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章 暖心的泪
发表时间:2020-01-15 点击数:207次 字数:


星期一早上,袁欣敏和李嘉说说笑笑到了二(四)班教室,教室门虚掩着,屋里还很黑。伸手在门后打开灯却吓了一跳,因为刘烨刚位子上趴着一个人,显然是睡着了。两人转到前面看果然是刘烨刚,连忙叫醒他,问他怎么大早上在班里睡觉。

刘烨刚张开眼见是袁欣敏,随即露出满脸的微笑,温和地说:“小敏,你,你们来了?”说完看着李嘉和袁欣敏一样满脸疑惑。

“小刚,你怎么在这儿?吃过早饭了吗?看你样子像很累。”袁欣敏再次柔声问。

“啊,呵呵呵,”刘烨刚没有回答,而是笑着伸手从桌兜里取出一本书,双手递给袁欣敏,“小敏,这是送给你的。”

“《远处的星光》诗集?你啥时候买的?”袁欣敏双手接过去看。刘烨刚仍然在微笑,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她觉得这家伙故作神秘,慢慢翻开扉页又是一惊:“赠刘烨刚!席慕——席慕蓉?这是台湾作家给你的?日期是三月二十,是昨天?小刚你快说这是怎么回事儿?”袁欣敏既吃惊又兴奋。

“小敏,不用问了,一定是我们的小贱贱专门给你的惊喜!”李嘉也睁大了眼睛,说话语气里有羡慕也有调侃,她要比袁欣敏更清楚刘烨刚的心思。

“可是,小刚,这太宝贵了,我怎么能要呢?”袁欣敏的确很喜欢,差不多每个女生都希望有本席慕蓉的诗集。而且这本《远处的星光》更是最新版本,她担心一旦收下他的礼物,会让他误会她答应跟他好。

“就因为是宝贵的才要给你啊!不过放心,我没有任何交换条件,只要你喜欢就行!”刘烨刚依然满脸微笑,早就猜到她心里必然有所忌惮。

“啊,真的呀?那,那谢谢你了!我真的很喜欢!”袁欣敏说着满心欢喜地捧着书回到自己位置,李嘉也跟了过去。上课时间还早,不急着回班,和袁欣敏边嘀咕边翻看着新书。

刘烨刚期盼的就是这的结果,所以满意地看着她回位置。脸上的笑更加灿烂,一夜的奔波劳累被她欢喜的眼神赶的荡然无存。

第一节课课间休息时,马子祥见班里人比较少,满心欢喜地坐的“小龙女”尤玉娇旁边上。把书放在她面前桌子上,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笑着看她。

“给我的?祥子,你这是何苦呢?”尤玉娇不紧不慢地说。早用余光看到马子祥过来,也看到桌子上摆了一本书。扭过头用冷峻的目光盯着微笑的他,脸色仍然像罩着一层寒霜。

“那,那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马子祥压低声音说,“就像你对小泽一样,明知道是不可能还要坚持?我也是,只要能让你开心,对我有没有改观根本不重要!”

他早就想好了退路,小龙女要坚持不收,下节课就拿给二班的章凤巧。这个叫追梦和现实两不误的道理,是上周末高三的何玉强说的, 他高考的第一志愿是北大,第二是西北大,第三是个不入流专科学院。虽然明知道考不上,但第一志愿就是排第一,只有最想拥有的才是第一,努力追过实在不行了只能退而求其次。

“祥子,我跟你不一样!我是一根筋,撞到南墙都不带回头的!请你不要跟我学,那种滋味你受不了!”尤玉娇冷冷的语气里,竟然多出了几分对马子祥的关心。

“我还就一根筋了!那又怎——?”马子祥也倔了起来。忽然碰到尤玉娇扭头看他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刹那间,语气也顿住。因为他发现尤玉娇的幽怨的双眸里闪烁着泪花,冷光四射,寒气逼人心魄,感觉那汪水即刻就要凝结成冰。

稍微停顿,马子祥痴痴地说:“我不管,反正我宁死也要吊在你这棵树上!”他自己都没想到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感觉脑子瞬间出现了空洞。

尤玉娇也被他那句话说的身子震一下,仍然冰冷地说:“你,你要固执我管不了,但你绝不可以在小泽面前表现出来!”正要把书放进桌兜时,忽然翻开扉页,再次扭头盯着马子祥淡淡地说:“昨天你——帅小泽是不是也跟你一起?她也买一本儿对不对?他的书是送人还是自己留着?”

这几个问题可把马子祥难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帅小泽喜欢别人还是个秘密,虽然说出来可能会让尤玉娇死心,但也有可能会让她找帅小泽大闹一场,更大的可能是引起兄弟不合。于是,马子祥看着她的脸干吧嗒吧嗒嘴,半个字也没说,然后把目光转向别的地方,后来索性站起来回到自己位置。

“马——子——祥——!你就忍心瞒着我?”尤玉娇一字字喊着马子祥名字,直挺挺站着盯住他的脸。她冰冷的表情又蒙上一层霜,只有眼睛里寒光闪闪,可以证明她是活的!

“我,我,你,你弄死我吧!”马子祥声音有点颤栗,竟然不顾及班里其他人的目光,他铁了心什么都不说。因为他又意识到一旦她去找帅小泽,而帅小泽才不会怜香惜玉,最后伤心的可能还是她自己。

尤玉娇把书往桌兜里一丢,转身出去了,顺通道向着二(一)班方向。马子祥赶紧跟在她身后,真怕她闹出什么严重事情,大家都没面子。还有其他几个好事的同学也跟在旁边往一班走去。

到了二(一)班前门口,看到帅小泽坐着和高大铭、季心怡、以及同桌慕容媛媛围在一起。正在聊什么有趣的事情,聊的正开心几人笑的合不拢嘴。尤玉娇刚要侧身进门,上课铃响了,只见她把胳膊一甩,转身回教室。身后的马子祥长出一口气,笑着双手合十感谢上课铃。
    中午放学铃响过,尤玉娇刚起身打算找帅小泽,又被马子祥叫住了。他苦口婆心地劝了好几分钟,劝她不要当着众人面质问帅小泽书的事情,那样会使几个人没面子,而且马子祥本人也会陷入两难。
    这时候的尤玉娇哪还能听得进他的劝阻,等他说完撇了一眼,一句话没说,拧身向二(一)班走去。到了以后教室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只好转身快步走向食堂。半路遇见袁欣敏他们十几个,大家为了顾及刘烨刚腿疼,走得十分缓慢。尤玉娇见帅小泽不在,才耐着性子跟大家一起走,大家又等了后面慢吞吞的马子祥,十五个人向食堂走去。
    帅小泽此时已经到了高育红宿舍门口。第四节语文课就悄悄塞了张小纸条给她,写着:“午饭在你房间吃行吗?”
    高育红并没有说话,把纸条钻在手里走开了。几分钟后纸条又还给了帅小泽,上面多了“批准”两个字。他高兴的咧着嘴傻笑,仰头又看到她甜美的笑,兴奋的脚疼都忘了。

过了一会儿,他悄悄告诉慕容媛媛,让她带话给大家,他腿疼找地方休息,让大伙不要等他一起吃饭。邻近放学,他要去厕所,磨蹭着从厕所出来铃声就响了,索性直接到职工宿舍区。

高育红手里提着两份盒饭匆匆地回宿舍,看他在门口浅笑一下,然后拿钥匙开门。进门先泡了两杯茶,才坐在床边打开饭盒,让他坐椅子,两人低声交谈着吃了起来,还不时地相互夹菜。

她给他碗里夹菜时,忽然发现他脸上有些脏污,再仔细看头上也是脏的,连稻草屑都有。不由得问:“咦,傻瓜,你早上是不是没洗脸?脸上头上都是灰尘!”

“啊,忘记了,嘿嘿!”他傻笑一下,没敢说整晚都在赶路。

“你呀!”她说着走到卫生间取湿毛巾过来,递给他说:“擦把脸!吃完饭你在这儿洗个头,看你脏的跟去做贼似得!”

“哦,听你的。”他随口答应着,脸上堆起灿烂的笑容。想起身上的书,赶紧放下碗筷,从秋衣里面把书往外掏。

“哎呀!傻瓜,你咋把书藏在衣服里面呀?”高育红惊讶地看着他伸手在秋衣里面拿东西,不由得皱起眉头。

“嘿嘿!”他再次报以傻笑,双手把书递给她。

“就会傻笑!你就不能注意点儿形象——哎,这是新书啊!你啥时间买的?咋不告诉我?”她微笑着接过去,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信手翻开扉页,更加惊喜:“傻瓜——你,你见到大作家了?这是她写的字!”高兴得不得了,笑容瞬间在脸上绽放开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呵呵,看你这么开心,也不枉我跑一趟省城。”帅小泽见她高兴地笑,也跟着笑。

“嗯,辛苦你了!傻瓜,你真好!”高育红把书放在桌边,继续吃饭,“你叫人家写漂亮的高育红,人家有没有笑话你?”

他腼腆地笑了笑说:“我只是说了你名字,她自己写的!大概是猜到我有个漂亮的对象!”

“哼,臭美!快吃饭吧!”说着给他一个迷人的白眼,接着给他饭上面夹菜,直到吃完饭脸上都挂着甜美的笑容。

食堂二楼大厅老位置,十五个人边吃边说笑。

尤玉娇的脸色一直不太好,尽管她平时也不和其他人开玩笑,但大多时候总是眨巴着眼睛倾听大伙说笑。今天却截然不同,冷峻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慌乱,眼睛也不时地扫视楼梯口,马子祥几次想跟她说话都忍住,怕在众人面前把她惹毛了不好收拾,也担心因此惹章凤巧起疑心。

吃完饭以后,高大林听说马子祥和刘烨刚脚疼,猜想可能是昨天走路太多磨出了水泡。让大家先回宿舍等着,他骑车去诊所买点消炎药给二人抹脚。高大铭则是主动提出,找楼管老赵头要壶热水,打算给马子祥和刘烨刚泡脚。李青和衡信扶着二人下食堂楼梯,慢慢回宿舍。

“马子祥!”出食堂还没走出几步,尤玉娇厉声把马子祥给叫住,“帅小泽去哪儿了?怎么到现在都没回来?”冰冷的脸上写满了烦恼和忧心,她急于知道帅小泽的行踪,坚持要问他是不是也买了书,他的书是送给谁。

“小娇,小泽去哪儿真没跟我说,吃饭前你应该也听见了,是媛媛告诉大家小泽不一起吃饭的事儿!”马子祥停住脚步说。

李青、衡信、刘烨刚三人也扭头看向尤玉娇,知道这丫头是个敢作敢为的个性。袁欣敏他们八个女生则是把眼光停在马子祥脸上,心里猜想着他会不会说出帅小泽的行踪,甚至希望尤玉娇继续追问。

“那,那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尤玉娇犹豫了一下说,她猜想问了也是白问,他一定不愿意说,可要不问就更不会主动说出来。

“我知道啥?”马子祥立刻摆出一副懵懂的样子,“我知道的跟你们一样,媛媛不说了吗?小泽说腿疼先去休息了,说不定在宿舍呢。我和小刚脚也疼,现在回宿舍洗洗抹点消炎药!”说完转身拉李青,往宿舍走。

“你骗人!你们是一伙儿的!”尤玉娇几乎是喊出来的,“你赶紧告诉我,他是不是也买了?他的书给谁了?”

这句话震撼了好几个人,因为知道有书的人并不多。袁欣敏心里更是翻了个,早上就没想到帅小泽和马子祥也会买书,听这意思马子祥的书应该是给了小龙女,才惹得她要质问帅小泽。不由得上前走了几步,想听清楚马子祥接下来怎么说。

“我们是一伙儿的,我们七个是七贱嘛!”马子祥明显的想岔开话题,发觉章凤巧已经盯着自己,大概有些起疑,“你们几个还不是一样跟我们一伙儿?咱十六个是兴趣小组核心!”

“什么七剑?我问的是帅小泽有没有书!他的书在哪?你不要再岔开话题,也休想说不知道!”尤玉娇干脆截断了他的后路,真的想找到帅小泽问清楚,为什么总要跟她保持距离,可他们每次打马虎眼。

“好吧,我说!”旁边的刘烨刚插话,伸手拉一下马子祥衣角。他有些担心马子祥顶不住尤玉娇的糖衣炮弹而出卖帅小泽,前几天高大林闹出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再惹出麻烦更难收拾。大声告诉尤玉娇,也顺便告诉其他几个女生:“小泽是新弄了本儿书,是梁羽生的名著《七剑下天山》,估计这时间他正在宿舍看呢,还有可能一边儿听多情剑客,我们回去也一起听。”

“真的?”尤玉娇有些不信,她怎么会相信帅小泽买武侠小说?但乍一听连书名都有也不像假的,而且刚刚吻合马子祥说的他们是七剑。不由得开始犹豫,脸上的担心和慌乱也瞬间消失,恢复了以往的冷冰冰,转身回到八个女生跟前。

袁欣敏当然不信,就在刘烨刚拉马子祥衣服的时候,李嘉已经看出刘烨刚有意掩盖。猜他必然是担心马子祥说漏嘴,才站出来说了一堆谎话。袁欣敏听了李嘉的窃窃私语,再联想起以往刘烨刚多次在危险时刻为帅小泽辩白的过程,肯定他今天说的也是烟雾。但是既然没有人揭穿,她也不愿意做出力不讨好的事。

其他人本就不知道三人买书又送书的事情,尤玉娇问的时候就不太理解,只是出于好奇才地观望。既然没事也就跟大流回宿舍,至于帅小泽看武侠小说,那根本就不算事情。

马子祥、李青四人在前面蹒跚地走着,刘烨刚小声说着三个人昨天去省城的经过,李青和衡信频频点头。结拜以来,七贱之间几乎无话不谈,除了帅小泽的秘密。

后面九个女生也逐渐活跃起来,说笑着往宿舍楼走去。

“嘀———”高育红宿舍热水瓶里插着的“热得快”报警了。她走过去弯腰拔掉插头,转身到卫生间拿脸盆先接冷水,再回来拿起热水瓶兑热水。

“傻瓜,要不你还把鞋脱了躺床上吧,我在这头儿给你洗?”高育红说着已经把水兑合适了,看帅小泽还在椅子上坐着,笑着向他提议。感觉他挺享受那样的洗头方式,而她也乐意为他洗头。
    “哦,谢谢红姐。”帅小泽高兴地答应,站起来坐到床边弯腰解鞋带。
    “跟我还客气!傻样!”她笑着白了他一眼,把椅子挪到床头将盆子放椅子上面。却看见他仍旧在慢腾腾脱鞋子,那么久一只左脚的鞋还没脱掉呢,鞋子似乎太紧拔不掉。索性又过来瞪了他一眼,以为他不好意思,弯腰伸手抓住左脚鞋帮,猛地用力拉了下来,嘴里还说:“看你磨叽——”
    “啊!”帅小泽叫了一声,疼的呲牙咧嘴,脸都变形了。
    把她吓一跳,再看他的脚底血迹染红了袜子,好像还有血水渗出。她赶紧把鞋丢下,过来抱住他的脚仔细看,心疼的不得了:“傻瓜,怎么会这样?真是对不起!把你弄疼了!看你,脚烂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唏——,我也不知道啥时候烂的,就是觉得有点儿疼!”他忙解释,疼的直吸气。鞋里味道相当大,他歪头看看脚底,自己看着都嫌恶心,又怕把她衣服弄脏,赶紧说:“红姐,你先在一边儿,别把你衣裳弄脏了,咦,咋这么恶心的?”

“你别动,我怎么会嫌你呢?傻样!”她始终没有放下他的脚,“你别乱动,袜子不能硬脱。要么我用剪刀给你把袜子减掉,省的脱得时候再疼,好吗?”

“好吧,可是真的太臭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他弱弱地说,真不忍心让这么漂亮的女人接触这样脏污的脚。

“待着别动!”她一脸的严肃命令,还真把他镇住了。然后在抽屉里取出个小剪刀,三两下剪掉他的袜子,再小心翼翼地除去脚底粘着的袜子碎片,睁大眼睛看着他,“我有那么矫情吗?”

他不好意思地傻笑。

她仔细地看他的脚掌,实在是烂的好难看。脚趾都已经泡的发白肿胀,脚底十几处水泡,也已经磨烂,像一片片烂疮翻开,血水就是从破开的水泡和开裂的皮肤渗出来。光看着就知道一定很疼,她的泪水禁不住涌满眼眶,赶紧转移注意力,不愿让他看见跟着难过。

“红姐,你,你是最好的女人!最好的!”他发自内心地想赞美她,却又想不出赞美的词汇,就会说她好。

她低下头轻声说:“干吗像抹了蜜似得?我又不是小女孩儿,不喜欢听甜言蜜语!”嘴里这么说,却十分受用,又解另一只鞋带,“这脚也疼吗?”

“嗯,红姐,你尽量轻点儿呗!”他腼腆地说,双手紧抓着床单,做好了忍疼的准备。

她没说话,直接把鞋带拆了下来,让鞋子口松到最大限度,然后一点点往外拉。约莫一分多钟才把鞋子脱掉,接着小心翼翼地剪掉袜子,看他始终没有疼的大叫,欣慰地笑笑。转身到卫生间拿出洗脚盆,用开水反复涮了三遍,才调了些热水端过来。慢慢把他的脚放进怕盆里,用手轻轻地洗掉脚底的血迹。又换水洗了一遍,最后用卫生纸小心翼翼地把脚底擦干,找到红药水慢慢擦。

两只脚的脚底磨烂处都涂完红药水,又让他躺在床上,拉开被子为他盖住。她才转身再次用“热得快”在热水瓶烧水,接着又给他洗头,用干毛巾擦去水分,又坐在床头给他轻轻梳理头发。

“傻瓜!你告诉我为什么脚上磨那么多泡,还都给磨烂了!”她轻轻地为他梳头,从前额梳理到脑后的枕边,心里却在为他脚上的泡心疼。

“好吧,红姐,我都告诉你。但,但是你要答应我别急着生气,等我说完再打我都行!”他说着赶忙闭上眼睛,害怕忽然撞到到她严厉的目光。

“嗯,说吧。不能避重就轻,也不许藏着掖着!”她认真地点头答应,并慎重提示。

他努力地回想全部过程,虽然看不到她表情,但并不影响他对她的认真。

“那就从头说吧,周六那天中午,我们几个在宿舍听广播的时候。省城经济广播有个广告说台湾女作家要来了,会在华联图书大厦签字卖书。我想给你买一本,就跟祥子和小刚商量,他们也想买。于是,就说好星期天早上坐长途车……”他把整个经过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连几个人在货车上吹牛的话都没落掉。

他说到中间时就感觉到她梳头的手停下来,并没有在意,仍然闭着眼睛继续说。直到说起用最后一个硬币买花卷馍时,忽然感觉有颗温热的水滴落在额头,赶紧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她泪眼迷离低头望自己,吓得不知所措。

“啊?红姐,你怎么了?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我刚说的全是真话!”他赶紧翻身坐在床头,双手托起她的脸,茫然地看着她。心里乱成一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或者自己那句不恰当的话引起她伤心。

“傻傻瓜,你,你没有错!是我,我不好,我,我该陪你一起去!如果,我陪着你去,你就不会,不会受这,这么多苦!”她抽噎着说,颤抖的心都要碎了。

她以前只知道让他疼爱,却没想过他会经历什么样的过程,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听他一边细述着进城受挫的经过,一边为他难过,脑子里不时闪过他们几个大男孩,在陌生的地方受人欺负的画面,如此稚气的孩子在那样困境该是什么样的无助!他在短短一天里经历了诱惑、偷盗、欺骗,还有扒货车的危险和长途跋涉,脚底磨烂的水泡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红姐,不能赖你,你快别哭了!”他从没见过女人哭,还是他深爱的人。小心地用拇指擦着她的眼泪,陆续又有泪水留下,如晶莹剔透的珍珠划过她白皙的脸颊,砸在枕头上,噗噗作响。他想接都来不及,更觉得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心里一阵阵的痛,不知道怎么让她停止哭泣。

“我不想,不让你去,吃苦,我,我什么都,都可以,不要!”她抽泣的更厉害了,肩头不住地抖动,眼泪流满脸颊,浸湿他的双手。

“红姐,你能不能先不要哭了?哭的我也想哭。要不然?咱俩下午就在这儿哭行不?”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却明白她是因为太爱他才忍不住为他所受的苦疼惜。心里焦急之余竟多了几分暖意,此刻最想做的就是止住她的眼泪,宁愿自己承受疼痛,甚至甘愿挨打也不愿看她的眼泪。

“你——你怎么?能跟女的一样?”她先是怔了一下,呆呆地望着他,眼泪竟然止住了,脸上和眼角还有泪珠儿挂着。

“红姐,不要轻易流泪,好像我欺负你似得!”他喃喃地说着,挪动拇指想再次擦拭她的泪珠儿。忽然觉得那泪珠儿何其珍贵,不该这么浪费。于是,歪着头用舌尖舔进嘴里,接着又是下一颗,随即又吻她眼角和睫稍的小珍珠,顺势把她揽入怀中……

急促预备铃响了,她连忙从他怀中挣脱,站在床边整理衣服。娇媚地白了他一眼:“傻瓜!你学坏了!赶紧回去上课吧!”

“那里呀?我是觉得你流出来的淡盐水白白流失太浪费,刚好给我消炎用!”帅小泽赶忙解释,起初是这么想的,可后来是真的想吻她,确信已经恋上她的唇。

“狡辩!把袜子穿上!”她已经从旁边柜子取出一双紫色碎花袜子,丢在他的旁边。

“那,那大概是我的贱心开始作祟,难怪他们叫我贱头儿!”他喃喃地说,其实在自言自语。拿起袜子开始穿,还在脚底垫了几层卫生纸,免得把这么好袜子弄得脏兮兮。

“谁叫你贱头儿?这么难听!”她听见了,疑惑地看看,坐在他身边轻声问。

“嘿嘿!我们七个结拜了,叫七贱客,我就叫贱头儿,你家大铭是大贱,李青是……”他嘿嘿一笑,晓有兴致地说起他们结拜的事情,一边穿着袜子和鞋,把她逗得乐出声。

他穿好鞋后先在地上来回走几步,感觉脚已经不疼。又弯腰拉裤腿儿,想把袜子盖住,可一起身还是露出紫色的花边,尴尬地朝她笑笑,又松了点腰带,再次弯腰拉裤边。

“呵呵呵,别扯了,扯坏也没用!裤子短了,改天我再给你买一条,”她笑呵呵地说,“穿花袜子也不丢人!”

“是不丢人!就是得被那六贱可劲儿调侃!嘿嘿嘿!”他走到门口回头看着她一笑,温和地说:“红姐,我先走了!”

看她也点头笑,他跨出门槛,快步走向教学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三十章 暖心的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