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三章 书到用时方知太少决心考研深造 阅览室内天天相遇竟得忘年之交
本章来自《执着人生》 作者:袁明华
发表时间:2020-02-08 点击数:113次 字数:

  

  尽管方云龙经过自己的各种努力,教学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得到了大家的肯定。但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在大学上学时,不管是从教学计划安排来看,还是从在校学习时间上来讲,都没有可能完全完成正统的本科应用数学专业所应学完的全部学习任务。有些该学的课程也没有学,就是学了的课程也还没有达到应有的深度。

  幸好在大学里他自己还特别注意了对于自学能力的培养,所以对于一些要用而没学的东西,他能够较快地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而把它完全弄懂学会。

  比如说在第一次工程数学教学中,就有好些知识他是属于现买现卖。因为第一次任教工程数学时,恰好是刚刚恢复高考制度。工程数学教材也都是从新编辑出版的,学校原来就根本没有这种教材。而上课教材又直到上课的前一周才来到学校,所以他那段时间真是够紧张的,有时晚上两三点钟都还没睡。因为他知道:如果书中的理论问题,你还没有把它完全彻底搞明白弄清楚,并且达到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的地步,你是没有办法去给学生上课的。学生问起来怎么办?因为他对学生所提出来的问题,是从来不会敷衍了事的。每次都会让学生彻底懂得来龙去脉,搞得清清楚楚,弄得明明白白,方才放心罢手。

  经过第一次上工程数学和辅导陆姓小同学考研的经历,他深深地感到了要给学生半桶水,自己必须有一桶水的必要。所以他在教学的同时,特别地注意挤出时间加强学习,来弥补他这个所谓的工农兵学员的先天性的不足。所以一到假期或没有课时,他就外出参加各种数学学习班,或者到其他高校聆听专家教授讲授数学课。一方面从他们那里学习数学知识,另一方面从这些专家教授那里学习好的教学方法。他的假期几乎很少安安心心地休息过,一般都是用于在外学习提高,用以增加自己的数学知识和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

  同时在外语方面,他因自小学五年级至高中毕业,一直都是学的俄语。而自从中苏关系恶化后,俄语的使用机会大大减少了。所以尽管如今英语到处用到,可他又没学过,因为在大学里根本就没开过外语课。怎么办?他想只有自学啦!不懂的就向英语老师请教。幸好后来知道还有广播电视大学,从此他只要与自己上课的时间无冲突,就一定去收听或收看电视大学的英语课程教学。他不光从电大郑培蒂教授那里学得了英语知识,而且还从她那里学习到了她那挺受学生欢迎的教学方法。

  零零星星的短时间的在外进修学习提高,确实让方云龙受益匪浅。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处于教学的需要,特别是社会上对工农兵学员的异样的看法;以及与他同时分配来该校教书的二十八个年轻老师,如今已有一半多被挤出了教师队伍,而改行做了其它工作的事实;让方云龙有了要去考研的想法。

  说实在话,“工农兵”和“大学生”这两个原本并无必然联系的名词;在1970年,处于那特定的历史时期的需要,而结合到了一起;组成了“工农兵大学生”。并且一夜之间,成为了那个时代最时尚,且令人向往的词汇;有幸成为工农兵大学生,确实也让人羡慕了一回;但没想到文革结束后,转瞬之间就遭到非议而被否定。

  虽然没有人当着方云龙的面说他无知无能;但是社会上有意无意地把工农兵学员,与“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交白卷式的人物画上等号的议论;不时地传入到他的耳朵里,他感觉到很不是滋味。

  他想:工农兵学员那是在那特定历史条件下特定的产物(据统计全国共有94万工农兵学员),就算有错也不在工农兵学员本人。更何况这群人当时能获得这一称号,一般也是在当时做出过成绩,在同龄人中确实属于娇娇者的那一部分。同时这些人当中的绝大多数,在大学期间以及工作之后的学习也都是比较刻苦的。只是他们赶上了“文化大革命”,赶上了“上山下乡”,赶上了推荐上大学,成为特殊时代的大学生。这是时代赋予他们的特殊身份、特殊的使命。对于这群人,为何要如此地对待他们、让他们承受受人歧视的特殊命运?这让方云龙感到很是有些尴尬和无奈。

  他不想承受这种因岁月变迁而带来的心理压力,更不想一直在历史的夹缝中艰难地生存。

  他知道自身的先天性不足,所以工作之余竭尽全力去学习提高,弥补那种不足。但是他认为即便如此,也无法改变人们那世俗的看法。他不想沉寂、被淹没,也不愿低头、气馁;他想寻找机会、努力抗争,最终能够从外在的羁绊与内心的深渊中解脱出来。

  他清楚:水再浑浊,只要经过长久沉淀,依然会分外澄澈;人再愚钝,只要经过足够的努力,一样能改写命运。他决心要在屈辱中奋起,闯出一番新的天地。而要达此目的,必须集中一段时间,去对数学进行一次全面系统的提升学习。当然这只有通过考取数学研究生啦!通过读研,一方面可以扩大提升自已的数学知识,另一方面还可以改变自己的学历;不再让人看作另类。

  方云龙为了检验自己希望去读研的这一想法的正确性,他还专门给母校领导尹念民主任去过一封信,希望她能提出指导性意见。

  尹念民尽管工作特别忙,因为这时她不光为了坚持科研还在学校担有科研任务;而且还是中央候补委员,在省里担任了重要的领导职务。但是她即便在百忙中,也没有忽略对方云龙进行指导。她给方云龙回了信,并在回信中肯定了方云龙准备去读研的想法很好;说这样可以把基础打得更扎实一些,今后干起事业来就会后劲更足一些。

  这让方云龙更加坚定了自己想去读研的决心,并且马上着手进行准备,制订了复习考研的计划,让自己的每步工作只管按计划进行。

  由于他曾经辅导过陆姓小同学考取了数学专业的研究生,所以在自己复习考研时能够做到有的放矢进行复习。而且他为了提高自己被录取的机率,他报考了自己的母校;认为那里的老师和环境都不错,今后对自己的学习进步也有利一些。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认真努力下,初试时,他的自我感觉还比较良好。春节后便可得知成绩,不过他自己估计应该可以入围,所以他打算做好应付复试的准备。

  这年春节期间,林浩然把中秋一起赏月的同道学友,请到市里的一家酒店里,热情地招待大家,轻轻松松开开心心地相聚在一起。而这些同道学友个个都在约定的时间内,如期而至,足可见盼望相聚的心情何等之迫切。本来大家并非是你在天涯他在海角,可因各人有各人的一份刚刚起步的事业,不得不把心思和时间放在工作上。而工作性质不一样,休假时间也不尽相同;所以自那次林浩然升学办酒请客时,大家一起相聚过之后,一直都没有集体相聚过。所以这一次相聚,实际上是相别十多年之后的第一次集体聚会。见面时,大家都显得格外的亲切。方云龙看到相别这么多年之后,大家仍然青春依旧,甚至比起往日更加风流,心中甚是欣慰。可对于每个人的近况如何,已然不太熟悉。所以一见面,除了握手拥抱,亲切一番之外。相互之间,首先便是急于询问了解近况。

  方云龙经了解得知:林浩然如今在团地委已担任副书记的职务,真的是春风得意,直线上升,几乎每三年上一个台阶。黄志成也还不错,大学毕业后进了地区人民法院,如今是经济庭的庭长,也算有了一官半职。王蕊与艾青在七七年恢复高考制度的当年,便考上了大学,今年都已毕业。王蕊就读的是师范类,毕业后分配在市一中。艾青就读的医学类,毕业后分配在市中心人民医院。而王玉琴已被招干,担任了乡妇联主任。只有黄明轩和伍元魅并未出来,但黄明轩早几年下海去了深圳。而伍元魁则承包了村里的一片山林,全部栽上了椪柑和优质脐橙。而且昔日一起赏月的八人,如今已有的为人父为人母了。得知这些情况之后,方云龙为大家感到由衷地高兴。

  林浩然在大家坐定后,便一边招呼服务员上菜,倒酒。一边对大家说道:

  “各位同道学友,难得相约聚会;今日把大家请来,目的是制造一个机会;叙说曾经的同道友情,交流彼此的人生感悟,展望各自的美好前程;希望大家兴致而来,满意而归。”

  林浩然的开场白一完,大家纷纷发言。方云龙紧接着说道:

  “首先感谢浩然,为我们创造了这样一个大家盼望已久的机会;可以敞开心扉,共话沧桑,回顾峥嵘岁月,重温同道情谊;让感情与感情汇合,让心灵与心灵交融;尽情地赞美友情,透彻地感悟人生;正确地解读昨日的故事,智慧地点击明天的日程。”

  王蕊在方云龙话音刚落便随之说道:

  “今日相聚格外亲,同道学友情谊深;举杯同饮畅开怀,贫富强弱且莫分。趣谈往事论当今,莫言成败与富贵;相互之间多扶持,共展宏图必定行。”

  黄志成环视了在坐各位之后开口道:

  “好呀!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便十二年已过;今日有缘久别重逢,举杯同饮细叙旧情;天涯海角相聚一堂,谈笑风生共展宏图。”

  艾青在黄志成说完后随即说道:

  “不错!看我同道学友,昔日友情已如绿水长流,浩然成湖;未来宏图定象蓝天白云,美丽如画。”

  王玉琴这时左顾右盼了一下,应声说道:

  “我只能揣着那份珍藏在心的情感,对同道学友们表示衷心的祝福;谨祝大家:各位前途无止境,未来岁月续传奇。”

  王玉琴说完后,因为黄明轩和伍元魁没有接上去,所以冷了一下场。林浩然见此情景便点名要伍元魅和黄明轩也谈谈各自的感悟。可他们都说自己不像在坐的各位,春风得意,都成了国家干部。而自己只有迷茫、沮丧,说出来还只怕影响大家的心情。而林浩然开导他们说:

  “政客聚在一起谈权力,商人聚在一起说财富,军人聚在一起讲荣誉,我们同道学友聚在一起呢?莫论成败与得失,不言富贵与贫穷,只讲同道学友之情谊。凡事有得必有失,就拿当官者来说,虽得到了在台面上的无限风光,但却失去了普通老百姓的那种轻松与悠闲。少有时间坐看庭前花开花落,静观天上云舒云卷。任何事情都得一分为二地看待。他们做学问的讲学问,搞行政的谈政事。你们做实业的也有做实业的宏图呀!”

  伍元魁这时看了看大家便说道:

  “好呀!下次聚会,请大家到我家里去分享我的劳动成果;我那优质脐橙,色泽亮丽、果皮细薄、肉质脆嫩、汁多化渣、风味浓郁!”

  伍元魁话音一落,大家齐声叫道:

  “好!一定去!”

  这时林浩然拿起面前的那杯酒高高地举起说道:

  “来!喝酒、吃菜!虽不是陈年佳酿,更不是玉液琼浆,但是清茶淡水也是情呀!希望大家今天喝得开心、吃得舒心、谈得尽兴!”

  于是大家一齐举起酒杯,并且相互之间一一碰杯;而后能喝者一饮而尽,不能喝者也喝上一小口。同时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发表着自己的感慨:

  “同道别后重相聚,把酒言欢显真情!”

  “同心同力同希望,共喜共庆共未来!”

  “肝胆相照话不断,天涯海角心相连!”

  “忆往昔,人人显得书生意气!望来日,个个成为各路精英!”

  “努力拼搏书写辉煌篇章,坚持不懈共创美好未来!”

  “遥想当年,青涩年华,曾感慨情怀似梦;团聚今朝,光辉岁月,再细数往事如歌!”

  …………。

  大家就在这样一种十分欢快的气氛中,一边开怀畅饮,一边相互交流。真是灯光杯影映笑脸,欢声笑语满厅飞。

  大家都认为:同道情谊是前世的缘,今生的情;希望今后有事无事,都要抽空常聚聚;相互之间可以扶持,但无须攀比;山有山的高度,水有水的深度,没必要去攀比,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长处;风有风的自由,云有云的温柔,也没必要去模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只要自己认为:是快乐的就去寻找,是值得的就去守候,是幸福的就去珍惜。总之,只要依心而行,定可无憾今生。

  方云龙看到今日同道学友相聚,见面时彼此相互执手问候热情拥抱,相互关切情意锦长;酒席上把酒言欢热泪盈眶。那份情感胜似兄弟姐妹,这种情谊自然会地久天长。此时此刻他深有感慨:岁月如水,走过才知深浅;时光如歌,唱罢方品心音。爱情因珍惜而美好,亲情因相依而温馨,友情因真诚而长久。虽然古人有云,人生结交在终始,莫以升沉中路分;但今人也并非人人都能真正做到这一点。而自己的这群同道学友,如今看来确实是,既不为慕势、也不为爱色、更不为贪财,而完全是为同道之情而交。这种同道情谊如阳光一般灿烂,似草原一样宽阔,像海洋一样包容。相互之间的确情真意切,纯洁无瑕,如同玻璃一般地透明,好似月亮那般地恬静。这样的情谊,绝不会初隆而后薄,始密而终疏,一定会万古长青。

  聚会散席之后,已是华灯初上,大家恋恋不舍地相互告别。方云龙和王蕊在与大家告别后,好像还有些意尤未尽。所以两人都没有打算回家而想就住在学校,因此便沿街慢步,双双并肩同行。有心的方云龙,为了王蕊的安全,总是把王蕊逼到路边,而让自己走在靠马路的那一边。当他们来到人民公园门口时,王蕊提议说道:

  “云龙,路上灰多,干脆到公园里走走如何?”

  方云龙侧过头来,对着王蕊会心地笑了笑而应声道:

  “可以呀!”

  于是两人走进了人民公园。公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群,有的在慢步闲聊,也有的在跑步锻炼,还有的在观花、赏灯、跳舞、唱歌,……。就在他们俩走入公园大约一百来米时,一对夫妇一起各自拉着小孩的一只手向他们俩走来。小孩大约有三四岁的模样,在她父母中间跳跃着跟着父母向前行进。王蕊看到后跟方云龙说道:

  “云龙,你看那小孩多可爱!”

  “是的!你是羡慕呀还是想小孩了呀?”

  方云龙随即问道。

  “我现在哪有条件呀!”

  “还没结婚?”

  “没有!”

  “那也一定有男朋友了吧?”

  “男朋友也还不知在哪里。”

  “不会吧,还对我保密?”

  “真的,有的话还对你保什么密啰!没读大学前,那时也不急于想这事;后来上大学了,学习任务也重,也没精力来考虑这事。这不刚毕业一期吗,哪有这么快找到呀!你呢,现在怎么样?”

  王蕊半抬头望着天空,好像有心事似地说道。

  “我也没有。”

  方云龙看了看远方,好像若有所思似地,慢不经心地回答道。

  “你是有条件成家了呀!为什还没成家?不会是还没从我表妹的恋情中走出来吧!”

  王蕊十分关切地说道。

  “我自己也说不好,分到这学校教书后,确实也有好些有心人找我谈过这种事;特别是家里,更是常常在催促这事;但我总还是提不起在这方面的兴致。”

  方云龙回答时,心里显得比较沉重。

  这时他们俩已来到了路边的一把长条木坐椅边,方云龙停下了脚步而对王蕊说道:

  “我们在这里坐一坐,说点别的吧!”

  “好!”

  王蕊看着方云龙而答应道,并用手势示意要方云龙坐;待方云龙坐下后,她才靠近方云龙也坐了下来。待坐下后,两人都没吭声;到底是不知说什么是好的原因,还是两人都想享受这种静坐在一起,聆听对方心跳和呼吸声的感受。就这样默默地静坐了大约一分钟之后,方云开腔说道:

  “王蕊,虽然你们比我们晚几年上大学,但我觉得你们比我们还幸运。”

  “这话怎么说,早上学早工作早成家不好吗?”

  “早那么几年有什么用?社会上羡慕的是你们,而我们在他们眼中一无是处。”

  “怎么能这么说呢?难道你这个大学老师还不如我这个中学老师?你的大学教师的身份,就已经足够说明了你所具有的学识水平。至于社会上的一些不分青红皂白,一概而论的流言非语。你又何必介意呢?”

  王蕊关切地看了看方云龙又接着说:

  “实事求是地说,如果当年你没被推荐上大学,那么恢复考制度后你也必定会去参加高考;而且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考上一个更好一些的学校。我表妹慧媛,若不是要独自担当起照顾培养小孩的责任,同样也会去参加高考;我想她也一定能考上一所大学,得到上大学的机会。所以这一切皆是命,无须过多地去思忖。”

  “你表妹慧媛现在怎么样?”

  “她现在一门心思花在培养自己的小孩身上,希望小孩能够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至于个人问题,听说她们县教委有个领导想追求她,被她婉言拒绝了。”

  方云龙听说后虽然心里甚是思念慧媛,但他觉得现在在王蕊面前,不便去更多地谈论慧媛,应该更多一点关心眼前人。或者相互之间多点互通信息,互相帮助与支持,这样更为有益。

  王蕊见方云龙没吭声,也不想再多谈表妹的事,勉得引起方云龙的不开心。于是改变了话题而说道:

  “云龙,现在我们在同一个城市里工作,来往也比较方便了,欢迎你今后常到我那里去玩。”

  王蕊说完后,方云龙即刻答应道:

  “好的!有时间一定常去看你,也欢迎你有时间到我那里去玩!”

  “好!一定。”

  王蕊侧过头面向方云龙温柔地笑了笑而答应道。

  方云龙看到王蕊笑得那么甜,觉得她一定是开心快乐的,所以自己也感觉到特别地舒心。不过他又想,自己已经报考了研究生,如果考上了的话,今后在一起玩的时间又不是很多了。这事告不告诉王蕊呢?他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告诉王蕊,于是说道:

  “王蕊,像我们这种工农兵学员,在高校教书,压力其实很大。除了应付教学有压力,还经常要接受上面对我们这批人所进行的各种各样的考试。和我同时分来这学校的老师,已经有一半多被挤出了教师队伍,改行做了其它工作。所以我今年已经报考了研究生,想通过读研来把自己的知识与学历提升一下。并且初试已经考过了,我自己感觉还算可以。春节后就可以得知成绩了,不过若能入围,还要准备复试。”

  王蕊听后没有马上发声说话,而是在沉思:刚才还在暗自高兴,今后会有更多的机会相处在一起。转瞬之间,情况就要发生改变,原来的想法又成了泡影。她这时的情绪确实一下又低落了很多。但她又想:方云龙确实也有他的难处,做为朋友,应该大力支持。想到这里,她洋装欢笑而对方云龙说道:

  “好呀!并祝你考研成功!”

  “谢谢!”

  正说到这里,一对年轻情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吐着壳朝他们走来;待走到他们面前时,瓜子大概已经嗑完了,于是将装瓜子的塑料袋便随意地扔到了地上。举手之间显文明,细微之处见公德。王蕊见此情景,心中甚是不爽,轻轻说了声“真是没文化没修养。”还有意于去检起那塑料袋放垃圾桶里去。没想到嗑瓜子的那位女子听见了,回过头大声责问道:

  “说谁没文化啦?人家还是重点大学毕业的本科生呢!”

  方云龙本不想多事,但他觉得文明是城市之魂,美德是立身之本。而此女子竟如此无知,不得不开腔说道:

  “你知道什么是文化吗?一个人有没有文化不是由他的学历文凭所决定的,有学历的人不一定有文化,没有学历的人也不一定没有文化。”

  “那你说什么是文化?”

  那女子干脆停下脚步,反转身来咄咄逼人地反问道。

  方云龙当然不会被她咄咄逼人而屈服,因此慢条斯理地说道:

  “有人说‘文化是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我觉得这四句话确实可以概括文化是什么。”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又马上接着说道:

  “有一老者和一个年轻人,他们一起乘坐卧铺车去另一城市;车到站时,年轻人只顾拿着行李就下车,而老人却把自己睡过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之后才拿着行李下车。下车后他们一起去酒店吃饭,二人坐下后,年轻人便高声大叫服务生拿茶和碗筷来;而当服务生拿来碗筷将它放到老人面前时,老者却很有礼貌地对服务生说‘谢谢!’。吃完后,老者将没吃完的饭菜打了包带着走;后来在途中老者看到一个乞丐在垃圾桶里掏吃的,他看到后便生出同情心;于是走到乞丐面前,把打包好的食物双手递给乞丐,给乞丐充饥。在路上,老者因不小心把一个装水的玻璃杯打碎了;他便小心翼翼地把那些玻璃碎片装进一文件袋内,并在上面写上‘里面是玻璃碎片,危险!’,然后才把它放入垃圾桶;他生怕检垃圾的人不知道而划破了手。而年轻人买了一包瓜子,在大街上边走边嗑边随地吐壳。这样的两个人,难道你会认为这位年轻人比这位老者更有文化不成?事实上,年轻人是大学本科学历,而老者只有中学毕业;能够说学历高的就一定有文化一些吗?”

  那对年轻情侣自知心中惭愧,听完之后没说什么,不好意思地离开了。可有一对看热闹的中年夫妇,那男的面向那女的说了一句“同样是年轻人,坐椅子上的这一对比起那一对强远了。”然后也慢步离去了。

  这时只有王蕊与方云龙他们俩,仍然坐在长椅上没有动;也没说什么,静静地呆着。而且王蕊始终保持着一份庄重,在方云龙面前显得格外的平静。可持重的神情也难掩她内心泛起的波澜。她没有侧身看他,只是将头微微倾向他,目视前方。

  不知是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是希望那话能由方云龙亲口说出;过了一会她轻声地问他:

  “那中年男子刚才说什么?”

  方云龙也不知王蕊是真的没听清楚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而问他;所以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是好,最后说了一句:

  “管他怎么说别在意别在意!”

  不知王蕊是因为还沉浸在,对那男子所说她与方云龙是一对这话的思索;而没有听清方云龙所说的话,还是期盼那话能够成为真实的现实;在方云龙说完后她马上说道:

  “不介意不介意!”

  她见方云龙没有什么反映,于是又微笑着反问方云龙:

  “你介意不?”

  方云龙当然不想让王蕊不高兴,只能顺着她的意思说:

  “我也不介意。”

  但方云龙不想继续坐在这里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所以他说:

  “现在不早了,我送你回学校吧!”

  王蕊本来想两个人还在这公园里多呆会儿,可方云龙已提出来要送她回学校;也不好违背他的意思,于是应了声“好”便起身。方云龙见王蕊已同意,当然也与王蕊几乎同时起身。而王蕊可能还沉浸在她与方云龙真的是一对的冥思苦想之中,所以起身时不由自主地挽上了方云龙的手。而方云龙觉得也没必要弄得王蕊不高兴,所以也就任凭王蕊挽上自己的手,一起出了公园向王蕊学校的方向慢慢前行。

  这时,他们俩都没说话。王蕊觉得此时无声胜有声,从未挽过异性的手在街上慢步,今天能挽上自己心仪的男子的手,一同在回学校的路上信步前行,心里顿时生出一种甜蜜蜜美滋滋的感觉来。偶尔回眸一笑百媚生,深深地打动着方云龙的心。

  可方云龙此时此刻的心情却比较复杂:当然,如果没有与艾慧媛的那种两世情缘从中作耿的话;他自然会与眼前人相亲相爱一辈子,并且相信一定会幸福美满一生的。可偏偏前世今生又遇上了艾慧媛,而且他已与艾慧媛有过肌肤相亲。所以就算王蕊喜欢上自己,自己也根本不配拥有她对自己的那种清纯的爱情。因为她并不清楚这个情况,就算王蕊不介意这事;自己也过不了这道坎,因为那样对王蕊实在太不公平。他思绪万千,不知如何是好;但有一个基本想法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希望王蕊开心快乐,幸福美满。

  王蕊多么地希望能与方云龙像现在一样,手挽着手,行走在自己整个人生的道路上。所以在回学校的路上,她一直都没有说话;而是在体会此时所拥有的这种美好,并生出更多的遐想。

  但是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在她不知不觉中,就已走到她学校的门口。

  她邀请方云龙进学校到她房里坐一坐,熟悉她的住处,勉得下次来时要问要找。

  可方云龙说时间不早了,就不进去了。

  王蕊见方云龙不愿进去,自己又还不想松开方云龙的手;于是又以他不熟悉公交车站在哪里为由,而提出她送他去车站。

  就这样张郎送李郎,他送她一程,她又送他一程。当然,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也只是多了些许在一起的时间,最后还得恋恋不舍地离开。

  王蕊回学校后,仍然还沉浸在与方云龙挽手同行的美好回忆之中,心里乐哈哈的美滋滋的。嘴里不由得还亨起了“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小曲来。

  可方云龙回到学校后,却没去想得太多;而是按照计划,抓紧时间做好迎接复试的准备工作。

  这一个寒假期间,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用在应付考研的问题上;除了除夕和春节这两天在家之外,其余时间都在学校忙于这项工作。

  如今虽然初试已经过去,而且自己还算比较满意;但是复试还没进行,同时复试也不可小视;所以准备工作还是做得充分一些好,绝对是有益无害。

  方云龙是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的,因为他知道:机会总是喜欢眷顾有准备的人。他做事只要下定决心决定去做,一般都能成;原因大抵也是在于他非常清楚:成功永远只会眷顾那些坚定者、奋斗者、拼搏者。

  忙时他自然不会去考虑男女之事,可一闲下来,那些事便不招即来,挥之不去。

  这天晚上,当方云龙倒到床上睡下时,一闭上眼,王蕊与艾慧媛两个人便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同时相互打斗激烈,并且胜负难分。似乎都让方云龙欲罢不忍,欲爱不能。

  他久久没有入睡,思来想去。一个是前生有约,一直追到今生,眼看美好姻缘将成,不料半路杀出个马文才,希望倾刻成了泡影。另一个确实也算心仪之人,但是两世情缘这道障碍实在难以逾越;要是真与她牵手,自己的良心也将受到遣责。怎么办?他满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最后只好用数数的办法慢慢入眠。

  新学期如期开学,上课照样进行。

  一天上午,第二节课下课铃声响了;方云龙告别同学,走出教室,缓缓行走在回宿舍的大道上。

  拂面的微风,让他感到特别地柔和舒心;沐浴的阳光也竟然是那么温暖明媚。这让他感觉到春天已迈着风情万种的脚步,款款来到了人间。自从春天的第一滴雨水落下,第一缕和风拂动,万物就已开始用蓬勃生长来回答春的心意。你看那历经风雪磨砺的树枝,已改变了昔日那僵硬呆板的冬姿;显露得仪态轻柔娇嫩,涣发出了青春的气息。浅浅的绿意渲染出浓浓的生气,淡淡的花香弥漫着烈烈的诗情。让瑟瑟的世界呈现出暖暖的美景,让郁闷的人们有了晴朗的心情。还有路两边的迎春花,整个枝头都已缀满黄色的花蕾;成双结对的花蝴蝶,在那花蕾上方悠闲地飞舞。

  方云龙完全陶醉在这春天的气息里,他觉得春天给他带来了希望,带来了遐想。已经播下的种子,仿佛承载着他美好的梦想,在自己无限的期待中,将曲折的人生开启得更加灿烂与辉煌。

  正在他欣赏陶醉春日校园的美景时,办公室报纸信件收发员向他迎面走来;待走到他面前时,递给了他一封挂号信。他折开一看,原来是母校招生办给他寄来的,数学与应用数学硕士研究生班的录取通知书。他看后显得特别地开心,觉得半年多的辛苦劳动没有白费,终于有了收获的果实。

  当然高兴归高兴,得意不能忘形。读研还要到下个学期去了,本学期的教学任务还得更加园满地把它完成,绝对不能龙头蛇尾。他是这样想便必定会这样做,他回到宿舍之后,照样认真地备课,细心地批改作业;安安心心勤勤恳恳地从事教学工作。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方云龙便匆匆地告别了激情的夏季,迎来了硕果累累的金秋季节。大地呈现出一片黄金色,到处是一遍丰收的景像;一丝丝的凉风也让人觉得特别地舒心,让方云龙心里有了一种甜蜜的感觉;他带着母校寄给他的硕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和已办好的户口迁移证、以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再一次来到母校继续深造学习。

  毕业离开母校整整五年了,现在的母校与五年前的母校,变化确实挺大的;过去的数学系,如今和物理系合并成了理学院;在校学生是那时的好几倍,校舍建筑面积自然也增加了不少;学校绿化工作自然比那时也更好了,所以学校比那时更显得生机勃勃;看起来比那时要舒服得多。不过上下课时比那时要显得拥挤得多;虽然学校新修了不少房子,但建筑物的增速远没有跟上学生的增速;所以校阅览室的坐位显得比较紧张。

  来到学校后,他首先想找到那些留校的老同学;认为他们在母校学习提高的机会更多些,现在的水平应该比自己高一个档次;希望今后在学习上,他们对自己能有所帮助;但是在系里却很少碰到他们。

  有一次他来到院办公室,一眼看到有人在与自己读书时的辅导员张倩老师说话,并且叫她张主任。他心里明白,张倩已升为办公室主任了;所以见面时也跟着叫道:

  “张主任您好!”

  张倩见了方云龙也很热情亲切,问寒问暖;并且还很高兴地自我介绍她还担任了他们研究生指导主任;说正想找他谈点事,就是希望方云龙担任他们研究生班的党支部书记。

  方云龙说自己担心担不起这个重责,怕辜负了领导的美意。

  可张倩却说她清楚他的情况,充分相信他一定能够干好的。让方云龙没有推脱的余地,只能答应这位自己的老领导了。

  他们一阵寒喧和交谈之后,方云龙便向张倩打听曹源等一些老同学在学校的住址。

  可张倩告诉他的结果很让他失望;曹源已调出母校,去省财经专科学校教书去了;其他几个都到外校读研读博去了。

  方云龙后来还特意去了省财专找到曹源;可曹源向方云龙倾诉的是一肚子苦水,说他们这批工农兵学员,在母校如何受排斥;所以他后来决定只有调出母校。

  不过曹源很有志气,并不从此服输;他决心今后一定要搞出一点名堂来,证明这批人并不像社会上所认为的那样水平低下。他告诉方云龙自己现在还在继续钻研模糊数集,并且已在国际学术刋物上发表了几篇有关模糊数集的论文。

  方云龙对之油然而生敬意,并对他大加赞赏;希望他能一如既往,矢志不渝,坚持不懈努力;认为最终定可如愿以偿,在模糊数学方面做出大文章,为工农兵学员争气争光。

  对于应付考研的事,方云龙到还没觉得力不从心;可如今在研究生班学习,他到是感到很吃力;有时真的觉得已经吃不消了似的。

  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其一,原来上大学时有些课程都没学,而现在所学课程又是建立在那些课程基础之上;其二,自己的英语仅仅是停留在电大听课考试及格的水平;还没来得及花更多的时间学习提高,阅读过的英文原版数学教材更是少之又少。

  而如今的授课老师,为了晋升职称时免去外语考试(职称晋升条件中有对于用外文讲授过一门外文原版教材的课程者可免于外文考试这么一条);所以有好几门课程,任课老师都选择了英语原版教材,而且上课时采取用英语讲课。

  这让方云龙学习新课时,不光要补学前面的基础数学课程,如抽象代数、泛函分析等;同时还要去补习英语,学习记忆数学英语词汇。这些该补的东西还没补上来,听起课来就无法听懂,看起书来就像看天书。他有时真的急得快要哭了,还曾经在头脑里产生了退却的念头;但他又觉得如果真退学不读了,今后还哪有脸见人呀!

  在这进退两难的情况下,他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进。决心就算不吃不睡,瘦他二十斤肉也要坚持下去。他每天没天亮就起床,到宿舍外边路灯下读英语背单词;晚上息灯后躲在被窝里,看那些要补习的数学课程;几乎每天都只睡了三个来小时。那些在课堂上没有完全听懂的,他便去虚心地请教同宿舍里的,那些恢复高考制度后上大学毕业考上研究生的小同学。这些小同学对方云龙的虚心好学的精神还特别地敬佩,个个都是有问必答,并且还常尊称他为方老师。

  他这样坚持了大约一个多月,便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了,上课时开始有些打瞌睡。尽管要打瞌睡时他便用手搓搓脸,或用手撮住自己的头发往上拔,但也管不了多久。这时他想起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在湖南一师求学时,写的一幅贴于床头用于自勉的,认为学习贵在持之以恒的对联:

  贵有恒,何必三更眠五更起,

  最无益,只怕一日曝十日寒。

  让他从中受到启发,他决定放下那种“学海无涯苦作舟”的执念,真累了时便换一种学习方法。他想就算成功无方法,但努力一定有方法;在遇到解不开的难题或学不进时,停下来去做点其它的事情,或许还能打破限制思路的预设,从而找到新思路;那解不开的难题或许在睡梦中会找到答案。于是他改变了原有作息时间,做到每晚早一点休息,早晨晚一点起床,保证多一点睡觉时间。让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学习效率也提高了很多。

  同时由于英语原版教材中的数学名词,越到后面出现的生词越少;所以补习英语要花的时间逐渐逐渐地减少了,因此学习任务显得逐渐逐渐地轻松了些;这让方云龙逐渐逐渐地增强了学习的信心。

  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他便基本适应。并且第一个学期尽管学习吃力,但是期末考试成绩也还不赖。因为他学习不像那些年轻人全凭记忆,他掌握知识全在于理解。问题一旦完全理解,弄清了来龙去脉,他就记得非常牢靠,考试起来弄明白了的问题也就一般不会丢分。

  一个学期过去后,方云龙在学习上明显地感到已经没有过去那么吃力了;一年之后,学习起来便有了比较轻松的感觉。于是他便开始除了应付所开设课程的学习之外,常常还利用空余时间去图书馆阅览室翻阅一些有关数学学报,期刊杂志等。希望能够从一些学术论文中获取营养,寻找题目,试图写点文章。

  在阅览室里,他常碰到一位年仅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也常来这阅览室看书。

  这小姑娘常穿一件鱼白色的短袖衬衫,海蓝色的超短裙子;因其气质甜美,简约的服装穿在她身上,也显得洋气又优雅。她大约不到一米六的个子,一张白嫩而红润的娃娃脸,恰似梨花带雨,真的好似掐得出水来似的娇嫩,吹弹可破。水汪汪的眼睛内嵌着乌黑乌黑的圆溜溜的双眸,如双瞳剪水般迷人。偶尔嫣然一笑,两腮竟露出两个圆圆的甜甜的小酒窝。婉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粉红玫瑰,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论比。举手投足,端庄娴雅;虽少了一份同龄少女的天真浪漫,可一颦一笑之间,却流露出一种特有气质,和极富修养的淑女的韵味;特别是偶尔回头一笑,那真是百媚生。而且还时常让方云龙感觉到,好似有一股清新的芬芳,从她所坐之处散发出来,让他倍感舒心。

  在方云龙的眼里,她应该还是一名中学生;可她学习竟如此自觉认真,不竟生出赞赏和钦佩之心。

  一天下午,她照样来到了阅览室。可她朝室内环视一周后,发现阅览室内已经坐无虚席,唯有方云龙旁边还剩下了一个空坐位。

  于是她便款款来到方云龙身边,站定后微笑着看着方云龙;一双灵动的眸子,特别地惹人喜爱;她虽然没有出声,但方云龙十分地清楚,她是希望他能出去一下好让她过去;因为空位靠内,她要进去还得越过方云龙的坐位。

  方云龙这时在以笑脸相迎之后,不是自己起身出去让她过去;而是轻轻地把自己桌上的物品移到空位上,将自己所坐的位置让给了这位小姑娘。

  小姑娘这时则通过送给方云龙一个歉意的微笑,以示向他让位表示感谢。然后在方云龙所让给她的坐位上坐了下来;并将肩上所背书包置于桌上,再将书包打开,从中拿出两本高数方面的书籍、还有笔记本和钢笔,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生怕影响了旁边的其他人似的。

  方云龙见她看的是高数书,心中顿时有些疑惑:难道她不是中学生而是大学生?不过他们都没说话,很快就进入到认真学习之中。

  干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一个好的氛围,大家之所以只要不是上课,看书学习都愿意来图书馆阅览室;就是由于一进阅览室,大家都会很自觉地不言语,不弄出声响,生怕影响了别人。所以阅览室内从来都是静俏俏的,非常安静;让人很快就能进入状态,集中精力去认真学习。

  下班铃声响过之后,大家收拾好自己的物品,送还了所借阅的杂志,便徐徐地离去。小姑娘在离开坐位时笑着对方云龙说道:

  “今天谢谢您了!这位大哥。”

  方云龙则半开玩笑似地说道:

  “别客气,小姑娘!不过你好像应该叫我小叔吧!”

  “您是这里的老师?”

  “那到不是,我是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的在读研究生。”

  “我是自动控制专业的大一学生。我们读书的层次虽然不同,但都是这学校的学生,校友,您不过是我师兄而已;所以称您大哥应该可以。”

  小姑娘在方云龙说完后马上进行了自我介绍,并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不过她马上又想,自己从小没爹,也没小叔;这位大哥人挺好的又随和,认他做小叔也没事;大哥小叔也不过是一个称谓而已,实际上都是朋友;叫小叔就叫小叔吧,说不定还能得到他更多的关心与照顾。所以随即又补充说道:

  “不过您硬想我叫您小叔也没事;那我叫您爱人得叫婶子,她会不会不高兴哟!”

  方云龙看小姑娘说话那俏皮模样,迅即回答道:

  “在旁人眼里,我应该可以做你小叔。我爱人?八字还没一撇呢!至于想怎么叫全在于你。”

  “好吧!那我今后在公众场合就叫您叔,在非公众场合就叫您哥。行吗?”

  “行!”

  方云龙拉长了声音而说道。

  他们就这样从阅览室内一边慢慢往外边行走,一边闲聊起来。小姑娘偶尔回眸一笑,真是顾盼生辉。方云龙觉得这小姑娘挺可爱的,人虽然小,说话却句句在理,无隙可击。于是便问道:

  “小姑娘可否告诉我你的芳名?”

  “我叫艾思芳。敢问小叔尊姓大名?”

  “我叫方云龙。”

  “叔,您刚才说您是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的研究生,那么今后我在学习数学时碰到问题可以向您请教吗?”

  “没问题!”

  方云龙爽快地答应道。艾思芳见方云龙答应得如此爽快,侧过头看着他甜甜地笑了笑又说道:

  “叔,我好像每次去阅览室,都看到您也在。今后您去阅览室早的话,可以请您帮我占个坐位吗?”

  “可以!”

  方云龙还是拉长了声音笑着回答道。

  艾思芳觉得方云龙特随和,极富亲和力,初次相见就像老朋友一样随便;所以有意结交这位学长做朋友,她认为这样或许在学习上还可以得到他对自已的指导和帮助。

  方云龙也觉得这小姑娘挺乖巧可爱且有气质,与她结个忘年之交也未尚不可,或许还可以使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所以双方都毫无顾忌,说话自然也就觉得轻松愉快,因此双方各自都不加思索地将自己的姓名告知了对方。

  既然结交成朋友乃是双方心之所归,自然而然这忘年之交就成了定局。

  在日后的交往中,他们虽然在不同的场合称呼有时不尽相同,可实际上的关系都是朋友。

  当然,在交往中艾思芳表现出来的多了一些对方云龙的依赖,而方云龙表现出来的多了一些对艾思芳的关怀与照顾。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袁明华
对《第十三章 书到用时方知太少决心考研深造 阅览室内天天相遇竟得忘年之交》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