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 青梅竹马十年同窗未曾青春萌动 碧波绿浪一时相拥突生儿女情长
本章来自《执着人生》 作者:袁明华
发表时间:2020-02-08 点击数:259次 字数:


  一九六八年五月,第二个礼拜天的清晨,美丽的校园还十分地宁静;可方云龙便带上学校革委会开具的,去公社报到的介绍信;与相约一起来校办理高中毕业手续的艾慧媛,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学校;早早地启程,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虽然学校离家有七八十里路,但尚无交通工具,他们只好步行。

  方云龙本属六七届高中毕业生;只因文化大革命,没能按时毕业;在学校多呆了将近一年时间。也正是因为文化大革命,这个酷爱学习,十分上进;在老师眼里就是清华的苗子的方云龙;就这样失去了直接上大学的机会。 但天性纯真的他,百分之百地相信毛主席的话:“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 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毛主席是他从小就一直十分崇拜的偶像,所以毛主席指向哪里,他会毫不犹豫地奔向哪里。因此在毛主席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下,对于毛主席的“一切可以到农村中去工作的这样的知识分子,应当高兴地到那里去。”的号召,他自然会积极响应;所以他虽是回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心情仍然很好;与艾慧媛在回家的路上有说有笑,十分开心。

  走着走着,来到了一条山间小溪旁;方云龙听到那潺潺的流水声,心中特别地惬意;不竟大声吟道:

  “山间溪水日流夜流终归大海”。

  这时艾慧媛也眼前一亮,看到对面山坡上长着的向日葵;立马应声接道:

  “地上葵花朝转夕转总向太阳”。

  对于艾慧媛的这种才思敏捷,对答如流,方云龙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清楚:虽然数理化她比不上自己,可语文水平比自己还高。她的作文不仅文辞优美字字珠玑,而且言之有序浑然一体,并且蹙金结绣清音幽韵;所以老师常把她的作文作为范文在班上进行讲解。因此她能应对得如此之快,完全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不过他还是大声地称赞道:

  “好!不愧是我们班的女才子。”

  艾慧媛这时回过头来,对着方云龙浅浅一笑;然后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别笑话我啦,谁不知道,你才是我们班上的全才呢;教我们的老师个个都喜欢你,喜欢得让有些同学都有点妒忌。”

  两人相互恭维了一阵之后,方云龙把话题一转道:

  “慧媛,不管是我说的山间溪水,还是你说的地上葵花;这天地间万事万物都有它自身运行的规律,一切都在按照它自身的规律运行。”

  方云龙话音刚落,艾慧媛便接道:

  “是呀,大自然有大自然的规律,社会也有社会的发展规律;我们只能去努力认识世界,一切顺其自然。也就是说我们必须遵循大自然的规律,顺应历史的潮流,不可逆天而行。”

  方云龙接过话题说道:

  “是的,今天我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与他们一起战天斗地。在伟大的生产实践中,一方面锻炼自己提高自己;同时也可以把自己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服务于生产实践,为建设好新农村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也可谓是顺应历史潮流,而且是与公与己都有益,何乐而不为呢?”

  方云龙稍停片刻又接着说道:

  “慧媛,你说那葵花永远向太阳,也就是说向日葵一生执着地追求太阳向往光明;这种执着行事的精神我很欣赏。执着是一种百折不挠,锲而不舍的追求;执着能让水滴石穿,执着能让青松立根悬崖、让腊梅傲雪寒冬,执着能让人具有刚正不阿的品格。在那种执着之人当中,不乏有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可以舍弃官位、不顾小家、甚至于抛弃生命;真正做到‘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留下千古美名,而被后人景仰。当然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执着:‘落红不是无情物,化着春泥更护花’,那是一种乐于奉献的执着;而‘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则是一种不甘自弃不甘堕落的执着。当然执着也是一种力量,‘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若黄河之水没有那种执着精神,又哪会有这种一泻千里的浩浩荡荡;要是你没有那种执着攀登的精神,又哪里会有‘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感慨。执着也可以说是我与生俱来的秉性,所以我做事也特别地执着。”

  艾慧媛接过话题说道:

  “云龙,做事执着故然是好,但需在执着中学会变通,让变通来实现执着。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遥想当年的范增与韩信,处在同样的时代,同样有才干,同在项羽麾下,但韩信后来成为开国功臣,位尊齐王。而范增却落得个被主子猜疑、病死归路的下场。一成一败,应该说与是否会变通有着莫大的关系。‘亚父’范增虽然其智慧为他赢得了‘智囊’的美誉,凭他的聪明才智在那战争时代可翻手成云,覆手化雨。可由于他太执着于项氏对他的情谊,明知项羽不具备称王的才干,也只是在鸿门外空叹‘竖子不足与谋’。但仍不知变通,依然为项氏弹精竭虑,呕心沥血,彭城路上,一付忠心化为冤魂。其结局虽然后人尊重他的忠诚,但仍不免为之感到惋惜。韩信倘若也愚昧固守,一味执着,那致死恐怕也只能做一个项营里的小军官。那也就没有后来的背水一战的奇迹,十面埋伏的神话了。可他在众人盲目相信项羽的时候能够看清局势,且灵活变通,投奔了刘邦。被刘邦拜将台封帅,那是何等地意气风发。金戈铁马,横扫千军,与当年受胯下之辱的街头少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从而帮助刘邦终于成就了汉朝八百年天下。这史例告诉我们当执着‘行到水穷处’时,就需要‘坐看云起’时的变通;当执着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时,只有经过变通才会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局面。”

  艾慧媛稍停片刻又接着说道:

  “《易经》有云:‘在天成事,在地成形,变化足矣。’自然世界,人类社会,天地间没有不变化的事情,万事万物,时刻都在变,变是自然法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一个人要想有所成就,个人的才智和努力固然非常重要,但顺守天道,顺其自然,以变应变更是关键。”

  方云龙见艾慧媛提到“以变应变更是关键”,而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恰巧比较欠缺,固而有些畏难似地说道:

  “要做到以变应变,须得通晓人们思想的变化规律,把握事物发展的变化规律,这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哟!若能观测世上万事万物阴阳两类现象的变化,并能进一步了解事物生死存亡的关键所在,计算和预测事物的发展进程,还能通晓人们思想变化的规律,揭示事物变化的征兆,从而把握事物发展变化的关键。这在鬼谷子眼里都是圣人了哟!《鬼谷子》有云:‘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为众生之先。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

  艾慧媛见方云龙有些畏难情绪,于是开导他说:

  “世间万事万物虽然变化无穷,纷纭万端,但皆有其自身的本质特征与发展变化规律:或归于阴,或归于阳;或以柔为特征,或以刚为特征;或以开放为特点,或以闭抑为特点;或松弛不固,或紧张难入。只要仔细观察,认真分析研究,好好比较总结,总可找出其规律。”

  …………。

  他们俩一路上就这样谈天说地,吟诗作对,说古道今,谈笑风生。这样大约走了三个来小时,便来到了一条河边。

  河水清彻,两岸的垂柳水中可见倒影,只因水流些许有点急,故而柳影好似有些零乱,不是那么清晰可见。河宽大约两百来米,一座只能单人行走的石板桥连接两岸。

  他俩一前一后大约走过桥的三分之一时,对面一牧童骑在牛背上唱着山歌向他们相向而来,相会于河中央时,方云龙和艾慧媛只好一人立于一个桥墩上,让牛先过。

  牛儿走过方云龙所站桥墩,从艾慧媛所站桥墩经过时;忽然尾巴一甩,尾毛刚好到了艾慧媛的眼前;艾慧媛本能地往后一闪,结果失去重心,掉进了河里。

  艾慧媛并不识水性,落水后只是双手拼命地乱舞,往上挣扎,大呼救命。

  方云龙见状立马跳入河中,向艾慧媛游去;刚靠近艾慧媛,便被她双手搂住了脖子,双乳也已贴近了他的前胸,正当她欲用自己的双脚来夹方云龙的腰时;方云龙清楚地意识到,这样是很危险的,因为这样自己便无法施展,游不了水也救不了人。

  于是他用前额猛地向艾慧媛的前额一叩,双手从她腋下把她的大臂往上拼命一拱;自己的头便从她双手中挣脱出来,迅速地从水下钻到了艾慧媛的背后;右手抓住她的衣领,左手拼命地在水中拨弄着水往岸边游去。

  经过十多分钟的博击,方云龙终于把艾慧媛拉到了河岸边。这时他一手抓住了一把柳条,一手托着艾慧媛的屁股,把她拼命地往岸上推,好不容易才把她送上了岸;然后自己抓住柳条一把一把地往上爬上了岸。

  来到岸上,四目相视,瞬间两人便都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因为两人穿的都是的确凉白色衬衣,被水浸湿后是完全的透明,所以彼此都在对方面前暴露无遗。

  方云龙看到艾慧媛肚脐上方一个硕大的紫色胎记,便立马联想起了一个传说:人死之后都得下地狱,过了鬼门关便上黄泉路;黄泉路的尽头有条忘川河,河上有座奈何桥,桥上有个叫孟婆的人把守着;要过奈何桥就得喝下她的那碗孟婆汤(又称忘情水)。一旦喝下那碗忘情水,便把今生今世的爱恨情仇忘记得干干净净,来世若投胎做人,便再也想不起今生的半点事情。可有些人不愿忘掉那爱恨情仇和心中牵挂之人,便不想喝那孟婆汤,此时孟婆便会在他(她)身上做个记号,要么在脖子后或胸前点颗痣,要么在身上留下胎记或在脸上留下酒窝,并且还不能让其过奈何桥,只能从忘川河中游过,受那水淹火炙之苦。

  方云龙想着想着,不竟回想起了千年之前;自己乃是一介书生,曾蒙一有钱有势人家的千金小姐错爱;只因门不当户不对,在她家人的极力反对之下;没能成就那段美好因缘。为此小姐一病不起,先自己而去。

  难道眼前之人就是她?她也是忘不了那段情,未喝忘情水,让孟婆在肚脐上方留下了胎记?她就是自己所要找之人?如果真的是她,那真该庆幸,自己因无能与她相守一生而殉情后,在奈何桥未喝孟婆汤。虽在忘川河中受了千年煎熬之苦,但终于在千年之后,找到了前生相爱之人,再苦也值。但他又想,就算传说是真,这种不想忘掉前世情缘的人也必定不少,她也未必就是自己所要找之人呀;所以沉思良久,不敢对艾慧媛冒然开言。

  虽然方云龙与艾慧媛,打小学一年级起直至高中毕业,就一直是同一个班的同学。但因方云龙是个十分文静的男孩,所以艾慧媛从未见到方云龙脱过上衣。今天也是透过衣服看到他胸前有颗黑痣,故而也在与方云龙思考着同样的一个问题。但出于女孩子的矜持,她更不会出言谈及这种男女之情的事情。

  五月天,气温并不是很高,因为情急,方云龙与艾慧媛在水中并未感觉到水凉。可到了岸上,就渐渐觉得身上有些冷的感觉。

  方云龙从沉思中醒过来,抬头看到艾慧媛身子有些发抖,嘴唇也有些乌紫,便对艾慧媛说道:

  “慧媛,还是找一个偏僻一点的地方,把衣服脱下拧干水再穿吧,否则这样会冻感冒的。”

  艾慧媛觉得这样在荒郊野外,把衣服脱得光光的,实在太难为情了。所以对方云龙的建议她没有马上表态。

  方云龙见状,也觉得确实那样会使艾慧媛显得很尴尬。于是又想: 自己是男孩子,只穿一条内裤也没什么的,所以自己可先把上衣和长裤脱下来,拧干给她穿,让她好把自己的衣裤脱下来拧干,再吹一吹风,晾得稍干一点再穿,不就可以了吗?

  当方云龙把此方案对艾慧媛说了之后,艾慧媛对着方云龙有点不好意思地微微笑了一下,说:

  “太难为你啦!”

  于是两人来到一个高旷下,扫视了一下视线之内的远处,并未见到有人来。方云龙便迅速地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和长裤,拧干之后,递给了艾慧媛。

  艾慧媛接过衣裤,半开玩笑似地对方云龙说道:

  “帅哥可得给我好好地站岗放哨,不许偷看哟。”

  方云龙也笑喜喜地说:

  “在水里我们都差不多肌肤相亲啦,还有啥要看的啰,放心吧靓女,坚决执行你的命令,保证圆满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

  艾慧媛背朝方云龙,面向高旷,迅速脱下衣裤,又穿上方云龙给她的衣裤,扣上扭扣后开始拧衣服。

  方云龙见她拧衣服那么费劲,也未能将衣服的水拧干净,便主动对艾慧媛说道:

  “慧媛,这种力气活,还是让我来干吧。”

  艾慧媛听后,把衣服递了一半给方云龙,但自己并没有松手。她希望能与方云龙同心协力,所以一边用企盼的眼神看着方云龙,一边说道:

  “应该两个人的力气更大吧,来,我们俩反着拧,肯定会比一个人拧得更干些。”

  于是他们便这样干起活来,这让他们俩显得好象格外地亲切。

  方云龙此时感觉到: 虽与艾慧媛从小青梅竹马,同窗十三载。但对艾慧媛,好象从来没有今天这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他在回味着,在水中艾慧媛的双乳碰到自己前胸时的感觉;她的双乳是那么的丰满坚挺,但又不失柔软且极富弹性;碰到时就象触电似的,一股热流涌向全身。若不是在那深水之中,他真不愿把艾慧媛推开。就让她双手楼住自己的脖子,双乳紧贴自己的前胸,双腿夹住自己的中腰;静静地感觉她的心跳和体温,闻闻她的肉香,感受她那白净而细腻的肌肤的嫩滑。

  他感觉自己此时好像好渴望真能与她相拥入眠,体会一下那肌肤相亲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美美的感觉。

  他想着想着竟然忘记了用力拧衣服,结果衣服被艾慧媛拧转了一个圈。方云龙此时才意思到刚才的走神被她发现了,不觉有点脸红。

  艾慧媛见方云龙脸红,更想探个究竟,逼方云龙亮出自己的心思,便喜戏地追问道:

  “老实交待,想什么去啦,花花肠子里藏的是什么呢? ”

  其实艾慧媛对方云龙早有爱慕之心,觉得他不仅有才气,而且待人温柔体贴,长得也俊秀挺拔,眉宇间气息怡人,虽无潘安之貌,但也确实算得上一个漂亮男子。

  好多女同学一谈起他便两眼发亮,说不定被好多的女同学暗恋着呢。自己要是真能与他共结莲理,手牵手,心连心,风雨同舟,肯定会幸福一辈子。

  只是由于方云龙一门心思扎在书堆里,好像从未显露出需要男女之情,所以不敢造次,随意试探他在这方面的心思。

  不过平时那么文静面腆的方云龙,今天除了那三角短裤遮住的那一点点外,其余各处全都被自己看了个明明白白,所以今天可以借题发挥,试探试探。

  艾慧媛在想: 别看他平时里除了喜欢体操外,其他体育活动参加的并不多,可他的形体胜似模特。他那肌肉显得那样结实有劲,尤其是看到他那性感强壮的胸肌,真想马上投入他的怀抱,享受他的温情。

  艾慧媛利用方云龙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的机会,一边在欣赏着方云龙那让人想入非非,令人着迷的形体;一边在思索着自己的心事。不过她的这些想法只在大脑里停留了片刻,便被另一想法排挤了。

  她在想: 自己来到人世,是来寻找前世所爱之人的,他是不是自己所要寻找之人尚且不知,怎么就能有与他相守一生的想法呢?千万不能鲁莽行事,自己与他之间,暂时不可再深入下去了。

  她见方云龙还在不好意思回答自己的问题,便立马替他解围道:

  “刚才我是说笑的啦,别介意,来,帮我一起拧裤子。”

  方云龙见艾慧媛帮自己解了围,确实放轻松了许多,于是马上上前与艾慧媛一起,帮她拧裤子。

  这时两人都不敢再在男女之情方面有进一步的想法。虽然各自心里都清楚: 人是有理智的动物,一切行为都受理智的控制,否则无异于猫狗之类的了。但回想起与对方从小青梅竹马,同窗十三载,都未曾有过青春萌动。而今天才相处几个小时,为何突生儿女情长?这恐怕只能用所处的是特殊环境来解释了吧。所以在这种情境之下,真有些担心,再继续考虑这种儿女之情,一旦失去理智,做出不该做的事情,那将后悔莫及,遗憾终生。

  特别是艾慧媛,这种担心更加强烈。因为就在方云龙走神的那一刻,她清楚地看到了方云龙短裤衩里的那小家伙已经不那么安分了,在慢慢地长高长大,变得昂首扩胸,十分挺拔,把个小裤衩搞成个帐篷似的。然后就象鸡啄米一样,一上一下抖动着。自己看着看着,心跳便在加速,双乳也随之跟着起伏,下面也开始湿润起来,企图享受那小家伙进去的快感之欲望,已经十分强烈。虽然不清楚方云龙当时在想什么,但从那小家伙的表现,应该八九不离十,想的也是这种事。那时的双方已象一堆干柴,只要一点,马上就会燃起熊熊烈火。她越想越害怕,在这种情境之下,理智不一定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所以现在绝对不能再想这种事了。

  为了不想这儿女之情的事,艾慧媛灵机一动,便即刻找出了另一个话题:

  “方云龙,你敢就这么样光着身子赶路吗?”

  方云龙底气十足地应道:

  “那有什么不敢,只要你敢穿着我的衣裤走,我绝对就这样奉陪。”

  但艾慧媛终归还是个女孩子,觉得这样穿着赶路,毕竟有点不合适。一个赤条条地只穿个短裤衩,一个女着男装,走在路上肯定会招来许多非议。所以虽然想急着赶路,但觉得终归还是有些不妥。所以在这件事上她只能向方云龙服软,并自我解围道:

  “开玩笑的啦,我的衣裤过一会就干啦,那么急着赶路干嘛!”

  方云龙见艾慧媛没有胆量就这样穿着赶路,但他又想: 要在天黑之前赶回家的话,确实不能在这里呆得太久。于是对艾慧媛说道:

  “把你的衣服给我,我帮你拉开吹,你只管拉开你的裤子吹,这样肯定容易干些。”

  艾慧媛一边把衣服递给方云龙,一边向他投来了温馨的一笑,笑得那么温文尔雅,笑得那么柔情迷人,双眸如同秋天的湖水般明亮,笑容如同皓月般醉人,并且久久不想收回。

  方云龙多么地希望时间就此停留,让他享受这最幸福的时刻!

  艾慧媛待衣裤稍干一点后,便抓紧时间脱下方云龙的衣裤,换上自己的衣服。两人穿上各自的衣服后便又开始赶路。这时两人都没有出声。

  方云龙穿上刚从艾慧媛身上脱下来的,还留有她的体温和肉香的衣服,遐想万千。好象通过身上的衣服,真实地感受到了他与艾慧媛的肌肤相亲。他做了一个深深的呼吸,然后两眼微闭,希望能够闻到更浓的艾慧媛的体香,......。

  而艾慧媛她在沉思着: 今天若没有方云龙的搭救,也许自己已经命丧九泉,所以对于眼前的这位救命恩人,自己今后该如何报答。受人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这救命之恩,怎么样也报答不起呀!想来想去,又想到了以身相许,将自己今后一辈子的全部身心奉献给他,回报予他。

  可这样行吗?对于这个有着丰富的爱真挚的情的艾慧媛来说,她所要的是心与心的碰撞,情与情的融合。她要的情像山一样厚重,像水一样绵长。不管时间如何的流逝,岁月怎样的变迁,都会永远的驻足留守,无怨无悔。她不会放纵自己诚挚的心,也不会施舍泛滥的爱。所以在这种问题上会思前想后,反复斟酌。她来到人世,是来寻找前生所爱之人的,这就象一把枷锁把她牢牢地锁住。今天纵算要报救命之恩,她也不会轻易地做出决定。她在想: 是否还有其它更好的两全其美的办法呢?但她越想头绪越乱。

  艾慧媛觉得此时想这些儿女之情的事,多想无益。于是想与方云龙一起探讨一下人生目标和为人处事的原则等问题。故而说道:

  “云龙,你说这人生一世,究竟该怎样度过,你有何人生目标,处世为人的准则又是什么?”

  方云龙稍稍沉思了一下便说道:

  “我最崇拜的人,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国际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伟大导师毛主席。他以卓越的思想和至高的境界,凭着坚定不移的革命信念、高瞻远瞩的政治远见、杰出高超的领导才能和炉火纯青的斗争艺术、以及出神入化精妙绝伦的军事指挥才能,完成了世人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即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中国几千年的旧世界,打败了美国为首的16国联军,成了美国有史以来唯一败给的对手;让天地变色,让日月换颜。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让他的祖国拥有了主权与尊严,他让他的人民有了生存的权利和生命的尊严,并且当家做了主人。他老人家全心全意为天下大多数人谋利益,为了建立保卫人民当家做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家失去了六位亲人。他身为党和国家的主席,有着古代帝王一般的地位,但却从不搞特殊化,心里想着的就只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不畏强权,敢于反帝反霸反修;不欺弱小,主张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有战略眼光,有胆有识。无论处理何事,都是致人而不致于人。他不仅是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理论家、哲学家、军事家、战略家等,可以说集百家于一身。他的诗词歌赋,也都体现出了他独特的伟人气质,可以说是中华诗词宝库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绝唱。他的书法,好似龙飞凤舞,气势如弘,可谓近代狂草高峰第一人。当然崇拜他并不是说,就能把他做为人生的目标。帝王有出震向离之象,大臣有补天浴日之功,三公上应三台,郎官上应三宿。那种级别的人物都是上苍的安排,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想做就能做成的。但至少要以毛泽东思想做为指导思想,做一个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民的人。像他老人家一样,具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一人类最崇高的精神品质,一生向道而行。记得孟子在《公孙丑上》说过‘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说的也是人生要有信仰。当然我们信仰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信赖毛主席缔造的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忠诚为民,故能带领他的人民坚定理想,经百折不挠的奋斗,最终能够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我们的前辈们用血用泪甚至用生命在追求它,我们理应以它作为精神支柱,用毕生的精力去为之奋斗。”

  方云龙说到这里,回眸看了艾慧媛一眼并送去一笑,然后又接着说道:

  “至于为人处事嘛,记得《易经》中有这么一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虽然说的是君子处事应像天地一样,自我力求进步,刚毅坚卓,发奋图强,永不停息,增厚美德,容载万物。但也值得我们平常人学习效仿。当然啦,人各有志,其人生目标不同,价值观亦不相同。商人心里盘算的是金钱,政客心目中考虑的是权力,军人眼中看重的是荣誉,……,故而他们的为人处事的原则也许各不相同。但在我看来,不管干哪一行,首先是要做好一个人;有道是‘子欲为事,先为人圣’。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合于共鸣,敬于才华,忠于人品。所以做人,人格如金,纯度越高,品位越高。做人一辈子,人品做底子。记得清代纪晓岚的先师陈伯崖曾撰写过这样一副对联:‘事能知足心常泰,人到无求品自高’。当然,人要做到无欲无求不可能。但应尽量摆脱功利与浮躁,不为外物所羁绊,不为浮云遮望眼。能够超然物外,自然宁静自在。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至远。这就需要我们独行特立,不心随物转,不见异思迁,不同流合污。只有视名利淡如水,看德行重如山,方可做人一身正气,为官一尘不染。当然,做人德为先,待人诚为先,做事勤为先。做人要有志气,做事要有底气和正气。我认为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首先得有骨气。人无刚骨,安身不牢。人有志竹有节,也是说做人要有志气。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南宋汪萃在与人论及立志时书写的《水调歌头》中也有‘铁可折,玉可碎,海可枯,不论穷达生死,直节贯殊途’之句。表现的也就是他那宁折不弯的做人气节,为保持‘直节’而‘宁可玉碎、不愿瓦全’的决心和刚直不阿的精神,我很欣赏。做人德为先,行善积德,地道酬善。为人当以善良为本,有一颗慈悲为怀的菩萨心肠。慈悲不是说给人听的,做给人看的;而应该是发自内心的真感情,是从灵魂深处喷发出来的,夏天能给人清凉,冬天可给人温暖的汩汩清泉。待人诚为先,为人要讲诚信,做到言必行,行必果;人皆尽知尾生为爱情而魂断蓝桥竟成为守信的千古佳话。我们也应该知道,那些真诚待人的人,走着走着就走进心里去了;而那些待人虚伪的人,走着走着就淡出了视线。所以我们处世当以诚信为荣,一定做一个诚实守信用的人。同时为人应谦虚谨慎,宽容大度,宽容别人实际上也是在给自己的心灵松绑。做事勤为先,为人需要有智慧,而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而学须静也,故必须静下心来,勤奋努力、锐意进取、执着追求,苍天不负有心人,天道酬勤。”

  艾慧媛自然希望方云龙这一生能有所作为,功成名就,做个人上人。但她想,这可不全是凭本事所能实现的,这与为人处事之道,是密切相关的。而听方云龙前面所说的,似乎好像有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感觉,完全是一个性情中人。所以没等他说完就插言道:

  “你说的不错,天道酬勤、地道酬善、人道酬诚、商道酬信、业道酬精;这也可以说是中国传统哲学的最经典的表达。若能得其精髓,不仅可独善其身,也能兼济天下;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不过我觉得为人处事,还是要能屈能伸,可方可圆。且内方外圆,方圆有度。方圆做人,八面玲珑,圆满做事,事事顺心。有道是: ‘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有时遇强则迂,以退为进,也未尚不可;对于强者,有时弱招亦能制胜,须知水滴石穿、绳锯木断,四两也可拨千斤。不光圆字须常记心中,忍字也不可忘记。忍是大智大勇大福,若能忍天下难忍之人,则可成常人难成之事。还有个愚字也得思量思量。聪明外露不如智慧深藏。做个糊涂的精明人,韬光养晦,大智若愚,对成事有益无害。回想中华五千年,那些成大事者,往往都能做到:觉人之诈,不愤于言;受人之侮,不动于色;察人之过,不扬于他;施人之惠,不记于心;而受人之恩,却铭记于心。他们不唯有超世之才,亦有坚忍不拔之志;不仅懂得坚持天道黄道,还不忘坚持悟道诡道。”

  正当艾慧媛与方云龙探讨这处世为人之道时,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妇女,挑着担子从岔路口走过来,上了他们走的道,朝着他们前进的方向吃力的往前走着。后面跟着一个大约两岁的小孩,边走边哭喊着妈妈。他俩看到这情景,便迈开大步,迅速赶上了这女子。上前一打听,原来这女子母亲病重,她回去看望母亲,顺便带些粮食给她。这小孩,本不让她去,可她硬要跟着去。已经走了两里多路了,可能走不起了,故而边哭边叫妈妈。听后艾慧媛马上笑着对小孩说道:

  “小朋友,阿姨抱你好不好?”

  可小孩怕生,没有理会艾慧媛,仍然大声哭喊着妈妈。这时方云大步上前,对那女子说道:

  “大姐,我来帮你挑,你抱一下小孩吧。”

  女子侧过头来,看了看方云龙与艾慧媛而说道:

  “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们呢。”

  方云龙历来都认为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常常觉得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获得了快乐;更何况有道是: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渡人其实渡己。故而马上回答道:

  “我们同路,没事。”

  女子谢过方云龙便放下担子抱起小孩,与方云龙他们一起前行赶路。

  在同道的路上,大家一边走一边聊起了家常,艾慧媛还时不时地逗得那小孩开心地大笑。有时小孩又象与艾慧媛在做迷藏似的,从她妈的这一边躲到那一边,又从那一边躲到这一边。

  他们这样同道走了大约三里多路之后,那位女子便对方云龙说道:

  “谢谢你们啦,我们不走这条路啦,现在让我自己来挑吧。”

  她准备放下小孩去接方云龙肩上的担子。方云龙便问道:

  “大姐,你还有多远啊?”

  女子告诉他还有一里多路。方云龙这时转向艾慧媛,用与她商量的口气说道:

  “只有一里多路,我们干脆把她母女俩送到家吧。”

  艾慧媛非常爽快地点头同意了方云龙的建议。只是那女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这么麻烦别人,想拒绝方云龙他们的好意。但最终还是接受了方云龙他们俩的诚心诚意的帮助。

  方云龙与艾慧媛把她们母女俩送到她娘家后,又开始急匆匆地踏上回自己家的路程。

  艾慧媛穿的鞋是鞋底并不很厚的布鞋。由于掉进河里时,整双鞋全被弄湿了。所以走这石子路,鞋底特别不耐磨。回家的路走过大约还只一半多一点,可她的鞋底已经磨得很薄很薄了。特别是她左脚的那只鞋的鞋底几乎快要磨穿了,有时踩在尖石子上,就象石子扎进了她的脚板肉内去一样的痛,有时痛得特别厉害,她会不由自主地身子一缩,即刻蹲了下去。

  为了不被石子扎到脚板,她尽量选平整光滑一点的路面行走。既便她是如此小心翼翼地走着,可她的左脚板好象还是起了泡一样,开始有些微微作痛的感觉。

  因为需要细心地选择好的路面行走,故行进的速度自然快不起来。眼看天色已渐渐地黑暗下来,可他们离家还有十多里。而且路面由于天越来越黑,更加看不清楚了,艾慧媛走路也显得更加艰难。由于负痛,行进中有时她的左脚好象有点跛。看到艾慧媛走路如此地吃力,甚至于有时是在苦苦地挣扎着,向前挪动着自己的脚步。方云龙从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对艾慧媛的怜惜的心疼。同时天色已黑,他又担心艾慧媛会不会因为天黑而有些胆怯,所以便上前用手扶着她一起走。一则可以帮她支撑一点,不至于踩到尖石子时,会痛得蹲到地上去。二者靠得更近些,让她胆子也大一点。艾慧媛此时走路,确实已有些力不从心。她觉得若有方云龙作为依靠,当然可以放心一些,同时也轻松一些。她也没有去想得太多,只想快点到家,好好地休息休息。

  尽管有方云龙的掺扶,但在走了几里路后,由于她左脚鞋底已经全部磨穿,她的左脚板差不多已全部踩在地上。脚板打起的泡,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甚至于有些泡已经穿了,接触地面的,可能有时已是里面的嫩肉。一旦碰上硬的,便是针扎心一样的痛,她只好把左手搭在方云龙的右肩上。在脚碰到硬物时,以便让方云龙为她承担更多的重量。方云龙这时干脆把艾慧媛的左手挪到自己的左肩,让自己的左手扣住她的左手。而右手从艾慧媛身后操过去,搂住她的腰。让她可以左脚腾空,只右脚着地。虽然是两个人,却只用三条腿走路。这样两人的身子自然也贴得非常之紧,对方呼吸时,身体的一张一弛,双方都能明显的感觉得到。特别是艾慧媛那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因呼吸而有节奏的扩张,从而随之而有节奏地挤压着方云龙。但方云龙似乎没有丝毫的被压迫的感觉,有的到好像是一种特别舒服的享受。

  不过这样走路,两人都显得吃力,特别是方云龙感觉更明显,因为艾慧媛只有一只脚着地。她在移动这只脚时,身体的重量必须全部由方云龙的肩与手来分担。所以走过一段路之后,方云龙明显感觉到他的右手似乎已经有些累得痛了,在帮艾慧媛移步时已使不上劲。因为在艾慧媛移步时,方云龙是通过右手挟住艾慧媛的腰,与自己的身体成为一个整体,把她搬到前面去的。所以在这种行走方式下,他的右手所费的劲是最大的,故而最疲劳的也就是他的右手。

  为了不影响赶路,方云龙想换一种方式帮助艾慧媛。他向右前方迈了一步,立在艾慧媛的正前面,背对着艾慧媛,然后蹲下一点身子,并跟艾慧媛说道:

  “来,慧媛,干脆我背你,这样可能还走得快一些。”

  艾慧媛此时并没有什么觉得不好意思,因为天黑也没谁看到,只是觉得太难为方云龙了。但是要赶路,又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因此只说了一声:

  “云龙,真的太难为你啦。”

  然后便双手伸过方云龙的双肩,在方云龙的胸前双手相扣。待方云龙站立起来后,再双手一使劲,身子与双腿往上一缩,就爬到了方云龙的背上,并用双脚夹住他的腰,让自己的身子紧紧地贴在方云龙的背上。方云龙也将双手反到背后,紧紧相扣,用以托住艾慧媛那紧绷圆翘的臀部。

  这样虽然方云龙身上承载着艾慧媛的整个身子的重量。但艾慧媛紧扣的双手,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重量分解到了由方云龙的双肩来承担。她的身体紧贴方云龙的背部,让他的背部也承担了她的一部分重量。双脚紧夹方云龙的腰,让他的腰也分担了一定的负荷。再加上方云龙的双手,托着艾慧媛的整个臀部,所以双手也负责了一部分重量。

  正因为如此多处使劲,所以方云龙觉得这么背艾慧媛,比原来那样走还显得轻松一些。这样背着艾慧媛,他还可以放大步子往前走。只是方云龙的步子大一些快一些,艾慧媛在方云龙的背上,上下活动的幅度也就随之大一些,频率也就快一些。此时她的两个丰满的乳房,撞击方云龙的背部的力度,自然也会大一些。上下来回搓揉他的背部的频率也会同步加快。

  方云龙确实算够可以的,背着艾慧媛,竟然一口气走了一里多路,然后才把她放下来,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准备休息一会儿。

  就在这时,一轮圆月从东方冉冉升起,慢慢地由黄红变成银白,月亮的升起,逐走了黑暗,送来了光明,仅管不是它自己发的光,可它确实给人们带来了光明,故照样能得到大家的青睐,受到人们的欢迎。

  方云龙背着艾慧媛,虽然是多处用力,但毕竟他是一口气走了一里多路,所以已汗流夹背。他之所以一口气走了这么远,也完全是为了赶路,竭尽了全力。他身上的汗水把艾慧媛的衣服前襟都已印湿,两人的衣服都粘在了一起。

  这时的艾慧媛,十分地心疼方云龙,两人一坐下,她便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左手扶着方云龙的后脑勺,右手拿着手帕去替方云龙擦去脸上的汗珠。同时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四目相视,久久没有离开。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但此时无声胜有声。

  此时此刻,艾慧媛多么地希望,能躺在方云龙的怀里,去尽情地享受他的温情。她本能地将身子向方云龙挪近了一点,正欲倒向方云龙的怀抱时,那来到人世间是为寻找前世所爱之人的枷锁即刻把她锁住。她的双臂迅速提起,搭在方云龙的双肩上,额头触到了方云龙的前额。她这时双手搂住方云龙的脖子,头在左右不停地转动,额头与方云龙的前额进行着亲昵的磨擦。她此刻的心情真的是百感交集,是幸福?是痛苦?就连她自己也无法分辨。眼前有一位这么优秀温柔体贴的男士,如此地呵护自己,对自己这么地温柔,真不知是自己哪辈子修来的这般好的福气;此时能与他在这浩月之下享受着无人打扰的两人世界,确实有一种特别幸福的感觉。但她又不敢也不能去尽情地享受这种幸福,心里又有说不出的痛苦。她不知道自己这时究竟应该如何是好,所以就一直保持着双手搂着方云龙的脖子,用额头与方云龙额头相摩擦表示亲昵。

  方云龙并不知道,艾慧媛此时此刻思想斗争是多么的激烈,也不清楚她那种百感交集的心情。他任凭艾慧媛双手搂住自己的脖子,用额头在与他进行亲昵。并不知可否地将自己的双手操到艾慧媛的背后,试图把她拥抱。

  时光在缓缓地流淌,流进月色中微微荡漾;天边的云彩,在仰望着月亮;大地的清风,在吹拂着禾苗;就在这明月皎皎照大地,清风徐徐拂禾苗的美好时刻;方云龙与艾慧媛,彼此都已走进了对方的心房;可两人又都被为寻前世所爱而阻挠。故此时此刻,他们也只能守候着那皎洁的月光,享受着夜的芬芳。

  也许他们都在想:倘若能卸载了前世今生的种种牵绊与负累,以虚无的状态在苍茫的宇宙间浮游,浑然不知自己前生到底是谁;那自然也就没有那束缚身心的桎梏,那此时此刻可能会活得更轻松;面对这唾手可得的一切,定会尽情地去享受。

  有人说,爱情像慢性毒酒,喝了的人要么醉生梦死,要么肝肠寸断;尽管它不是什么好东西,仅是折磨人,且残酷至极,可人们还是愿意去喝;还是那句歌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唱得十分贴切。

  就在方云龙与艾慧媛深陷男女之情难以自拔之时,由他们对面远处传来的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们俩本能地松开手,艾慧媛并且侧转了一下身子,挨着方云龙并排坐着。

  待赶路的人从他们身边经过后,方云又背上艾慧媛,开始迈上回家的路。艾慧媛在方云龙背上轻声说道:

  “蝴蝶采花可否寻得甜密?”

  方云龙应声接道:

  “云龙背汝肯定不惧艰辛。”

  稍等片刻他又说道:

  “清风拂我面,”

  艾慧媛随即答道:

  “明月知你心。”

  方云龙马上又说:

  “青春有限,莫在犹豫观望中度过;”

  “爱情无价,……”。

  他们俩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边走边说。不仅时间过得快,路程也显得近了很多。在不知不觉中,方云龙把艾慧媛背到了她家门口,在禾场上把她放下来;看着她去敲开了自家的门后,在艾慧媛脉脉含情的目光相送下,才转身独自回自己家里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袁明华
对《第一章 青梅竹马十年同窗未曾青春萌动 碧波绿浪一时相拥突生儿女情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