:

  “合适呀,您们是同学,相互了解、理解,看得出来还很相爱,而且双方都是单身;干爸对我的爱也许一直就是一种父爱,只是我错误地理解了而已。如今我是真心地希望有方叔您这样一个爸,今后除了有如涓涓细流般的母爱滋润我的心田外;还会多出一个似巍巍大山般的父爱,虽然父爱无言,却坚如磐石,我何乐而不为呢?”

  艾思芳的这些话让方云龙感觉到真实可信、亲切可爱、放心舒心,所以在艾思芳说完后,方云龙便将她揽入怀中;希望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的那颗心,让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会真心实意地爱她一辈子。

  艾慧媛听了艾思芳的这些话后,虽因夺人所爱而有点内疚,但看到艾思芳如今已完全释怀,又如释重负;再加上方云龙仍以父爱的方式在继续宠爱着她,那种内疚感也就随之消退了不少。继而向艾思芳表示感谢道:

  “谢谢乖女儿的理解!”

  她稍停片刻又继续说道:

  “不过妈更想先看到你的终生大事有个着落。我看你少卿哥人不错,在读博士,对你好像也有意,不知你心里怎么想?”

  艾思芳虽然知道如今不可能再对方云龙抱有幻想,但是要她马上就去接受秦少卿,还一时难以做到;所以对于妈的问话,并没有马上给出回答。

  方云龙见艾思芳低头不语,知道她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于是替她解难道:

  “慧媛,少卿确实各方面都不错,不过这事你也得给思芳一个熟悉了解他的过程;虽然世上也有一见钟情的,但是我们思芳可能更在于内心的相知,彼此的懂得。今后我也会常叫少卿来陪思芳一起玩,增进友情,培养感情。”

  “爸、妈,还是讲讲您们的事什么时候办吧!”

  艾思芳再次提出问题。

  “我们的事必须在你的事情落实之后再办。”

  艾慧媛也毫无回旋余地的回答道。

  “您们没办手续,不是正式夫妻,我怎么叫方叔叫爸?”

  艾思芳也毫不让步义正词严地说道。

  艾思芳的这话确实让方云龙和艾慧媛毫无反驳的理由,一时出现了沉默的气氛。稍过片刻,还是方云龙打破沉默的气氛,带有调解的口气说道:

  “慧媛,思芳说得也有道理,我们没有登记结婚手续,她是没理由叫我叫爸的。如果你我愿结百年好合的话,那就去民政局登记一下,让我名正言顺地成为思芳的爸。至于什么结婚仪式,那就免了吧!”

  艾慧媛见方云龙这么说,觉得没有理由拒绝,但还略带羞色地答应道:

  “只要你云龙没其他的想法,我当然没意见啦。”

  方云龙在得到艾慧媛的答复后马上说道:

  “那好,那我们就什么时候去民政局登记一下,结婚仪式就免了,你看怎么样?”

  没待艾慧媛回答,到是艾思芳抢先说道:

  “不举行结婚仪式那不行,人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马虎了事呢?”

  “思芳,如果举行结婚仪式,你参加吗?”

  “参加呀!”

  “那你叫我爸吗?”

  “叫呀!”

  “那人家会怎么说,闺女都这么大了,还才结婚,不笑死人啦?”

  方云龙见艾思芳这时陷入沉思之中,于是马上说道:

  “思芳,爸和妈要的是心灵相通,天长地久;并不在乎那些表面形式。”

  “那太委屈我爸啦!”

  “哪里的话,我能有你这样一个宝贝闺女,幸福满满,何来的委屈。”

  艾慧媛见艾思芳与方云龙俩人说过不停,好似在相互献好,把她凉在一边,于是插话道:

  “好啦!我们大人的事不管怎么办都没关系,重要的是你们年轻人的终生大事应该早点落实。”

  方云龙担心艾慧媛与艾思芳又会因意见不一致而发生争执,于是在艾思芳未开口之前便调和地说道:

  “好啦!我相信我们思芳宝贝在这方面,会尽早向我们报告好消息的;慧媛,你就不必操心啦,这里有我呢,双喜临门的日子不会太遥远的。”

  方云龙说完便与艾思芳一起,送艾慧媛去火车站。并且在送艾慧媛去火车站的路上,艾思芳没有跟妈靠在一起,而是挽着方云龙的手跟在艾慧媛后边走。

  她虽然此时明白了,不是每个相遇的人都会天长地久,不是每份动心的情都能相守到白头;但心里的那道坎,还是没有完全迈过去。不过她又想回来,纵然红尘多无奈,尘缘若梦青山依旧在;如今虽然失去了情爱,却又获得了父爱,不仅可以与他相依相偎,而且照样可以任性撒娇,出双入对,共度美好时光。所以在她妈面前也毫无顾忌,也不怕她妈吃醋,所思所想全是:人间深情几回醉,人生真爱几轮回。

  方云龙还在把艾思芳当作侄女看待的时候,就已由着她任性撒娇,如今她已成了自己的女儿,自然对她只会更加宠爱;更何况没有达成艾思芳的心愿,心里或多或少还有些内疚感,所以不管艾思芳如何任性,他都会包容。

  在送走艾慧媛回到家里后,方云龙便打开了电视机,与艾思芳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起天来。

  艾思芳心里清楚,她未能达成自己的心愿,与方云龙接为连理,主要阻力来自于她妈艾慧媛;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她并不怪方云龙。

  这一点方云龙也是心知肚明的,因此他清楚,若是艾慧媛去劝艾思芳考虑自己的虑终生大事,说不定她或多或少还会有点抵触情绪;但如果是他方云龙去心平气和地跟她说,也许她容易听得进一些;方云龙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敢去承诺艾慧媛,说艾思芳的事情有他呢。

  方云龙不敢忘记也没有忘记他对艾慧媛的承诺,当他与艾思芳聊了一会儿天之后,便又把话题转到了秦少卿身上。他说他觉得他与秦少卿好像特投缘,虽然是初次见面,可有一种一见如故的特别亲切感。在秦少卿身上好像还有他的一些影子,他问艾思芳有没有这种感觉?

  艾思芳经方云龙提醒,仔细回忆了一下,觉得方云龙所言还确有其事。她认为秦少卿身上确实有方云龙的一些影子,他不光人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而且才华横溢年轻有为等。

  方云龙见艾思芳同意他的看法,于是又对秦少卿的可取之处进行了补充;认为秦少卿看上去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还有情有义,懂得尊重关怀人;一定还有仁爱之心,懂生活情趣,会体贴、呵护和疼爱人等。

  他见艾思芳对他的补充看法也并没有什么异议,于是与艾思芳说了,希望她在今后约秦少卿来玩时,多留意观察、深入交谈考察、看他是否值得托付终身携手一生。

  艾思芳因为在秦少卿身上确实看到有方云龙的某些影子,所以在方云龙提出要她把秦少卿作为托付终身之人进行考察时,也没有表示反对意见。只是提出爸的阅历深见识广看问题会更准,所以希望爸能替她多多深入了解。

  方云龙当然不会拒绝她的要求,答应她可以在其是否感情专一、信守诺言、有责任感等等有关人品问题方面对之进行严格考察了解;但是还是希望她艾思芳对秦少卿能够主动多接触,以便了解两人的兴趣爱好是否相投,是否具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因为要长期生活在一起,且能相濡以沫,这些方面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方面。

  自此以后,方云龙为了让艾思芳与秦少卿有更多接触了解的机会,除了约秦少卿来学校玩之外,又常购票让她们俩人一起去看电影、到本市公园里去玩等等。

  经过半年多的接触了解和考察,她们俩终于从相识相交到相知,发展成为相恋相爱到心心相印,并且最后决定把恋爱关系确定下来,决心在人生旅途中相濡以沫恩爱到老携手一生。

  当艾思芳把这些情况向方云龙秉告时,方云龙问她,秦少卿是否将这种事情也告知了他的父母,若已告知,对方父母的态度和意见如何?

  艾思芳告诉方云龙,秦少卿已将此事告诉过他的父母;他父母得知后很高兴,说这事全把他自己为事;并且还希望他能早点结婚,好早点抱孙子。

  艾思芳与秦少卿的终生大事完全确定后,方云龙自然一身轻松了许多,并且及时地打电话告诉了艾慧媛。

  艾慧媛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心里特别地高兴,并且发自内心地夸赞了方云龙一番。不过艾慧媛在电话中谈到,她希望秦少卿与艾思芳结婚后,能够住在艾思芳方这边。所以事后她又给秦少卿打了电话,希望他秦少卿博士毕业后,能够就在实习医院工作。

  秦少卿在电话中毫不迟疑地答应了艾慧媛的要求,而且及时地与父母勾通,在取得父母同意后又与实习医院谈妥,并签订了毕业后来医院工作的合同。然后将此结果及时地告知了艾慧媛。

  当艾慧媛从秦少卿那里得知,他博士一毕业,便可在实习医院工作的消息后,又及时地将这件事情转告了方云龙。并且与方云龙商量,希望他想想办法,在剑华大学附近替他们小两口买一套房,至于钱的问题由她来解决。

  方云龙对于在剑华大学附近替他们小两口买一套房子的事,自然没有异议;只是觉得由她艾慧媛一个人来负责经费,好像不太合适。

  但艾慧媛却说这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因为她的钱比他方云龙的钱要来得快来得容易。

  艾慧媛的这话不竟让方云龙想起了,时下社会上流行的那句话:“拿手术刀的不如拿杀猪刀的,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对于这种分配制度上出现的“脑体倒挂”现象,他虽然感概颇多,其中不泛还有些担忧。他想,若照此发展下去,就算老一辈科学家不会那么功利,会一如既往地为祖国的高科技贡献力量。但是那年轻的一代能否也像老一辈一样,抛开功利思想;一心一意只为科技强国而奉献毕生精力,这个恐怕就很难说了。

  当然作为方云龙自己,他不会被这赤裸裸的现实对比所左右;因此他既不会认为艾慧媛说,她的钱要比他方云龙的钱要来得快来得容易,是在挤对他,也不会为了金钱而去弃教投身商海。

  艾慧媛说那话的本意确实不是在挤对他方云龙,而是在体恤他。因为她不光那么说了,而且同时还说了,她今后与他方云龙结合在一起时,没必要再去买新房,就住他方云龙的房子就可以了;所以希望方云龙在这个问题上,不要有什么其它想法;她还半开玩笑似的说,今后就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彼此,只要他负责为小两口选好房子就行了。

  方云龙自然不敢怠慢,及时地剑华大学附近寻找房源,并在看中了一套两室两厅一厨一卫的电梯房后,便带艾思芳与秦少卿一起去看了看,取得他们小两口的认可后,便办理了购买房子的所有手续。

  在购房手续办理完毕后,又与思芳、少卿一起商量房子装修的事情,要按什么风格进行装修,全把她们小两口自己为事。

  这些事情虽然是方云龙在具体处理,但有关事情的各种具体进展情况如何,艾慧媛通过电话也是了如指掌的。当房屋装修进入尾声时,她便与方云龙商量起筹办艾思芳与秦少卿有关婚礼的事宜来。因此方云龙随即又紧锣密鼓地进行新房布置和筹办小两口婚礼的各种准备工作。

  在方云龙和艾慧媛俩人的好一段时间的忙碌之后,终于迎来了秦少卿与艾思芳的新婚庆典。

  主持人首先在婚礼上说道: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亲朋好友及各位来宾:今天,是秦少卿先生和艾思芳女士喜结良缘的大好日子;我受这对新人的亲人的委托,为他们主持并见证这一幸福的时刻;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下面吉日良辰已到,我宣布秦少卿先生和艾思芳女士的婚礼仪式正式开始;接下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新郎新娘闪亮登场。”

  在众人的热烈掌声和礼炮声以及结婚进行曲中,新娘艾思芳挽着父亲方云龙的手,缓缓走入婚礼现场。这时新郎秦少卿迎上前来,当方云龙对着秦少卿说了今天我把女儿交给你了后,秦少卿即刻向方云龙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深深的一个鞠躬代表着千言万语,一切尽在不言中。然后他从方云龙手中接过了艾思芳的手,让她挽着他的手,也挽着她一生的幸福;踏着铺满幸福的花瓣,缓缓走向婚姻的舞台。主持人简单的向来宾介绍了这对新人的大体情况后,又要求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把双方父母请上了台,并马上宣布进入拜堂仪式。

  接下来主持人首先说要感谢苍天赐姻缘,感谢大地赐幸福,所以要求这对新人一拜天地,叩拜完毕。主持人又说水有源树有根,儿女不能忘记父母生养恩,所以要求新人二拜双亲,叩拜完毕。主持人便又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在天要做比翼鸟,在地须做连理枝,所以要两位新人进行夫妻对拜。叩拜完毕便要两位新人互换钻戒,并祝他们之间的爱情如同钻石一般永恒,从此心心相印共度一生。还要求两位新人再喝交杯酒,这时礼仪小姐将红布铺于托盘,将盛上红酒的一对高脚杯置于红布上,并端上缓缓来到两位新人前。此时秦少卿与艾思芳各自取上一杯红酒,含情脉脉地相互对视片刻,便将端杯的手臂相互伸过去挽住对方的手臂,再将酒杯移至嘴边贴着红唇,轻轻一抿,酒入口中,进入心田,同时得到主持人代表大家的祝福:交杯美酒入心田,夫妻恩爱到百年。尔后新郎新娘还给双方父母献了茶,叫了爹娘,获得了红包。……。

  在鼓乐齐鸣、喜气盈门、欢声笑语、热闹非凡的气氛中,完成了少卿与思芳婚礼仪式中各项内容;最后新郎新娘被送入洞房,开始进入真正的夫妻生活。

  艾慧媛与方云龙虽然在此之前,已到民政局办理了登记结婚手续;但他们一直在为小两口的终生大事而忙碌不停,从而并未行夫妻之实。如今少卿与思芳已喜结良缘,并且结婚庆典还办得风风光光,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所以终于既有时间又有机会来考虑自己的终生大事了。

  方云龙与艾慧媛虽有两世情缘,可前世有缘无分,今世的爱情之路依然坎坷无比;幸好两颗相爱的心一直系在一起,才使这两世情缘终于有得成眷属的机会。

  然而虽然两世情缘即将终成眷属,但因如今他们已为人父为人母了,所以他们对如何花前月下温馨浪漫考虑得少了些;而对夫妻之间,如何做到彼此融洽和谐、相互理解包容、真诚信任、尊重和体贴等等考虑得更多些。

  他们懂得,只有做好这些,让两人完全溶为一体,方有可能让夫妻之间的恩爱得以永恒。当然他们也相信,真爱是从来不会输给谁的;而他们之间的婚姻是完全以爱为基础的,因此不仅道德,也必定会幸福。这么多年来,他们不仅在等待对方,也在被对方所等待,那种心心相印,和对对方的坚信不疑,是不会轻易地被改变的。而且他们懂得:爱情虽比婚姻圣洁,但婚姻却比爱情更实在和实惠,婚后不再只是面对对方,而必须牵手共同面对世界。因为他们彼此对对方的称心如意、心心相印,以及相互理解尊重和包容,他们相信婚后定能和谐相处,幸福美满。当然,如今他们不再在乎婚姻的仪式有多隆重,所以他们不想大操大办;只想把这双喜临门两世情缘终于得成眷属的信息,传达给家人并得到家人的认可和祝福,让家里人不再为其担心和操心。

  为此,方云龙与艾慧媛商量,选个吉日购票乘车回家告诉家人:他们已经登记结婚;希望能得到家人的认可和祝福,再在家里置办几桌酒席,让自己的全体家人和亲戚在一起聚个餐。

  可艾慧媛心中疑虑重重,担心方云龙的家人难以接纳她;因为按照方云龙与她的约定,秦少卿是她与方云龙的爱情结晶一事,除了他们俩心中有数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然也不能在方云龙的家人面前说;这样一来,方云龙是个处男,她却是个二婚;再加上方云龙是个大学教授,而她只是个生意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讲,她都配不上方云龙;所以担心方云龙的家人难以接纳她。

  可方云龙说,他们俩从小青梅竹马,同学一十三载,性格情趣都相投;虽然她嫁过人,但那并非是她的本意,完全是被父母所逼万般无奈之举;并且结婚后夫妻生活没过多久,后来便一直单身。所以他相信他能说服家人接纳她,并让家人为他们俩结百年好合而祝福。

  在方云龙的劝说下,艾慧媛觉得丑媳妇迟早是要见公婆面的,所以只好同意回方云龙父母家。但这事她们也不想让秦少卿和艾思芳参与,所以趁着年轻小两口正在度蜜月,她们俩便买了回家的车票乘车回了家。

  方云龙因为在县里挂职,工作比较忙也就回家比较少;所以这次他带着艾慧媛一起回到自己父母家时,父母也还是比较高兴的。但当方云龙把回家的目的是与艾慧媛结婚,希望办几桌酒席让家人亲戚在一起聚一聚,同时想得到家人和亲友的祝福时;其父母的神情立刻有了变化。原来艾慧媛所顾虑的那些事,在方云龙父母的心中确实存在有那些想法,致使其父母难以接纳艾慧媛。尽管方云龙对那些一一进行了解释,可其父母又提出来,艾慧媛如今年龄这么大了,恐怕是已经无法再生小孩了;并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问方云龙难道想做个大不孝之人吗?

  一时间,方云龙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艾慧媛更是窘得脸都红了,她于是准备离开方云龙父母家而回自己娘家去。

  方云龙见艾慧媛走出家门后,也跟着出了家门,紧随艾慧媛身后,并问道:

  “慧媛,你准备去哪儿?”

  “我想回我娘家去,你父母不能接纳我,我也不便呆在你父母家呀!”

  “那这问题总得一起想办法解决呀!”

  “过去是我父母不同意,是我对不起你。”

  “别说这些没用的,就算我父母不同意,我们也已经登记结婚了,我们已经是受法律保障了的夫妻。现在想要得到父母和亲人的认可,也只是希望我们结为夫妻能够得到他们的祝福。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再被分开。”

  艾慧媛听方云龙这么说,心中甚是感动;同时对自己过去未与家里抗争到底,而离开方云龙感到无比内疚。她没再往前,而是低下了头。

  方云龙这时将艾慧媛揽入怀中,并安慰艾慧媛道:

  “慧媛,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了,我相信我父母最终会接纳你的,你一定要有信心。”

  正在这时,艾慧媛腰间的Bp机发出了“滴滴滴”的叫声;她拿起一看,上面显示的是剑华大学方云龙宿舍的电话号码。她知道一定是艾思芳在CaLL她,于是她与方云龙一起来到村小学给艾思芳回了电话。当她刚拨通方云龙家的电话时,那边便传来了艾思芳的问话声:

  “妈,您和爸现在在哪里?”

  艾慧媛没多想马上实事求是地告诉艾思芳道:

  “我和你爸在你爸老家。”

  “呵,您们是在爷爷奶奶家准备举行结婚仪式是吗?怎么不告诉我们,让我和少卿一起来祝福您们呢?”

  这时艾慧媛焦急地说道:

  “你爷爷奶奶说我恐难生育,并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爸若与我结婚,他将是大不孝,这个婚恐怕很难结了。”

  “怎么就无后了呢,您们不是有我这个闺女吗?”

  “Y头,你可是姓艾,不能姓方哟!”

  另一头的艾思芳也陷入沉思,不知如何是好,站在艾思芳旁边的秦少急了,忙问艾思芳是何事。于是艾思芳把事情又原原本本地告诉秦少卿,问少卿该怎么办?

  秦少卿听后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这事好办,只要我们把爸妈的关系实事求是地告诉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就一定会同意了。”

  “此话怎么讲?”

  “你还不知道,其实我就是爸妈的后。有一次我无意间在爸桌子上的一本书里,看到了爸和我的亲子鉴定结果,我和爸有血缘关系,而且我和妈的血型相同,所以我应该是爸妈的爱情结晶。后来又听妈说你与我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经我了解,你和我还是在同一个医院生的,所以我怀疑我们在出生时,可能由于医生工作的粗心,把我们两人相互抱错了。因此后来我又偷偷地为你和我秦家的爸做了个DNA检验,结果与我的猜想一致。实际上你是我秦家爸的女,我是方家爸的儿。这事我本不想多说,因为双方父母都是彼此的父母,没必要去计较这计较那,但如今我爸妈遇到困难,那我们只有把真相告诉爷爷奶奶了。”

  艾思芳刚一听,还有些云里雾里;但经秦少这么详细一说,并且还是经过科学鉴定的,肯定不会有错;好在现在两边的爸妈都是爸妈,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所以在秦少卿的要求下,艾思芳马上在电话中要妈不要急,爷爷奶奶的工作他们可以做通。并且向她妈要到了方云龙老家的地址,并与秦少卿马上买车票乘车去了方云龙老家。

  来到方云龙老家后,见到方云龙的爸妈,秦少卿与艾思芳笑喜喜地叫道:

  “爷爷奶奶好!”

  这可把方云龙的爸妈搞得一头雾水,儿子还没结婚怎么就有孙子孙媳了。

  于是秦少卿把事情原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听后又要方云龙与艾慧媛证实事情的真实性。方云龙与艾慧媛本不想这事让更多的人知道,但如今秦少卿与艾思芳都知道了,并且他们都能坦然对待,所以觉得也没必要忌讳什么了,于是也就承认了这是事实。爷爷奶奶这时当然高兴啦,孙子是医学博士生,孙媳也是硕士生还在大学里教书。不过他们却说:

  “少卿,你既然是我们方家的后,那可得叫方少卿哟!”

  秦少卿马上回答道:

  “爷爷奶奶请放心,我一定改过来,叫方少卿,您们的孙媳妇就叫秦思芳。”

  这时不仅爷爷奶奶乐哈,方云龙与艾慧媛更加乐哈,真是双喜临门,皆大欢喜。于是爷爷奶奶马上要家里人一边准备置办酒席,一边通知所有亲戚前来为方云龙和艾慧媛结百年好合而祝福。

  爷爷奶奶决定为方云龙和艾慧媛结婚置办酒席的消息不胫而走,在他们家的亲戚尚未来祝贺之前,村里的刘强就来到了方云龙父母家。见到方云龙和艾慧媛时,那喜出望外的高兴劲和久别重逢的亲热劲让他们把年龄都忘了,举止言谈是那么地欢快热烈、无拘无束,仿佛他们又回到了方云龙和艾慧媛高中毕业刚回到农村时的情景。

  刘强在对方云龙和艾慧媛永结同心表示热烈的祝贺之后,没有寒暄几句,就又与方云龙和艾慧媛谈及村里的经济建设发展问题。因为如今刘强所挑起的已经是村里党支部书记的重担,而他对方云龙一直都是那么地信任,认为方云龙见识广点子多;他觉得方云龙每次对村里发展所提出的建议,都是在给村里发展绘制出一幅新的蓝图;所以他不想放过听取方云龙为村里发展提出意见的任何机会,故在稍微寒暄几句之后,又向方云龙和艾慧媛提出,希望他们为谋求村里发展而多提宝贵意见。

  方云龙与刘强是那种以心相交的朋友,他们的友情是用真情播种的,虽然淡如水,却连绵而流长。更何况方云龙把关心家乡建设发展,从来都是看作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在刘强提出希望他们俩为谋求村里发展提出宝贵意见时,方云龙自然会尽自己所能,为村里的经济建设发展献计献策。

  随即他便向刘强了解村里粮食生产情况,向机械化迈进到了哪一步?问那些竹制品、肉食、水产、水果罐头等加工厂搞得怎么样,形成了自己的品牌了没有?问种植水果、蔬菜、瓜果、花卉等现状如何,水上旅游项目开发得怎么样,以花为媒以节促旅游效果怎么样?为本村服务的服务业搞得怎么样了等等。

  在刘强一一介绍之后,方云龙便向刘强建议:作为农村,以农业为基础不能忘,农业应该是第一产业。

  为保证粮食生产,而且高效,应继续努力完全实现机械化。同时要把农业搞好搞活,应该在绿色农业、生态农业、观光农业上做文章下功夫。

  要想把农村经济建设发展工作搞上去,除了这个第一产业,还应在第二产业上多花心思;那些加工厂不仅要扩大规模,而且应该搞出自己的品牌,在品牌上要效益;这不仅要引进先进设备,而且还要引进高级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同时还可以再开办一些新的企业。

  并且在原有基础上,再投资一些基础设施建设,把第三产业即服务业搞上去。把原本为本村服务的那些服务业增添设施扩大规模,提高服务水平,实行对外服务盈利,包括为旅游业提供食宿等等服务。

  要把农业、工业、服务业都搞起来,让农业、工业、旅游业齐发展,不光使本村成为产业、休闲、宜居“三位一体”的新农村,还应带动周边村的经济建设的发展等等。

  方云龙向刘强有条不紊地建议着,刘强也听得很认真,同时还把方云龙的建议记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工作记录本上。

  在方云龙的促使下,艾慧媛也根据深圳的改革开放的经验,对村里的经济建设发展也提供了一些有效资源和途径。

  刘强为了让方云龙和艾慧媛夫妻俩,今后在村经济建设发展中,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特邀请他们夫妻俩作为村里的一份子,享受村民的待遇,以便能够时常为村里谋求发展献计献策。

  方云龙与艾慧媛夫妻俩欣然接受了刘强的邀请,愿以村里的主人的身份,为村里谋求发展而尽自己所能;但是对享受村民待遇的问题,他们提出了异议,觉得那样不太合适;并告诉刘强他们不享受村民待遇,也照样会为村里的经济建设发展而尽自己所能的!

  刘强当然也只能遵从他们夫妻俩的意见,不再在享受村民待遇方面进行争论,而对他们夫妻俩能把村里的经济建设发展问题放在有心上表示了衷心的感谢。

  而方云龙和艾慧媛夫妻俩,他们认为家乡对他们有养育之恩;因此关心家乡的经济建设发展和村里的成长壮大,这本就是他们应尽的职责;所以希望刘强不要那么客气,他们自此以后,一定会把自己看作是村里的一份子,为村里发展而尽自己所能,做出应有的贡献;并请刘强放心,今后就看他们的实际行动吧!

  第一部完  (待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袁明华
对《第二十三章 双喜临门两世情缘终于得成眷属 回家办酒夫妻应邀为村谋求发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